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零八十五章督辦無小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零八十五章督辦無小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千零八十五章督辦無小事

「不過,牛老闆的說詞是周老闆這平子干那是因為他根本就不怕被自己曉得。因為,他是賣狗ru的,哪能輕易發現。

而且,周老闆為了掩蓋事實,居然選在了深夜賣狗ru湯。這不是掩耳盜鈴?

他哪會想到這麼晚了我還會回到店裡。因為,平時周老闆都不回店裡睡,只是請了一個保安睡在店裡看著的。這次被撞上,純屬巧合罷了,倒還真是逮了個現形。」

「牛老闆的懷疑也有道理,不過,既然一隻藏獒hu了10萬進價,這個,也算是大數目了。那為什麼牛老闆不報警,由公安出面調查不是更方便,這事捅督查室不大妥當,督查室又不是公安機關,是不是lun套了。」葉凡問楊處長道。

「這其中也有原因,據牛老闆說是怕影響到他的狗生意了。所以,藏獒失蹤那天就沒報警了,牛老闆想自己先解決這事。

不過,發現周老闆賣藏獒ru湯的事後牛老闆可是氣了,馬上到周老闆店裡質問。

想不到周老闆振振有詞的說這藏獒是從人家哪裡買來的。還hu了他6萬塊錢,當時牛老闆就大氣了,一口痰呸在地下。

指著罵說周老闆是不是昏頭了。一隻純品種正宗的藏獒6萬塊會買下來,那是不可能的。

爾後,兩家就吵了起來。最後,人越來越多,牛老闆一氣之下把找狗的親戚朋友都叫了過來,當場就砸了周老闆許多的桌子椅子。

而周老闆也是老字號了,當然吞不下這口氣,馬上呼朋喚親,不久呼啦啦的來了幾十號人。

結果,自然,差點釀成群體**件。這可是在首都,這種事發生了還了得。所以,不久,五馬區公安局接到報警趕緊出警了,才制止了事態的進一步擴大。」楊處長講道。

「公安出手了,這案子不就結了,還找我們幹嘛?」葉凡有些不明白了,問楊進道。

「這案子說也奇巧,居然查得不清不楚的。後來我一打聽,才曉得有人打了招呼的。

這一拖就是幾個月下來了,周牛兩位老闆都給搞得連店裡生意都給做不下去了。

周老闆想再燉豬ru,牛老闆就找麻煩。牛老闆想買狗,周老闆也背後下手。反正互想玩起了手腕,結果搞得兩家店的生意是一落千丈。而周老闆覺得自己委屈,見公安一直不作為,所以,往上反應了。想不到沒多大用,結果,牛老闆一氣之下向五馬區區委督查室反應了這情況。

督查室的同志也派人下去督查督辦了。結果,還是沒有結果。這周老闆還真有些神通,區委不行就鬧騰到了市裡,結果,一層層往上,居然捅到咱們這裡了。」楊處長一臉鬱悶的講道。

「捅就捅吧,為什麼你們也查不出來。你們查不出來完全可以督辦公安機關嘛。」葉凡說道。

「我們督辦了,人家也苦惱,說是沒有線索,怎麼查?就是歷史上也有什麼十大奇案到現在也沒查出來。

更何況現代社會,犯罪份子是越來越狡猾了,什麼手段不會用。一時查不出來也正常。

可是牛老闆一看周老闆如此,牛老闆也搬出身後人也往咱們督查室捅了上來。咱們又不是公安,這事,還真是難辦了。」劉進講著,一臉的憤然了。

「這事你搞不下來,怎麼不去找陳錢主任,他可是你的分管領導,直管著三處四處的?」葉凡略顯責備口氣,意思是你不找分管領導,盡來麻煩我,一小事件都要折騰到我這個主任頭上,還讓不讓我活下去?

