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一百零二章好白菜不能讓張拱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一百零二章好白菜不能讓張拱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千一百零二章好白菜不能讓張拱了

「但願吧,聽說趙美美長得比趙佳貞好看得多。書m群4∴⑧05在美麗一塊上,她還有個稱號,被稱為鋼琴聖圓圓居然有點吃味兒,瞄了葉老大一眼講道。

主要了葉老大前次跟y嬌龍熱wn告別的事讓喬圓圓心裡長了點疙瘩。

逮住事就要說事。當然,喬圓圓還是識大體的,吃味兒歸吃味兒,但不會像別的nv人那樣子鬧騰開去讓人煩透了。

只是偶爾之下譏諷某位『君子』幾句泄點氣罷了。某君做了虧心事,自然是陪著笑臉了。

第二天早上,葉凡先到辦公室坐了一下子,正準備起身去趙家溜一圈子回來。

不過,這時響起了叩mn聲,應了后發現進來的是四處處長楊進。

「狗ru店的事有著落了?」葉凡指著對面的轉椅子招呼楊處長坐下后直接就問道。

「主任,我被批評了。」楊進有些焉頭耷腦的委屈樣子。

「批評,誰批評你了?」葉凡臉一正、問道。

「於主任說是一點小案子都督辦不了還當什麼處長?他講上頭有人催這事了。」楊處長講道。

「上頭,哪位?」葉凡問道,怎麼覺得這兩個狗鋪子越來越攪了,居然攪出『上頭』來。

「那天燕京市市委副書記田勝利同志到市裡暗訪體察民情,居然給他撞上了兩狗店鋪的店員大吵了起來。

就在店mn口展開了舌戰,搞得整條街都來看熱鬧。田副書記一看也湊了上去,結果了解清楚情況后覺得咱們督辦不得力,也就打了電話給於主任。

於主任說當時他自己很難堪,所以,我就連帶著挨批了。於主任限我在一個星期內解決掉狗ru店之爭。

麻煩了,這事還真是麻煩了。」楊處長臉上漸顯黑青之s。這當然是印堂發黑,即將倒霉的前兆了。

「這事本來是公安部mn的事,怎麼一板子全打咱們督查室來了?」葉凡冷哼了一聲。

「我們已經給五馬區公安局下發了通知,他們說正在加緊查辦。不過,需要一些時間。」楊處長講道。

「那你就直接把這事彙報給田副書記就是了,這下子正好了。五馬區是燕京市的五馬區,田副書記的督辦將更有力度。」葉凡說道。感覺於貴發這傢伙是不是又想惹事。

這麼明顯的事當時田書記來電話時完全可以反擊過去的。也不知於貴發這老傢伙講了些什麼了。反倒是b起自己的手下來了。

「我跟於主任解釋過了,於主任也說反映過了,說是沒用。」楊處長說道。

「好了,下午我們去走一遭,我倒真不相信,兩個賣狗的能難住咱們督查室。田書記批評得也有理,一件小案子都督辦不了,何去督辦大案子?」葉凡淡定的說著支走了楊進。

據前次的暗中調查來看,兩個店東都有些什麼隱情。講話都有些吞吐。這個中是不是有什麼秘密。要查清楚,就要全面捋順兩個店的關係。

想了想,葉凡打了電話給鐵占雄,把這事說了一遍下來。

「嗯,老弟的想法對了。一個賣狗的,一個賣狗ru的,一件小事怎麼會搞到現在都處理不了。

估計,這兩個狗ru店主背後有關係。而他們也只不過是兩枚棋子供人役使,而真正的co盤者卻是在背後掰著手腕。

演變到最後,是兩大腕在爭鬥,所以,才使得這案子越來越複雜。看似簡單,實際上是背後人的影響著,讓這案子一時都辦不下來。

至於於貴發這老傢伙,估計是想hn水m魚。你這個督查室主任頭件小事都辦理不下來,那豈不是講你無能。

到時『有心人』往上一捅,老弟你就很被動了。」鐵占雄分析道。

「那就從調查兩個店東入手,如果能查出背後人就好了。」葉凡講道。

「背後人要查出來就有難度了,如果是親戚的就好查。但是,有些並非是親戚,你想查,除非找到知情者。」鐵占雄講道。

「麻痹的!惹我火起的話乾脆採取非常規手段了。」葉凡發火了。

「非常規,有道理。這事如果要按正常渠道走的話沒有一二個月是nng不下來。就是田勝利那邊都不好jio待。而且,你有沒感覺到田勝利也有些可疑?」鐵占雄問道。

「有啥可疑的,他去暗訪發現了這事也純屬正常。」葉凡隨口講道。

「不一定,有些事你看表面來講好像是正常的。但是,你多留個心眼去查查,也許就能冒出不正常來了。

按道理講,田勝利只不過是燕京市市委副書記,從級別來講人家是副省級,比你的級別要高。

但是,從職權範疇來講,他憑什麼到你的地盤來指手劃腳。而且,就那麼剛好,他去體察民情就體察到狗ru店的事來?

