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老鐵的憤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老鐵的憤怒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全文字無廣告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老鐵的憤怒

「你是大魚,張遼只不過一小蝦米。全文字無廣告他們是先動小蝦米,估計是想從小蝦米身上折騰點什麼出來再往你身上硬塞了。

不過,既然張遼是在執行你這個副督察長的指示,那你可是不能袖手旁觀了。

打狗還看主人面,張遼雖說不是你的手下。但是,至少,昨天晚上張遼是在執行你的命令。

這事,搞不好會失人心。老弟,你可是要琢磨好了管還是不管。」鐵占雄講道。

「管1葉凡想都沒想,**的吐出這字來了。看了鐵占雄一眼,問道,「這是湯帝管理層在向我示威,在找回場子,在打我葉凡的臉子。

他們正式向我宣戰了,不應戰,這不是我的風格。而且,昨晚上的事,明擺著他們不對。

湯帝的幾個老闆,也太囂張了。不過,既然張遼等一幹警察都給抓了,那他們肯定會給張遼等人按上一個胡亂抓人的瀆職罪或者什麼罪名。而那個薛家二公子估計是放出來了吧?」

「那傢伙手術後人也清醒了,先前是有警察監視著的。不過,現在,張遼都倒了,警察早給撤走了。明擺著沒事了是不是?」鐵占雄講道。

「嘿嘿,鐵哥,這事可是你的管轄範圍,你可以出手了。就讓咱們哥倆聯手,跟湯帝管濫掰掰。」葉凡乾笑了兩聲。

「你小子,可別指望著我了,我可沒那大能耐跟湯帝管理層掰手腕,還是你作為主帥,我協助還行。」鐵占雄翻了下白眼講道。

「不會吧,湯帝管理層如此雄風,連你這個公安部的實權人物都沒輒?」葉凡著實有些訝然了,面上閃著一絲絲不理解。

「唉,這是湯帝的資料,你看看吧,看完了再講這話。」鐵占雄從公文包里拿出了一疊材料,看來,是有備而來了。

「不看了,真沒時間。鐵哥直接給我講講就行了。」葉凡擺了擺手,講道。

「那好,這材料我看過幾遍了。說句實話,心情有些沉重。」鐵占雄講著,爾後斜了葉凡一眼,才說道,「首先咱們先聊聊湯帝管理層第一號人物,此人還是個女子,叫樂寶釵,聽說比較崇拜老曹筆下的薛寶釵,顧爾取這名字。金陵樂家你估計不清楚,但是,有個人你肯定知道。」

「肯定大有名氣是不是,呵呵。」葉凡笑道,臉一正,倒也正經了起來。

「樂候成。」鐵占雄這三個字是從嘴裡嘎出來的。

「樂候成。」葉凡念叨了一句,臉色,嚴肅了起來。他看了鐵占雄一眼,講道,「曾經的政委局委員,政務院副總理。現在雖說退了,但是,其影響還是在。」

「當然在,樂候成從下邊摸爬打滾一直到上頭的位置,經他手提拔的幹部,光是高級幹部就不下一個排。

在下邊許多時間裡,他擔任的是組織部領導工作。這個,是直接跟官員的提拔掛勾了。

而今,他的大兒子樂相東同志上個月剛剛擔任最高檢常務副檢長。堂堂的正部級幹部。

你說說,我鐵占雄這雙小肩膀跟他有什麼好扛的。就是在公安部里,也有黨內排名比我高的同志是樂候成的門生。」鐵占雄臉色有些不好看,講道。

「還真捅了馬蜂窩子了。」葉凡說道,恢復了平靜。

「湯帝第二大股東就是薛家的薛中強,圈裡人稱薛二公子。薛家雖說實力不如樂家,但是,他們家也有幾個副省部級的幹部。這些人一合力,你想想,咱們被包圍了。」鐵占雄講道。

「沒事,薛中強可是被天通同志跟雪紅妹子打的。我只是隨手救人罷了。」葉凡突然乾笑了一聲。

「天通是誰?很有能耐是不是?」鐵占雄感覺有些意外,看了葉凡一眼。好像這傢伙有些依仗似的。

「我也不清楚,這傢伙,人都四十五六了,卻是長了個娃娃臉,看上去不到三十歲。」葉凡搖了搖頭。

「你不清楚幹嘛笑得如此的燦爛?」鐵占雄沒好氣的哼道。

「呵呵,沒事,他們要折騰,肯定得調查到天通同志身上。到時,估計,這事,自有人出來壓著火了。」葉凡淡淡笑道,表情更是穩定得很。

「噢……」鐵占雄轉瞬間明白了,估計這位天通同志很超級了,是共和國不能講的秘密。

當然,老鐵也知道什麼叫保密,當然也不再問了,不過,他卻是講道,「只是,這個張遼,你看看怎麼樣去弄出來。還有,薛中強要怎麼樣處理。」

就在這時候,葉凡電話響了起來,一接通,就聽到天通在裡頭大吼道:「麻痹的,反天了1

「咋回事小天同志?」葉凡心裡一動,趕緊問道。天通會氣成這個樣子,估摸著跟雪紅有關係了。

「老子被抓了,雪紅還被他們幹了一巴掌。什麼人,無法無天了,敢打我妹子。你這個副督察長,到底管不管?」天通吼叫道。

「嘿嘿,天通同志,你那身手,人家能抓得住你嗎?」葉凡乾笑了一聲,問道,心說,說曹操曹操同志就到了,倒是好啊!

