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一百零三章狗有狗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一百零三章狗有狗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那當然,趙四憑什麼讓張一棟這貨給拱了,我葉凡就要搞破壞。 而且,張一棟也是在吃醋,不斷以來跟我是爭鬥不斷。

從京城到海東市,這貨如今海東還hn得不錯。估量不久也會打道回府了。

不過,這事假設這貨真ch手了,那我就得好好的打個翻身仗,先讓他鬱悶一陣子再。」葉凡勢氣高昂了起來。

「沒錯,我們的女人要讓她過得幸福。聽趙四並不喜歡張一棟,這一樁婚姻,完全是兩家人政治上需求所倒致的。趙家需求藉助張家在政治上的力氣,而張家的軟肋就是在軍界一塊沒有能量。兩家結合,倒是能起到優勢互補的益處。當然,張家只能淪落成趙家的附庸品地步了。」鐵占雄講道。

「趙家是大樹,張家,只能是樹,作陪襯罷了。這個,也是張家的命運。不過,張家彷彿跟趙家不是同一系的

「趙家估量是想經過張家向張家圈內那一系伸手了,兩系相互有個照應的話也能在國外交壇風起雲湧了。

不然,趙家根本就看不上張家。張家有什麼,就張向東這個國務委員還有些份量。

但人家趙家的趙昌山還是政治局委員,國務委員在他面前算什麼?至於張國東這個樹立部的副部長,份量更輕了。」鐵占雄講道。

「張家聽是『鳳系』,也就是鳳寶山那一系。不過,鳳系的鳳寶山聽病得快死了,他假設一倒,鳳系,也有些大廈將傾的能夠了

「嗯,鳳寶山假設去得太快,鳳系還沒有發展起來就倒下了,有能夠趙家是不是也看到了這一點。

所以,想經過張家,最後把鳳系全部收納過去。到時,趙系的圈子是越來越大,越來越硬朗了。

鳳寶山假設『去了』,他那一個圈子人中層力氣可是不少。像副省部級幹部還是有幾個有份量的。

能歸入趙家體圈,這就是對趙家權利體系這個層面幹部的有力補充。趙家曾經有高層人物了,只是還沒時機參加九巨頭格局罷了。

假設能把鳳系歸入出去,那為趙昌山參加九常席位作好了堅實的鋪墊。趙寶剛好眼力勁,這擦邊球打得好。」鐵占雄笑道。

「算啦,這些大事也不是我們這種層面的同志所能左右的。不聊了,沒勁1葉凡道掛了電話。

嘴裡冷笑道:張一棟,我們又要掰了是不是?

下午,葉凡帶著楊進處長一行人直奔五馬區的北干橋街道東直門大街而去。當然,葉凡知道,表面上一定查不出東東來的。所以,葉老大對此行也不抱什麼希望,完全是裝象。給背先人形成一種此事無輒的感覺。

周記湯頭店的周當林老闆以及寵物狗店老闆牛一多兩位老闆事前得到了告訴,所以,居然都拉開了架勢。各自帶著本人店鋪的十幾個店員,穿戴劃一排開在了店門前。

而且,店門前居然還掛了個橫幅——熱烈歡迎中辦督查室葉主任一行人……

「氣勢造得很大嘛1葉凡淺笑道講道。

「歡迎指導時都這個排常」楊進信口開河。

「呵呵。」葉凡淡淡笑了笑下了車子,心裡揣摩了一下也明白了。假設張一棟想搞花招,一定是希望把這事鬧得越大越好。

到時,本人處理不了,那豈不是反襯出中辦的葉主任沒能量,一點事都辦不了。張一棟打滴好算盤。

在兩個店主招呼起店員們的熱烈掌聲歡迎下葉老大穩步走了過去跟兩老闆握了握的手,這時,圍觀的群眾也多了起來,一看那橫幅,也就紛紛議論開了。

「中辦督查室葉主任,好大的官。」過時,一留鬍子的哥們聳了聳肩道。

「那當然,中辦是個什麼地方?聽都是為地方指導服務的機構。不要講中辦,就是我們五馬區區委辦也氣派得不行了。在區里那些酒樓老闆,哪個不巴結著。」另一個看白色茄克的年青人講道。

「聽牛老闆跟周老闆打了好幾次了,難道葉主任上去就是為了調查這事的。怪了,不就一隻狗,居然要費事人家大指導上去」鬍子哥們道。

「狗,聽那是藏獒,還是純種的,一隻需十幾萬塊,不是個數目。不過,就憑牛老闆和周老闆這些年上去賺的錢,十幾萬也算不得什麼吧?何至於搞到如今兩家店鋪爭持不斷,弄得生意彷彿都差了很多。」紅衣服有些疑惑,講道。

