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零九十二章給老子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零九十二章給老子砸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全文字無廣告第二千零九十二章給老子砸

「怎麼回事,這樓怎麼還沒拆掉?真不曉得你們是怎麼辦事的,一點屁事辦不了?」許三少掃了裡頭葉凡的紅葉堡一眼,有些不滿的哼聲道。至於對馬隊跟勾隊這些警察,許三少是直接無視了。

「這個……」劉經理掃了李松、馬同、勾隊長等人一眼,一臉難堪的說道,「三少,拆不了啦。」

「這年月有我們橫華還拆不了的樓嗎?」這個許三少還真是囂張了,居然講出這話來。

葉凡暗暗打量起這傢伙來,發現雖說樣子年輕,但是,此人絕不會像他面上看上去的如此的輕率。而且,此人的囂張好像是與生居來的,估計,此人應該出身豪門了。

「剛才我們好言相勸他們都不肯離開,只好強行拆除了。這不,正拆樓,樓里的幾個打手暴力抵抗。而且還報警了,五馬區公安局的馬同隊長帶了人來問詢。

後來了解清楚情況後知道我們正協助區拆遷辦拆樓,所以,馬隊長當機立斷要把這些釘子戶給銬走。

而且,他們還暴力抗法,居然跟馬隊長的人打起來了,還打傷了好幾個警察。

正在馬隊長把人銬起來要走時可是這位市局治安隊的副隊長勾建發同志卻是到了。

硬是拉著不讓把人銬走,而且一來根本就不問青紅皂白,一直指責我們東華集團以及橫華集團,堂堂的市局治安總隊的副隊長。

居然不曉得咱們橫華集團,三少,你說可笑不可笑。」劉經理好像找到了娘家人一般,當面指責起勾隊長以及紅葉堡的李成等人來。

「您好三少。」馬隊長上前伸出了手。

「嗯1許三少伸出手來跟馬同淡淡的握了一下就抽手了。連個多餘的字都沒有,而且,即便是在握手時眼睛看的也是葉凡的紅葉堡,根本就懶得瞄馬同隊長一眼。

馬同儘管心裡有些惱火,不過,他曉得,就是五馬區區長宋當見了此人也得裝孫子,就更別說自己一個小小的正科級的治安隊長了。

因為五馬區雖說是燕京一個行政區,但是,五馬區因為處於二環之內,地點繁華,經濟發達。

五馬區在京城都相當的有名氣。因為是市轄區,而燕京市是直轄市,跟省級單位同級別,而區政府也是一正廳級單位,其實跟下邊的地級市差不多檔次。

而區公安局長也是正處級幹部,因為是政法委書記古順同志兼任著的,所以,這市公安分局,五馬區公安局局長古順同志還是副廳級幹部。

「誰是勾隊?」許三少又淡淡哼道,眼光盯著的卻是勾建發,因為,這裡他警銜級別最高,許三少見過的都是大人物,早知道勾隊長是何許人了。只是,許三少要拿擺架子,故意裝著不曉得了。

「就是他1劉經理指著勾建發哼道。這傢伙,許三少沒來時底氣不強,現在好像惡狗見了主子一般,來了撐腰的膽氣一下子十足了起來。

「你就是勾建發?」許三少直呼名字,這是很不禮貌的。

「我是市局治安總隊副隊長勾建發,你是什麼人?」勾建發淡淡哼道,有鐵占雄這個『范兒』在後頭撐著,他也不怵這些京里的所謂的貴家公子爺了。要是沒有鐵占雄,那就另說了。

「好大的官。」許三少冷冷的哼了一聲,看了勾建發一眼,突然,嘴一張,一口臭痰呸了出來,直接就砸到了勾建發臉上。

「你幹什麼?」勾建發眼一瞪,勃然大怒,跟著來的幾個警察就要衝上去拿人。

「你算個屁!一個屁眼大的治安副總隊長就拿擺什麼?不要講你這小毛蟲,就是你們市局領導見了老子都不敢顯擺,就更別說你了。老子呸的就是你,怎麼滴了?」許三少真是囂張到沒邊了。

