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零八十六章甘當馬前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零八十六章甘當馬前卒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好好好,我王朝甘當馬前卒。 能為葉哥扛上旗子,我王朝這輩子值了,值了1王朝也是雄心大漲,一雙眼特別的有神光。

「對了,去年在海東有人暗殺我的事查得怎樣樣了?這事彷彿不像蘇家人乾的。那就有些複雜了,到底是誰想要我葉凡的命?不查出來,風險隨時湊潛伏著

「這事,不好意思。我跟鐵哥不斷都沒放下過調查。只是,到如今,葉哥,這事我們還真沒有一點眉目。

不過,只需沒查出來之前,我們隨時在調查。誰想害我們兄弟,就是我們的敵人。

想殺我們,我們先滅了他們。」王朝罵了一句后講道,「不過,據鐵哥揣測,這事,會不會是境外的對手乾的。」

「境外,按理不能夠吧?以前我們去外邊『活動』都是打過變臉yo水的。而且我們做得都保密,除非是a組指導出賣我們。那也不能夠,由於,知道這事的估量除了李老就是龔頭兒了,他們倆絕不會害我滴,他們倆對共和國的忠實度,我葉凡沒有一絲疑心。其它的同志,相對不知道這事。」葉凡以為不能夠。

「倒不是講那些『活動』惹出來的人,鐵哥的意思是不是葉哥在外邊也結得有對頭

「外邊,彷彿除了香港那邊的南宮一家外並沒有其它人。不過,那邊我們早年就擺平了。估量,南宮鴻策那傢伙也嚇破膽了,哪還敢請人出手。他就不怕我們滅了他們?」葉凡的口吻絕後的霸道。

「應該不是他們,不過,我們也會查一查。不過,還有幾種能夠。比如青城派跟我們也不對付,還有海南那個勾陳家不是也吃了我們的大虧丟盡了臉。

還有水州鳳家不是被我們連根拔起。鐵哥也不能掃除鳳家人出手的能夠。

由於,幾十個億的大家族,雖我們應用一些把柄國度出頭平了他們。但是,鳳家藏起來的財富到底有多少,誰也不敢一定。

而且,當年遼瀋軍區那個顧天龍的顧家雖被葉哥搞得很慘,他兒子更是成了活太監。

不過,百足之蟲死而不僵。這些人,都有能夠出手。而且,都有能量能請到那天伏擊的那些高手出馬。」王朝分析著講道。

「嗯,有道理

擱下電話後葉凡又皺起了眉頭,由於,謝國忠拜託本人的事還沒搞定上去。

這事,關於南福省三陽地區跟墨香市兩個地方設立融行政區、科技開發區於一體的科技區的事。

三陽地區有著南福省常務副省長庄寧芳以及納蘭若峰這個副書記的支持,而本人這一塊要找人支持的話就段海天一人了。

而南福省二號人物又傾向於三陽地區。所以,即使是再聯手了盧明珠也不能夠改變場面的。更何況,設立科技行政區的事又是政府行為。

想了想葉凡打起了電話,道:「圓圓,早晨一同吃飯怎樣樣?」

「吃飯,那行,不提我還以為把我忘了,是不是想另尋新歡了。」喬圓圓譏諷著講道。

「我哪敢,我們是什麼關係是不是?」葉老大知道喬圓圓還有點生y嬌龍跟本人親嘴那檔子犯so包的事。

「我們什麼關係,葉老大隻把我當一花瓶罷了。」喬圓圓道。

「好了,再這菜都得酸了。早晨我們去周記湯頭店吃狗凡道,自然是想隨道著借吃飯之機去探探周老闆的事了。

「狗ru有啥好吃的,吃了火氣大。」喬圓圓道。

「這玩意兒補那個,嘿嘿。」葉老大幹笑了一聲。

「啐1喬圓圓呸了某人一口。

五點鐘。

葉老大開車去接了喬大姐直奔五馬區的北干橋街道東直門大街周記湯頭店而去。

這周記湯頭店雖跟牛記的寵狗店是緊挨著的,其實,兩個店鋪的規模都不。都有著三間店面,不過,沒有停車的地方。葉凡只好在別處停好車後跟喬圓圓步行了過去。

兩個店的生意的確差了許多,聽楊進處長講以前周記湯頭店到五點這個飯點時份可是繁華得很。

根本上不去預訂的話是沒有桌子的。葉凡走進店裡發現稀稀落落有三四桌主人在吃喝著。

樓下是大廳,擺放著十幾張桌子,靠牆外頭是一個老式的長櫃檯,看那長櫃檯都舊得快掉牙了,估量是源襲了周記陳舊風格的櫃檯,這可是周記的老招牌,所以,不斷用了一百多年了也不換。

