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解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解氣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全文字無廣告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解氣

「媽的,敢打我侄兒,老子要你好看1童牛清首先醒轉過來,掄起沙鍋大拳頭往上一揚就往王仁磅頭上直擊而去。全文字無廣告

童牛清的直勾拳打得不錯。童兵就是他教的,這次是想拿奧運金牌的。

「你算個屁1王仁磅正因為肖十六妹的那股子怒火沒地兒泄,剛才經過童家武館一時沒忍住火先來找場子了。

那是一拳就硬砸了過去,這一拳可是相當厲害著了,可是王仁磅這位八段第二個層次高手八成力勁的一拳。那拳頭呼嘯著,劃破空氣,摩擦著空氣發出嚓嚓的嚇人聲音。

童一鐵一看臉色頓變,大喊道:「二弟注意,快退1

「退,老子的手下能退得開嗎?蠢蛋1王仁磅一聲冷哼,叭嚓一拳直接就砸在了童牛清拳頭上。

礙…

童牛清不過五段開源身手,哪是人家八段位高手的一拳之敵。直接就飛撞在了樓房的牆壁上,那磚牆不堪重撞,地一聲就給童牛清硬撞出一個人洞來。磚頭頓時圬下來砸了童牛清一身都是。

「狗雜種,老子跟你拚了1童牛清小時候練過金鐘罩鐵布衫之類的硬功,皮糙肉厚,在內氣鼓注下還是很耐打的。這傢伙灰頭土臉著,流著鼻血從磚堆里爬了起來。

隨手操起隔間一把硬棗木椅子像頭髮飆的公牛,血紅著眼,血紅著鼻子,紫腫著臉沖了過來。

一椅子就砸向了王仁磅的頭部。這傢伙真要拚命了,真被砸中的話普通人肯定完蛋了。

而童家不會武的,像童松早退到了外邊,會武的,以及童家教練們全操起棍棒之類的武器圍著王仁磅就招呼上了。現在這節骨眼上,也顧不及會不會打死人了,反正就是要掙一口氣地。亂棍之下死人也無妨了。

「打群架,老子喜歡1王仁磅王八之氣十足,伸腿一腿蹬得一個中年教練屁股直接就撞在了人堆里。這貨搶過他手中的長棍子往外一陣子橫掃千軍而去。

啪啦啦……

棍子相撞的刺耳聲音傳來,地下頓時就倒下了七八個教練。這些所謂的武術教練,平時都是蒙人賺錢的,幾手花把式還是有的,估計就二段左右身手。遇上硬把子的話全得蔫了。

「砍1童一鐵也是血紅了眼,這武館神聖的大堂差點點快散架了。所以,他舞起一把把柄長達一米左右的青龍式厚背戰刀從空中呼嘯著,這貨彈起足有二米高直接往王仁磅頭上劈了下去。

「就這破玩意兒打個屁1王仁磅乾笑一聲,棍子往上一翹一挺,鐺啷一聲金屬聲音傳來,那青龍式厚背刀被王仁磅硬挑得直接就沖房頂而去了。那氣勢,真有些嚇人。

「再繼續1王仁磅打得興起,掄起棍子往童一鐵身上招呼了過去。

啪啪啪……

幾棍著實的抽在童一鐵身上,這老傢伙打了個趔趄,直接一個狗啃泥撲倒在了地下。王仁磅快速上前一腳踩了下去,嚓一聲,絕對是胸骨斷了。

「爸1童一鐵大兒子,也就是受到康總理接見的童兵那拳頭偷襲成功,砸在了王仁磅背上。

「你嗎的,敢打老子,斷手1王仁磅一個斷身,嘴裡臭吧著,反手抓住童兵的手腕一扭一個狠轉,嚓一聲——絕對斷了!

只是還帶著皮,沒有掉地下罷了。估計,童兵的拳王之夢就此葬送在了仁磅大大的辣手之下。

「童兵1童家人全叫了起來,兇狠地撲擊了過來。

王仁磅根本就不答話,一腳把童兵給踢得飛到了角落處暈了。這邊手一點不慢,操起棍子又是一陣子亂打,這傢伙根本就是在找氣發泄。不久,裡頭是里啪啦,乒乒乓乓響成一遍。

十幾分鐘后,屋裡人全躺下了,剩下些弟子們早嚇破膽了。一個個畏縮著站在遠處縮著脖子,見王仁磅呸了一口走出來,這些弟子們嚇得哄地一聲全散了,此刻只恨爹娘少生了兩條腿,為啥不生個四條腿,跑起來也快些。

