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零九十七章擺明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零九十七章擺明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嗯,國度太大,人員太多。 書迷群4∴⑧05我們的共和國還年輕,不過,我置信隨著黨的政策的調整,改革開放的進一步實施,先富起來的一批人的帶動下,我們的國度會越來越強盛的。

我們不想稱霸,但也要達到讓霸主們都不敢來隨意so擾的地步才行。不然,美國佬整天拿我們什麼海島事。

這就是公然干涉我們外交,等我們有實力的時分,比如美國佬進軍伊拉克時。

我們也可以把共和國的航母開到海灣去威懾他們一下。要『打架』可以,先得問問我們華夏國同不贊同才行。呵呵……」葉凡講著講著,那是勢氣高漲。

「沒錯嘛,的醒悟性提高了許多,目光也提高了。所以,為國度作些事,有時就是吃虧也值得。a組會記著的,國度也不會忘了葉凡同志的功勞的是不是?所以,也沒必要再叫屈了,這段工夫,抓緊工夫把四個名額給完成了,這才對得起黨和人民是不是?」龔開河這老傢伙是順竿子就上了。

「沒成績1葉老大嘴一張,信口開河,轉爾不由得想叫。不過,龔開河同志比他出嘴更快,道:「那敢情好了,我希望能在半年內完成這件事,需求什麼,我們由挑眩就是葉凡需求我龔開河去當跑腿的,我相對二話不。都是為了國度嘛,為了老嚴所喊的——a組永遠不敗。」

「唉,老龔,還不是普通的『干』,我算是看法到的兇猛了,不知不覺中又入套了。不過,放心,承如講的,就是為了國度的弱小,我會在六個月內完成義務。就是用搶,也得搶回四個隊員來。麻木的,不就是四個隊員嗎?」葉凡嘆了口吻,不過,也沒什麼著惱的。

轉爾又問道:「龔頭兒,司馬青沒什麼背景,那他到紅葉堡來不會是直接下的命令吧?」

「我有那麼笨嗎。」龔開河哼了一聲后道,「a組的章程是懂的,我們怎樣能胡亂ch手除國度嚴重安全以外的其它事。」

「我這紅葉堡不是國防部的科研所嗎,這個,誰來破壞可就是危及國度安全了是不是?」葉凡的反問道。

「當然,這個名頭還行。不過,還輪不到我們出手,看,衛戍區不是出手了嗎?

至於誰打的招呼,其實,並不重要。在這外頭,我是沒l面的。假設想揣摩,自個兒去揣摩吧。

不過,我先聲明一下,打招呼的同志份量不大,只是把紅葉堡是國防部科研所的事捅到了衛戍區,爾後衛戍區是不是得上去人處理。這紅葉堡,在觸及軍方一塊上也當然是燕京衛戍區司令部的事是不是?他們應該出人才對。」龔開河居然笑著講道。

「那這樣不是費事了,也講過,許家的能量可是不。假設做通了衛戍區某位指導的工作,那司馬青豈不是頂不住了要放人?」葉凡道。

「呵呵,那是的事了。葉老大不是自吹有能量,連京城蘇家都栽手頭上了。南門的蘇家能處理,東門的許家就沒輒了,這可不是葉老大的風格是不是?好了,我困了,先掛了1龔老頭達到目的后馬上溜人了。

