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零八十四章督辦不了一條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零八十四章督辦不了一條狗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千零八十四章督辦不了一條狗

「是啊,27周歲就達九段,聽說他是有望突破到十段位超級階段的最有可能的同志。龔開河同志估計就指望著這個了。

a組能出一個十段位強者,那a組的實力將大大增加。從近幾年國際風雲看,共和國a組的作用是越來越凸顯了。

唐主席也經常念叨著說要準備向常委會提出要進一步加強a組的力量。因為,現在人手的確太少了。

攤子管的是全球,就三四十個正式隊員,往全世界一撒,連人影都見不到了。a組的隊員們著實辛苦,為了國家。

他們都在超負荷的工作著。幾次大的行動,要不是有a組,咱們國家就有些被動了。

在這種嚴峻形式下,你想想,如果有人動了葉凡,猶如你動了人家的奶烙,開河同志還不跟你拚命那才怪了。」邱華講道。

「這個,都不在你我可控的範圍內。咱們做的事來講,只能是儘力的促使他們倆個能和平相處。唉,這事還真是難為你了。天通同志不能傷著了,葉凡也不能傷著了。而且,葉凡如此年輕能達到這種階段,那他身後,比如師傅,估計也不會是個庸手。」田江說道。

「就這個神秘了,聽說開河同志都不曉得葉凡的師傅是誰。葉主任那嘴閉得緊埃

有人猜測著葉凡的師傅估計已在是10段位強者。想想,打了葉凡,還不得引出他師傅那種高人來。

而傷著了天通,那個家族,估計也是不缺十段位強者。都是麻煩事,走一步算一步了。」邱華又皺緊了眉頭。

「有些事,咱們看著就是了。不過,真不好處理時只能這樣了。」田江沒講下邊的,只是做了個詭異的手勢。

「只能那樣了,倒是最好解決的一個法子,呵呵,此法子不錯。不錯1邱華點了點頭面上有了笑容。

十幾天就這麼過去了,這段時間都較平靜。轉眼間就到了陽春三月。2004年公曆3月1號星期一下午二點鐘,葉凡邁著沉穩的步子進了辦公室。

剛坐下,秘書柳丁麻溜的給泡了杯綠茶給端了上來。看了葉凡一眼,講道:「主任,剛才四處處長楊進一直候在門外,說是有事要向您彙報。不過,他有些畏畏縮縮的好像不敢進來。」

「人呢?」葉凡問道,因為進來時沒有看見楊進處長。

「剛上衛生間了,如果主任要見他,我給他講一下。」柳丁說道。

「行,你叫他進來。」葉凡點了點頭。

不一會兒,楊進進來了。

楊進四十來歲,人顯得精神幹練。作為四處處長,督查的工作範圍就是首都這幾塊地盤了。

其實,楊處長的工作是最不好做的。首都之地,一個處長,你還要去督查的事都是涉及到廳級部級幹部們。

所以,著實有些為難了。當然,一般像級別上升至副部級及以上的事件時督查室都會派出個分管領導,比如副主任的什麼去帶隊下去督查。

至少,副主任也是副廳級或正廳級幹部了。不然,還真不好下手了。那督查等於一紙空文,一個擺設了。

不過,今天的楊處長同志卻是像霜打了個茄子一般,有些蔫頭耷腦樣子。跟以前葉凡所見到的精神頭十足的楊進處長是截然兩種精神狀況了。

「怎麼啦,看你這臉色,是不是家裡有什麼事了?」葉凡隨口問道,下屬嘛,還是需要關心著的。

「主任,這事真是麻煩。」楊進一出口就埋怨道。

「麻煩,什麼事不麻煩。楊進同志,咱們是幹什麼工作的。督查工作就是一件麻煩工作,不麻煩了還叫你下去督查什麼?」葉老大那臉一沉,先教訓了這貨一下再說。不然,人人都來發牢騷這工作還要不要干?拿擺一下官威也是當領導的藝術。

「主任,我不是這個意思。」楊進看了葉凡一眼,面色一愣,趕緊解釋道。

「不是這意思哪是什麼意思,你講清楚點。」葉凡口氣緩和了一些。

「這事看上去就是一件小事,不過,就是奇怪了,還真擺不平了。」楊進說了一句后再繼續講道,「五馬區的北干橋街道東直門大街附近有兩家店主吵了起來。原因就是因為一條狗。」

「為一條狗吵起來,這事還真是大了,居然叫你這個中辦督查室四處的處長出馬了。這狗難道是金子做的?居然還擺不平?看來,五馬區督查室的同志是不是全去下海經商了,亂彈琴嘛1葉凡不由得蹙了下眉頭譏諷著講道。