人家好多人來這裡沖著的就是周記的牌子,吃的就是個老燕京味兒。

而二樓是包間,葉凡來這裡並不光是為了吃飯,坐廳里一定能聽到許多的音訊。

所以,對喬圓圓道:「我們就在大廳吃算啦,這裡這麼寬,也舒適著。包間太憋悶,再,我們就兩個人,佔了一大包間也lng費是不是?」

「這裡,不大方便。」喬大姐掃了一下周圍,皺了下眉頭。

「有啥不方便的,我們有話回家到床上再。」葉老大湊喬大姐耳旁乾笑了一聲。

「要死1喬大姐伸拳擂了葉老大一下,臉一下子有些紅了。

「為嘛吃狗ru,當然就是為了今晚了。」葉老大幹笑聲漣漣。害得不遠處那桌人中有兩個身穿狐皮的高貴姑娘直皺眉mo。

「看到沒,人家上檔次的人也喜歡坐大廳。這明大廳風水好。」葉凡隨口朝喬圓圓笑了笑,對兩個姑娘那鄙視本人的眼神視若無睹。其實,人家姑娘是有些吃味兒。由於,雖兩個姑娘穿著高檔次的那啥的皮衣服,但人滴長相併不咋滴。自然是見美如月宮寒仙的喬大姐有些發酸發苦了。

「我們也坐這裡1喬圓圓自然也感覺到了兩位姑娘那略顯鄙視的目光居然是投在本人老公葉老大身上,自然,喬大姐有些不樂意了。輕瞄了兩個姑娘一眼,一屁股就要坐上去。

而兩個姑娘本來就有些吃味兒的緣由還有一個,那就是她們倆那桌上有幾個年青的帥哥們全都隱晦的在欣賞著喬大姐。

自然,兩姑娘也毫不逞強的反瞪了喬大姐n個眼神以示報答。而桌上有個滿臉青chn痘的傢伙估量是為了討好兩位『美女』,這時馬上出嘴了,青chn痘成心的看了葉凡一眼,又做作的掃了掃喬圓圓,道:「唉……」

「嘆啥氣紅子?」另一個理著平頭的年青人也聞出味兒來了,成心的問道。

「沒看見嗎?好好的一株水靈白菜就這樣被頭蠢豬給拱了,惋惜,可恨!可嘆1青chn痘連來了三個『可』字,強調了什麼,而且,還搖頭晃腦的登時引來了一桌同夥的哄。自然,兩個上檔次姑娘的笑聲最刺耳了。似乎是老鴨子在叫chn普通。

「唉……好好的兩顆不拉嘰的草居然被一長滿膿胞的老鼠給啃了,也正好,配對得正確。枯草對老鼠,倒也適宜。」葉老大可不是省油的燈,一句話塞出,差點噎死了青chn痘,居然被比擬成了長滿膿包的老鼠。

「圓圓,我們坐。」葉老大上前給喬圓圓搬了搬椅子道。

「哥們,想找事是不是?」青chn痘可是有些尷尬了,站起來指著葉老大道。

「紅子,人家還要吃老鼠ru呢?」兩姑娘中一個高一點的姑娘極盡譏諷,沖青chn痘,哼道。

「媽滴1青chn痘忍不住了,罵人了。不過,感覺嘴邊什麼東東一晃而過。

滋地一聲。青chn痘嚇得慘叫了一聲。這時,平頭青年指著青chn痘道:「紅子,怎樣了,怎樣咬著本人嘴了。」

由於,青chn痘同志那嘴chn彷彿破了,正在流著血。這個,自然是葉老大的手筆了。不過,除了喬圓圓在偷笑,那邊一伙人自然發現不了什麼了。

「哈哈哈……」青chn痘的同夥居然全樂開了,就連兩個姑娘也笑得胸脯顫慄得兇猛。

「先生,要不先清算一下。」這時,一個中年人走了過去,很客氣的講道。

「老子喜歡咬本人的嘴,管屁事1青chn痘生氣的朝著那中年人吼了一聲,自個兒狠狠的瞪了葉老大一眼坐下了。

「兩位,我叫周本新,是周記老字號的二掌柜,主人喜歡吃點什麼?」中年人一邊客氣的講著一邊遞上了菜譜。

「怪了,周老闆。」葉老大突然皺起了眉頭,掃了店裡一眼道。

「先生覺得哪裡怪了?」周二掌柜也是一頭霧水,隨著葉凡的目光看了一遍上去,當然是一臉的迷惑了。

「本人是慕名而來的,聽我一個冤家這裡常常是門庭若市。往往五點來就餐時假設沒有預訂都沒有桌子的。不過,明天,呵呵。」葉凡成心的只講了半句意思出來。

「早跟講過狗ru火氣大,也許是上火了大家要休息幾天再來。」見葉老大沖著本人擠了個眼球,喬大姐也沒明白這貨什麼意思。不過,估量是搭夥講話了,也就信口開河了。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