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火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火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由於,那位奧秘的天通同志居然此刻正半拉著一個長相相當火爆的姑娘。

姑娘一身的勁爆紅衣,眼睛特別的大。此刻瞪著葉老大,那雙眼睛差點瞪圓溜快成兩個小圓圈鑲嵌在臉上了。

至於那姑娘的胸脯,就是葉老大都暗暗咋舌不已。相對比趙四那性感的胸脯還要高挺,趙四的胸脯趨向於圓潤,底盤大。

至於喬家大小姐那中號的胸峰子在這裡就成雞肋了。而這位姑娘的胸峰子趨向於高挑,高高的屹立著像個豎著倒掛的葫蘆,這個,是能讓男性牲口們馬上噴鼻血翹棍子的東東。

噢,對了,講錯了,天通同志應該是半牽著她,像放牛的牽紅牛普通。並不是半摟著,口誤了,由於那姑娘是紅衣嘛。

不過,那姑娘看上去很嫩,從面相上看,歲數絕不會超過18歲,跟高中的先生妹紙差不多。

「你把本小姐當什麼人了,天通,打死這個傻冒,打死他1勁爆姑娘火大了,扯了天通一下,指著葉凡喊道。

「打不得,他是我們辦公室的葉主任。我的指導,打了他我工作就沒了。」天通說道,一把扯住了勁爆姑娘的手,他那張憨厚的娃娃臉上居然顯露一個相當猾稽的愁容來,弄得葉老大是莫明其妙。

「辦公室主任,啥辦公室?」勁爆姑娘問道,瞄了葉凡一眼,彷彿來了興味。

「鄉鎮辦1葉凡答道。

「原來如此1那姑娘得意的瞟了葉凡一眼,講道,「我說,他怎樣這麼怕你,他是我們村辦公室主任,你是鄉鎮辦公室主任,聽說官大一級會壓死人是不是?」

葉老大見那姑娘一臉的自以為是,差點笑出聲來,憋得這傢伙直點頭應是。由於,天通同志在擠眼球,彷彿是不讓葉老大發笑似的。

「天通……這位,啥人?」葉老大摸了一下腦殼,嘴巴呶了一下勁爆姑娘的方問道。

「她……」天通看了紅衣姑娘一眼,也是摸了下腦袋,想了想才講道,「雪紅。」

「雪紅,這名很怪1葉凡講道。

「怪什麼,你這名不叫葉主任,多俗的名,俗不可耐。」那姑娘厥著嘴兒,嘴臉的鄙視。

「咳咳!雪紅,他不叫葉主任,葉主任是官名,剛才你不是講了,人家是鄉鎮辦主任,他真名叫葉凡。這樣,你叫他葉哥就行了。」天通咳了兩下,趕緊講道。

「我才不叫。」雪紅別了下臉。

「天通,去啥地方瀟洒?這麼晚了?」葉凡轉移話題道。

「你剛才彷彿在念叨湯帝是不是,我們就去湯帝怎樣樣?正好了,相見不如偶遇,我們三一塊,喝個天翻地動黑天暗地。」天通看了雪紅一眼,講道。

「這個……我那邊還有個冤家。」葉凡講道。

「有朋敵對啊,冤家越多越繁華。走走,我們去湯帝。」雪紅興奮了起來,拉著天通就要急著趕去。

「上車,我們一同去。」葉凡拍了拍車門。

「有輛破車就了不起了,這什麼車,這麼粗這麼舊,有點像我們村的牛車一樣。」雪紅嘴裡鄙視著,不過,卻是一拉車門,自個兒先坐上了副駕上。

天通摸了一下鼻子坐在了後排。見葉凡坐出去後半天不開車,不由得有些煩了,講道:「怎樣還不開?」

「我不知道湯帝在啥地方,怎樣開,你知道不?」葉凡問道。

「哈哈哈……」天通居然爆笑了起來。

「笑啥?」葉凡一臉驚詫,轉頭看著天通同志。

「搞笑,太搞笑了1天通笑道。

「我真沒搞笑,真不知道。」葉凡一臉正色,講道。

「唉,不幸的孩子。」天通嘀咕了一句后講道,「湯帝是我們京城有名的夜總會之一。論規模並不是特別的大,論檔次可以排在全京城前三甲了。進湯帝要有會員卡,沒有卡你得先交50萬辦張才能出來……」

「挺有來頭的。」葉凡講道。

「當然有來頭了,聽說幕後老闆很有實力,彩色兩道通吃。自從湯帝停業至今,沒見過公安找上門去過。也沒見那個不開眼的混子黑把子們去收什麼費的。這闡明什麼,這就是實力。」天通講道。

「你去過?」葉凡問道。

「沒有1天通想都沒想,直接搖頭了,葉老大差點被他噎住了,看了他幾眼才講道,「你沒去過剛才為嘛笑我,我們倆是五十碼笑一百步,不一樣嗎?」

「哪有啥,沒去過總比你這個連湯帝名都不知道的人強是不是?咱至少還聽說過,而你呢,呵呵,堂堂的大主任,居然沒聽說過湯帝。看來,湯帝老總那狗眼真是要瞎了,居然不給張卡卡給你這個大紅人。怪了1天通差點搖頭晃腦了起來。

