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一百零一章喬大小姐吃味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一百零一章喬大小姐吃味兒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千一百零一章喬大小姐吃味兒

「不忙,先準備一下。由網友上傳==比如潛水設備,還有,得找一兩個幫手更好。寒潭下沒準兒還有危險,這樣,明天你去北極寺,先把寒潭的事打聽一下。看看此寒潭什麼來歷?」葉凡jio待李強道。

葉凡正吃晚飯,喬世豪笑著進來說是要蹭飯。

「圓圓,給加雙筷子。」葉凡笑道。其實,喬圓圓早就去拿了。

「不錯嘛,這生活水準,早超過小康了。」瞄了桌上的酒菜一眼,喬世豪呵呵笑道。

「呵呵,嘗嘗這個?」葉凡指了指桌上那碗j。

「不吃,jru我吃得太多了,膩了。」喬世豪搖了搖頭,筷子伸向了牛排。

「哥,不吃你肯定後悔。」喬圓圓神秘一笑,說道。

「噢,什麼意思?難道咱們家圓圓公主什麼時候炒的菜已經達到了出神如化,吃了就不願擱下筷子的境界?」喬世豪調侃道。

「你先嘗嘗再說。」喬圓圓哧哧笑道。

喬世豪將信將疑夾了一塊jru,不過,當他咬了幾下后,頓時,瞳孔猛地瞪大了。

失口叫道:「怎麼回事,骨頭呢?」

哈哈哈……

葉老大大笑了起來。

「別笑,這j骨頭被先剔掉了是不是?不過,好像又不對了,這骨頭好像是軟化了可以吃的地步。不得了,這法子誰想出來的?很有創意嘛1喬世豪大為讚歎,這個,當然是葉老大從yn無刀那裡學來的『叫化j』了。

「這是秘密,想知道也行,叫我聲師傅就是了。」喬圓圓得意的翹起了眼眉。

「切1喬世豪哼了一聲。

「看你這樣子,我問的事有著落了是不是?」葉凡笑道。

「嗯,陳青馬上就去打聽了。聽說昨天晚上衛戍區副司令員蔣輝去找過司馬青,不過,司馬青這同志不錯,硬是頂著沒放人。

蔣副司令員氣呼呼的走了,只不過上午的時候司馬青接到他的主管領導鄭一壽司令員的電話,不得不把人移jio給了五馬區公安局。

不過,僅僅一個小時許三強一伙人就出來了。而且,據說許大少揚言要報復,不拆了紅葉堡誓不為人什麼的屁話。

葉老大,你可得小心了。許家能搬出蔣輝來,能量可是不小啊!如果真給他們惦念上咱們得儘快下手才對。

不然,天天晚上來折騰你就夠麻煩的了。」剛講到這裡,外邊傳來啪幾聲炸響。

李強急匆匆進來了。

「怎麼回事?」葉老大皺起了眉頭。

「不曉得是哪個狗雜碎扔了些威力巨大的地雷炮進來,咱們圍牆又被搞塌了。所以,四面通暢。人家sh什麼地方用彈弓之類東東投過來能sh很遠。不過,我在注意著,只要給我抓住幾個就好了。」李強講道。

「看到沒,一講就到。這個,估計才開始,以後,會越來越煩。」喬世豪雙手一攤講道。

「好了,李強,你先出去。」葉凡擺了擺手,臉s開始yn沉了下來。看了喬世豪一眼,說道,「難道是蔣輝做通了鄭一壽的工作?」

「估計是做不通,聽陳青說蔣輝跟鄭一壽從來就不合,這個,要扯就要扯到很遠了。不過,最近最大的麻煩就是倆人為了升少將的事在暗中鬥了好幾場了。聽說最後衛戍區推薦的是蔣輝。你看出其中的關巧沒有?」喬世豪笑道。

「衛戍區司令員是誰?」葉凡問道。

「孫力。」喬世豪講道。

「估計才上任不久吧,以前不是湯新成?」葉凡說道。

「嗯,也有兩年了。」喬世豪說道。

「蔣輝估計沒去求鄭一壽這個司馬青的直接領導,而是轉道從上頭壓了下來,求的是孫力吧。」葉凡說道。

「聰明,不虧在政f呆了近10年人。沒錯,就是孫司令員下的命令,這個,鄭一壽儘管不樂意,不過,也沒辦法。

聽說蔣輝跟孫司令員的關係不錯。不然,也輪不到推薦他了。一把手嘛,這推薦名面上是民主決定的。

實際上還不是得看一把手怎麼個態度。其實的,全是幌子罷了。」喬世豪說道。

「什麼人能壓住孫力?」葉凡問道。

「呵呵,我爸肯出手應該行。」喬世豪笑道。

「不必了,我想,有個人應該能行。」葉凡神秘一笑。

「誰?」喬世豪來了興緻。

「你說趙家的趙括能不能行?」葉凡問道。

「那肯定行了,燕京軍區第一副司令員,他不行了誰還行。」喬世豪恍惚大悟,笑了起來。

「呵呵,大家都在搬帽子,誰的帽子搬得高些就能壓住低的人。這世道,就這樣子。不過,要說動趙括,我還真有些麻煩。沒有利益的東西要叫人家蕊力這個衛戍區的一把手,人家未必肯干。」講到這裡,葉凡瞧了喬世豪一眼,說道,「你說說,趙家現在缺什麼?」

