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一十章敢玩老子女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一十章敢玩老子女人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全文字無廣告第一千一百一十章敢玩老子女人

「爸,那就快點聯繫他們呀?」童丁可是有些急了,這事哪果真的搞得館子被砸了,他可是真正童家的千古罪人了。全文字無廣告到時,估計,幾十號童家族人都得用口水招待他了。

而且,這傢伙最怕的是童家武館倒了後到社會上去還有誰肯鳥自己。那自己這個童家二少可就沒面子混了。面子總是跟實力金錢掛勾的。

「嗦什麼,我自有安排。」童一鐵一臉嚴肅的訓叱了兒子,掃了大家一眼,講道,「這事,我還真不曉得該怎麼樣開口。這年月不比以前了,以前人注重兄弟感情。

這年月重視的是以金錢為主,排幫已經不存在了,咱們要請他們出手,肯定得付一大筆出手費用。

這個還是其次的,就怕他們沒空出手。而且,排幫僅剩的一二個七段高手也是閑雲野鶴之人,有時就是他們自己一時也難聯繫上。就怕來不及了,也怕他們不肯出來。」

「是啊,畢竟,那位神秘高人功底子如何誰也不清楚。無端的為自己樹下如此大敵,就是誰也得考慮一下的,權衡利弊。如果真是一位九段位高手,即便是排幫也不敢去招惹。」這時,童松又插話了。

「九段不可能,這世上哪有那麼多九段。三弟,你不在武林中,根本就不曉得咱們這個圈子的情況。

就像你平時所講的我們不在體制中,也理解不了官場一樣。九段高手那是什麼樣的高的,對咱們來講,猶如螞蟻跟巨象相比一般。

打個簡單比方,拿官場來講,他們就是處於權力頂峰的那幾個人。

那種高人我剛才也講過了,極難達到。而且,也極難見到。這個倒不必擔心。那位神秘人有著七段就頂天了,我估計他應該是六段頂階。

如果魚姑娘答應跟我聯手,咱們還是有很大勝算的。不過,要做通魚姑娘工作,這一點很難了。」童一鐵一臉凝重的擺了擺手,相當霸道的講道。

「哈哈哈……」突然一陣宏鍾般的笑聲傳來,震得武館樓頂都在顫慄。

「什麼人?」童家人全站了起來,搜尋著聲音的方向。

「一群井底之蛙也舔不知恥的居然敢大放屁言,談什麼武術圈國術圈,什麼金字塔高人不高人的。

就你們,屁都不是。就那點可憐的身手,居然敢叫囂在圈內排得上號。

今天老子就要讓你們曉得,什麼叫真正的圈內國術。什麼叫真正的高手。」隨著聲音,啪啦一聲響,屋頂被搞出一個大洞來。

從裡頭漏出一個高大的身影來。此人長相較帥,一臉的玩味似的笑著,而且,看起來歲數並不大。

「你是誰?」童丁忍不住搶口而出。

「啪……」一聲脆響,童丁感覺嘴一下子劇痛,整個人被人一耳刮子甩飛撞在了牆壁上。

「一點規矩都沒有,這裡是你能講話的地方嗎?麻痹的,居然出口成臟,就你童二少也敢在老子兄弟們面狂叫什麼?

比狗叫還不如。先前賞你的臭鞋味兒還沒散呢。再嗦的話,老子要你一條腿。

爬去吧。」王仁磅那是囂張得很,一邊爆著粗話一邊不讓別人爆粗話。這就是實力,典型的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嘛。

本來葉凡是交待他過一天後光明正大的去挑了童家武館,不過,這貨晚上去皇城根酒店喝點小酒,想不到在無意中居然看見肖十六妹正跟一個男的有說有笑,手互相拉著從過道里而來。

這貨雖說平時並不是十分再乎跟自己在那次迷亂中有過一次親密接觸的肖十六妹。

不過,此刻這傢伙那股子酸味是直衝鼻孔。彷彿掉進了醋罐子中的老鼠。

這貨二話不說,幾個跨步上前照準那年青男子就是一腿二拳三巴掌。頓時就摔得那傢伙觸不及防之下是鼻青臉腫腿兒抽筋。

「他是我弟弟1肖十六妹當她看清居然是王仁磅時,她是曉得這貨的功底子的,堂堂的八段高手。如今自己功底子降到了二段,哪是這傢伙的對手,所以趕緊喊道。

「弟弟,嗎的,情弟弟表弟是不是,還敢給老子說。你丫的就這麼不守婦道,居然背著老子偷情!今天不拆了他這身小骨頭老子就不是王仁磅。」王仁磅根本就不聽,一個跨步又要上前再繼續再次的拳打腳踢。

「他是我親弟弟肖寒沖,是真的,你可以去查一查。」肖十六妹可真害怕王仁磅再出手了,也顧不及去查看已經摔在一旁牆根處的弟弟肖寒沖。

她是馬上撲上去,緊緊的用自己胸脯前的兩個大肉球擠壓著王仁磅,而且,伸開雙手像抱木頭樁子似的緊緊的抱著,雙腿蜷在了王仁磅的屁股上,倒像一隻八爪魚一般掛勾著不讓他上前。

「是誰把寒沖打成這樣子的?」這時,一道宏亮的聲音憤怒的吼叫著。王仁磅抬頭一看,冷冷哼道:「老子打滴,你咋的,是不是也想來幾下。」

這貨現在是酸氣塞胸,碰上誰誰都要倒霉。

「大……大哥,別講了,你快把寒沖背走,快點1肖十六妹急得眼淚都直冒了,大叫著。

「被打了還要走,十六,你什麼時候這麼軟蛋過了。是不是看上這小子了,讓他故意的找岔!

