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零八十九章能敲則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零八十九章能敲則敲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是有這個打算,不過,要怎樣樣操作一下就是了

「不對呀,我們燕京可是平得很。 要找山坡也得開了至少半個時才能到那邊有山的地方?這紅葉堡地點可是處於二環之內繁華地段,怎樣能夠有山坡?」鐵占雄有些疑惑了。

「聽是那家人祖上人工堆成的,並不是自然的山坡。不過,經過幾百年的沉澱,也變成真的了

「那的紅葉堡呢?那堡雖舊了些,不過,也tng有風格的歷史的,真砸壞了惋惜了。」鐵占雄講道。

「砸,他們不敢。他們絕不會笨蛋的,像砸砸外邊的假山水池花樹的還是有這能夠。

這古堡,他們普通不會動。人家是經商的,在商業一塊腦子比我們的靈光。

沒準兒把這古堡留在國東大廈的下邊供遊人來購物時作為收費的欣賞休閑之地也不錯滴。融歷史人文商廈於一體,好一個賺錢的路子。」葉凡笑道,一臉的自信。

「老弟兇猛,估量早看穿了這一切。所以,到這節骨眼上了還能挨得住,淡定自若的。好氣魄1鐵占雄贊道。

「不過,鐵哥,奇異了。剛才我的管家李成是早報警了,怎樣到如明天馬區公安局一點動作都沒有?難道被東華集團給『擺平』了?葉哥,看來,手下的兵也不怎樣滴。估量是經不起糖衣炮彈的轟炸了。」葉凡挪喻道。

「唉,沒啥奇異的。京城貴權豪門太多,總有極多數幹部是經不起『風雨』考驗的。

人嘛,也分三極,壞人壞人不好不壞三種。有人講現代社會搞得人人往『錢』看,心腸都變壞了。

我其實不這麼看,其實,大部分民眾還是取中庸之道。也就是不好也不壞的人多,不然,都是壞人這社會也沒什麼意思了。

那國度設的紀檢反貪監察等機構還拿來幹什麼?」鐵占雄嘆了口吻,講道。

擱下電話後葉老大可是淡定得很,掃了一眼李成李松等人狀況,覺得雖有些傷但生命相對無大礙。葉老大也就退到旁側跟其它老百姓一同當起了看客。

不久,揣摩了一陣子后掛起了電話。道:「龔頭兒,不好意思,打擾了。」

「噢,有什麼不好意思的。葉凡同志什麼時分也學會謙遜了?」龔開河可是一點面子沒給葉凡同志留,直白地哼道。

「呵呵。」葉凡乾笑了兩聲,轉爾才道,「是這樣的,龔頭兒也知道,我連組裡分的福利房都沒要。也算是為組裡節下了一筆不的開支,按我的級別,至少們得分一棟單棟樓給我是不是?時下燕京城地價貴如金。我這個,也是為組裡省錢是不是?」

「倒也是,對於葉凡同志的高風亮節我代表組裡表示感激。」龔開河哼聲道。知道這貨必定還有下文,他才沒那麼好意講這話。

「高風亮節就不必了,就是如今,我沒地方住了

「沒地方住,不是有那陳舊而豪華的紅葉堡。那個地方,可是多少人眼紅的地方。就是本人也眼紅不是?葉凡同志拿著國度工資,曾經過上了富豪的生活。而且,當初我還提示過,要低調些」龔開河講道。

「我不斷很低調,看,直到如今,誰也不知道紅葉堡的主人就是我葉凡。而且,就是進出堡內外我時常像賊普通,發現沒人時我才出門的。這個,夠心的了。看看,我這,拿點工資也這麼悲苦是不是?」葉凡道。

「倒也是,這低調方面做得不錯。其實,像干我們這樣特殊工作的同志,哪位都很低調。

李老辛勞了一輩子,不斷只是掛著國防部副部長一個空頭銜,外人還以為李老就是一個光拿工資不干事的被邊緣化的同志。

其實,他們哪知道李老為了國度是出生入死,立下了豐績功勞。不過,為了國度,我們就得低調。

不過,的另一個主打身份彷彿在政府也是很閃光的。我早就給講過,那紅葉堡太扎人眼球,特別是如今處於這個地位,更應該留意別招人得紅眼玻

雖那一切都是掙來的,但紀委的同志可是不知道這個滴。到時招出一堆馬蜂來這查哪查的,我龔開河還得拚命為擦屁股。」龔開河贊了一句,倒是顯得有些生份。由於,開河同志很少誇獎人滴。

「謝謝龔頭兒二心想著為我擦屁股,我是感j得差點淚涕。」葉凡挪喻道。

「子……」龔開河同志被噎住了。葉凡甚至想象,這老傢伙此刻一定伸出了一根手指頭正在敲桌子。

發泄唄!

