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惹事的主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惹事的主兒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生事的主兒

「別這樣天通!他是王老的孫子1葉凡趕緊一跳而起一腳踢向了天通。

「那算了,饒過他。」葉老大一腳撲空,由於人家天通同志早把腿發出去了。

葉老大有些鬱悶,這一腳也用了五分力氣,也存著趁機試探天通功底子的打算,想不到人家突然收腿了。一腿踢在空氣上,不鬱悶才怪。

不過,葉老大可以一定,天通的功底子相對達到九段了。至於第幾個層次那就不清楚。由於,王仁磅在他面前跟耍猴普通根本就是不堪一擊。

就是葉老大本人出手要對付王仁磅也不會如此輕鬆的。

「感情,怪了,你小子啥時墮入情網了。給我講講,你喜歡誰了?」葉凡趕緊把王仁磅扯到沙發上,拍了拍王仁磅肩膀,給王仁磅倒了一杯,講道,「我陪你喝個直爽,別急,我們漸漸喝。」

這貨,自然是轉移話題不讓他再去糾纏天通了,那隻能是自取其辱了。

「倒也不是說喜歡,只是那娘們太欺負人了,居然背著我去勾搭別人。嗎的,一個,老子要她,哼1王仁磅又生氣了,那杯紅酒一口而盡又伸過了酒杯。

而且,剛才被天通幹了兩下,這貨再醉也知道,本人根本就不是人家對手。再加上天通是跟葉老大一同出去的,這貨也就歇了手坐沙發上了。

「你講的到底是誰啊?老弟,把話講明白點,這樣雲里霧裡的讓人舒服。」葉凡勸道。

「還不是那個被我辦了的人,唉……」王仁磅痛苦的搖了搖頭。

「你……講的莫非是十六妹?」葉老大差點咬著本人舌頭了,以前聽王仁磅講得瀟洒,彷彿對那女子一點感覺都沒有。

當時葉老大還暗暗佩服仁磅兄是『花』中聖手,玩了就能下決斷丟下的狼。

不過,那次兩人玩的事情也只是死亡謎宮的幻象促成的。想不到這貨如今居然是由於肖十六妹而煩成這樣子要喝酒。

「唉……」王仁磅咕嚕著又狼飲出來一大杯,算是默許了,他看了葉凡一眼,講道,「麻木的,太氣人了。老子不再乎也不能讓她去勾搭別人是不是?」

「勾搭,就你這熊樣人家當然不要了。不要你了不去勾搭別人難道還等著你,男人,都不是什麼好東西1雪紅這姑娘又來搗亂了。

葉凡趕緊朝她呶了呶嘴,意思是叫她少講兩句別再刺激這貨。

「沒用的東西1雪紅根本就無視葉老大的暗示,持續啟齒了。不過,天通這時卻是暗暗伸手扯了一下雪紅,估量也是叫她嘴下留情了。

哪知道雪紅惱了,瞪了天通一眼,說道:「你怕他幹什麼?就是鄉鎮辦主任也比你這個村主任大不了多少?還說要保護我不讓我受欺負,我看你就是一白眼狼,虧得我媽對你這麼好,給你吃給你穿還教你,混蛋王八蛋一個1

天通給他罵得只能是苦笑著不敢作聲了,葉凡心裡暗暗吃驚。從雪紅嘴裡噴出的信息集中起來,那豈不是講天通是雪紅的母親從小帶大的,難怪天通這樣子寵著雪紅。

沒準兒就是這身本事也是雪紅的母親給教的。一個能教出九段高手的女人,那豈不是很可怕?

「我就是講他,持續講他,一個沒用的,玩弄我們女人大混蛋……」雪紅生氣了,朝著王仁磅又持續了。王仁磅美觀越來越美觀,那拳頭捏得嚓直響。

「夠了1葉凡突然吼了一聲,兇巴巴的指著雪紅講道,「你留點口德好不好,好歹你也是一姑娘,這麼潑辣,今後誰還敢要你。」

「天通,他罵我……他罵我,我要跟媽講,他罵我!他咒我嫁不出去。他咒我丑嫁不出去1雪紅受了冤枉,指著葉老大,那眼圈一紅,居然想哭樣子。

不過,這女子雖說不如喬圓圓美麗,但那身體是熾熱得能讓男性牲口發燥,比喬大小姐又上了一個層次。

不過,綜合各方面,兩人也是各有千秋。只是這女子怎樣反倒講本人丑。這想象力估量是從嫁不出去這句話中延展出來的。

怎樣這麼不經罵,葉老大在心裡暗暗有些發毛,假設真惹出雪紅的母親,本人還真有些頭大了。

「雪紅,他不是罵你。你想啊,你才18歲是不是?用現代話來講,你剛成年。

如今的姑娘,都是成熟后才嫁人的。估量至少也得十幾年工夫吧。到那個時分,你一成熟,像顆水蜜桃子,不要講嫁不出去這些屁話了,估量來提親的能把你家大門給踩圬了是不是。

到時,天通哥我還得天天來修門檻,這日子,苦啊1天通一臉苦笑著,講出了一番正理,葉老大差點笑了,由於,天通也不斷在野著他擠眼球。

「十幾年,那我不成老姑娘了。哥,你騙我,你合夥起來騙我,欺負我是個鄉村姑娘,你們都騙我。我要跟媽講去1雪紅又哭了。

「別……別跟姨說……」天通可是有些尷尬了。

「那你蹲下1雪紅突然不哭了,指著天通講道。

「這個,不大好吧,小時分玩的大了就不好玩了。」天通一臉苦瓜著,盡朝葉凡擠眼球了。

當然是希望葉老大能出面講講情,和和稀泥了。不過,葉老大裝著沒看見。由於這貨獵奇,想看看雪紅叫天通蹲下是為了什麼?

