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孫司令員震驚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孫司令員震驚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到底是誰,老蔣,這事,有些嚴重,你得講假話了。 」孫力這句話出來,那曾經是表示對蔣輝有些不滿了。

「不瞞你說,是東門旋峰給我講的。他是如今許家的掌舵人,國東集團董事長。

而他又是我老同窗,不斷以來,我們關係都相當的不錯。而且,孫司令你也知道,許家在共和國也是相當有影響力的家族之一。

不然,我也不會去管這正事。次要是這事又不是很大的事,所以我才出手。」蔣輝強調了這事並不是大事,自然有推脫責任的意思了。

「你沒收他益處吧?」孫力一雙眼有些寒煞煞的盯著蔣輝。

「相對沒有,我們連面都沒見,他只是深夜打了個電話給我。後來我了解清楚狀況后才找你的。」蔣輝趕緊講道,神色是越來越美觀了。甚至,腿肚子都有些抽筋感覺。

「找你也正常,由於許三強是被我們衛戍區抓回來的。不是軍隊指導是出不了手的。」孫力點了點頭,神色弛緩了一點,看了看蔣輝又問道,「那許正峰怎樣如此的照顧著許三強,他們都姓許,難道有點什麼,或許是什麼?」

「我也不清楚,許正峰不斷沒講過。不過,我有暗中關注過,不過,也沒發現什麼。只是,憑直覺,我覺得他們倆個應該有點什麼。由於,許三強長得三分想許正峰。」蔣輝講道。

「私生子。」孫力恍惚大悟樣子點了點頭,講道,「不過,這事倒是奇異了?」

「奇異?」蔣輝念叨了一句,拿眼看著孫力不敢問,裝著自言自語樣子。

「當然奇異,你知道剛才誰給我來了電話?」孫力講道。

「這個,我不清楚。」蔣輝老實的搖了搖頭。

「趙括。」孫力這句話一出,蔣輝不經意間居然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神色變得有些慘白了,嘴裡吶吶道,「這怎樣能夠?趙司令員怎樣會過問這種大事。而且,事都了卻了。曾經由五馬區公安局處理好了。」

「趙括問了我幾句話,說衛戍區抓了蓄意破壞軍科所的人,為什麼又移交給了地方公安機關?

這是屬於軍隊的範疇,是衛戍區管理的範圍。假設都這樣兒戲視之,那國度的軍事秘密還要不要保密?

軍事設備任人可以砸打,那還能保持軍事設備的威望性嗎?共和國的軍隊還能保護祖國嗎?」孫力神色有些美觀的講道。

「軍科所,那是一座陳舊的歐式別墅,啥時成軍科所了,不能夠。司令,是不是趙將軍胡扯出來想為本人講人情找塊遮羞布罷了。趙將軍也太欺負人了是不是?」蔣輝有些憤怒了,由於他知道孫力並不是趙家一系的。以前還有過小摩擦,而蔣輝是孫力的鐵竿心腹。

「我查過,的確是軍科所,國防部下屬的一個秘密軍科所。聽說還掛有一個牌子,估量是許三強也沒細看就給砸了。」孫力講道。

「這事怎樣辦?」蔣輝頭可是有些大了,想不到強拆居然拆掉了軍科所,這還了得。

當然,假設是個不起眼的軍科所置信以孫力的力氣也能以誤拆為由擺平了。關鍵這次出頭問詢的是趙括,那這軍科所來頭就有些大了。

「怎樣辦,我正預備下令去把許三強等幾個搞破壞的主幹份子抓回來了。這不,叫你過去不是打個磋商。老蔣,我們是什麼關係是不是?」孫力哼道。

「這事,假設是個普通軍科所其實也好磋商是不是?軍科所能嚇倒外人,能嚇倒你我嗎?趙括二話不說就要這樣逼你,司令,他是不是太過份了。我估量,他也是一說情人。而且,他們趙家是不是想拿這事來拿捏司令你,太欺負人了。」蔣輝有些憤怒的講道。

「你說我能扛得住嗎,一來,趙括還是我的直接指導。二來,假設他們真要拿這事說事,我們不正好中了他們圈套。

軍所科雖說沒什麼嚇人的,但是,有人拿這事說事,而且是相當有份量的同志拿這事說事,這事就是大事。

所以,不在於軍科所的大小級別,而在於拿這事說事的人的份量,你懂嗎?」孫力冷冷哼道,看了蔣輝一眼,講道,「不過嘛,還是給我發現了一絲端倪。」

「端倪?難道那軍科所是冒充的?」蔣輝雙眼一亮,問道。

「我看你還真是一時懵懂了,冒充的趙括會拿這事講事嗎?當然是真的,不過,剛找人查過,也是剛補上去的。怎樣樣,你想到什麼沒有?」孫力表情緊張了上去,伸了個懶腰坐在了椅子上。一時顯得彷彿輕鬆了起來。

