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老鐵手中的報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老鐵手中的報紙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全文字無廣告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老鐵手中的報紙

「噢,你看過了?」邱主任說道。

「還沒有,不過,我猜到的。」葉凡講著,隨眼往報紙上看上。燕京日報頭版自然講的是燕京一把手慰問五保戶什麼什麼的,眼睛往下滑去,在下邊,一行標題非常的醒目,上標——護花有法,主任出拳。

這標題那字很大,都快超過上面半個版面所講的一把手的事了。葉老大繼續往下看去,看完后這傢伙居然一臉淡定的把報紙擱在了桌上。

「不光是燕京日報登載了,還有燕京都市報、法制報等有著相當影響的刊物都登載了。」邱主任一邊講著,一邊伸手指頭點了點旁邊一疊報紙刊物之類的東東。講道,「對於這個,你有什麼想法?」

「沒什麼想法,這個,純屬正常。」葉凡表情平淡的看了邱主任一眼、講道。

「到底怎麼回事?我知道這其中肯定有原故的是不是?」邱主任的態度緩和了一些,不過,還是挺嚴肅的,就差講出『我這是代表組織跟你談話』這東東了。

「邱主任,這個,我相信你懂。」葉凡伸出一根指頭輕輕的點了點那行大標題。

「嗯1邱主任應了一聲,表示理解,他看了葉凡一眼,講道,「你的看法是?這事,你講具全些,我在聽著。」

「像這種事,涉及到我這個主任。一般情況下是不可能通過燕京市委宣傳部的審批的。

難道是市委組織部的領導犯渾了,而這種荒唐事居然通過審批了,而且是昨天晚上才發生的,今天各大刊物報紙都出來了。

邱主任,這說明什麼。說明『有心人』行動迅速,是有針對性的了。

針對的,當然是我了。其實,昨天晚上是這麼回事,我正準備回家,天通同志帶著他妹子雪紅突然出現,並且吵著要去湯帝。

你說,我有啥辦法,都是同事嘛……」葉凡把事給說叨了一遍下來,反正天通跟王仁磅邱華都知道他們的情況,倒也沒什麼好隱瞞的。

「唉……」邱華嘆了口氣,伸手指頭輕輕的叩了下桌面,想了想講道,「葉凡同志,咱們是官員,而且咱們的職位都相當的扎眼。」

注意,邱主任用了『扎眼』兩個字。看來,他是真有些關心葉凡了。

「嗯,處於我這個位置,是相當的扎眼。一言一行都代表著什麼,都快成公眾人物了。

不過,這只是在體制內來講的。對於普通民眾來講,我這主任人家未必聽說過。

而有心人要讓我處於浪波頂尖。這事,如果真要調查,我想,是能挖出那些『有心人』的。

在這件事上,我坦然面對,因為,我心底無私。當然,對於這件事給組織上帶來的影響,我會作出自我批評的。」葉凡講道。

「呵呵呵,其實,你當初也沒什麼處蘭葉伎煸宜廊肆耍你再不出手,這個,可是跟你這個大高手不相符的。

如果你是一普通同志,也許,你會採取另外一個法子。可惜的是你不是,出拳頭直接救人是你的本能行為。」邱主任居然笑了,看了葉凡一眼,講道,「沒什麼事了,你回去吧,我只是想了解一下情況。」

走出辦公室,葉凡心裡叫了聲僥倖。

因為,葉凡曉得,這次沒挨批那並不是講邱主任心懷仁慈,而是因為天通同志幫了自己大忙。

這事如果要問詢葉凡,是不是也得去找天通同志對質了。以著天通那臭脾氣,就是邱華都感覺有些頭大。所以,一點小事,既然天通不能批評了,那葉凡當然也不能批評了。

不能厚此薄彼是不是?邱華這個常務副主任總得一碗水端平,因為,兩人都是高手。

更何況,這事,明擺著是有人在整葉凡了。對於此人,邱主任心裡也有些惱火。你不顧及葉凡這個督查室主任身份,但也得注意葉凡的另一個職位身份。

這個位置太敏感了,當然,報紙上也只是提了葉凡督查室主任身份,對於唐那邊兼職著的副主任身份並沒有顯露。這說明,那個『有心人』也曉得輕重,不敢過於挑露。

只是,這個,圈內人都曉得葉凡的另一個身份,這種做法,只能瞞著普通民眾。彼有股子掩耳盜鈴的荒唐感覺。

「誰幹的,嗎的1剛鑽進車裡,葉老大忍不住甩了一句破話出來。回到家裡,喬大小姐端上了子山味湯。

葉凡有些古怪的看了看她,發現她並沒有絲毫異狀,也就鬆了口氣,曉得她估計是沒有看到報紙。

如今這個時代,看報紙的人逐漸少了下來。因為,網路和電視已經逐步的發展起來了。

看報紙不如直接到網上搜索還來得快些。而且,看報紙一般來講都是體制內同志的習慣。

因為,處於體制內,每天不看報都不行。你不了解國內的國外的最新大事,洞察不了上頭的意思,知曉不了上頭的大氣候,那你還怎麼工作?