「這老傢伙,見有困難時跑得比兔子還快。我怎樣滴就攤上這種指導,倒霉1葉老大不由得哼了一句。

深夜了。

四九城老東門不遠處有一座陳舊的四合院子,圍牆全是用石頭砌的。外頭有三進三出共六進院子。最高處也不過才三層樓,其它地方根本上都是二層樓。

樓房是石頭跟木頭的接合體,看上去曾經有些老舊,那碧色的琉璃瓦上長滿了青苔之類東東。這裡就是東門處很有名望的許家。

許家祖上擔任過最高級別的官職就是燕京的布政使,聽跟如今的省長同個級別的。在當時也是從二品的大員了。而且,許家在經商一塊也很有頭腦。

經商的歷史更是可以追溯到三百多年前,許家這老宅子聽也有著二百年歷史了。

如今經過許家現今的掌舵人許正峰請了國際外專家來研討論證后採用了復古的修復法,所以,許家大院又恢復了昔日風彩。

而且,外頭許多樓板重新加固和換過。住著雖沒有現代的別墅舒適,但許家族人全都想住在這老宅院里而不想去住新建的別墅。

這是由於,這裡才是許家真正的中心所在。能住進這老宅院的都是許家最親的中心階級的人。也是『華夏國東集團』的決策層的中心腸方。

而華夏國東集團的最大股東就是東門許氏,國東集團董事長就是許正峰。他曾經50出頭了,不過,人顯得很精明幹練。

而此刻,許家大院那最高層的那個像塔樓樣的閣樓里還亮著燈。這時,橫華集團董事會成員之一張震流同志急匆匆的進了許正峰的房間。

這許家大院最高的閣樓就是許正峰在住,這裡也是以套房方式建造的。外間一個會客廳,側面一個大書房,而書房出來就是許正峰的房間了。

中間是以六棱拱門的方式連通的,如今給許正峰外加了兩扇磨砂玻璃門可以推拉開。

由於,許正峰常常會工作到深夜,有時還要用計算機之類的東東,會影響到夫人的休息,所以加了道磨砂玻璃門以起隔音效果的。

「震流,發生什麼事了,這麼晚了還要見我?」指著對面的紫檀木雕椅子表示張震流坐下后,許正峰一邊給張震流沖著茶一邊隨口問道。

許正峰這個人正派起來時很嚇人,但是,往常跟本人的心腹一同時卻是很隨意。

往往這個時分都是心腹下屬搶著沖茶以獻殷勤,而許正峰的習氣就是本人沖茶遞給心腹喝。

這樣一來,倒是令得心腹們都有股子受寵若驚的想法。而許氏這些心腹不斷以來都勾搭在許正峰的身周。才使得國東集團以前在遭到什麼經濟風cho的衝擊進還能不斷的堅tng了過去。

人,人心齊泰山移嘛。許正峰的本人的一個習氣倒是成就是『華夏國東集團』的昌盛。這種結果真是令人想不到的。

「東家,三少出事了。」張震流臉上掛著憂慮,輕喝了口茶,道。

「出事,他出的事還少嗎?也值得深夜跑來,一個電話就是了。」許正峰倒顯得安然,淡定。

由於,許三強此人太囂張了,常常會搞些事出來也正常。而張震流就是許正峰特別安排在橫華集團專門給許三強擦屁股的同志。

不過,許正峰講完后還是在不經意間轉頭看了看那道磨砂玻璃門。

張震流馬上會意的輕手上前把客廳跟書房的通門給推上了。這樣,會客廳由於裝修得有隔音設備,不管裡外邊都聽不到聲響了。

「這次本來事倒不大,三少乾的也是正事兒。我們不是預備在五馬區建國東大廈,預備規劃國東商業圈嗎?三少自動請戰,所以,由橫華集團下屬的子集團東發集團出面跟五馬區政府洽談,征地等前期活動。

征地工作停忱,五馬區政府黨委都非常注重橫華集團能在五馬區建國東大廈。由於,我們的大廈一旦建成,將成為五馬區的標誌性修建。

如今的指導,哪個不喜歡面子?所以,他們很支持我們的工作。不過,就是國東大廈選址的最正中地位那塊地盤出了成績。」張震流剛講到這裡,許正峰淡淡的哼了一聲道,「那人有些來頭是不是?」

「也不一定,那塊地盤是座陳舊的歐式別墅。應該來講,是清朝時洋人建的。

地盤很大,叫紅葉堡。搞得很相當的考究。當時我們找人出面跟他們的管家談過,給一千萬讓他們搬走。

不過,那管家沒肯。後來我們提出要見他們東家,只是那個姓古的管家是東家沒空。

不斷沒見到人,不久后古姓管家老了,如今換成了一個叫李成的年青管家在打理紅葉堡。」張震流道。

「不會查嗎?到公安部門一查戶頭不就清楚了。」許正峰皺了下眉頭,哼道。

「查到了,一個普通的,叫葉凡的商人罷了。」張城流道。

「此人沒背景,怎樣能夠盤下這麼大一紅葉堡。給我講假話,那堡實踐上能值多少錢,按市面上的算。」許正峰問道。

「也許是一暴發戶,以前這老宅子彷彿是南邊那勾陳家族賣給葉凡的。不過,此人很奧秘,我們根本就見不到他本人。至於紅葉堡,句假話,按市面上算,如今的市價至少不下3000萬,甚至達到4000萬。由於那堡曾經初具古董價值,這個方面無法估價。」張震流道。

「們也給的太了點,至少得1500萬是不是?震流,做生意,雖有些方面要一絲不苟。

但是,有些方面也不能太欺負人。人都有逆反心思的,能盤下如此大古堡的人,不管他是迸發戶還是發橫財的人。

至少,他有錢是不是?雖跟我們比他那點錢也算不上什麼,但是,給搗亂些什麼還是有辦法的。」許正峰眉頭皺了一下道。

「不過,我揣摩過李管家的心思。從他的態度中可以窺見其主人一定不會賣掉這宅子。由於,李管家的態度太堅決了。根本就沒有絲毫磋商的餘地。而且還過,即使是給五千萬都不賣宅子。這個,擺明了不賣了。」張震流道。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