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零九十八章蔣副司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零九十八章蔣副司令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千零九十八章蔣副司令

「結果,你們沒辦法,只好強拆了是不是?而且,一強拆遷遇上了釘子戶。」許正峰表情平淡的講道。

「嗯,本來也沒什麼的。那堡外牆跟正堡的外邊草坪假山都給咱們的人砸了。

因為,三少有jio待,這家人太囂張,就是要打壓他們的囂張氣焰。這個,也當然是做給周遭還有些不想賣地的人看的。

就讓紅葉堡樹立一榜樣震懾一下。想不過市公安局來了治安總隊的副隊長勾建發,估計是那個葉老闆請出來的靠山。

不過,咱們三少也有能量,請來了五馬區政法委書記古順壓住了勾建發。

因為古順也是市公安局局黨組成員之一。勾建發一個副隊長,最多正處,古順人家是副廳級幹部。

胳膊也扭不過大tu,只是,後來三少剛叫人砸了紅葉堡那三字招牌字眼時居然出現了軍人。」張震流剛講到這裡。

許正峰那身子突然坐正了,盯著張震流問道:「軍人,哪裡來的軍人?」看來,對於軍人的出現,也引起了許正峰的注意。

畢竟,現在是和平年代,軍人是很少出來干涉地方小事的。而且,黨對軍隊的管理是由下到上統一管理。華夏的軍隊系統是牢牢圍繞在黨的周圍,以黨為核心,團結一心一致向外的。

「燕京衛戍區來的,一個叫司馬青的少校,開了兩部大卡車來的。而且,此人出手很兇殘,三少被他打得翻了好幾個滾兒。聽說……聽說……」張震流有些吞吞吐吐了。

「說,到底怎麼了?」許正峰眉mo都豎了起來,那茶碗被他重重的磕在了茶几上。雙眼閃過一線寒光,但瞬間就恢復了。張震流曉得,這是許正峰要發怒的前兆。

作為西九城東mn許氏家族掌舵人,一怒之下雖說不能伏屍百萬。但是,要讓誰倒霉,這麼多年下來,好像還沒有不倒霉的。

「胯下被重踢了一腳,也不知傷著了那地方沒有。聽說三少當時一直喊痛,不過,那個少校態度太強硬了,連送醫院的機會都不給咱們。」張震流憤怒的講道。

「你們吃乾飯?」許正峰口氣越來越重了。

「我一接到消息就趕往衛戍區了,只是,人家說正在處理,不讓見到本人。我只好找到了衛戍區一個朋友想打聽這事。

我那朋友叫騰風,是衛戍區副參謀長,中校軍銜。按理講他還是那個叫司馬青的傢伙的領導,不過,他出面了。

司馬青居然還是不賣面子,衛戍區其它的領導我不認識,估計找人家人家也不會見我。

而且,這事,我又不好大張旗鼓。覺得這事太嚴重了,所以,直接就過來了想商量一下對策。」張震流講到這裡,不經意間也轉頭看了看那扇磨砂玻璃mn。

「沒事,她聽不見。」許正峰淡淡的哼了一聲。

「老闆,這事,能不能跟她商量一下。一直這樣子拖著藏著也不是個事?三少一直在外也不安全,如果有了正經的名份,相信外邊人想打三少主意,也得看看他是從什麼地方出來的。」張震流猶豫了一下,還是說了。

「唉……」許正峰思忖良久,還是嘆了口氣。他看了張震流一眼,說道,「震流,咱們是朋友。雖說你不姓蘇,但你卻是蘇家老人了。以前三強那孩子多虧你的照顧著,他也是你一手見著長大的。

