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零八十三章內園兩總管對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零八十三章內園兩總管對話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千零八十三章內園兩總管對話

「好好好,小天同志,到時,我小狼絕對給你整一把時下最牛逼最火辣最刺激的特殊鞭子。」狼破天肯定知道天通其人了,居然自稱『小狼』了。

估計,小狼同志也挨過天通同志整滴了。當然,狼破天的自稱又令得會議室的同志們心裡起了許多疑惑了。

葉老大頭天去這邊辦公室上班就這樣子過去了。

第二天早上,邱華主任進了中辦主任田江同志的辦公室。

田江同志才算得上是真正的內園子的大管家,此人深得唐浩東同志信任。不然,也不會把中辦這麼重要的地方交給他來管理了。

田江同志五十三四了,這個年齡階段資格深,經驗足,在下邊也摸爬打滾了不少年頭了。自然,也適合回來了。

此人,臉很寬,略圓,眉毛中疏,個頭倒是不怎麼高。給人的感覺是平和、易親近。

當然,這要看他對什麼人了。對上一般是這個樣子,對下,他那股子威信自然就流露出來了。

田江跟唐主席認識也有不少年頭了,當年唐主席還只是藏西省省委書記時田江當時就是藏西省省委辦公廳一個副主任。

不過,因為當時的唐書記對自己秘書感覺有些不滿意。所以,唐書記很客氣的跟田江講了這方面的一些需求。

因為一時找不到襯手的秘書,最後,田江主任是捋胳膊上陣自個兒給唐浩東擔任了半年的臨時秘書。

想不到從此後倆人倒是認識了對方,一直到現在,田江跟著唐浩東同志一步一個腳印的爬到了現在這個位置,成為共和國體制內的焦點大人物。

「怎麼樣?頭天到那邊,他沒給你整出什麼事來吧?」田江看了邱華一眼,招呼他坐下來,一臉微笑著問道。

「整事,沒有。」邱華搖了搖頭,看了田江一眼,說道,「他成熟了很多。在面對宋飛雲跟賈順兩人聯手挑刺下居然還能應付自如,雖說還年輕,但這些年下邊的鍛煉,著實有效果。玉之琢磨,可以成器也!這樣的同志,還是不錯的。不像有些脾氣爆燥的同志,一向死性不改。說明,該同志還是具有可造性的。」

「聽說『天通同志』都露面了?」田江略顯訝然的問道。

「嗯,露面了。我也有些納悶,這個,可並不是天通同志的性格。以前他都是以『小天』的身份出現的。

同警衛室的那些手下全不認識他。偶然之下還拿他取樂。天通同志脾氣是相當的怪異,脾氣好的時間你抽他幾巴掌他還不還手。

脾氣發起來時那就不得了啦,就是我邱華看到他都有些發怵。」邱華磕了磕手中煙灰,淡淡笑道。

「說明,葉凡的面子還是有滴,居然連天通同志都肯露出跟他見面了。不過,兩雄相爭,必有一傷埃邱主任,你可是要隨時注意著這些方面的調和,別傷著了。他們中任何一個受了傷害,對警衛團的工作都是不利的。對領導的安全防範一塊是巨大的損失,咱們,損不起!也絕不能損1田江同志的臉變得嚴肅了起來。

「嗯,有本事的人都是有脾氣的。暫時來講,估計天通同志想試探一下葉凡一底子。而葉凡也正在試探著他,兩人都還處於互相的試探階段。試探是可以,但不要冒出真火來。聽說他們過段時間還要到珠穆琅瑪峰去『拉練』。這個,是不是會有些麻煩出來。那裡,也許會成為兩人的對抗之地了。是一個另類的武常」邱華略顯擔心,講道。

「這個,誰出的主意?」田江微微一愣,看著邱華。

「狼破天同志,你也清楚,狼破天跟葉凡的關係較深。估計是怕葉凡頭天到那邊上班被那些老油條給埋汰了。

所以,狼破天也露面了。剛好就遇上了賈順這高級警衛參謀又挑刺了。這次老賈挑得很犀厲,葉凡肯定得壓下老賈的氣焰來。

所以,狼破天一到,正好遇上宋飛雲想用『拉練』去試水葉凡。想不到被狼破天利用了,搞出了到雪山拉練的餿主意。

而這種事,本來按狼破天的規矩應該是以葉凡為主進行拉練,葉凡是執鞭人。

結果,天通同志居然露面了。他跟葉凡爭起了這個『執鞭人』來了。結果,葉凡讓了一步。

不過,真去拉練的話葉凡肯定是沒事了。就是老賈他們幾個可就有得罪受了。」邱華居然是面掛淡淡微笑。

「嗯,葉凡是什麼段位,九段位連這一座山都爬不上去了還能稱為共和國最年輕的高手嗎?