「要他們動心的利益,這個對趙家來講就有些難度了。要論實力,趙家比咱們喬家厲害,他們是處於核心權力圈第一個層次的家庭。

當然,隨著趙寶剛的退居二線,他們的實力層次略有下降。不過,現在應該還處於第一個圈內的最低層了。

好歹還是處於第一層圈內,並沒掉到第二層。而在政界一塊有趙昌山這個政治局委員,在軍界一塊有著燕京軍區第一副司令員趙括中將以及趙放豪這個東海艦隊的副司令員。

趙家的實力相當的雄厚,你說他們缺什麼,我覺得一時還真難找到他們缺什麼。

即便是人家缺什麼,咱們也不可能能找到讓他們心動的東東。因為,層次不一樣。」喬世豪直言不晦了。

「倒真是難辦,你要說許下帽子,人家比你還有看頭。要說錢財,好像他們也不缺,而且,你送了人家也不會要。還真有些麻煩,以前趙老父子那tu有mo病,我還經常會去走走,到現在也幫他看好了。早知如此當初不如先拖一拖,可惜了。」葉凡有些遺閡⊥貳

「那就從醫下手。」這時,喬圓圓突然ch嘴講道。

「趙寶剛都治好了,還病什麼,總不能人家好好的沒病說成病來,這個,我葉凡做不到。」葉凡講道。

「趙寶剛治好了,並不等於趙家其它人沒病是不是?」喬圓圓說道。

「那你說說,誰有病?」喬世豪忍不住問道。

「病倒是沒有,不過,也tng讓人煩的。」喬圓圓神秘一笑,講道。

「別賣關子,到底誰有病,啥病,我有沒辦法治好。」葉凡有些煩了。

「咯咯……」喬大小姐笑了兩下,瞄了葉凡一眼,說道,「其實並不算病,聽說臉上長了許多痘痘,最近鬧騰得厲害,說是不敢見人了什麼的。」

「趙家誰成這樣子了?」葉凡似笑非笑看著喬圓圓。

「趙美美。」喬圓圓說道,看了葉凡一眼,又講道,「你那後宮y顏丸又可以大出風頭了。」

「趙美美,沒聽說過。」葉凡說道。

「趙昌山的小nv兒,聽說今年才23歲。德國漢諾威戲曲音樂學院畢業的高材生,鋼琴談得特別的好,聽說還被推薦到維也納金s大廳彈過一曲,在國內被稱之為燕京琴后。」喬圓圓講道。

「估計趙美美也深得趙老爺子疼愛吧?」喬世豪笑道。

「趙家雖說是個大家族,兄弟姐妹都相當的多。但孫nv方面,估計趙老爺子最疼趙佳貞和趙美美了。趙佳貞年歲大了,現在最得寵的當然就是最小的趙美美了。」喬圓圓講道。

「也是,人家談鋼琴的,又稱什麼『燕京琴后』,那粉絲肯定多了。猛不丁一下子臉上出了這麼痘痘,自然鬱悶著不敢上台了。」喬世豪笑道,看了葉凡一眼,說道,「你不就逮到機會了?」

「什麼叫逮到機會,我最多是去除痘罷了。」葉老大一臉正經講道,看了喬圓圓一眼,問道,「我看你是很少出mn的,這事你怎麼曉得的?」

「你以為我喬圓圓就沒幾個閨蜜了,這事在圈內也不是什麼秘密了。當然,那個圈子人也不多。

我也是偶然下跟姐妹們通電話才曉得的。聽說前段時間趙美美要搞個pt,據說請的都是些音樂界名人。

請柬早就發了,想不到生出這檔子事來,急得趙美美直哭,趙家人都給她鬧騰得不得安寧了。

最後,老爺子沒辦法,親自出面,連中園海的『御醫』都給他請到了趙家。

結果自然是沒法子了,說是臉裡面有蟲子什麼,一時治不了。」喬圓圓講道。

「還真有些麻煩了,不過,去試試也好。這如果能治好,趙昌山首先就欠了你葉老大一個天大人情。這人情讓他先欠著,爾後你把院子被砸的事給趙老爺子一閑聊,人家,自然出手了。」喬世豪笑道。

「只能如此了,唉,為了咱們的家,只能厚著臉皮去了。要是治不好,這臉子可是丟得有些大了。」葉老大嘆了口氣。

「治不好人家臉也給你m盡了,你葉老大又不吃虧。」喬圓圓突然殺出一句話來,葉老大差點被住了,瞪了她一眼,說道,「我這還不是為了咱們的家是不是?你看看,你又來了。我那是治療,並不是m臉是不是?而且,還要內勁,多費力啊1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