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零八十二章『天通』同志居然是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零八十二章『天通』同志居然是你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千零八十二章『天通』同志居然是你

轉爾,這貨講道,「相信大家都急不可耐的想去領略一下世界第一高峰的雪景了。

所以,我以前也帶著人上去過。不過,咱們這些人上去,就不光是為了領略風景了。

而是把拉練跟欣賞壯麗的美景結合在一起的。而且,我對隊員們要求很嚴格的。

每隔兩年都要去一趟。每次去的時候10個隊員左右,當然,全是我警衛團那邊的精英了。不是精英還沒有份頭跟我狼破天上去呢?」

狼破天講到這裡,故意有些得瑟的喝了口茶才繼續講道:「很簡單的一個規則。

以團體行動,以爬山的速度來挑戰人體體能的極限。人家登山隊的隊員要幾天才能登頂,而咱們是什麼人,是共和國的精英,他們那些所謂的什麼隊員跟咱們有什麼比?

所以,我給大家的時間是一天。而我當然也不能例外,就拿著一張浸泡過辣椒水的鞭子跟在後邊。

哪個體力不支想退縮跟不上去,那當然就得『軍法』處置,什麼軍事法庭就不用上了,麻煩。

咱們就直接點,直接吃我老狼幾鞭子就行了,一直抽到他繼續往上攀登為止。

實在不行,意志力薄弱的同志求著要自動退回時我老狼也不會讓他們如此好過的就退隊了。

因為,他們這些人是在給共和國的勇士們抹黑,我老狼鄙視這種人。既然能進入中警內衛局,不是精英你進來幹什麼?

這個地方,不是開後門能濫竽充數地方。所以,那些要求退縮的同志……」講到這裡,狼破天還真會弔人胃口,還停頓了一下好像口渴了要喝茶。

「相信狼局長會給以一定的方式懲罰是不是?不管這懲罰是什麼,我相信狼局長也是為了共和國的精英們好。是為國家拉練訓練人才嘛1葉凡讚許樣子點了點頭,自然是進一步敲打著警衛室的同志們那已經有些脆弱的神經了。

「英雄所見略同啊,哈哈……」狼破天爽笑了幾聲后才講道,「沒錯,在我狼破天的團隊裡頭是沒有孬種滴。你既然是孬種了還混進咱們團隊幹什麼?一粒老鼠屎壞了整鍋湯,這樣絕對不行。所以,要求退縮的同志全得給老了脫了1

「脫了1警衛局一個年輕的同志失聲的叫了出來,因為沒忍住,這個『脫』字太雷人了。

「沒錯,小同志,就是脫了。把衣服全脫了。」狼破天看了大家一眼,干聲聲的笑道。

「沒剩一件?」就連賈順這老傢伙那嘴角都不由得抽搐了一下,問道。這個,要是叫賈順同志脫光了那還不得害臊死這老傢伙。

「當然,還剩下那能叫全脫嗎?自然是沒有剩了,同志們也沒必要擔心什麼,在那個地方,又有誰跑來看你裸奔是不是?

當然,你遭些罪是正常的了,不用擔心,你即便是全脫了,生命是有保障的。

因為,我安排得有後勤人員在盯著你,見你實在不行時她們會救下你的。咱們嘛,總不是軍閥專政是不是?

當然,而且,這些後勤人員全是女同志,當然,她們也不面嫩,就你那身臭皮囊人家也不感興趣。」狼破天一臉正經的講道,而警衛室的同志們全聽得這大冬天的居然腦門子冒汗心裡直發涼了。

特別是像賈順之流,想想,如果到時自己跑不動了被葉老大用鞭子抽著,而且,實在不行時還得全脫了站在風雪交加中讓搞後勤的女同志們瞻仰一番,那這臉子,回來后還能掛著嗎?自然,一個個都在心裡罵著狼破天是一變態狂了。

「葉……葉主任,這的確是個『拉練』的好法子。只是……這個……」賈順有些吞吞吐吐,老傢伙看來有些擔心了。

「賈參謀,你可是獨立於警衛室外的高級警衛參謀,明面上屬於警衛室,其實,我可是沒有權力管轄你是不是?

