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零八十章你錯得離譜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零八十章你錯得離譜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千零八十章你錯得離譜了

「你先忙,要不我自己去就是了。反正在這樓里也找得到,就不麻煩了。」葉凡看了一眼邱華說道。

「這樣……」邱華微一猶豫,看了葉凡一眼,點了點頭說道,「那也行,如果要等我回來又得明天或後天了。小衛要跟我出去,不然我叫他陪你去了。這樣,我叫位同志陪你過去算啦。」

邱華安排好后匆匆的先走了,葉凡先到外間的會客間等候著了,不一會兒來了位女同志。

長相中等,身材差不多1.60米左右。年齡差不多二十幾歲。她掃了葉凡一眼,又往裡看了看,沒發現還有人。女子微微一猶豫,才有些拿不定樣子問葉凡道:「您……您是葉主任?」

「我是,你是?」葉凡拿眼看著她問道,估計是吳英見自己太年輕,不敢認自己這個副主任了。

要知道,能坐到葉凡今天這個位置的同志,哪個不是40歲爬上的人物了,甚至五十歲也正常。因為,沒有經驗人家不可能讓你坐到現在這位置上的。

年輕人閱歷太淺,經歷太少,資格也太嫩。葉凡要不是有著這身功夫,剛好吻合了警衛一塊的工作,不然,也輪不到他到這裡來了。

「葉主任您好,我叫吳英,是綜合室的。剛才邱主任打電話通知我陪您去警衛室。」吳英臉上的訝然一閃而逝,不過,馬上恢復了平靜。看來,主席辦公室出來的工作人員全是素質過硬之輩。

「那麻煩你了吳主任。」葉凡知道吳英是綜合室的副主任,按級別來講是正處級幹部。一般像下邊各室的主任都是副廳級幹部。

葉凡這個分管領導是正廳級,而主席辦公室主任邱華是副部級幹部。

警衛室並不是一個辦公室,而是佔據了這座獨棟樓第二層樓的半層樓,每層樓都有十幾個辦公間。

當然,下邊普通的科員們二三人一間,而領導的辦公間當然就是一小套一小套的了。外邊是秘書間和側旁是會客間,裡頭才是領導的辦公室,外帶著還有一個小的臨時頭的休息室。

不久到了警衛室。

因為事先接到了通知,所以,警衛室的同志全集中在警衛室自己的小會議室里等著。

「大家歡迎葉主任。」吳英剛走進門就帶頭拍掌說道。

在掌聲中葉老含笑走進了會議室,發現一個小會議桌上坐著六個人。這就是警衛室的全部班底了。

當然,其實警衛室只是一個指揮機構。這裡頭根本上就沒有科員,全是正科級別及以上的同志。而遇上事時警衛室調度的是狼破天的警衛團人馬,那邊才是干具體活計的。

「同志們好啊,我是葉凡!調到中辦也有些日子了,不過,那邊我還負責著督查室的工作,所以,這邊倒是頭天來報道了。」葉凡面帶著微笑說道,「吳主任,你給我介紹一下同志們。」

「這位就是警衛室主任宋飛雲同志。」吳英指著一個大概三十齣頭的年青人說道,此人雖說年輕,但人面相上看去相當的穩沉。頜下鬍子颳得很乾凈,標準的白襯衫黑色西裝,人看上去精神頭十足。