咱們家這個情況你又不是不清楚。就柳芳這脾氣,要是給她曉得了還不鬧翻天了。

y珍還是她表妹,結果,還不是被她打得頭破血流的。要不是她表妹,估計,殺了她的事都幹得出來。

雖說後來簽了協定,兩人倒也相安無事了。不過,現在,你可能還不清楚。時不時都會折騰點東西出來鬧一下,nv人啊,真是麻煩。」

許正峰老婆叫柳芳,她有個表妹叫陳y珍。後來居然跟許正峰對上眼。兩人偷偷mm的最後還是被柳芳發現了,結果自然是在內部大鬧了一常

不過,許正峰也著實喜歡陳y珍,寵著她。只是,柳芳家族勢力也不弱,這些年來因為有著柳家的幫襯著許家才一帆風順走了過來。要是跟柳芳離婚,那將失去柳家一大臂膀。

而且,很可能從此兩家jio惡,這又是許正峰不願意看到的事。幸好,最後這事總算是擺平了,陳y珍又一直哀求著自己這個扁樣,表姐表妹的就s下籤了協定。

陳y珍不能住許家大院,所以,許正峰就在外邊給她買了一處別墅住著了,其實就是小老婆,叫姘頭也行,這是經過老婆同意了的姘頭了。

對於許家這樣的大家族來講也算不得什麼?許家好幾個掌權的族人都有這先例。

當時,柳芳跟陳y珍都有警告許正峰,不準再找人,不然,就得撕破臉皮了。

而許三強是許正峰的s生子,其母早年就死了。而且還死得不明不白的,就是許正峰都有些懷疑是不是老婆柳芳找人乾的。

不過,試探過幾次后認為這事跟柳芳並沒關係,她應該不知情。所以,許正峰就把許三強這個s生子jio待給了好友張震流。

張震流本來只是一個教書的,就因為一直帶著許三強,所以,不但進了橫華集團,而且,許正峰還給了他一些股份,也夠張震流這個教書匠樂呵上一輩子了。

而且,張震流很善於學習,在商場m爬打滾了十幾年下來,居然越來越老辣,現在已經成了許正峰離不開的手下加鐵竿朋友。

許正峰不能讓老婆曉得的事,張震流可以先曉得。只是,許三強一直無法歸到真正的東mn許家來。

當年許三強會姓許,那當然也是許正峰給自己的情人找了個姓許的假結婚倒致的。

而許三強也知道自己是許正峰的兒子才如此的囂張的。儼然以許家大少自重。

不過,許三強再hn蛋也不敢直接抬出東mn許家來。只不過,許三強也曉得,不管自己做了什麼,自有自己這個無名老子許正峰來搞定。而且,對於許正峰一直不讓自己回家認宗許三強其實心裡也相當的窩火。這個也正常,一直背著個s生子名份,任誰也會窩火。

所以,許三少有時也會時不時的找些麻煩來讓許正峰頭痛一下。許三強相信,虎毒不食子,許正峰絕不會把自個兒拋了的。這也是造成許三強如此囂張的另一個原因所在。

「唉……」張震流也是皺緊眉頭嘆了口氣,拿這事也是沒輒,這是許家的家事,自己相ch手也ch不進去。

轉爾,張震流看了許正峰一眼,說道,「那三強的事怎麼辦?還得趕緊找關係疏通一下。乾脆直接找衛戍區的領導算啦。」

「司馬青在衛戍區幹什麼的?」許正峰倒是鎮定得很。

「聽說是在燕京衛戍區司令部軍情處任一科科長。我就納悶了,不就一小科長牛b什麼?

居然連副參謀長的話都不聽了。是誰給了他如此的膽子,我想,是不是紅葉堡的主人那個葉姓年青人請動了更高級別的人壓著司馬青出手的。

司馬青沒辦法,也許是安排他去的那個人級別比我那個朋友騰風還要高。所以,司馬青是有恃無恐,才不賣騰風的賬。」張震流分析著講道。

「慢著,你講紅葉堡的主人那位葉姓是個年青人?」許正峰突然看了張震流一眼,擺了擺手問道。

「我們查過,是個年青人。按他的戶籍年齡來算,不到三十歲。此人沒準兒也是某個富人或高級幹部的s生子。不然,憑什麼一個二十幾歲的年輕人能擁有紅葉堡這樣的古堡,那可是值三四千萬的。」張震流說道。

「你分析有點道理,此人如果是在經商,只要能查清他幹什麼,公司名叫什麼,咱們就好出手。

我不相信,咱們的華夏國東集團還壓不住一個小集團。就是壓也能壓死他。

這事,你最好再去查清楚些。把那葉姓年青人查實了再給我說。至於衛戍區那邊,我會處理。

我許正峰的兒子不是那麼容易讓人隨意擺布的。那個少校我記下了,司馬青是不是?

我兒子沒事就好,只要有點事,司馬青……」許正峰突然冷哼了一聲,那臉變得yn沉沉的。

司馬青肯定完蛋了,張震流在心裡說了一句,看了許正峰一眼,有些為難樣子,說道,「這個,我早找人查過了,確實如此。你也曉得,我這份量太輕了。找的人層次也低了不少。」

「那算啦,還是我找人查吧。」許正峰擺了擺手,曉得張震流講的是實情。

凌晨二點。

衛戍區副司令員蔣輝被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給吵醒了,他有些惱火的拿起手機看了看正想關機,不過,一看號碼,蔣輝按了接聽鍵,說道:「好久沒聽到你的聲音了,是不是快把我老蔣給忘了。」

「啥話,把誰忘了也不敢把你這將軍給忘了是不是?再說了,我可是記得十幾天前還跟你通過電話,你忘了。」許正峰開玩笑道。

「許董,別這樣說,我這將軍只是一個虛的,還沒敲定下來。」蔣輝說道。

「怎麼還是虛的,不是聽說已經遞上去了。這事,鐵板釘釘了的事你可就別埋汰我了。軍隊一攤子事雖說我不清楚,但是,你們衛戍區可不缺將軍。而且,老蔣你的能量我許正峰還不清楚嗎?活動了幾個月了,也將是塵埃落定的時候了。」許正峰笑道。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