不過,有什麼建議請直說。比如,你覺得狼局長的建議不怎麼完善,或者是太不人道等等你可以直接提出來讓大家參考一下。

反正今天同志們除了『天通』同志不在外其他的基本上在場了。少數服從多數。

咱們自個兒就可以集體決定下來是借鑒狼局長的法子了。」葉凡也是一本正經的講道。心說當時老子這鞭子可是不饒人滴,泡的時候要整最辣的辣椒水才行。

其實,登珠峰對這些能力超群的同志來講並不算什麼。關鍵的問題是時間上了。

如果給幾天時間,這些同志都能輕鬆的登頂。而一天時間那就有些刁難人了。人又不是神,當然,如果意志力堅強者還是能上滴。

「誰說我不在了?」就在葉老大話音落地還沒消失之時,剛才坐警衛室會議室里一個臉圓圓的,個頭不高,長著一張娃娃臉,一身略顯得有些怪異的浪蕩服裝的『年青人』突然張口說道。

「你……你是天通同志?」葉老大被搞了個突然襲擊,一時居然有些口吃了。

因為,關於天通的資料上頭沒給提供給自己。聽說此人有些神秘,是唐主席的專人特級警衛。

剛才葉老大也有些疏忽了,聽人介紹時好像是說裡頭六位同志分別是宋飛雲,吳周升,姜啞東。蔡挺,賈順。這天通當時宋飛雲介紹時並沒叫他天通,而是好像叫的是『小天』。

此刻葉老大一想,轉爾明白了。敢情是當時把名聽錯了音,把『小天』想成『小田』了。

「他們都叫我『小天』,呵呵,本人都40出頭了,不過,我喜歡『小天』這個名字。今後,葉主任也可以叫我『小天』。」天通一臉正然樣子講道。

「你好天通同志。」葉凡趕緊站起來走了過去,想重新再認識一下。因為,這位『天通同志』並不是自己下屬。

按邱主任的口吻講,好像自己在辦公室這邊幹警衛工作還要配合天通同志。

意思是在這邊一塊上還要徵求他的意見,以他為主。儼然說直白點就是他是前輩,自己還是他的下屬。

「不是給你講過了嗎,叫我『小天』,你看看,把人都給叫老了,沒味道。你是不是故意跟老子掰嘴巴1這天通同志個性還真是獨特,成然像個孩子似的埋怨起葉老大來了。

不過,第二次握手倒是又握在了一起。葉老大心裡不爽快,手上馬上一股大力傳了過去。

既然邱主任講到此人時顯得神秘,那就得試試這傢伙有些什麼翹皮的功底子了。

憑什麼要安排老子這個a組王牌,副組長還要得配合他去搞警衛工作。其實,年青人,哪個沒份子傲氣。

不過,令葉老大相當驚訝的是自己的掌力傳到天通那邊,人家還是滿面笑容著。就是那份子掌力全部感覺不到了。似乎是握在一團棉花上,不著力,輪乎乎的又像是肉墊子。

葉老大曉得,自己的掌力被天通同志給化解了。此手法的高明,葉老大首先就暗暗的震驚了一下。

於是,這貨一咬牙,力度由二分加到三分,四分、五分……十分……

葉老大是越加掌力越是吃驚,連額角的汗什麼時候自個兒冒了出來都不曉得。

因為,葉老大拚全力了,居然只是感覺到了天通那邊掌力的一些變化,並沒能把下馬威拍在天通同志身上。

余光中發現狼破天居然在朝著自己詭異的眨巴眼睛。葉老大心裡那個氣啊,這傢伙,肯定曉得這圓臉面嫩看上去才二十幾歲的傢伙就是天通,居然不提前提醒一下自己。這下子,那不是故意滴讓自己這個警衛室領導在下屬面前丟盡臉子。

葉老大那個氣啊,余光中狠狠的瞪了破天同志一眼。這傢伙居然還微微聳了聳肩膀,意思是俺很無辜,不是怪俺啥么的。

「呵呵,狼頭兒的提議很好嘛。不過嘛,葉凡同志,邱主任應該交待過你了。我也就不推辭了,就按狼頭兒講的辦法拉練吧。

在這一點上,我跟狼破頭兒有著共同的想法。環境不艱苦,又怎麼能體現咱們保護共和國領導人的決心和意志?

這點苦都吃不消了,還何談國家精英,那隻能是狗屁的精英了。咱們這裡,不需要這種孬種,這種蠢貨!

只是,狼頭兒的鞭子到底是執在誰的手上呢,這個,好像也是個問題了?」天通同志一臉溫和的笑著,葉老大感覺突然間吞了一死蒼蠅似的。

一轉爾就明白了,敢情是天通同志要當這執鞭人。到時,估計那辣椒水泡過的鞭子會狠狠的抽在自己身上了。

「呵呵,邱主任的交待我哪會忘了。這執鞭人當然非『小天同志』莫屬了是不是?你是領導嘛,咱們都得配合你的工作是不是?大家說是不是?」葉凡苦澀的笑了笑。

「對對對,天通同志執鞭子。」幾人都講道,不過,葉凡曉得,這些傢伙嘴裡可是講得很勉強。

如果這執鞭人是自己也許還會好受些。如果讓這個比狼破天脾氣更怪的傢伙執鞭子,天曉得他會整出什麼騷包事埋汰大家。

不過,大家都聽說過天通其人,今天算是見到真人了。一個個也不敢冒頭了。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