想不到令堂堂的中辦督查室四處處長楊進同志傷腦筋的事居然是因為兩個店鋪一條狗的屁事兒,這事,還真是可笑了。

「這事是由下邊的同志報上來的,我當時也是很冒火了。這什麼事,兩個店鋪一條狗都要叫我們中辦督查室出面了明兒個上行下仿的那還不得活活的累死了咱們這些同志。

所以,我勒令下邊五馬區督查室的同志把這事儘快的處梨是笑話了。

不過,後來居然越鬧騰越大了。五馬區督查室主任蔡升同志下去調解,居然沒拿下。最後苦瓜著臉又報上來了。

我覺得有奇巧,也就安排處里同志下去了。這京城的可就是不好處,別看就兩個店鋪,沒準兒就能嘎出司長副部長來滴。

不過,處里的兩位同志下去后都好幾天了。結果是也處理不下來,我當時發火了,親自下去了。

唉……這腳差點被狗咬了。主任,這事,我真是沒辦法了。」楊進同志一臉的苦瓜鬱悶,葉老大暗暗發笑。

不過,臉一板,問道:「難道其中有說詞?沒準兒還真是嘎出司長副部長來了?」

「我……我查不出來。當時我生氣了,他們居然放狗咬我。所以,我當即把這事反映給了五馬區區委書記陳生和同志。

想不到陳書記居然沒動靜,連個警察都沒支使出來協調一下。葉主任,你也曉得,咱們督查室只能是督查督查,又不是執法機關。

總不能咱們自己捋胳膊上陣把放狗的傢伙給抓起來。再說,咱們也沒那個權力是不是?」

「你先說說具體情況?」葉凡問道。

「我這裡有材料,葉主任先看看。」楊進一邊說一邊從皮包里拿材料了。

「不用了,你直接說,我沒空看這些了。」葉凡擺了擺手。

「他們兩家店面實際上是緊挨著的,一家店的店東叫牛一多,是賣狗的。

實際上就是賣些寵物狗,當然,這家老闆也相當有多名聲。聽說連純種,一隻要二三十幾萬塊的藏獒都有。

另一家是炒菜館,老闆叫周當林。實際上是以燉狗肉湯為主。他們店裡燉的童子狗相當的有名氣。叫周記,二百多年的老字號了。」楊主任說道。

「這倒好,實際上都是賣狗,只是程序不一樣。」葉凡微微一愕之後想笑。

「可不是嘛1楊進點了點頭,看了葉凡一眼,又講道,「去年9月11號那天早上,因為是教師節過後的那一天,人家記得清楚。

牛老闆剛從藏西進的一隻黑毛的藏獒不見了,據牛老闆講光是進價就花了他10萬。

而巧了,周老闆的菜館那天晚上都零點過後快一點了居然有一拔客人還在吃喝。

當時因為藏獒不見了,牛老闆心裡著急啊,一晚上都在到處找狗。一個當然是因為花了不少錢了,二個就怕那藏獒跑京城街上傷著人了那就出大事了。

所以,牛家發動了許多親戚朋友都上街找狗了。不過,結果自然是沒找到。

牛老闆心裡塞滿了氣,拖著疲憊的身子剛走到店門口就看見一伙人從周老闆的菜館出來。

聽到其中一個年輕人還有些疑惑的說道,這狗肉湯他娘的也太貴了,一碗就去了三萬多塊。

不過,他同夥中一個中年人卻是講道:不貴,小張,這肉吃得值。我這雙眼不花,這狗,絕對是正種的藏獒。

先前牛老闆讓我們見過狗了。你想想,你有幾個時候有這機會吃到用藏獒搞的狗肉湯。

這種可是狗跟狼雜交的品種,實際上咱們一半是在吃狼肉,一邊是在吃狗肉。

這味道,你自已說說,是不是很夠勁頭?先前發牢騷的年青人倒也點了點頭,說道:也是。

以前來這裡吃狗肉聽見有人問有沒上檔次的狗肉,我當時也隨口問了一下。這次還真是飽口福了。

這錢花得值。可惜了咱們只搶到一碗,要是整隻,那咱們幾哥們就能啃個喝個痛快了。

那中年人講道,咱們已經有運氣了。要是晚來了一步,連這一碗都沒有了。

還是那個傢伙有錢啊,只給咱們留了一塊肉。這時,另有肚皮大大的中年人笑道:老宋,就是整隻給咱們也吃不起。估計,沒有三十萬別想要整隻了。」

「這狗肉是貴了,不過,事也真是奇巧了。牛老闆剛丟了狗,周老闆菜館就吃狗肉。這也太名目張膽了。」葉凡看了楊處長一眼,有些疑惑,說道。

「可不是嘛1楊處長又點了點頭,說道,「這太奇巧的東西其中肯定有些問題。」

「問題肯定有了,太反常了,你說說你的想法?」葉凡看了楊處長一眼,講道。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