幹了等於白乾,不幹比幹了還要好。因為不干事你不會犯錯,幹了有時沒準兒還壞事。這個,就是官員的中庸之道。

就在這時候,李強的聲音從傳音筒里傳來道:「先生,鐵部長到了。他說要來蹭飯。」

「那敢情好1葉凡笑了笑,覺得奇怪,這午飯來湊什麼熱鬧,晚餐還差不多。因為,午飯又不能喝酒,因為下午要上班。你帶著滿嘴酒氣那不是找抽。

「圓圓,加雙筷了,鐵哥過來了。」葉凡笑道。

喬圓圓親自去廚房拿筷子了,本來是有阿姨的,不過,有時候,喬大小姐喜歡自己做事。

鐵占雄匆匆而進,手中居然拿著一張報紙。葉老大一看,馬上站起想去把報紙接過來。

因為,就怕喬大小姐看見。想不到鐵占雄卻是講道:「兄弟,你看,這事怎麼搞的?」

那報紙還在他手中抖動了幾下。

「有人想整我啊鐵哥。」葉凡哼道,接過報紙隨手擱在了椅子上。

「給我看看,到底什麼事?」喬大小姐隨手去拿報紙。

「別看了,無非就是我的對手玩的花招罷了。」葉凡擺了擺手。

「我早看過了,無非是你葉老大拳砸人家夜總會救美女什麼的了是不是?」喬大小姐居然淡淡的講道。

「你……曉得了?」葉凡覺得有些口吃,一臉訝然的盯著喬圓圓。

「本來是不曉得的,不過,爸來電話問過了我才曉得。他叫我問問到底怎麼回事?」喬圓圓講道。

「嗎的,這年月,好事不出門破事一夜行千里,都什麼事?」葉老大有些尷尬的講道,「不過,這事,並不是你想像中的那樣,我葉凡是什麼人圓圓你還不相信嗎?」

「我當然相信,不然,我才不燉湯給你喝了。」喬圓圓撇了撇嘴講道。

鐵占雄聽完葉凡的計述后,想了想講道:「老弟,你覺得這事是誰在後面整了?」

「湯帝好像不像,這事對他們來講也不是什麼好事。至少,湯帝在昨天晚上是被市公安局治安總隊給查處過。

這名聲落下來可是相當不好。湯帝的管理層應該曉得這事對他們的影響。

而這事偏偏就鬧騰出來了。能讓燕京日報登載出來,這個『有心人』能量不小啊鐵哥。」葉凡講道。

「估計,不是市裡這個層面的人了。我好像沒聽說過你有礙著市裡什麼事是不是?」鐵占雄講道。

「也不一定。」葉凡搖了搖頭,看了鐵占雄一眼,講道,「前次兩個狗鋪子因為一條狗還沒著落下來……我懷疑田勝利這個市委副書記有插手這事。不過,田勝利也只是個幌子,真正的幕後人不是他。」

「你懷疑是張一棟乾的?」鐵占雄問道。

「他有可能,不過,也不一定。有好多同志都有可能。像燕春來就有可能。

而且,這事,按理講陳千和在曉得后第一次時間應該叫我過去問問。或者說他當面質問,羞辱我一番。

不過,陳千和沒有這麼干?而是轉手邱華來問詢這事了。這老傢伙,用心其毒。

雖說邱主任並沒講什麼,不過,在人家領導心裡落下點疙瘩那不是更糟糕。

更麻煩的是,如果邱華把這事漏了點給一號,那我這輩子估計有得玩了。」葉凡淡淡的哼聲道。

「真有點像是燕春來的手筆了,如果這老小子要出手干預,就憑著燕雲的能量,市委宣傳部不賣面子都不行了。」鐵占雄點了點頭,看了葉凡一眼,講道,「你可能還不曉得,昨天晚上協助你查處湯帝的,也就是市公安局治安大隊副隊長,那個叫張遼的同志已經抓起來了。而且,昨天晚上跟著張遼鵲木察全都給先停職了,接受組織調查,一夥全倒霉。」

「張遼被抓,憑什麼?這些狗東西,還真是亂來了。居然連張遼都不放過。」葉凡聲音粗了許多,看了鐵占雄一眼,講道,「更何況,張遼同志當初執行的是我這個副督察長的命令,他們不找我找張遼幹嘛?」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