這個巧合也太巧合了,燕京有多大?這點,很值得推敲埃」鐵占雄講道。

「當初我也發現了這點奇巧之處,不過,如果從另一個方面講。田勝利作為燕京市第四號人物,他要向咱們督查室提些建議也純屬正常。難道讓人家有話都不能講了?再說,他的級別擺在哪裡的。」葉凡說道。

「你講的也有理,不過,在這個節骨眼上冒出這事來就有些不尋常。不管了,我馬上安排人查查田勝利這老傢伙。」鐵占雄說道,停了一下,估計是安排人去查了。

轉爾,鐵占雄問道:「老弟,聽說房子被砸那個什麼許三少又給放了出來了。這可不像你老弟的辦事風格啊?」

「嗯,衛戍區的司馬青特地來給我講過了。我託人查了一下,想不到這事居然是衛戍區司令員孫力同志的手筆。

據查是有人走通了蔣輝這個副司令員的路子。而司馬青當時按住不放人,而這事,估計後來是蔣輝又走通了孫力的關係。

結果,司馬青也扛不住孫司令員的**ng了,放人了。當然,這個,我不能怪司馬青了,他已經算是不錯的一位同志了。」葉凡講道。

「也是,司馬青一個小少校,憑什麼跟衛戍區一把手孫力相抗,那跟找死沒什麼區別。不過,老弟,你現在可是有些麻煩了。本來想通過軍方一塊整一下許三少,人家現在可是出來了。據說那小子還揚言要對你不客氣,呵呵,我鐵占雄都感覺好笑。」鐵占雄居然笑了起來。

「還不是你的手下乾的好事?」葉老大沒好氣的哼聲道。

「我手下,啥意思?」鐵占雄微微一愣,問道。

「五馬區公安局還不是你手下是誰?許三少一移jio到該局不到一個小時就放人了。這根本就是在縱容。查,查個屁了。」葉老大火了。

「呵呵,當初我要ch手,你可是堅決不要讓我查手。現在沒輒了,是不是想要鐵哥我出手了。」鐵占雄口wn中略顯得意了。

「不必了,我有路子。」葉凡反爾得意的一笑。

「有路子就好,我猜猜,估計你還是走軍方一塊的路子了。孫力雖說是堂堂的少將,衛戍區司令員,但他的上級卻是燕京軍區。對了,你肯定去找趙家了,我講得可對。」鐵占雄笑道。

「都給你琢磨出了還有什麼意思。」葉老大無語了,還真全給鐵占雄猜中了。

不久,鐵占雄傳來訊息,講道:「田勝利的基本情況查清楚了,他老婆叫張葉菊,兒子田明,沒從政,這小子喜歡在商場hn。開了個叫『泰源』的公司。估計都是做的空手套白狼的生意。憑著他父親的權勢和人脈,搞些普通人搞不到的地皮啊,車皮啊,一轉手,賺大發了。」

「田明……田明……」葉凡嘴裡念叨著,突然說道,「我記起來了,這小子好像跟張家那個張一棟關係很鐵了。去年好像見過他們一起,還跟我斗過嘴皮子。不過,當然他們沒討到好。」

「張一棟,哈哈哈,山不轉水轉,這下子是不是又轉回來了。這事,難道背後有張一棟的影子在。」鐵占雄笑了起來。

「有可能啊,我跟張一棟的矛盾是不可調和了。張一棟現在估計都在盯著督查室。

一有漏dng很可能就會ch手搞些小動作來刁難我。到時辦不成事時他就會出頭慫恿其上輩人,像張委員這樣的高幹們出來ch手了。

麻的,還真是yn魂不散。江都省的事還沒著落,想不到兩個狗ru店的破事居然也有人摻和。這些傢伙,真是無孔不入埃」葉凡罵了一句。

「嘿嘿,兄弟,估計你還有其它原因吧?」鐵占雄居然乾笑了一聲。

「啥原因?」葉老大其實在裝傻充愣。

「趙四唄1鐵占雄乾笑漣漣。

「趙四,跟我啥關係?人家愛嫁不嫁的,關我屁事。」葉凡沒好氣的哼聲道。

「不一定吧,趙四你不能娶,因為你有喬圓圓,再說趙四年歲也太大了一些。

你葉凡以後前途無量,今後身居高位時經常帶個『老太婆『亮相,也著實不妥當。

不過,趙四嫁給誰都行,你肯定是不願意看到她嫁給張一棟。因為,他是你對頭。

這好白菜給誰拱也不能讓他拱了是不是?」鐵占雄說道。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