「身手有個屁用,他們動用了特警。十幾把長短槍全瞄準了老子,老子又不是土行孫會遁地之術。」天通罵道。

「怪了,你的手機怎麼沒被收繳掉?」葉凡問道。

「收個屁!老子早扔到一邊了。老子這是什麼身手,想搜我手機,門兒都沒有。要不是顧及到怕他們傷害到妹子,老子早拆散了他們骨頭。」天通憤憤然了。

「你現在什麼地方?」葉凡問道。

「好像是虎山監獄。」天通哼道。

「你牛逼啊,人家一出手就關虎山監獄,人家拿你當大人物看了。要知道,那裡頭不是大毒梟就是重量級殺人犯。沒有資格還進不去呢?」葉老大居然調侃了起來,當然是為了進一步激怒天通同志了。

「別嗦了,我妹子不跟我在一起,你趕緊給邱老頭打個電話。不然,我真的要自己出來了。你給邱老頭講清楚,要是我妹子出了什麼事,我天通是要發火滴。」天通火了。

「行行,我馬上打。」葉凡講著,轉爾卻是問道,「怪了,你直接打給他不是更好?」

「咱們是朋友嘛是不是?」天通居然甩出這麼一句話來,倒是令得葉老大心裡有絲絲慚愧,人家當自己是朋友才求助,而自己卻是把人家當槍把子使。

「好了,你安靜點,我馬上想辦法。這個,最好還是先不要驚動邱主任,我先問問,實在沒輒時再告訴他怎麼樣?」葉凡講道。

「那行,你快點,我給你二個小時。」天通吼了一聲掛了電話。

「奇怪了,他亮出證件不就了結了,還搞得這麼麻煩事?」葉凡嘀咕了一句。

「估計事出有因,我先幫你打聽一下。」鐵占雄講著打起了電話。

不一會兒有消息來了。

鐵占雄講道:「想不到這事是郭更新出手的。」

「郭更新是誰?」葉凡問道。

「市局常務副局長,在京城這塊地盤上,風雲人物。聽說此人跟湯帝的四號老闆於世傑有些關係,是他表親什麼的。

估計,這事,還是為了湯帝出頭了。據說天通早上帶著雪紅自在逛街,在九龍街一個巷子里,雪紅吵著要吃銬羊肉,所以就去一路邊攤點銬羊肉串了。

想不到突然來了一輛大車,下來了十幾個特警隊員圍住了天通。在十幾把長短槍下兩人被帶走了。

不過,還是被天通同志幾拳幾腿之下干倒了五六個特警。因為剛開始時他們沒動槍,後來火了才亮槍的。

這槍一亮,估計天通也不敢有動作了。而那女子把羊肉串砸在特警頭兒身上,結果,被煽了兩巴掌。」

「這老小子還真寵他妹子,居然有空去逛街。」葉凡講道,心說這傢伙不是領導的貼身保鏢,怎麼有空出來溜街,倒是怪事了。

其實,領導在內園時是絕對安全,天通會出來也正常。而且,也不可能一直跟著領導。人家也要休息,總是有輪換的人。

「要不鐵哥你給郭更新打個招呼?」葉凡講道。

「我試試。」鐵占雄打起了電話。嗯啊一陣子后,鐵占雄放下了電話,那臉,陰沉得快下雨了。老鐵一巴掌拍在了桌上,罵道,「嗎的,什麼東西,居然連我的招呼都不聽了?」

「郭更新不賣面子?」葉凡問道,一臉的疑惑。

「根本就是在推,說什麼這事涉及到什麼什麼的,很嚴肅。影響極壞,報紙上都登了,不查清楚是不可能放人。

而且,還說天通動手行兇妄圖殺害特警隊員。而那女子更是囂張,公然襲擊特警隊員。

在看審訊室里還當潑婦什麼什麼的。最後,居然隱隱的提醒我說,這是上頭的指示。

什麼屁的上頭,無非是檢察院那傢伙出手了不是?」鐵占雄相當的憤怒,當然,人家沒給面子,老鐵這臉子掛不住了。

其實,葉凡早曉得這種結果了。鐵占雄估計也清楚,郭更新作為燕京市局常務副局長,位高權重,堂堂的正廳級大員。

人家未必鳥你老鐵一個排名不高的副部長。而且,郭更新能坐到今天這個位置,肯定有能人在背手撐腰。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