「葉主任好,我是你的手下宋飛雲。」宋飛雲並沒有一絲笑容,**的講過話后伸出手來跟葉凡握在了一起。

不過,葉凡剛握過去就感覺到了宋飛雲那手上傳來的力度。感覺手一緊,知道人家不服氣,要給自己一個下馬威。

因為,宋飛雲也是a組正式成員。不過,一直在這邊工作,就連a組總部都很少去。

而葉凡這個副組長的保密性較高,宋飛雲根本就不曉得葉凡是a組的副組長。

這年月,有本事的都想『試水』。以前去麻川縣時當時的市公安局長不是也被葉老大握得屁滾尿流的。

葉老大在心裡哼了一聲,面上卻是不露聲色。還是表情微笑著跟宋飛雲緊緊的握著。

不過,見這貨力度越來越大了。葉老大決定給他一點教訓,旋轉,手一緊,反面一股大力傳了過去。

起初,感覺到自己的力勁在葉主任手上好像消失於無形了。而葉主任的手掌還是軟綿綿的並不怎麼著力。

這下子好像變了,葉主任那軟綿的手掌突然間變得硬朗了起來。而且是越來越硬,快趕上鋼疙瘩了。

宋主任從微痛到相當的痛到大痛到劇痛,葉凡鷹眼下發現,宋飛雲的額角上都冒出很細的汗珠了。

而且,這貨嘴角不由得抽搐了幾下。見火候也差不多了,葉老大淡淡一笑說道:「宋主任好『熱情』的手啊1

「呵呵,我是你的手下嘛,當然要熱情歡迎領導了。」宋飛雲居然淡出了一些笑容,說道。

不過,能在警衛室呆著的全是有著功底子的同志。哪一個都不是傻鳥,宋飛雲跟葉凡握了將近二分鐘的手。

雖說兩人表情都沒有什麼明顯的變化。但同志們都曉得,估計又是氣盛的宋大主任想給葉主任一個下馬威了。因為,宋主任干這事又不是頭一回了。

只是,見葉主任這位政府文官居然一點事都沒有。大家也猜到了結果,估計是宋主任還吃了啞巴虧。

一時,葉老大就一次握手就讓警衛室的各位手下們暗暗的佩服了起來。這就是立威,面對這些都有著身手的同志們,你不立威今後根本就不可能坐穩當這屁股。

後面再跟其他同志握手時就沒再遇上這種麻煩事了,因為,堂堂的宋飛雲這個高手主任都吃了啞巴虧,自然,再沒人想去自討沒趣了。

不過,當葉凡伸出手去正想跟一個圓胖臉的老傢伙,聽說是他就是高級警衛參謀賈順同志握手時。

這老傢伙居然淡淡的斜了葉凡一眼,說道:「葉主任,你太年輕了,我賈順很置疑你的管理能力。主席的警衛工作哪能兒戲視之?就你,不妥不妥1

剛才就聽邱華主任提過,說賈順此人有些怪。葉老大總算是領教到這老傢伙的怪了。

聽說賈順此人作為唐主席辦公室的高級警衛參謀,此人不但有著一身本事。而且,喜歡跟你唱反調。

這個什麼意思?

其實,賈順有點像是古代的御史之類的角色。也就是在關於警衛工作一塊上,你安排了什麼方案,而賈參謀就要提出不同的意見來反駁得。

其實,這樣子也有一個好處。時刻有人盯著你提出這樣漏洞那樣漏洞的,也能讓你在難受的同時時刻完善著自己的警衛方案。

做到補缺補漏,盡量把警衛工作搞得更完備。也許,這還是上頭故意如此安排的。目的是促進警衛工作更加安全。

不過,作為警衛室的分管領導。葉老大暫時就有些難過了,這傢伙講話還夠直白的,居然一點面子沒給自己留。

不過,當然,葉老大也不是盞省油的燈。他已經不是剛到天水壩子那個面嫩的少年了。

於是,笑道:「賈參謀講得對,我是有些年輕了。不過嘛,我如此年輕就能坐上這個位置,那也從另一個側面證實了一點,我葉凡還是有些能力的。不然,賈參謀是不是要懷疑中組部領導,還有中辦領導的眼光了?」

葉老大以領導的名義來反駁著賈順,也算是相當巧妙。

「聽說葉主任在西桂省東貢市工作,一個在地方政府工作,沒在軍隊訓練工作過的同志,沒有絲毫有關警衛工作的經驗,憑什麼到警衛室來胡扯蛋?這是對上頭生命極端不負責任的表現。」賈順淡淡的哼道。

葉凡發現,全體同志都盯著自己。特別是宋雲飛剛才吃了暗虧,這下子那眼中一絲興哉樂禍是表露無遺了。

看這架勢,今天不拿下這老傢伙那自己今後就甭想在警衛室立足了。

「呵呵,賈順同志,你全錯了。」葉凡還是面顯淺淺笑容,說道。

「錯在哪裡?」賈順雙眼盯著葉老大步步進逼,大有刨根問底的架勢。

地一聲桌子被葉老大敲了一下,這貨那臉一板,嚴肅得能滴墨水了。而且,這貨雙眼也是反盯著賈順,立即哼道:「老同志,你錯得太離譜了。

前年粵東魚桐大案告破,你沒聽說過嗎?為此,公安部還讓本人兼職著警務督察室副督察長一職。

直到現在還沒拿掉,這說明什麼,說明公安部需要我葉凡。」

「那隻能證明你擔任過警察一職。」賈順的聲音小了一些,不過,嘴皮子還是較硬朗。老傢伙是挑刺挑慣了。

「呵呵,總參宣布我葉凡擔任南福省水州藍月灣基地副司令員一職時你賈順同志在哪裡喝茶?

估計大家都聽說過,藍月灣有獵豹的訓練常說句不中聽的話,這訓練場當初就是我葉凡調和各方面關係安排訓練表滴。

當然,現在我卸任了,完全離開了軍隊。這證明了什麼賈順同志?」葉凡是步步反逼了過去。

「呵呵,證明葉主任也在軍隊擔任過重要職位。葉主任是個全才,公安干過,軍隊也呆過。所以,分管警衛室,完全夠資格1這時,和著拍子,狼破天同志居然拍著手掌在門口走了進來,他看了大家一眼,說道,「怎麼,同志們不歡迎我老狼同志到此一游?」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