「你一定也沒有。」葉老大沒好氣的哼道。

「唉,我們苦命,天下哪有人看法俺。」天通話講得苦,其實,表情卻是淡然得很。

看來,這貨根本就不再乎這些。天通假設真要這些,憑著他主席近衛的奧秘身份,什麼白金卡黃金卡會員卡要不來。

不斷以來,葉老大對這位同志都彼為感覺奧秘。長著一張娃娃臉,聽說歲數也四十好幾了,但人看上去二十七八左右,普通的同志都會被他那張怪臉給迷惑而被詐騙了。

而且,武功方面,葉老大置信此人絕不會多低的。由於,唐主席辦公室主任邱華同志有交待本人要配合天通同志擔任主席的安全工作。

天通同志擔任往常的,而在要出訪或有什麼國事活動時葉老大要協助。光憑一個『協助』就能讓葉凡想到很多。

假設這位同志功底子不怎樣滴,那又怎樣當得起本人這位九段第二個層次的大高手來協助。也有人會講,也許是天通同志在安保一塊的閱歷豐富。

不過,葉老大不這麼看。由於,該同志太奧秘了。從沒見他露過手腳,人顯得太低調了。

這老傢伙,扮豬吃虎就這長相就夠了,葉老大在心裡嘀咕了一句,一踩油門直往湯帝而去。

車子剛到湯帝,發現那停車場上全停滿了車子。而且,全是豪車。賓士寶馬法拉利勞斯什麼斯的一眼看去都是這種類型的。

葉老大在暗暗咋舌的同時看了看本人這經過改裝的大切諾基,顯得那就有些寒酸了。繞了一圈上去,在兩個保安的安排下終於擠進了一個車位中。

「走1葉老大車還沒停穩妥,雪紅早打開車門往夜總會大門跑去。

葉老大剛停好車子跟天通同志下了車子正走向大門時,那邊突然哄地一聲彷彿開了鍋。兩人有些獵奇的望去,才發現地下曾經躺著四個傢伙了。

而這時從湯帝的大門內又衝出來十幾個一身黑衣,扮相相當酷氣的保鏢。

「敢來湯帝肇事,你活不耐煩了是不是小娘皮1聽到一個瘦臉中年人指著雪紅在大罵道。那傢伙,架子十足,彷彿他就是皇帝面前的看門狗似的。

葉凡跟天通相互看了一眼,趕緊緊趕幾步到了門口。

「不好意思,他是我妹子,發生什麼事了?」葉凡一臉歉意,講道。

「你妹子,你算什麼。居然敢叫你妹子打傷我們人,小子,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嗎?湯帝知道不?明天不讓你妹子脫層皮,老子就不當這湯帝的保安部部長。」瘦臉傢伙那是囂張得沒邊了。

「可不寫著嗎……湯帝……」這時,天通指著頭上那湯帝兩個字語含祭,他瞄了那傢伙一眼,突然一伸手,叭地一聲,非常洪亮的耳光聲傳來,葉老大發現,瘦臉保安部長曾經給狠狠的撞在了那玻璃門上。滿臉淌滿了鮮血。

「就你,也敢叫我妹子脫層皮,你丫的是啥東西。」天通破罵道。葉老大心裡直叫直爽。

這個時分,天通出手最好了。由於,此貨是無名之輩。假設葉老大在這裡打人,估量明天報紙頭條就得大幅登載葉副主任的軌事了。

「他還能動,上去,再來一腳。」想不到這時雪紅又添亂了,煽動著天通同志上前再下狠手。

「看咱的。」天通還真是聽這雪紅丫頭的話,一個跨步上前,十幾個黑衣神情保鏢想下去抓人。

不過,天通的身手葉老大終於是見識到了廬山一角。也不知怎樣搞的,只見他腿一動,嘩啦一聲就倒下了一大遍。全撞玻璃上了。幸而這是鋼化玻璃,不那麼容易破碎。不過嘛,反過去那些傢伙就遭罪了。

「吵什麼,怎樣回事崔一棟。」這時,從大堂匆匆而來一個中年瘦子,此貨相當富態。手指頭上戴著一個鑲嵌有綠寶石的大戒子。雙指之間還夾著名貴的高檔雪茄。

「鄭經理,這三個傢伙要肇事,打傷了我們,還砸我們大門。」崔一棟掙扎著爬了起來,指著葉凡三人喊道。

「三位,我是大堂經理鄭保。怎樣回事,不知道這裡是湯帝嗎?」這傢伙,那架勢,彷彿比剛才的崔一棟拿得更足了一些。不過,葉凡發現這傢伙是細瞟本人三人幾眼才如此拿擺的。

此等人最會察言觀色了,估量是發現三人都是生面孔,而本人跟雪紅都年輕得很,天通那張娃娃臉也不老。以為只不過是三個雛兒罷了,也就末尾拿擺了。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