「趙括乾的,那這事一定就是他想整我們了。爾後設了個套來敲詐我們了。

嗎的,太陰了。居然跟我們玩這一手。司令,你得反擊埃要查就一查到底,假設能查出這事是趙括冒充的,呵呵,那他不死也得脫層皮。

不是聽說最近趙家不斷在為趙括提上將的事活動著,這個節骨眼上,能滅敵一人就少一個對手。

不然,我們就成軟柿子了。你看,這事,要不要跟圈內人磋商一下。或許把這事分佈出去,自有人出手了。」蔣輝憤憤然講道。

「不急,趙括敢如此的干,闡明他就有擺平的辦法。有趙寶剛那隻老狐狸在,趙括不能夠犯這種低級錯誤。

我想,這外頭是不是還有其它什麼事。至於拿人,還不是我們講了算。

有本事叫趙括本人帶人去拿人。這事,我還在思索。不過,你揣摩一下,有沒發現什麼奇巧的地方?」孫力講道。

「奇巧,司令,你講到這個我也有個疑心的地方了。」蔣輝想了想說道。

「快講?」孫力催道。

「據許正峰說查過那宅子,也就是紅葉堡的主人來歷了,叫葉凡,一個不到三十歲的年輕人。」蔣輝剛講到這裡。

孫力不經意間插嘴笑道,「葉凡,倒是跟主席辦公室葉副主任同名了,歲數也差不多,不會是他吧,應該不能夠。一個政府官員,怎樣能夠擁有這麼大座豪宅,那可是幾千萬的陳舊豪宅,真如此,那葉凡同志就值得琢磨了。」孫力開玩笑似的講道。

「許董講那人是經商的,不過,很少見到人,也不知在什麼地方經商。所以,一聽這話,我就托有關部門去查過此人。奇異的是材料顯示就是如此,我想是不是還有隱藏的地方,於是更細查了下去,那位同志說是發現居然顯示限權不夠。」蔣輝講道。

「許可權不夠?」孫力念叨了一句,居然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要不司令應用你的密碼查一下?」蔣輝講道。

「我試試1孫力面色也有些陰沉了,拿起白色加密電話打了起來,不久,外頭顯示的東東也讓孫力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怎……怎樣?難道也是許可權不夠?」蔣輝發現講這話時聲響分明的帶著美聲顫慄。

「此人到底怎樣回事?」孫力一拳擂在辦公桌上。轉爾醒悟過去,馬上那臉一板,講道,「蔣輝,你馬上帶人去把許三強等幾個主幹份子抓回來。早晨就抓,假設跑了我拿你問責。」

「是1蔣輝一個立正,神色黑得像包公。

「老蔣,別怪我心狠,我這也是為你好,將功抵罪吧。」孫力伸手拍了拍蔣輝肩膀。

「我明白司令,我馬上就去,相對抓回來。」蔣輝再一個立正,大步出門而去。

「到底怎樣回事?」孫力吶吶道,「要不要問問上頭,算啦,一點大事……」

二個小時后,許三弱小少正在歌廳的包廂抱著女人親嘴時被蔣輝帶著的兵蛋子們抓個現形。

「老闆,三少被蔣輝帶人抓走了。」張震流講道。

「什麼,蔣輝帶人抓走,有沒搞錯,不能夠的1許正峰從夢中被鐵竿心腹張震流的電話聲震醒了。

「這麼晚了出什麼事了,吵死人了。」許正峰老婆柳芳有些不滿的哼了一句,盯著許正峰。

「沒什麼事,公司的事,我出去一趟。」許正峰一邊急著穿上衣服,走出了室到了院門外。

由於,許三強的事許正峰可是不敢讓老婆知道,不然,至少又得折騰上一年半載了。張震流也正在外邊候著了。

「是真的老闆,的確是蔣輝帶人親身抓走的。而且,當時三少正抱著一個女人親嘴,沖那些凶神惡煞的兵蛋子們吼了幾句。

當場就被一個上尉甩了好幾巴掌。蔣輝在看著並沒有阻攔,想不到蔣輝這個王八羔子吃著我們的用著我們的居然這樣辦事。

我想,是不是紅葉堡的那個葉凡轉手打通了蔣輝。」張震流憤慨不已的講道。

「打通,應該不那麼容易,你看時分才過去多長工夫,我們是幾十年的老交情了。人是有感情的動物,要變卦也要有很硬的道理滴。

而這外頭,估量另有奇巧。而且,先前蔣輝講是做通了衛戍區最高首長孫力司令員的工作。

一定是孫力變卦了,逼著蔣輝去抓人。而蔣輝沒辦法,只好帶人去了。

這事,估量是蔣輝自覺無愧不好意思跟我打招呼。這闡明了什麼,闡明三強這孩子蔣輝必抓。」許正峰講道。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