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全部拿下(求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全部拿下(求月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全部拿下

「薛中強,我清醒得很1張隊長一臉邪氣,一臉威嚴,沖薛二公子哼聲道。

「看到沒二公子,養狗為患啊1薛二公子身後一個油頭粉面的傢伙陰陽怪氣成心的看了張隊長一眼講道,這傢伙天生陽氣不足。一身的奶味兒,那聲響一出,還真像那碼子事了。

「張隊長,你想好了?」薛二公子覺得下不來台了,指著張隊長兇巴巴的講道。

「我早想好了,我是人民警察,人民警察為人民,我張遼,並不是你們湯帝的一條狗。

你們有錢,你們有權有勢,你們有家底子,我張遼沒本事,一個小警察惹不起你們。

不過,我身上這國徽告訴我,不能再這樣下去了。要擺什麼門道由著你們來吧,我張遼,大不了回家賣紅薯去。

不過,在我『回家』之前,我還是人民警察,我還是市局治安總隊的副隊長。

我就要執行下級命令,為人民把好關,保一方安全。」張遼義正詞嚴的講著,彷彿變了個人似的,全身都充滿了邪氣。

這貨講完后指著崔一棟講道:「把湯帝保安部經理崔一棟以及一干調戲良家女子的嫌疑人全帶回局裡嚴加審理。」

「是,張隊1十幾個警察這次聲響答得特別的響亮,由於,他們惹起了共鳴。

你薛二公子把張隊當狗,而我們這些下屬不全都成狗仔了。這是薛二公子激起了他們的正義感,人感。什麼叫人感,就是作為人的尊嚴感。

一講完,十幾個警察迅速舉動起來,兩個二級警督親身上陣,拿著手銬威風的撲向了崔一棟。

「你們敢1薛二公子發脾氣了,一個跨步攔在了崔一棟面前。一雙眼寒煞煞的盯著兩個二級警督。

明天崔一棟讓人抓走了那還了得?湯帝的臉將被全部打盡,從此後,湯帝在京城還怎樣立足?

「薛中強,你想幹什麼?」張遼硬著膽子哼道,其實,這貨心裡還是相當發虛。

由於,葉凡看見,這傢伙那腿肚子在悄然的抽搐。當然,這外頭燈光這樣暗淡,沒有鷹眼是瞧不見的。

而王仁磅還在自顧著跟一大瓶伏特加對付著,至於天通同志跟雪紅倆人真是一對寶貨,居然啃著瓜子站在那個小櫃檯面前品起茶來。這邊發生的事,彷彿跟他倆們這個正主兒一點屁關係都沒有似的。

「我數十下,你再不滾蛋,看老子怎樣收拾你們。」薛二公子牛逼著你,臭哄哄的喊道。

接著就末尾數數……1……2……3……4……

張遼偷偷的看了葉凡一眼,發現這位副督察長並沒有插手此事的意思。而正在一臉淡定的喝著小酒,張遼是欲罷不能了。

講道:「薛中將,你硬要阻攔嗎?」

「10下到,給老子上,全給老子打趴下,一切結果我們湯帝擔任。什麼玩意兒,真不拿湯帝當乾糧是不是?」薛中將神色美觀得很,快下雨了。

那邊湯帝的幾十個保安,其實是打手們拿著棍棒往警察們身上招呼了過去。

叭地一聲。

一個警察頭部被幹了一棍,鮮血登時就冒了出來。不過,張遼沒動靜,其他警察不敢反抗。

又是叭叭幾下。

又有兩個警察流著血倒下了,薛二公子拿眼看了張隊長一眼,又盯著葉凡看了一眼,一臉的譏諷似的淺笑著。葉凡還是沒吭聲,明天就是張遼有沒骨氣,有沒決一死斗的狠心。

「阻饒執法者為抗法者,再加上暴力襲警,給老子一併抓了。」眼見手下躺下了四五個了,張遼血紅了眼。一聲大吼,本人親身上陣往薛二公子撲去。

叭嚓一聲。

張遼捂著腦袋倒下了,由於,薛二公子可是硬把子。這貨隨手從旁邊的茶几上操起一大號的硬實紅酒瓶子,那是要你命的砸在了張遼的腦袋上,頭皮登時就開了。那鮮血,順著張隊長兩頰直往下流。

「叭……」

一聲洪亮的槍響聲傳來,薛二公子一看,發現大腿流血了。自然是張隊長倒下時的傑作。

薛二公子血紅著眼,這傢伙也真實是彪悍,居然還掙扎著又掄起曾經砸破的酒瓶往張隊長頭上再砸過去了。

這要是被砸中,鐵定沒命了。

「夠了1葉老大一腳踢去,碎開的瓶子撞在了牆壁上。而薛二公子也被踢得摔在了三米開外那小舞池裡。

「上,全抓了,暴力殺害警察1張隊長的手下全憤怒了,一個個血紅著眼往湯帝的保安們招呼了上去。單方登時就斗在了一同。

「人渣,敢抓本姑娘1雪紅可是不放過薛二公子,趁機上前一腳踩下,雖說沒聽到嚓的微響起,不過,葉凡置信,這姑娘功底子並不弱,薛二公子另外一條腿,一定斷了,那是勿用置疑的。

