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零九十四章喬家二兄弟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零九十四章喬家二兄弟到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千零九十四章喬家二兄弟到

像先是市局的勾隊長出馬,爾後居然連衛戍區的軍官都帶人出來了。那要多大的能量才能辦到的事。

那個囂張的許三少不是被打得很慘,橫華集團的名聲李成早曉得,所以,紅葉堡的園工們都很興奮,覺得能跟上這樣的老闆很值。

「暫時不必要,這是證據,怎麼能自個兒消滅了。我要讓他們自已來收拾,重新布置咱們的紅葉堡。」葉老大冷冰冰的哼道,李成和李松都感覺到了一股子寒意直透腳底板。心裡默默為橫華集團先默哀幾分鐘了。

這個時候,李成才有些恍然悟出了一點真諦。估計先前這位葉姓東家並不是怕事而不敢冒頭。而不出現是故意如此。

就是要讓橫華集團的人先下手搞破壞,爾後再出現收拾他們,最後,肯定是索賠了。

李成管家不由得雙眼有些放彩,倒是蠻期望著葉姓東家好好的整一下橫華集團。不過,橫華的強勢也令得李管家有些擔心著。

「先生,聽謠言說是橫華集團跟四九城東門那個許家有什麼緣原。」李管家忍不住想提醒葉老大了。

「噢1葉老大倒真不曉得什麼四九城許家,倒是蘇家也是因為蘇林兒的衝突才曉得的。不由得微愕了一下,看了看李管家,笑問道,「跟蘇家相比如何?」

「先生,咱們京城流傳著八大家十大宅。四九城南門蘇家是八大家之一,西門徐家名氣不校

東門許家也許就是跟許三少有些瓜葛的人了。在老城根腳下還有厲家。

香山附近有顏家,長城腳下有……九大衚衕不遠處有西門家……而十大宅指春宅花滿的家。

夏宅指候信的家,秋宅……冬宅……」李管家對京城這些門弟倒是如數家珍,著實下了一番功夫的。

「怎麼沒你們李家,你們這家庭可是不簡單啊?」葉凡笑道。

「先生說笑了,在清朝時我們李家還行。不過,清末時族人核心都全轉移到國外去了。留在京里的再難見昔日輝煌了。」李成嘆了口氣。

「這沒什麼,百代昌盛那隻能是傳說。古代的歷朝歷代,哪個朝代超過500年了?

皇帝都想永遠讓自家坐穩當江山,實際上,江山的更替是歷史往前發展的結果。

因為,那個時代國家是私人的。跟現代社會人民當家作主又完全不一樣了。

吊了個個頭,人民當家作主了當然會永遠昌盛下去了。」葉凡隨口笑道。

「那是。」李管家點了點頭。

剛想回到房間,一輛軍吉呼嘯而到了大門口。不過,被司馬青留下守護的四個軍人給攔住了。

「葉凡,怎麼回事,咱們家怎麼成這樣子了?」喬圓圓從軍吉里鑽了出來,沖正在草坪不遠處的葉凡帶著哭腔問這事的。也不知她是怎麼曉得這消息了,所以,抓上二哥喬青陽趕過來了。

「進來吧。」葉凡示意守護的那個上尉,上尉見葉老闆同意了,倒也放行了。

車子吱嘎停在了草坪上,喬青陽跟喬世豪都從車了里鑽了出來。兩人皺著眉頭看了看四周那亂七八糟樣子。

「我說葉老大,這裡不會被打劫了吧?」喬世豪問道。

「差不多。」葉凡點了點頭,幾人進了大廳,發現大廳里一切正常,喬圓圓才微微鬆了口氣。

她是一口氣跑到自己的房間,不久才出來了。估計是檢查有沒被砸了,葉老大在肚裡暗暗好笑。

「誰幹的?」喬圓圓這麼溫順的姑娘居然會像一隻母大蟲一般沖著管家李成就喊開了。

這紅葉堡從來被喬圓圓當成自己的家了,在她心目中,估計其地位早就超過喬家大院了。畢竟,這裡才是她喬圓圓的地盤,是她跟葉凡的幸福窩子。

有人砸自己的家就等於挑戰自己這個女主人的權威,喬大小姐不火才怪,這綿羊也會變老虎滴。

「夫人,是這樣的,二個多小時前……」李成先是隱晦了看了看葉凡,發現他微微點了點頭,所以,才具實把情況說了一遍。

對於李成的懂事,葉老大在心裡暗暗點頭。這才是管家必備的素質,雖說家被砸了,但也需經得葉老大這大老闆同意才能講。

「不想活了,敢砸我妹夫的家。那個什麼滴許三少是不是,老子定要讓他好看。屁的三少,老子要讓他變三條蟲。玩不死他龜孫子的。」喬青陽其實不像喬遠山的風格,倒是沿襲了大伯喬橫山的軍人風格。操口就破罵開了。

而且,喬青陽可以稱得是上京城真正的太子黨了。圈內朋友全是京城有頭有臉的**或者是富家子女。

「好了,這事還是先聽聽葉凡的意見。你小子千萬別添亂,好心辦了壞事。」喬世豪老成著,轉頭看了看堂弟喬青陽,訓叱道。喬青陽倒真是喬世豪的跟班,所以,也相當怵這個堂兄。

