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零八章一對那啥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零八章一對那啥的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全文字無廣告第一千一百零八章一對那啥的

「哥,我很滿足,自從那次后我再沒這種感覺過了。」趙四貼葉凡胸脯上,輕輕的說道。

「他不能帶給你感覺嗎?」葉凡脫口而出,這個『他』當然指趙四已訂婚的那個叫『張一棟』的傢伙了。

「我沒讓他碰過,連手都沒讓摸過。」趙四臉一沉,哼聲道,此刻,又恢復了那個在商界打拚的貴女子架勢。

「唉,小四,我對不住你。那天晚上我迷亂之中對你那樣,可是事後我又不能負責,對不起……」葉老大臉上掛著慚愧。

「沒什麼?」趙四微搖頭,伸手在葉老大胸脯上划動著,說道,「其實,那天晚上,是我主動的。你醉了不清楚,我沒醉。說什麼負責,咱們都是大人了,我不需要那個。」

「難怪,聽說後來被我藏起來的床單什麼都失蹤了,莫不是你?」葉凡盯著趙四。

「我的東西我拿回去,這有什麼?」趙四幽幽講著斜瞥了葉老大一眼。

「唉……」葉凡嘆了口氣,點燃了一隻雪茄,是趙四給他點的火。趙四打開了天窗戶,兩人獃獃的看著天上那一輪有些模糊的月亮。

曲散人散……

塗藥只是副業,葉老大這次塗得很認真,很細的塗著,好像是要把趙四整個人塗進心窩子里,又好像是往外塗,反正,葉老大有些莫名。

「我要你塗遍我全身,臉蛋要美,身體也要美。」趙四喃喃道。

「全塗……」葉老大想都沒想,整整耗盡了他五顆藥丸,從山丘塗到溝股,從腳底塗到臉蛋……要是平時,這貨早肉痛得咧牙了。不過,晚上,他沒感覺到一點肉痛。就是把全部的藥丸都塗了,也不習痛。

「看你面上,如果張一棟下次犯了我,我饒他一次。」葉凡坐在了駕駛位上,輕輕講道。

「不用看我面子,他敢對你怎麼樣,你以牙還牙,甚至,打疼他,哼1趙四冷冷的哼道,那聲音,特別的冰涼。

「你心裡很苦,實在不行退了就是了。」葉凡講道,愛憐的摸了摸她的臉頰。

「能退嗎?」趙四雙眼看著前方,在車燈照射下的樹林也有些迷茫,猶如趙四的心一樣的迷茫。

「怎麼不能?」葉老大突然霸氣十足,哼了一聲,良久才講道,「至少,你得找個你愛的人。全文字無廣告」

「咯咯咯……」趙四的笑聲穿破雲空在八大嶺上空久久的回蕩著。

「哥們,挺浪漫的嘛,這麼晚了還帶有妹子出來鬼混?」這時,傳來一道很猥瑣的聲音,隨著聲音從樹林子那邊走來幾個滿嘴酒氣直噴的傢伙。

「哈哈哈,小楊,不正好了。剛才你不是講正無處泄,你先上……」另一個陰陽怪氣聲音傳來,逗得這夥人猖狂的大笑了起來。

「滾1葉凡冷哼道。

「那小子居然敢叫我楊青滾,哥幾個,你們講講,是不是吃了熊心豺子膽了。麻痹的,上啊,今晚上不輪了那娘們咱們就不是人1楊青大叫道。

「上1七八個傢伙呼叫著圍攏了過來。

「麻痹的1葉老大可是火大了,居然有人敢如此講話那還了得。一拉開車門。

一聲震響。

叫楊進的傢伙當場被葉老大一拳砸得飛撞在了樹上,一顆牙齒噴著血就飛了出去,這傢伙在地下翻了幾下,再也爬不起來了。

「要玩是不是,來1葉老大叫了一聲,那腳一點不慢,一陣子里啪啦之下,七八個傢伙全痛苦的慘叫著倒下了。

「走1葉凡拉開車門就要上車走人,這個,畢竟是不光彩的。如果給外人曉得了堂堂的葉大主任半夜了還帶著某名門貴女在這裡『私聊』,那肯定成為明早的燕京都市報頭條了。

估計,喬大小姐的醋缸絕對打破成碎片。

哪曉得趙四突然冷哼一聲下了車子,照冷楊青那哥們襠下狠來了一腳,罵道:「你不是要跟本小姐玩吧,來,咱們玩1

隨著話聲又來了一腳。

「不……不玩了……」楊青趕緊捂著褲襠,一臉恐怖的慘叫著,求著,不過,還是被趙四又連踩了五六腳。幸好這傢伙雙手緊緊的捂住了自己那根玩意兒,不然,鐵定廢了。

「你們不是要輪嗎,來,來吧……」趙四轉身又找上一個傢伙,如法炮製,結果,全輪著來了一遍。葉老大在趙四身後都看得汗泠泠的。心說女人是老虎好像唱得有道理滴……

就在這時候,外邊傳來『什麼人,不準打架,我是警察,舉起手來/的喊聲。估計是八達嶺這邊的巡邏人員到了。

葉老大以訊雷不及掩耳之勢扯起趙四進了車子,一冒煙一轉就往外衝去。

不過,顯然今天倒霉了。後邊兩輛警車中其中一輛是緊緊的咬住不放。而且警報聲也給拉了起來。本來這警察是市局的,來辦事的,想不到正好撞上了,還以為葉老大是自己要抓的對象,也活該葉老大倒霉。