「陳主任當時也是接手了,也帶著我們去查了一下。不過,也是沒結果,不過,最近陳主任老mo病患了,現在不是正在醫院養病?這個,我總不……」劉進說道。

「陳主任養病了不是還有於貴發同志?」葉凡冷冷哼道,有些生氣了。因為於貴發是督查室的常務副主任,這種東東都是逐級上報的。楊進如此的干有越級的嫌疑。

楊進一聽,那額角都微微冒汗了。有些難堪的講道:「這事,我向於主任反應過了。

不過,於主任說是督查室事太多,他這個常務副主任都快要分成幾個人了。

所以,叫我自己去查。我實在是給牛周兩家鬧騰得不行了,再找於主任,他說chu不開身。爾後,他拿筆簽了字,叫我遞上來。」

「算啦,你們也辛苦了。材料擱這裡,等明天下班后我們下去走走。反正這京城我還沒逛過,隨便逛逛吧。」葉凡皺了下眉頭說道,心說是不是於貴發這傢伙搞出來的蛾子。

不過,又不像。這事是發生在去年的九月份,那個時候自己還在東貢市任職。即便是自己的老對頭燕chn來同志也不可能掐會算到自己將會到京城來任職。

不過,對於狗ru店的事葉老大還真有些興趣。倒這個中倒底涉及到了什麼樣的人物在從中作梗。

如果牛周兩家背後沒人,那這小事情是不可能捅到華夏辦公廳督查室來的。

看來,京城之地無小事。也許,一件小事惹出的就是某部委『大神』來。

楊進剛走,葉凡的電話響了,一看號碼,是王朝打來的。

「葉哥,飛天老鼠黃藤的事燕chn來那邊已經處理完畢了。」王朝說道。

「怎麼處理的?」葉凡冷冷哼道。

「關了一個月,爾後保釋出來了。因為黃藤只是下yo,算起來也是小事件。倒也符合法律條款,當然,這種處理,可大可校不過,有燕chn來ch手了,江都省公安廳自然不會緊咬住不放的。胳膊,畢竟扭不過大tu是不是?」王朝說道。

「興昌老總王國章怎麼處理。還有是燕京『左木集團』業務部經理蔡平呢?蔡平可是燕chn來的表弟?」葉凡問道。

「只是僱人下yo罷了,也差不多關了一個月全保出來了。」王朝說道。

「下手夠快的,看來,不出十天,相信張委員會繼續b我們下江都了。

不過,即便是他們不b,我葉凡也將下去把這事了結了。涉及到幾萬老百姓的事是大事,咱們不能再讓老百姓流淚了。

江都的個把貪官們,國家蛀蟲們,我葉凡絕不會手軟的。不過,相信齊放雄也擺平得差不多了吧?」葉凡問道。

「當然,一開年,齊放雄就抓緊了這方面的建設。下拔了大批錢款用於張委員下來敲定的項目建設。

比如,棚戶區改造、農村沼氣池建設,希望小學等等。相信等這些工程全部完工後老百姓的實惠應該能得到了。

只是,這樣一來,葉哥想嚴懲那些傢伙就有些難度了。更何況,齊放雄已經處理了一批人。」王朝講道。

「據你查到的情況來看,齊放雄處理了多少人了?」葉凡問道。

「有三分之一的成員,而剩下三分之二的官員估計齊放雄自己也一時查不出來。更何況,這裡面還涉及到江都省某些省委領導,所以,即便是齊放雄也有顧忌。」王朝說道。

「齊振濤剛去晉嶺上任,齊放雄不可能在江都有大動作。這事如果真要處理江都的某些領導,那齊放雄的能量還太校

要處理就得向中央請示了。一請示,這事不就全揭蓋子了。結果一查,齊放雄肯定也得受到牽連。

所以,這事,齊放雄估計是抓小放大。如果上邊沒動作了,齊放雄也就睜隻眼閉隻眼了。

如果上面嚴查下來,齊放雄估計也早有心理準備了。而且,這事,越拖得久越好。

到那個時候,齊振濤屁股也坐穩當了。齊放雄完成了推舉弟弟的任務,也可以圓滿謝幕了。

雖說他自已會背個處分,但總比齊振濤落了升遷來得強多了。」葉凡說道。

「那當然。」王朝說道,頓了頓又講道,「不過,齊放雄估計會想不到這事會下來得如此的快。」

「嗯,燕chn來動作加快了。看來,我跟他的梁子是不死不休了。」葉凡冷哼了一聲。

「誰死誰活還沒個定數,不過,主動權在咱們手中。咱們有強力的證據,相信張向東想在這事上拿捏你並不容易。到時,乾脆咱們反戈一擊,要搞就把燕chn來搞臭了。葉哥你早不是那個在南福省能任燕chn來拿捏的葉代書記了。」王朝也是冷哼道。

「那當然,咱們也漸漸的成長起來了。不是任何人能隨便拿捏的。」葉凡講道,轉爾問道,「王朝,你回公安部的事鐵哥co作得怎麼樣了?」

「鐵哥說還在爭取,估計還得等上一段時間。他叫我不要急,有他在部里,應該沒問題。不就是個副廳級的副局長嗎?」王朝顯得很自信。

「嗯,如果是正廳級別,像部里各局一把手,這種位置的份量就重了,要爭取這個,鐵哥倒也有些難處。你現在是副廳級別就好辦得多了,也就一個副職罷了。到時咱們兄弟京城相見,共創一番偉業。」葉凡說道,豪興十足。

感謝這些兄弟打賞:

『李789456321*』『昊哥』『長江之間』『王憬賢』『大城小事誠誠』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