「你不扮王八爬山是不是?」雪紅眼睛一瞪,差點又圓了。

「我爬……」天通漲紅了臉,無法的嘆了口吻就要蹲下。

「太不象話了,雖說你家裡養了天通。你也不能這樣埋汰天通?這是對天通人身的污辱。小時分玩玩無傷大雅,天通多少歲了,你還這樣,我看不經驗你是不行了!一個被寵壞了的大女孩。」葉老大一個跨步到了雪紅面前,掄起了大巴掌。

「不爬也行,天通,三天後,你跟他決一死戰。到時不管勝負,你都不用爬了。假設他輸了,我要他爬給我雪紅看。」雪紅眼眉一瞪,彷彿剛才沒發生什麼事似的全身心的對付起面前的茶點果汁了。天通擦巴了一下臉上的汗,葉凡趕緊過去扶起了他。

「別介意,我們從小感情深,她是我看著長大的。在任何狀況下,別要可以取我天通的命,但我天通絕不允許任何人傷了他。」天通這話講得很冷煞。

「不講了,我們干三杯1葉凡舉起了杯子,當著兩人幹了三杯。

「直爽,我也來三杯1想不到王仁磅也來湊繁華了。他看了葉凡一眼,笑道,「那女人,哈哈,她去相親,不過,被老子全攪黃了。打得真是直爽啊1

「打,沒把人打出缺點來吧?」葉凡一縮脖頸,就怕這傢伙一時氣起來下手沒個輕重,打死了人那就是個費事事了。

「沒事,傷著了,死不了。不過,我那氣發不出去。後去路過童家武館,隨手就給踢了。」王仁磅講得輕鬆,葉老大趕緊問道,「踢成怎樣樣了?不是跟你講明後天去,這麼急幹什麼?」

「管他的,敢惹我們,就得踢了,那老房子差點都被我拆了。招牌也給我踢碎了,直爽。葉老大,你沒看見,童家一家人是哭爹喊娘。媽的,這就是招惹我們的代價。」王仁磅一臉的得瑟。

「光欺負一些會些花把式騙些公子哥錢的小武館有啥本事,有本事去把少林武當青城羅浮的牌子也去給踢了。」雪紅又插嘴了,滿嘴的譏諷。這小妮子,根本就是個唯恐天下不亂的主。

「你去試試1王仁磅也氣不打一處來,那是信口開河。

「去就去,我就要去踢了少林武當怎樣樣?」雪紅一下子從櫃檯里翻了出來,就要出門。

「小姑奶奶,求你別這樣了好不好。你都快把天通哥折騰死了。」天通嚇得臉都氣烏了,趕緊出手扯住了雪紅。

「仁磅,別刺激她。這姑娘……」葉凡給王仁磅作了個『低能、幹練』的手勢。

「原來如此1王仁磅同志恍惚大悟,噴著酒氣打了個嗝,也就回到沙發上持續酒精考驗了。

不過,才安靜了不到一刻鐘。

門被重重的叩響了。

雪紅熱衷於開門,跑去拉開了門。一個一臉嚴肅的一級警督站在門口。而湯帝保安部經理崔一棟站在他旁邊。

這小子頭上纏著紗布,紗布上還滲著鮮血,估量是紅藥水抹上肉個時分了還冒血,他不早就被漏幹了身子。分明是後來編造的。

「就是他,警察同志,就是他打人。」崔一棟指著雪紅憤怒的講道,轉爾,又指著趕下去的天通講道,「他打傷了我們十幾個人。還砸我們湯帝的門面兒。無法無天了,警察同志,你們一定要嚴懲這些壞份子。」

「放心,我們會公正的處理這事的。」一級督察一臉正色的講道。轉頭正想沖雪紅講幾句,哪知雪紅搶先沖崔一棟哼道,「打擾本姑娘跳舞,你還想找打是不是?」

說完,雪紅就掄起了巴掌。崔一棟見警察在旁,也來了膽子。居然不躲,臉上叭地一聲,著實的挨了雪紅一巴掌。

「銬起來,居然在我們面前公然抗法打人。」一級督察生氣,覺得唄沒面子。這受益者居然在本人面前又被打了。

感激這些兄弟打賞

『大城大事誠誠』『hmyong』『漂泊者&』『瑞雪寶寶』『溫順的一匹狼』

狗哥祝這些同窗們學業提高,天天發達。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