「天曉,這些人,純粹是吃飽了撐的。」鬍子哼聲道。

單方應酬當時葉凡先進了牛老闆的寵物狗店看了一遍上去,發現狗種還真是完全。

什麼邊境牧羊犬、貴賓犬、德國牧羊犬、金mo獵犬、杜賓犬、喜樂蒂、拉布拉多獵犬、蝴蝶犬、羅威納等等都有。

為了調查這事,葉老大當然也叫秘書找來了許多有關這方面的材料看過,本人都快成狗專家了。

「狗tng多的嘛牛老闆。」葉凡一邊審視著店裡,一邊笑道。

「還行,馬馬虎虎了。只是,自從藏獒被周老闆偷去燉了賣了后,我這店裡生意可是一瀉千里。

有人闢謠我店裡的狗種類是假的,是冒牌貨。那藏獒吃過的人講,跟普通狗ru沒啥區別。

一定不是純種的藏獒,是雜叫的什麼的。我牛一多開這店也有不少年頭了,什麼時分賣個假貨。

這純粹就是沒事造事,我疑心,這闢謠者就是周老闆唆使的。用心毒,想讓我關門也沒必要下如此狠手是不是?」牛老闆憤怒的講道。

「噢1葉凡成心訝然了一句,看了牛老闆一眼,問道,「我初初的看過,周老闆的店鋪聽開了一百多年了,周記湯頭店是從祖上傳上去的,這寵狗店估量不如他們早吧?」

「當然不如他們早了,我們才開了15年。就由於如此,我們這寵狗店開在這裡,他們有意見了。」牛老闆講道。

「有意見,們是相得益彰河水不渾井水,有啥意見的。雖運營的對象都是以狗為主,但賣法卻是完全不同

「葉主任,不知道。他們對我們還真有意見。由於,我們是寵狗店,是人家愛狗人士喜歡來的地方。

不愛狗子還買狗養著不是招本人煩,而且,我這寵物狗店的狗都是名品,每一隻都是下品,這價錢也不保

就是最便宜的沒有幾千塊也不會上去。想想,來我們這裡的主人寵物,要保護狗。

而周家湯記卻是殺狗吃狗ru,跟我們店的宗旨完全是相反了。所以,周記時常會遭到來我們店裡的一些主顧們的指摘,叫他們不要再作孽什麼的殺狗吃狗ru了。

所以,他們不斷對我們有意見。這次成心的偷了我們的藏獒就是為了生事闢謠想趕我們走。」牛老闆講道。

「估量,們對他們也有意見吧。」葉凡淡淡道。

「那當然,如今都是倡導保護動物了。殺狗,多血淋淋的事他們居然還在干,太殘忍了。

我們也勸過他們,不過,如今,都勸不了啦。反倒搞得單方都大傷元氣了寺。」牛老闆講道,看了葉凡一眼,又道,「不管怎樣樣?我這口吻一定要爭回來。

他們不但要賠我的純種藏獒,而且還要登報承認錯誤,在我店門前放鞭炮披紅道歉。

這邊還要賠償一切因此事弄出來的損失。這損失可就不了,這段工夫來我們店的生意還不如原來的二成。」牛老闆還真會講話。

「理賠,找法院處理吧,我們只是督辦這事,只能給有關部門提個建議

「找了,公安部門在拖,法院也拖,我們拖不起葉主任。假設們中辦督查室都沒辦法督查了,哪我牛一多就是告到政務院也要告下去。」牛一多勢氣高漲。

「噢,牛老闆,這是在要挾我們是不是?」葉凡突然變臉,冷冷哼聲道。

「那個,對不起葉主任,了解有誤,我們怎樣敢要挾們。只是,這事不處理,我們全家飯碗都要砸了,沒辦法是不是?不過,我置信葉主任上去一定會處理好這事,給我們一個稱心的處理的是不是?」牛老闆悄然一愣,趕緊解釋道,他還有些怵葉老大這張臭臉。

「嗯,好了,我們去那邊一下。」葉凡哼了一聲,跨步往周老闆店面而去。

「葉主任,我們周記是老字號了。這店鋪雖翻建了幾次了。但是,周記的牌子卻是沒有動過。我們老燕京人有些都要轉好幾路公叫車到我周記來嘗周記的湯料。沒想到他們一個賣狗的新開的店居然要趕我們走,這是什麼道理?」周當林略顯憤慨,講道。

「牛老闆的店鋪不是也開了十幾年了,這些年上去,們不都相安無事。怎樣就由於一條狗吵成這個樣子。看看,們兩家都各有詞。既然牛老闆的確是丟了藏獒,而們當天早晨也的確燉了一隻藏獒,周老闆,承認這一點沒有?」葉凡問道。

「我們是燉了藏獒,但那隻不是牛老闆那隻。我們是從別人手中賣來的,而且,牛老闆能否有丟藏獒這個誰講得清楚。

沒準兒他賣給別人了反污在我身上。這世道,想玩陰的人什麼不敢下手。由於,他們對我們這周記湯料店有時會殺狗賣狗ru有些生氣。其實,我們的狗都是有正軌的供貨渠道。又沒有違犯國度規則,更何況我們周記賣狗ru都有著將近二百年歷史了。

就是大清皇上也曾經嘗過我們周記的狗ru羹。他牛老闆一個後來人,還要趕我們走,太欺負人了。」周老闆哼聲道。

感激這些同志打賞:

『長江之間』『瑞雪寶寶』『大城事誠誠』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