「不過,龔頭兒,如今我們的培訓基地可是給毀了。今後,想再找我培訓人才,沒有了場地,我是無能為力了

「什麼培訓基地,講清楚些。我們的培訓基地不是好好的,什麼人敢來毀?那除非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龔開河差點口吃了,問道。

「就是我那紅葉堡,老早前我不是跟講過,以前搞出來的雷陰九龍丸都是冷藏在紅葉堡的。

而我葉凡求那位高人長輩搞出這些來,可以講,有九成的yo丸都進了a組隊員的嘴裡。

所以,這紅葉堡還有另一個目的,那它就是國度秘密部門a組的地下yo材庫。

我還在堡下邊的地下室里搞了個實驗室,我想也偷學那老長輩的配製方法,只是不斷沒成功,這事真難了。

更何況,我還肩負著為a組培育三位四段位高手的重擔。以前不是跟提過,要那三位同志到紅葉堡隨時承受我的指點,我這個收費的便宜徒弟當得也辛勞。

不過,們不斷講還沒找到適宜的。只不過,紅葉堡曾經為a組培育出了三位同志。

所以,紅葉堡還有另一個身份,那它就是a組入門隊員的秘密培訓基地。」葉凡口吻安靜的講著,龔開河同志差點抓狂了。

不由得講道:「這個,可是沒有正式向我們央求過!再,什麼時分培育出三個弟子了,我給的三個名額還沒完成呢。

葉凡同志,段海天可是上任了,而且,他得到的地位比跟我談的地位更上了一層樓。

按理應該把原來許願的三個名額變成四個才對是不是?我們沒給加價,反倒是曾經完成三個了,我不懂這話什麼意思?」龔開河同志有些急了,講話口音重了不少。

「呵呵,鐵占雄的三個徒弟可都是我在紅葉堡協助他們打破的。所以,紅葉堡是a組的秘密培訓基地完全可行是不是?再加上yo庫什麼。」葉老大那臉皮可是厚,厚得龔開河這樣的久經官場的老油子都直汗顏。

「那個,那個可是鐵占雄的份頭。是協助他,並不是協助我們a組。

聽們倆感情深,幫點忙都要掛嘴裡那還能叫鐵竿兄弟嗎?這話就此為止。

要是給傳到鐵部長耳里,這兄弟情節可是要大打折扣了。更何況,鐵部長不是在黨校呆著,如今為什麼官復原職了,不會不認這個賬吧?」龔開河這臉皮也不薄滴,馬上反擊了過去。

老傢伙也揣摩出一點滋味來了,估量葉凡不斷想把紅葉堡掛上個a組培訓基地的名頭一定是有目的。

這種費事事老龔同志可是不想惹火下身。而且,聽這傢伙的紅葉堡被毀了,在京城之地還有人出手,那毀堡之人來頭一定不。開河同志就怕扯到什麼強悍對頭的鬥爭之中去那就難脫身了。

「呵呵,鐵部長當初還不斷建議來著。開玩笑咱這紅葉堡快成a組的收費培訓基地了。這個,不勞龔頭兒牽挂,鐵部長那頭沒事。」葉凡道,想了想又講道,「如今,我的紅葉堡被砸了。

龔頭兒,這可是培訓基地被砸了。當初我提這事時也沒反對是不是?所以,我一回去就叫人做了個牌子。

當然,我們a組名頭不好寫上去,太招人眼球。所以,下面寫著——國防部軍事科研所。

想不到這牌子居然不好使,還是給人砸了。這不是無視國度的法度,公然砸壞軍事設備,公然刺探國度秘密,公然破壞……」幾個公然上去,龔開河都差點笑出聲來。

「子還真是逗!本人s造國度軍事機構牌子還敢如此的『公然』什麼的。要是給對頭知道了,可得上軍事法徒時,就是我老龔想幫也幫不了啦。」龔開河居然口吻中顯出興哉樂禍了起來。

「怎樣能講是s造的,這個,可是您老答應給制的是不是?」葉凡道。

「我……我什麼時分答應過,而且,我們是a組,跟國防部什麼關係。這牌子要掛,也得經得國防部贊同是不是?」龔開河給氣著了,喊了出來。

「剛才不是講那次聊天默許的

「也知道那是閑談是不是?而且,我沒啟齒並不代表著我贊同了。葉凡同志,這可是大事,要考究證據,不能亂來。這個,不能亂開玩笑。」龔開河同志口吻嚴肅了起來。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