對於這些人,王仁磅只是不宵的看了一眼,根本就沒有興趣。他幾個大跳到了童家武館的招牌前,伸手一扯一砸,童家那塊掛了二百多年的老招牌徹底碎成了木屑。

「我呸,敢惹老子兄弟,活該!破館子滴!走,真沒勁,還沒過癮1王仁磅最後再地下呸了一口,轉身走了。

等警察趕過來時,只看見了一地狼狽的童家人,以及那已經被砸得變形了快散架的童家武館大堂。

警察趕緊忙著救治傷員,疏散人群,因為,大堂那座很高很寬的樓估計快塌了,已經成危樓了。

因為,這座樓是磚木結構的,有著一百多年歷史了,是童家武功的象徵,當然不能拆了。

「童榮,你馬上坐飛機趕往西湘。」童一鐵一邊包紮著一邊憤怒的吼叫道。

「我不去1童榮講道,臉上憤怒一閃而逝。因為,排幫有一個老傢伙相當喜歡童榮。

而童榮今年也不過才30歲,人家商界女強人,哪會喜歡排幫那個土得能掉渣,聽說身手很高的老土貨。

所以,童榮一直不肯點頭。童一鐵也著實有些難為了,的確,那老傢伙都六十齣頭了,自家妹子才30,這不是把妹子往火坑裡塞。不過,此一時彼一時了,現在是童家遭遇了大難,要求人家。只要童榮肯屈嫁過去,那老傢伙一出伙,就是剛才那傢伙絕對不是他對手,童一鐵相信這一點。

而且,那老傢伙是排幫現今的掌舵人魚彩雲的叔叔,排幫最有威望的高手魚雲苡閭旆濉

如果魚天峰不行的話那不逼得魚雲東出手了。童一鐵打滴當然是這個主意了。不過,童榮實在不願意把自個兒送上門去,所以,在痛苦的掙扎著。

「你不去,難道真想看著童家被滅,你還是不是童家人?」童一鐵指著妹子那嘴唇都在顫慄著,他是吼出來的。此刻也顧不及這張老臉了,為了家庭,一切都可以犧牲。

其實,政治上有聯姻,國術界何嘗沒有。國術界像門派之間聯姻互相糾結對抗強大的門派。像家族聯姻對抗更強大的家族。古來如此,就是現代社會也很難改變這一切。

「我……不去……」童榮微一猶曰故且×艘⊥罰她眼眶中已經有淚水了。

「榮兒,你就去吧,唉……咱們童家欠你的。」這時,童家老爺子在人的攙扶下顫顫慄栗的過來了。

「爸……爸……」童榮痛苦的喊著。

「唉……爸沒本事……」想不到童家老爺子居然要下跪,童榮一看那還了得,那不得遭雷劈嗎?所以,童榮是趕緊扶住了老爺子。叫道:「爸,我去,我去……」

一轉身,童榮擦乾眼淚,走了。

「爸對不起你……」童家老爺子掃了滿地狼跡一眼,雙眼中也含著淚。他掄起拐杖一把就抽在了童丁的身上,罵道:「你個兔崽子,你個喪門星,這禍就是你帶來的。你給老子滾,滾,童家沒有你這種敗家子兒……」

童家老爺子著實氣了,狠狠的連抽了好幾拐杖。童丁蹕著牙忍著,童一鐵皺著眉頭也不敢吭聲。因為,這事真是玩大了。估計所有童家人都在心裡直罵著童丁這個不孝子了。

「一鐵,你過來,把他腿給老子打斷一條,打斷。」童家老爺子打累了,因為人老了,再加上病,連站都站不穩當了,他伸過去了拐杖。

「爸,我打1童一鐵在童家所有人虎視眈眈中也是無奈的拿起拐杖抽了下去。

幾拐之下,童一鐵的心在滴血。不過,童家老爺子連眼皮都沒眨一下,大有不打斷一條腿不讓收兵的架勢。

「老爺子,求你放過童丁吧,求您放過他1這時,一個婦人,應該是童丁的母親哭喊著跑了出來,她一把就撲在了兒子身上不讓打。

「子不教父之過,你這個當娘的也該抽。你不是想挨棍嗎,一鐵,給她一棍,太不象話了。你這不孝子已經給童家帶來了滅頂之災,童榮怎麼辦,怎麼辦?一輩子的幸福都毀了1童家老爺子很寵愛童榮的,指著他們罵著,那嘴唇都在顫慄。一口鮮血下來,童老爺了噴著血倒下了,童家人頓時就忙成了一團。

「兄弟,出來陪我喝酒!喝酒……」剛把趙四送回了家裡,電話就響了,裡頭回蕩著王仁磅那破鑼樣的大嗓門在飆悍的喊叫著。連喊了七八聲『喝酒』兩個字。

「咋啦?」葉老大一激凌,吱嘎一聲停住了車子。心說這貨好像心裡不痛快礙…

「沒咋啦,我要喝酒,喝酒……」王仁磅甚至有些爆臊的叫著。

「湯帝1王仁磅一喊完掛了電話。

「湯帝,啥地方?」葉老大嘀咕了一句,著實不曉得這個地方。趕緊又打了電話給王仁磅,哪曉得這傢伙居然關機了。

「唉,這傢伙,不曉得哪個惹著他了。老子就一陪酒的苦逼命1葉老大斜靠在車邊發了句牢騷,正想掛電話給費一度問一下有關『湯帝』的事。

想不到一個熟悉而陌生的聲音響起道:「大半夜的不睡跑這裡來幹什麼,非奸即盜啊1

葉凡轉頭一看,頓時愣神了好幾秒才笑道:「你也不一樣,大半夜的摟著個姑娘,難道是逛窯子?」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