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零五章到趙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到趙家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你們啊,就是喜歡折騰。跟一個普通武館較真不怕丟了你的臉面子。」這時,喬圓圓看了大家一眼,插嘴著講道。

「夫人,你不曉得,那個叫童丁的傢伙多囂張。你想,陳老平時跟什麼人較真過,整的一個世外高人。他都能給惹出真火來,那人已經囂張到沒邊了。不教訓肯定不行了。」李強講道。

「他罵你了。」喬圓圓眨巴了一下眼睛問葉凡道。

「很難聽滴。」葉凡說道。

「該抽1喬圓圓哼聲道。

不久,張雄打來了電話,講道:「童家武館規模還不小,在良橋區東亭河邊。

該武館在冊的教練有20個,學員123人。而能稱之為他們自家弟子的還有十幾個。

不過,那些教練基本上都算是江湖貨s,差不多二段到三段身手,唬弄一下那些有錢人家又崇拜少林武當的富家之弟還行。

估計真正算得上高手的是童家武館當前的掌舵人童一鐵。此人聽說有著五段至六段身手。

剩下的就是童一鐵的幾個子女中兩個兒子有些功底子。大的叫童兵,估計有四段身手,號稱散打王。

聽說拳擊方面也不錯,你講的康總理勉勵的同志就是他了。剩下的就是童丁了,三段頂階身手。其它的,咱們的材料上沒顯示。估計,也沒屁的功底子。」

「如果就這幾個人,還真沒啥好踢館的。真踢了簡直就是掉價。」葉凡講道,有些失望。

「也不一定,我向別人打聽過,聽說童家武館跟西湘那邊「排幫,有些關係。如果真是如此,童家估計會向排幫求援,到時1排幫來幾個高手是沒問題。你們,有得p雄講道。

「排幫,沒聽說過,是個什麼樣的幫會是不是?」葉凡問道。

「百多年前,西湘百里雪峰中,有著銅水一霸,也就是銅江河畔的排幫,他們是一群以放排為生的水上漢子們,數百年結幫成團,武力強悍,水xng又好1於是掌管了整個銅河。

因此,所有要經過排幫地界的貨物都要和排幫打過招呼方可運輸1

而且排幫個個都是好漢,他們決不允許有大煙等臟物從此經過。

因此這裡就經常會有排幫「留客,的現象出現。留客其實就是留貨,處理掉后才讓你走。

當然,我講的這是在清朝時的排幫,現在的排幫早不放排了,而且改成了船。

他們有的搞旅遊生意,有的搞貨運,還有的轉手買賣等,但是,有一個共同點,他就的生意基本上都圍繞著銅河而做。

這群漢子在團結一塊上特別的齊心,哪家人受了欺真,他們一窩蜂全會上來。而且,好勇鬥狠,很令當地公安機關頭痛。

不過,一般你不去招惹他們都會相安無事。聽說現在的排幫頭頭還是個女的,而且是個姑娘,二十八九歲,叫魚彩雲。幾段身手咱們不清楚。

不過,她的父親魚雲東就是高手了。聽說當年能跟華夏六尊中的yn無刀戰成平手。」張雄剛講到這裡。

葉凡不由得問道「既然能跟yn無刀戰成平手,怎麼魚雲東一點名氣都沒有,倒是怪了。」

「魚雲東此人做人很低調,而且也不喜歡管理什麼,所以,老早就把排幫交給了女兒魚彩雲。

其實,現在也沒有什麼排幫了,只是源襲以前的叫法罷了。比如有事時能找個牽頭人商量一下大家聚聚共同拿個辦法什麼。

不像以前,還統一服裝,排場很大,那個時代才是正宗的幫會。

現在,當然,隨著時代發展,也不一樣了。

而且,咱們的國情也不允許有這種形式出現,那是要堅決取締打擊的。」張雄講道。

「yn無刀現在至少九段第二個層次,跟我扯平了。不過,他的功底子更為深厚一些。本來是想叫李強去踢館的,現在看來不行了。李強實力還是弱了一些。」擱下電話後葉凡跟大家說了一遍下來。

「魚雲東既然如此低調,那他本人很可能不會來。如果除了他,

其他的人倒不足為懼了。」陳嘯天m了一下下巴,講道。

「沒關係,來了也沒啥。」葉凡淡淡的哼了一聲。打了電話給王仁磅,這貨一聽說去踢館,頓時來了興緻,大叫著一定要打得過癮砸得爽快。陳嘯天葉凡不想讓他太顯目,叫王仁磅出頭就好辦得多。

吃過晚飯後,葉老大準備好藥丸,側背著一皮包,提著兩瓶自釀的藥酒直奔趙家而去。晚上葉老大是去專門為人治臉的。

因為事先打過招呼,守門的武警倒是檢查過後就放行了sm不討,當見到葉凡的工作證件時倒是嚇了一跳,那個少校微微愣神之後馬上沖著葉凡就來了個標準軍禮,嘴裡叫道:「首長好1「你好。