因為,拳頭硬不過人家,就連軍職軍銜都沒法比。喬世豪只比喬青陽大上幾歲,可人家已經是堂堂的紅劍師團師長了。

是新型合成師,前途無量。再混得幾年很有可能讓肩上的二條杠杠四顆星星的大校變成一月芽一顆星的少將了。

這當然也是喬青陽一直夢想著的層次。不過,喬青陽暫時離這目標還相當的遠。畢竟,將軍不是每個軍人都能說上就上的。即便是有後台,那也得看你自已本身是不是將軍料子了。

「葉哥,你怎麼說?」喬青陽轉頭問葉凡道。本來喬青陽比喬圓圓還要大,他應該叫葉凡妹夫才對。不過,葉老大的拳頭硬,喬青陽不得不服氣了。只能委屈的甘當小弟稱之為『葉哥』了。

好幾次在喬家大院如此叫著『葉哥』就遭來了哥哥喬報國的譏諷以及父親的怪眼。

不過,喬青陽在這一點上堅持著自己的『叫法』。喬遠山怪異過幾次后也就習以為常了。歸糾為年青人的新玩法了。

「你要修理許三少,恐怕暫時沒辦法了。」葉凡笑了笑。

「怎麼啦,那小子跑啦?」喬青陽臉露憤怒。

「不是,他到衛戍區報道去了。估計一時半分是回不來了。不過,你小子千萬別魯莽,跑到衛戍區去鬧騰。要修理他,我自有分寸。剛才李管家沒跟你講,那是我的授意。就怕你小子去鬧事了。」葉凡面上雖說在微笑,但那股子冷意就是廳里所有人都感覺到了。

「哼,不能這麼便宜了他。」喬圓圓坐一旁突然哼了一聲,兇巴巴的。

「放心圓圓,別急,你想啊,如果沒有授意,這紅葉堡會砸成這樣子嗎?不要講他們有幾十號人,就是來百號人,又有什麼用?」葉老大講到這裡,臉色大變,霸氣大增。

喬世豪跟喬青陽以及喬圓圓都曉得葉老大的拳頭硬,倒是認同。只是李管家很疑惑不解,最後歸結為估計是東家葉凡叫衛戍區的軍人過來擺平了事。

「那你還好意思講,好好的紅葉堡給砸成這個慘樣子,你葉老大的臉子都丟盡了。我就是不滿意,你快點給弄好,咱們的家都沒了。」喬圓圓不滿的白了葉老大一眼,嘟了一句。

「呵呵,山人自有妙計。包準還你一個更漂亮的紅葉堡。到時,咱們葉夫人在這裡風光著呢。」葉凡淡淡的笑了兩聲。

「凡仔,漂不漂亮我倒是無所謂,關鍵是住著要舒服就是了。你的身位,位置決定了咱們做人要低調。

一個身居高位的領導擁有這麼大的古宅,任誰都會產生懷疑。雖說這些都是你靠自己的能力掙來的。

但人言可謂,首先不就得給人留下了你是一個貪官的不良印象。所以,居家,我首先的是舒服。

讓自己滿意就是了,並不在於奢華炫麗。」喬圓圓的話很純很真,葉凡曉得,她絕不是在講著好聽話。

因為,喬圓圓作為喬家大院的大小姐,也絕對算得上太子女一個圈的。不過,她從來做人就低調。在京城,估計沒幾個人曉得喬圓圓三個字。

「你看我什麼時候高調過。」葉凡呵呵笑道。不過,卻是招來了喬青陽跟喬世豪兩人鄙夷的目光。心說你丫滴還不高調誰調高?歲數最小想著人人都叫你『葉哥』,當老大當習慣了。

「葉老大,我看你這紅葉堡就差了一塊平時活動手腳的場所。雖說堡前地盤很大,但這裡練拳腳太扎眼。咱們這些人,每天是不是都得活動幾下拳腳?」喬世豪說道。

「麵包是有的,女人是有滴,練拳的地方也是有滴1葉老大變著腔調講著話,又招來了喬圓圓的一個『衛生球』。

見沒什麼大礙,而葉老大又不讓兩人插手,喬家二兄弟也就開車走了。

「咱們就寢吧我的喬大公主。」葉老大幹笑一聲就要伸手去摟美人兒。

「噢,葉老大,什麼時候居然想過帝王的生活了。還就寢,是不是還得叫上幾個妃子相伴?最後還來個臨幸。」喬圓圓身子一轉,自個兒講著上樓去了。

「有這好事當然也好……」葉老大在嘴裡小嘀咕了一句。

幾進宮之後,喬圓圓的動作也漸趨熟絡,在配合某人的『幸福生活』方面是越來越琴簫和瑟了。

而且,喬大小姐好歹也還有著三段身手。身體的柔韌性那是普通女子無法比擬的。

此刻,她正跟葉老大玩著一高難度動作,整個人快折成兩半了,而葉老大在空中調了一繩子,一隻手拉著上下起伏著……

槍盾相擊,招招命中。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