「嗎的,真是煩人1王仁磅可是火了,喝酒喝得好好的居然這邊一伙人在本人包廂的小舞池中打起了群架。這貨彈身而起,一陣子胡亂的拳腳下去。

叭叭叭……

不久,全倒下了。

「我這是協助你們警察執法,呵呵,哥也是英雄了。葉督察長,是不是也該發本榮譽證書或見義勇為獎什麼的。再不,把前次人家給你的那個金章給我就是了。」王仁磅聳了聳肩,一臉得瑟的沖葉老大笑道。自然講的是唐主席在死亡謎宮一戰中表章給葉凡的龍金勳章。那是國度最高榮譽。

「少來,那個你也想。」葉老大直翻白眼。

警察們快速收拾完現場,又叫來了幾十個警察,押著十來個保安出門而出。而湯帝算是出名了,曾經有十幾個狗仔們拿著相機在啪嚓的拍著。

門前停車場上停了七八輛威風的警車。葉凡跟王仁磅幾人從後門先走了,這種場面不適宜葉主任滴。

深夜,蔣輝副司令員剛滅了燈想睡,不過,電話響了。一接通,發現居然是孫力司令員的號碼,蔣輝條件反射般的從床上下了地,外頭聲響講道:「你馬上過去,我的辦公室。」

旋即孫司令員就掛了電話。

蔣輝心裡一動,神色有些微變。這麼晚了孫力來電話,而且只講了幾句,那這事一定很大很急。蔣輝迅速穿上衣服轉身就要走。他老婆問道:「這麼晚了還出去幹什麼?」

「有急事,你本人睡吧。」蔣輝一邊講著迅速下了樓。不久到了衛戍區。

這貨很是忐忑的走到孫司令員辦公室前,發現孫司令秘書曹青正站在辦公桌前發獃。

「小曹,司令在外頭是不是?」蔣輝小聲問道,自然是想打聽一下狀況。

「噢,是蔣司令,是的。孫司令在外頭號著,你快出來吧?」曹青微愕一聲反應過去,趕緊說道。

「司令……怎樣……」蔣輝看了曹青秘書一眼。

曹青比了個手勢,意思狀況不怎樣好。蔣輝一看就明白了,心裡登時一陰,一邊揣摩著到底什麼事讓孫司令員如此的惱火,一邊叩門出來了。

「坐吧。」孫力板著個臉指了指對面的椅子,蔣輝悄然的坐下后,發現孫力沒啟齒,不斷在跟特供煙對付著。蔣輝也不敢啟齒,獃獃的望著孫力司令員。

「那個橫華集團的許三強到底怎樣回事?」孫力扔了支煙給蔣輝,一臉嚴肅的問道。

「我了解過,聽說是拆了人家房子,叫什麼紅葉堡。他們橫華集團下屬的東發公司想搞商圈開發,建國東大廈。

其實就是想在五馬區樹立國東商業圈。這事,估摸著是國東集團在背後指使著的。

不過,司令也清楚,如今首都之地,寸土寸金,想讓人家讓出地皮太難了。

橫華集團也下了大力氣,把紅葉堡周遭的地皮都給征了。估量五馬區政府也出了大力的。

畢竟,能讓國東大廈落戶五馬區,對於五馬區經濟的繁榮,區位優勢的提升都有著相當大的協助。

而且,國東大廈建成后將成為五馬區的標誌性修建,設計高度聽說達到六七十層。

對於這樣的大主顧,區政府當然是大力促成了。因此,橫華集團的許三強親身帶著五馬區拆遷辦的人去強遷紅葉堡。

那是個歷史較久的古堡,聽說是歐洲什麼人建的。估量價值也不菲。以前東發集團向他們購置,結果人家愣是不賣。

結果沒辦法,總不能一座別墅樣歐式堡壘成為國東大商業圈的攔路虎。

當時他們也是打著市政府拆遷辦的牌子去的。不過,遇上釘子戶一定都會發生一些糾葛……」蔣輝倒也沒隱瞞,把事都給照實講了。這個時分了,孫力問這事,一定跟早晨急招本人過去有關係。

「國東大廈,難道是東門許氏控股的國東集團搞的?」孫力皺了皺眉頭問道。

由於,國東集團太有名望了,是處於首都商業圈頂層的富豪圈內的。所以,就是孫力這個衛戍區的一把手也知道國東集團。

「應該是。」蔣輝點了點頭。

「你看法橫華的許三強?聽說這小子在圈內很有名望,叫什麼『三少』,根本就是一紈。」孫司令員冷哼了一聲。

「他跟我本不看法,不過,有人不斷給我引見著,我也沒辦法,都是老同窗。」蔣輝知道事就壞在許三強身上了,無法的嘆了口吻,神色有些尷尬。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