」葉凡回了禮后開車進去了。

「我說冬巴,你怎麼沖著他敬禮,腦子沒燒糊塗吧?即便那位是某家的公子爺,他也沒資格讓你這個安保頭頭敬禮吧?世風日下了,想不到一向爽直的冬巴少校同志也學會了拍馬屁的幹活。」這時,不遠處一顆大樹下走來一少校,估計跟冬巴同志是朋友,隨口開著玩笑,笑道。

「小聲點陳風,給他聽見你就倒霉了。」冬巴嚇得趕緊跑了幾步上前伸手捂住了陳風少校的嘴。

「倒霉,啥意思?」陳風伸手擱開了冬巴少校的手,一臉不明白,問道。

「唐主席辦公室副主任,你說我冬巴敢不敬禮嗎?你小子,真是活不耐煩了,聲音還這麼大,首長耳朵很靈。要是給他聽見,有得你傢伙受的。」冬巴小聲講道做賊似的又看了看葉凡的車屁股。

「唐主席辦」陳風倒真給嚇了一跳。趕緊做賊似的瞄了瞄葉凡的車屁股。

「發現什麼了是不是?」冬己一臉得瑟的看了臉s大變的陳風少校一眼。

「老天,難道是那裡頭來的人?」陳風聲音都有些發顫慄,嘴角無聲的抽搐了幾下。

「聰明,你我都是守護共和國西園別墅群的校官。這裡頭是什麼人你知我知。而咱們幹這一行沒這眼力勁,那你肯定倒霉。而且,你看那車牌,普通人認不出差點滴,這個,可是難不倒咱們倆是不是?」冬巴一臉崇拜的講道。

「嗯1陳風點了點頭,講道「難道還真是來自那裡的?」「絕對是,你沒發現,咱們警衛局裡頭有幾位同志開的車子車牌表面上看跟咱們的沒差別。

不過,有一次我巴結上一個那地方來的同志。仔細琢磨過後總算是明白了,他們那裡出來的同志開的車都很低調。

車型也是五hu八門的各種都有,不過,有一個最大的秘密,車牌掛總參牌子。

但是,跟總參出來的軍官車牌又不一樣,全都有個小小的符號。

不知情的人還以為是總參某個部隊的番號。

嘿嘿,就我琢磨出來了。你還記得狼頭兒的車牌嗎?」冬巴一臉得瑟,瞄了朋友陳風一眼。

「記得,好像尾巴是1風講道。

「對了,你看這位的尾巴是幾號?」冬巴講道。

陳風講這話時自已感覺牙齒好像在打架似的。

這貨太j動了。

「對了嘛1冬巴說道。

「狼頭兒才12號,那不得了,這位,怕不是頂層人物了。我說的是在哪裡頭的層次。」陳風講道,一臉的震駭。

「嘿嘿,估計狼頭兒見了他還行見禮,更何況你我。剛才我反應得快,不然,人家首長不高興了,哼一聲,我這帽子可就得飛了。」冬巴心有餘悸的講道。

「幸好沒給我撞上,不然,這反應一慢印象就落下了。」陳風說道。在臉上擦巴了一下,發些都是些虛汗。

「呵呵呵,葉主任,好久不見了,人越發的年輕了。真是今年2」明年12啊1想不到趙家老二趙括居然早站在院門外,一見到葉凡的車子停下,早樂呵呵的開起玩笑來了。

可以說,葉凡的提拔工作趙括是看著他一路走過來的。趙括當年在水州藍月灣任基地司令,關於特勤a組的事他都清楚。而且,當時的葉凡不就是林泉鎮一個小鎮長。

「那敢情好,再年輕點就回到幼兒園上學去了,那多好。」葉凡也是呵呵笑著,上前跟趙括緊緊的握了握手。

「老爺子身體還好吧?、,葉凡隨口同道。

「還行吧,不過,人老了,這病那病的小毛病總是不斷。自然規律,誰也沒辦法改變。」趙括嘆了口氣。

兩人說著話到了廳門口。

裡頭傳來了j情的鋼琴聲,彷彿一股股海浪撲面而來。葉凡甚至能想象到一隻小船在風b中掙扎的樣子。

心說估計就是那位燕京琴後趙美美了。不過,奇怪,不是聽說她因為臉上長痘而怕見人,難道給人治好了?真治好了那今晚上就沒自己什麼事了。

「好好!就是曲調太新潮了。小美,如果你能把革命老曲彈出這種j情來,那我更喜歡。」趙寶剛聲音略為有些沙啞,不過,還是tng響亮的。

「那個也會,紅s娘子軍我就能彈出這種味道來。要不我再來一曲?」趙美美笑著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