我曉得,你是不滿意家裡叫你去相親是不是?現在把情夫都叫出來了,居然打自己親弟弟,你還是不是人?

叫你相親的也不是寒沖,你怎麼能這樣?豬油蒙心了是不是?今天不打回來。

老子肖軍就不叫肖軍,別怪哥我心狠,哼1肖十六妹的大哥叫肖軍,是一軍官,源襲了軍人風格,那是氣不打一處來。幾個跨步上來要跟王仁磅對昴了。

「相親,好啊,正好,老子倒是啥貨色要跟老子的女人相親。滾你媽的蛋球去1王仁磅更火了,那股子酸味都快把旁人都熏死了。

這貨伸出一隻手箍住了肖十六妹,儘管她在拚命的掙扎著想拖住王仁磅地。

不過,蚍蜉撼樹,無能為力了。

「大哥,你快點進去,叫他們快跑,快跑1肖十六妹見攔不住了,怕王仁磅不理智下會下狠手。

肖十六妹是曉得這貨狠礪的。前次死亡迷宮一行,這貨至少殺了五六個外國特勤隊中的高手。

當下特勤a組正值用人之際,如果這貨不小心打死了人,估計國家最多讓這傢伙去外地置行任務,絕不會讓他償命的。

「跑個屁!他有種的就進來。」肖軍也是腦門子發熱了,抱起弟弟肖寒沖一腳踢開包廂門進去檢查傷情了。

「好,老子沒種是不是,沒種,老子今天就要你們家人瞧瞧,什麼叫種!老子就要下種!種豬都沒事。」王仁磅那是血紅著眼全糊塗了,一手箍著肖十六妹快速跟著進去了。

一到裡頭,發現桌邊坐邊擺著十七八碗碟,估計吃喝相當長時間了,男男女女都有。

不過,此刻大家都在圍著肖寒沖大叫了起來。因為,肖寒沖的臉的確太難看了些,全部青腫一遍。這貨早昏這去了。

「那個跟老子的十六相親,***站出來?」王仁磅那聲音像打雷一般,沖這堆人吼道。

「老子,你媽的大爺我謝水東。」一個年青人憤怒的往前跨了一步,指著王仁磅破口罵道一拳直擊向了王仁磅。

這貨也是給氣著了,想不到一照面就看見肖十六妹親熱的跟王仁磅緊貼在了一起,這貨此刻的心情跟王仁磅也差不多,是打翻了五個醋缸子。因為,謝水東從小暗戀肖十六妹,倆人小時候也經常接觸。

「謝水生東,水裡王八生的,媽的,難怪,都是一對騷包貨,你大爺我今天就要好好地教訓你一下怎麼做人。」王仁磅陰叫一聲,伸手一拳就直擊在了謝水生那打過來的拳頭上。

「叭嚓……」

一聲脆響傳來,包廂里的幾個年青人嚇得尖叫了起來。因為,謝水生早被王仁磅一拳給打得打了個轉兒直接就砸在了包廂中央的桌子上。叭啦啦幾聲后,桌子被打散架了。

「你丫的不是要充大爺,老子今天就讓你曉得什麼叫大爺。」王仁磅緊跟上前,抬起腿來就要踢。

不過,包廂內幾個朋友全伸腿伸拳的上來想拉人,不過,他們今天遇上了王仁磅。

叭啦啦幾聲脆響過後。

全倒地下痛苦的叫著了。

王仁磅拿起桌上還沒倒完的剩菜剩湯們全往謝水東那流著鼻血,紅腫綠腫著的臉上像澆菜一般的淋了上去。而且,掰開謝水東的嘴,把腳底下的那臟肉啊,菜啊全往這傢伙嘴裡硬塞了進去。謝水東吱唔著連叫都叫不出來了。

爾後,這貨又狠踢了幾腳,發現謝水東都沒有聲音了才推開肖十六妹,一巴掌甩得肖十六妹摔在了地下,這貨冷煞煞哼道:「跟這個騷包上床去吧,**,老子不希罕1

一講完,這貨轉身大踏步走人。後邊傳來肖十六妹那慘痛的哭喊聲道:「磅哥,我沒有?真沒有這意思!你誤會了……」

不過,王仁磅早不見了人影。

不過,這貨越想越氣,這氣無處發泄,才想起童家武館來,所以就來了。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