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零九十五章龔開河的譏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零九十五章龔開河的譏諷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喬大小姐那慘烈的嘶叫聲相響雷。 不過,有時又兀長而綿久,在這隔音的室中久久的回蕩著,正跟葉老大唱響著一曲性福的歡樂之歌。

良久,喘氣聲漸漸中止,嘩嘩的水聲當時,兩具皮囊又側於床上了。

「功夫見長了哈哈。」葉老大得意的在喬大小姐的中號胸脯上揩油了一把,那雙眼神猥瑣的遊盪了一番才發出,彼有股子意猶未盡之感。

「我喬圓圓是什麼人?」想不到喬大小姐紅暈著臉居然敢講出這種話來,葉老大登時愣神住了,盯著喬圓圓講不出話來。

「看什麼看,是跟你講又不是跟別人講。」喬大小姐白了一眼哼道。

「呵……呵。」某君相當滿足,長舒了一口吻。

這時,電話適當的響了起來。從那個雕著歐式火神的古董級床頭柜上拿起手機按了一下,葉老大不由得嘀咕道:「龔老頭就喜歡來事,這深更半夜的還不叫人消停。幸而是如今來,要是早一陣子那不害人嗎?」

「人家有急事找你才打電話的,龔將軍不能夠無地放矢。快接吧,嗦。」喬圓圓說道,「我給你泡杯參茶去。」

「還是50年份的?」葉老大說道。

「哪來?」喬圓圓應了一聲,拖著長長的睡蓮裙子下樓去了。

「龔頭,這麼晚了還有啥指示?」葉老大按了應對鍵,隨口說道。

「指示,沒有1龔開河說道。

「那我掛了。」葉凡成心講道。

「少來1龔開河哼了一聲,轉爾居然笑了一聲才講道,「怎樣樣,那個司馬青不錯吧?」

「不錯,啥意思?」葉老大著實不清楚龔老頭的打算,所以問道。

「你看,人家小司馬可是很有正義感的。當時聽說你家被砸了,聽說還是遇上強拆了。那是馬上帶人就來了,是不是圓滿的擺平了你家的事。放心,有他出馬,那個什麼三少的傢伙將吃不了。」龔開河講道。

「嗯,是有正義感。不過,你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葉老大淡淡的哼了一聲,心裡暗暗警覺了起來。從龔老頭的語氣中葉老大直覺有些怪。

「呵呵,你又來了,我龔開河幹什麼事都有目的的嗎?葉凡同志,你想『左』了。」龔開河一本正派,講道。

「那又是為哪般?」葉老大才不置信這老傢伙的扯鬼蛋的話。龔開河沒事才不會找上本人,無事不登三寶殿用在他這個大忙人身上是最適用了。

「你看,你說要掛防務部什麼科研所牌子我立刻給辦了。而防務部的同志我也派來了。那個司馬不錯,人正義,而且,你看到沒,出手武斷。聽說那個許三少實力不淺,人家司馬也敢出手。這樣的年青人可是好苗子,是不是得好好培育一下?」龔開河終於顯露狐狸尾巴來了。

「那得謝謝你了龔將軍,不過,司馬的確不錯。只是,關於培育,那是你們軍方的事。人家聽說是在衛戍區任職,要選拔要加擔子,我葉凡沒這能耐。總不能讓我這個督查室主任給他軍帽子是不是?」葉凡跟龔老頭玩捉迷藏了。

「你還沒看出來?」龔開河口吻突然變得非常詫異樣了。

裝,你這老傢伙就裝吧……葉老大在心外頭鄙視了某人一句,嘴裡卻是非常疑惑的問道:「看出什麼了,怪了,司馬青就一個普通的少校軍官,難道他不是少校而是少將,那個,彷彿有些不能夠吧。難道是他有著不俗的家世,是某人的後代?」

「你小子跟我打什麼馬虎眼?」龔開河同志有些惱火了,口吻重了不少。

「我哪敢,你還不捋了我帽子?」葉凡說道。口吻那是非常的淡定。

「你小子,真是滴1龔開河差點被噎住了,想了想說道,「你看,葉凡同志。司馬青出手是不是非常的有力度,而且,招式拿捏得很穩妥很熟絡。功底子不淺啊同志1

「這個,我沒看出來。當時混亂一片,眼見我的紅葉堡都快慘遭許三少毒手,我哪有閑情觀看什麼拳腳功夫。」葉凡淡淡哼道,總算是明白了,老龔同志無非是想叫本人收費培育一個高手了。這苦差事是絕不能接了。