不過嘛,呵呵,宋飛雲跟老賈這次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了。就憑葉凡的身手,堂堂的a組最年輕的王牌,副組長。

有幾個人的身手能跟他比。當然,就怕到時天通同志要故意的找麻煩。兩虎在珠穆琅瑪會不會整出什麼來就難說了。不過,邱主任,你看,他們倆個,哪個強些?」田江問道。

「葉凡聽說已經達到九段位,這在共和國的歷史上,不到30歲達到這種層次,那是極為罕見的,也是驚人的。」邱華講到這裡看了田江一眼。

「嗯,國術段位雖說你我都不是很清楚。但是,不要講九段,就是宋飛雲這個五段強者有時使出的拳腳來都能讓咱們有種窒息的感覺。

那麼厚的石板,人家愣是一腳下去就給踢斷了。他們的血肉之身似乎在練功下強化到了鐵皮的硬度。

九段,我還真沒見過此類強者的拳腳之厲害。不然,葉凡也不可能成為龔開河同志的特殊寵兒了。

當初調他到這邊來,開河同志還有些意見。就怕把他的王牌給累圬了。最後,我還一直保證不讓他兼太多的事干開河同志才點了頭。」講到這裡,田江居然嘆了口氣,看了邱華一眼,說道,「千萬別讓兩人真的傷著了,不然,龔開河同志估計會跟我急。老龔同志平時看上去很『溫柔,不過,我是最知曉他的脾氣了。真氣著時誰也攔不祝」

「那當然,王老退了,咱們的a組經過謎宮一戰後也是人才凋零。就是領導也感覺有些有棘手。

這個問題是相當嚴重,而且,人才難求,不是你想求,或者用錢就能堆出來的。

所以,如果葉凡被天通同志打傷了,那龔開河同志估計會拍散架了我這辦公桌了。

這辦公桌拍散了倒沒事,就是天通同志那邊也不好處理。天通是什麼人,其實他是共和國請的客人。

他不屬於國家任何部門,a組管不了他,就是唐主席對他也是相當客氣的。此人的底子,老田,你了解過沒有?」邱華蹙了下眉頭,問道。

「不清楚,聽說此人太神秘了,就是龔開河同志也沒搞清楚他到底是誰?

首先,你看這名字就太古怪了,咱們國家可沒有姓『天』這號人。說明,他報出的名字並不是真名,真名叫什麼?

咱們無法強求他講出來。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不管他如何神秘。他是來自那個神秘的家族。

這個家族是共和國的保護神。以前講的王老,充其量只能講是a組的二級保護神。

要論這位天通同志,那功底子,肯定比王老還要高。不然,他那個家族出來的人全是護著歷屆共和國最高首長的。

也使得咱們國家領導人一向都很安全。美國怎麼樣,林肯照樣子被刺,你看咱們國家領導人,哪一位出事過。

這就是能力、本事。難道天下太平了,不可能。當然,咱們國內相對外國來講還是很太平的。

不過,隨時隨時,敵對份子都有。咱們都得時刻的提高警惕,一絲馬虎帶來的將是工作上的巨大失誤,咱們,絕對是不允許失誤的。」田江臉上也嚴肅了起來。

「唉,這事,龔開河這位最神秘部隊的頭頭都查不出來了咱們還能怎麼樣?更何況,估計上頭也有下令不讓查了。這種家族,對共和國的忠誠度,咱們就不用考究了。這是經過時間長期考驗的結果,不過,我是有些擔心他傷著葉凡了。葉凡的底子你查清楚沒有?」邱華問道。

「老龔同志不提供他的資料,說葉凡的資料是特a級保密。只有政治局那幾位領導問話時可以提供。

超出這個範疇a組有權拒絕。所以,你我都無權查驗。這事,肯定是上頭默許了的事。不然,憑著你我的許可權,共和國什麼事不能讓咱們曉得。

而且,你也知道他的脾氣,現在都a組副組長了,就是a組內部也沒幾個人曉得他的真正身份。

除了組裡幾個黨委以外,底下的隊員估計人家站他們面前還不曉得這位年輕的同志是他們的領導了。

這事,主是在a組在保護著他。由著他。當然,也是為保密考慮。估計,對於他的身份,外國那些諜報人員最想曉得了。

死亡謎宮一戰,他是大出風頭,為國家立下了悍馬功勞。外國特勤組織多想知曉他的底細,不過,這一點,老龔做得很好,絕不外露。」田江說道。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