「你到後面去,跑了也沒用,車牌跑不掉。」葉凡皺了下眉頭說道。

「我就不去,咯咯咯……」趙四居然笑了。

「你不怕,要是給傳得京城滿天下怎麼辦?」葉老大頭可是有些大了。

「我不怕,你怕1趙四晚上是有些瘋狂了。輕瞄了葉老大一眼,眼中居然充滿了調味似的笑容。

「我怕,我怕個毛1葉老大火大了,吱嘎一聲停住了車子。後邊警車追得太急,趕緊剎車,一時差點兩車就來了『親嘴』。

葉老大不等後邊人反應過來,幾個跨步上前一砸車門哼道:「追什麼!老子在執行緊密公務,誤事了你陪得起嗎?那幾個傢伙全是壞人,給我抓了,有人問你就說我講的。」

葉凡一講完,馬上回到了車裡,一上車一冒煙,車子以最快的速度飆了出去。

「怎麼還不追?」坐後排的一個警官問駕車的道。

「那傢伙到底是誰啊?這麼牛逼1駕車的警察剛才愣神中反應過來,不由得問道。

「人都跑了還牛逼個屁,快追了1警官生氣了,沖駕車的警察吼了起來。

「不能追。」這時,另一個老警察說道。

「為啥,那傢伙根本就是個幌子,別聽他口氣大,能嚇住咱們市局刑警隊的嗎?」警官講道。

「不是,老陳,你記住車牌沒有?」老警察說道。

「我記住了……」駕車的警察把車牌全報了出來。

「這車牌是總參的,那傢伙口氣如此的大,你看,尾巴還是6,你想想,車裡坐的是什麼人?咱們還是趕緊回頭,把地下的傢伙抓了,聽說首長是在執行保密任務。要是壞事了人家怪咱們頭上,那咱們幾個,可真得被處理掉了。」老警察講道。

「總參,尾號六,那豈不是講是總參第六號首長?」警官一念叨,身子不由得打了個嗦,一臉的駭然。

「查查就曉得了。」這時,坐副駕上的一個中年警察講道。不久,警官打起了電話,把車牌報了過去。

又不久,那邊傳來聲音道:「張隊,查不到,咱們許可權不夠。」

「許可權不夠,你確定,再試一遍。」警官雙眼瞪得更大。

「真的,我試過幾次了。次次如此,後來陳副局來了,他用自己的密令也輸過一次,裡頭還是顯示許可權不夠。陳副局下令了,不準再惹事,叫你們馬上回來。還有,這事不準向任何人講。」裡頭聲音很嚴肅的講道。

「完蛋了,不曉得我們的車牌給他記下來沒有。要是人家真惱了要追糾咱們阻攔的責任就麻煩了。」坐副駕上的警察有些喪氣的講道。

「算啦,先回去審審那幾個牛氓,給老子好好的招呼他們一頓。什麼玩意兒,這深更半夜的鬼叫什麼?」警官生氣了,吼了起來,這貨,一時之間心情也是糟糕透了。

「審就不用審了,這是保密,押回去招呼一頓時就是了。咱們給他們弄點事套上去不就是了。

這麼晚了,肯定是要搞破壞。剛才聽那邊彙報說是幾個傢伙全喝醉了,又叫又踢的,不但違反治安。

而且是嚴重的襲警事件是不是?這事,咱們得給首長辦好了才是。」老警察畢竟是老警察,經驗豐富著。

「襲警,沒錯,麻的,敢打咱們市局刑警隊員,押回去好好招呼1警官回過神來,狠狠地講道。

「咯咯咯……」趙四的笑聲在車裡回蕩著。

「還笑,真是倒霉1葉老大沒好氣的哼道。

「這就是玩女人的代價,知道不?」趙四轉過頭來,定定的盯著葉老大。

「好了好了,我怕了你行不?」葉凡伸一隻手做作投降狀。又是惹得咱們的趙四小姐一陣子風騷般的盪笑。

這種笑,估計只有在葉老大面前趙四才會表現的。在外人面前,趙四從來就是雍榮華貴、端莊的名門淑女。

座落在京城良橋區東亭河邊的童家武館在良橋區也算是一個有名的地方,有時,旅遊團還會安排參觀童家武館。

而往往遊客第一眼見到的就是康總理跟童家武館館主童一鐵親切握手的那張巨幅照片。這張照片童家特地請了裝裱高手弄好后擺在武館大堂最顯目的正堂正廳背後。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