「早知道人家司馬就不該來,讓人砸了你那破堡為好。」龔開河惱火的哼道。

「那不正好,我還有新宅子住呢?」葉凡說道。心說,氣死你這老傢伙。整天有事沒事都在盯著我口袋中曾經沒有了的雷陰九龍丸子。

「好了,言歸正傳。葉凡同志,不管怎樣講,司馬青可是為了護你們紅葉堡出了大力是不是?」龔開河問道。

「嗯,是出了些力氣。不過,我沒叫他來。而且,他一來彷彿還打亂了我本來的方案。」葉凡說道。

「和著人家來幫你反倒是狗咬耗子啦?」龔開河哼聲道。

「是有點1葉老大直言不晦。

「講出個道道來?」龔開河問道。

「很複雜,我就是希望許三少下手狠些,最好是把我的老宅子全砸了。

我正想蓋一座全新的融古今現代中外於一體的別墅。過宅子的確太老了,用著也有些不方便。

這倒好,司馬一到,一切方案都給他毀了。而且,連我這請『費師伯』手書的招牌都給砸了,可是房子外頭卻是沒砸到。

這個,我很慘是不是?門面被砸,外頭又沒砸,這還能撈到多少賠償。」葉老大不以為恥。

龔老頭差點抓狂了,不過,龔老頭可不是那麼好唬弄的。他揣摩出點滋味來了,於是問道:「你那堡名是費青山手書的?」

「沒錯啊,前段工夫我選了塊上好的和田玉特別求到費師伯那裡。花了多少唇舌才搞定了這事。

要知道,我師伯他這個人從來做人低調,想求得他一付墨寶那是比登天還難。

更何況還是手書的,這可以稱得上是至寶了。這下好了,給許三少給毀了。

要毀就毀徹底點是不是。這個,外頭又來不及毀就給那個小司馬的給破壞了。

這不上不下的真是舒服人埃」葉凡是振振有詞。

「明白了……」龔開河呵呵乾笑了一聲。

「明白啥?」葉凡問道。

「你很鬼啊,明明知道難求到費青山手寫,為什麼關鍵時辰不出手保護上去。不要給我講,你這個九段高手被許三少帶著的一群地皮混混給嚇壞了吧?」龔開河譏諷著講道。

「當然不會了,他們,在我面前,螻蟻普通。」葉老大又翹皮了起來。

「這不就對了,闡明,這費青山手筆的堡名是你成心讓許三少砸的。

到時,你要人家還一塊異樣的,呵呵,許三少可就傷腦筋了。像費青山這種高手的手筆堡名,又有幾個人能寫得出來。

內勁化指,指書『紅葉堡』,好氣魄!到時,有得你小葉同志敲詐的了。

原來如此啊,想不到小葉同志什麼時分學會這個了?佩服,龔某佩服不已啊1龔開河說道。

「呵呵,我是拿回我該拿的,怎樣能講是敲詐。有本事叫許三少去求費青山就是了。」葉凡乾笑了一聲。

「這個我不管,不過嘛!你這事你本人一定也沒辦法出面了。這不,還不得司馬可以代勞是不是。

人如今在衛戍區手外頭,不過,司馬青也不過一個少校參謀,能否扛得住許三少的橫華集團扯出的人脈夾攻那就難說。

橫華集團的面子可是不小,說動衛戍區某個指導出面敲打一下司馬青,那是完全有能夠滴。

到時,司馬頂不住放人了。呵呵,你葉凡同志真得本人捋袖上陣了。到時可就繁華了,中辦督查室主任擁有這樣的一座價值不菲的陳舊的豪宅,那不得叫人去亂想嗎?

到時,估量,華夏國度紀檢機構都得上門來湊繁華了。你葉凡同志,有得忙了。

對了,還有你的對手們,一定乘機下手,黑的也得說成白滴了。雖說最終你會沒事,但這進程,卻是相當令人舒服的。

而且,你天天忙得不可開交之時不時有人來煩你,你還成了媒體的焦點,那有得樂的了。」龔開河同志居然興哉樂禍了起來。

「龔老頭,不帶這般興哉樂禍的吧?」葉老大有些氣惱了地,轉爾說道,「沒準兒一查,人家知道了我的身份,那衛戍區的某位指導不思索一下我這個督查室主任的才能?而許家不懼怕嗎?所以,他們一聽,也許自個兒先奉上賠償了,根本無需我出面了。再說了,體制內誰不知道。我這職位嘛,還是有亮點的。」

「亮個屁!你還真以為你是個『角』是不是?督查室主任又有什麼?橫華集團我剛叫人查過了,聽說跟東門『許家』有著很大的聯絡。

許家是個什麼樣的家族,那是跟南門蘇家同級別的家族。而且,蘇家人注重經商發展,在政府一塊官場上並沒有多少人馬是本人直接出來的。當然,他們有錢,人脈也不淺。

不過,經過其它手腕拓展到的人脈跟本人培育出來的子弟家族式人脈可是大不一樣。」龔老頭居然爆粗話了,停頓了一下。

感激『大城大事誠誠』『散盡如煙』『南宮正雲』『夏天的物語』『王憬賢』等同志打賞,狗哥謝啦。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