看得葉老大直皺眉頭,覺得這傢伙不是沒素質,是太囂張。那邊,劉源的人跟馬同的人都上前來擋住了勾建髮帶來的幾個幹警。

「公然誣衊市局領導,給我銬起來。」勾建發也火大了,指著許三少哼聲著,幾個幹警往前擠去。

見被馬同的人阻攔住了,勾建發冷冷哼道:「馬隊長,你們要阻攔市局執法是不是?」

「勾隊長,三少可是橫華集團總經理。你去打聽一下橫華是個什麼樣的集團。

不要講你我管不了,就是副市之見了橫華老總都相當客氣的。不相信,你去打聽一下。

所以,我勸你還是息怒,琢磨一下,別鬧騰出什麼來到時沒法子收常我是在幫你1馬隊長居然也硬朗了起來,挑戰起勾建發這個市局治安總隊副隊長的權威來了。

「王了犯法與庶民同罪,就更別什麼橫華集團了,給我銬起來,誰阻攔按暴力抗法處理。」勾建發一邊掏著紙巾一邊憤怒的喊道。

一時之間,五馬區分局的同志跟市局的同志拉扯了起來。不過,五馬區人馬多,再加上劉經理的人馬,市局就幾個人,根本就擠不過去。

「你有種就過來把老子銬到市局去,不然,你他娘的勾建發就沒那熊膽子。」許三少進一步挑事了,越發的囂張。指著勾建發那是大聲的叫開了。

「抓1勾建發氣得臉色有些發青了,是真給氣著了。即便是沒有背景,估計勾建發也忍不了今天這『辱』了。

「勾隊長,好威風啊1這時,一道中氣十足的聲音傳來。隨著聲音走過來一伙人,打頭的居然還是個三級警監。大圓盤臉,肚皮也想當的大,很有官威,很有架勢。

「古書記,您來了。」馬同也立刻上前,行了一個標準警察禮問候道。此人就是古順,五馬區政法委書記兼公安局長。

「古書記,這位橫發集團的總經理也太過份了。不但誣衊我本人不說,還把痰呸我臉上。

而且,暴力抗法。而馬隊長帶著的幹警不但不配合我們市局執法,還故意的推拉阻攔著。

我想問問古隊長,五馬區分局是不是市局領導下的分局。」勾建發一臉憤怒,掏出紙巾擦巴了一下臉龐,哼道。

「是么?」古順掃了大家一眼,淡淡哼道。

「古書記您好,我是區拆遷辦的丁大順。剛才勾隊長完全理解錯誤了。

本來這事是區拆遷辦在正常執行公務。而紅葉堡這釘子戶居然暴力跟區拆遷辦的工作人員對抗。

後來居然報警,馬隊長來了后問明了情況要……」這時,區搬遷辦的丁主任又上場了,自然是把剛才劉經理沖許三少講的話又重複了一遍。

而且,更加是添油加醋滴來了一頓。剛才馬同被勾建發壓得很慘,現在古順來了,級別比勾建發還要高,自然,丁主任也來送這人情了。

「是這樣么?」古順這問話是從鼻腔里傳出來的。

「嗯1馬隊長點了點頭,看了古書記一上發,說道,「這事,其實,不能怪許少怎麼樣,完全是勾隊長挑起來的。

人家東華集團的工人來幫區拆遷辦的忙,他們不但不配合還給人家甩臉了,勾隊居然還要抓人家公司的主管領導,這是什麼道理?

咱們做警察的,得公平公正才是。不要看到個別同志有幾個錢,能蓋這麼大座違規的別墅就想什麼滴。

咱們是人民警察,要心存正義,不是某個別能蓋別墅的老闆的僕人。而且,要是嚇著人家走了,咱們區還有什麼希望?

人家都不敢來投資了。哪到時,這責任,不要講我,就是宋區長也擔當不起。」

「一派胡言,剛才接到別墅主人葉先生報案,說是一夥混子牛氓要強搶強砸紅葉堡。

而他們早報案了,為什麼幾個小時過去了還不見五馬區公安局的同志趕過來。

你敢說你們沒接到報警嗎?你們去什麼地方了?而市局沒辦法,只好自己下來了。

至於拆遷合不合理,你們是不是在干強盜行徑,那得經過市局調查后才能論斷。

葉先生說這別墅有著一百多年接近二百年歷史了,什麼時候就成了違規建築。

你們想搞商業圈,可也別拿人家當傻瓜。最近告東華集團的信可是不少,反響不小,我們市局也正想切入調查。」勾建發一臉嚴肅的說道。

「哼,區政府的文件難道是我丁大順假造的。勾隊長,睜開的你的眼看看,這文件是不是假的。釘子戶就是釘子戶,要是區里人人都不按規劃亂建亂占,那咱們五馬區不成菜市場了?」丁大順來勁頭了,拿出上頭的文件在勾建發麵前晃了晃。

「勾隊長,這事自有區公安局來處理。市局插手,難道區公安局沒人了?」古書記那臉一沉,訓了勾建發一句后說道,「我古順好歹還是市公安局黨委成員之一。

算起來嘛,也算是你建發同志的半個領導。我現在以黨委委員名義,要求你立即帶人離開。

這邊,自有區公安局的同志來處理。而且,我希望你不要再沒事找事了,不但誤了區里規劃,擔擱了區里的正常工作。

到時,惹出什麼亂子來,你勾建發同志是擔當不起滴。走吧,別再鬧騰了。」古順像趕蒼蠅似的揮了揮手。

[email protected]#

~--內容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