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邱主任坐不住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邱主任坐不住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那人,一定排名比老鐵在高了。 像政法委外頭那一群副書記,那個提拎出來都比老鐵的黨內排名高得多。

「完蛋了,老鐵你都不行,我這個副督察長更是雞肋了。天通只給了我兩個小時工夫。」葉凡頭有些大了。

「早不跟你講過,人家湯帝有人。我們這些苦哈哈惹不起,如今看到沒,被打了也白被打了,要撈人出來,更是費事了。」鐵占雄沒好氣的哼道。

「要不我跟爸講講這事。」喬圓圓講道。

「不必了,太費事。而且,你爸也未必肯為這事出手。假設是我被抓了,也許還會。天通跟他沒任何關係。」葉凡制止了。

「唉,壓力太大,實力差距離太過於懸殊,沒有對抗性了。」葉凡嘆了口吻,也彼為有些無法,而天通給的工夫又太緊。假設本人以副主任身份出面,影響一定更蹩腳。

想了想,葉凡拔通了邱主任電話,講道:「邱主任,向您彙報一個狀況。」

「你說。」邱華也正在吃飯,一邊吃著一邊問道。

「天通跟他妹子雪紅被抓了。」葉凡講道。

「被抓,誰幹的?」分明的,葉凡感覺到了邱華主任那口吻短促了一些。看來,天通同志的威力還真是不小了。

「市公安局的郭更新同志,聽說郭更新是湯帝夜總會四號老闆於世傑的親表叔。

這事,八成是於世傑求著郭更新出馬的。而且,天通見妹子雪紅被打了,很生氣,說是給我兩個小時工夫,再不放他出來就要怎樣的怎樣的了。

邱主任,你也知道天通的本事。真鬧騰出什麼來就費事了。而且,湯帝管理層某些同志也太囂張了。

居然把昨天早晨執行義務的市公安局治安總隊副隊長張遼同志一伙人全給抓了起來。

張遼曾經被逮捕,而他的一些手下全部復職審查。說動聽點,昨天早晨我在場,見湯帝的薛家二公子薛中強太過火了。

居然公然污辱人民警察,而且,拿起瓶子差點砸死了張隊長。要不是我在場,估量就差不多了。

而天通跟雪紅姑娘也是看不過眼出手相救,我也幫了點小忙。想不到明天張遼被抓,襲警的薛中強倒是沒事人似的。

這事我本來想出面處理掉,就怕影響不好。畢竟我的工作有些特殊,而且正處於報紙報道時期。再說了,天通打電話給我也是怕費事您是不是?

不過,我如今看來是不行了,而且,我也是當事人之一,總要避嫌是不是?」葉凡講道。

「雪紅被打得怎樣樣了?」邱華問道。

「不清楚,我見不到她本人。」葉凡講道。

「嗯,就這樣吧。」邱華口吻顯得安靜,但葉凡知道,他一定不安靜。

「鐵哥,你說邱主任會出手嗎?」葉凡問道。

「那就得看天通的份量了。」鐵占雄說道,看了葉凡一眼,講道,「不過,這事既然牽扯著你。而你又不能夠出來,所以,他必須出手了。只是那個張遼,估量得當替罪羊了。」

「張遼,我必救他出來。即使是郭更新,要斗我們就好生鬥鬥1葉老大那臉絕後的嚴肅了起來。

「沒必要這樣子,不是跟你講過。你不是在跟郭更新斗,而是在跟湯帝管理層斗。

目前對我們來講,我們這個小圈子實力還沒達到能跟他們管理層那個圈子相抗的地步。

兄弟,退一步彈丸之地。首長送你字叫『海納百川』,首長在告訴你要包容一切,有容乃大吧,沒有這樣的心胸行嗎?

作為一個高級幹部,你的仕途還很漫長。不要由於一件大事就斷送在了這下面。

而且,最後連帶著喬家不得不出手,弄出更大的漏子來對你來講更不利。我們如今要低調作人,紮實做事。」鐵占雄勸道。

「鐵哥,你不必勸我,我也不是莽夫。要對付郭更新,我們總會找到辦法的。你忘了我的職責?」葉凡講道。

「呵呵,彷彿也有點道理。不過,先把張遼的事擱一邊去。等這邊風波一停息,差不多你也從江都回來了。我們兄弟倆一同聯手,郭更新怎樣樣?我們搞臭他。」鐵占雄居然也恢復了在水州獵豹時的雄風。

「圓圓,把邱部長送給我的茅台拿來,我要跟鐵哥干一杯。」葉凡豪興大發,笑了起來。

「半夜不要喝了,下午你還要辦正事。一嘴酒氣的那不正給人逮著講閑話。

再說了,你正在非常時期,大報小報四處都登著你葉老大的光芒事。擱早晨怎樣樣,我整一桌菜,你跟鐵哥好好的喝幾盅。

到時把狼破天都叫來一同,幾兄弟坐一同磋商一下也好對付是不是?

其實,鐵哥,葉凡,我覺得也沒必要過於擔心什麼。葉凡的圈子曾經成熟了起來。

就是老一輩人中也有些關係處得不錯。湯帝管理層有能量,難道喬家大院,趙家、費家這些都不算什麼了嗎?」喬圓圓居然想跟湯帝昴一常

「哈哈哈……」鐵占雄跟葉凡相視一看,大笑了起來。

「笑啥,鐵哥,你說,我講得可對。本來,我一個婦道人家,不該參和你們這些的。像你們聊的這些,我要逃避的。」喬圓圓一臉正派講道。

「能在桌上聊的,你都可以聽。不能聽的我自會到書房去,不必避嫌。

就拿a組來講,對你也不是什麼秘密了,你曾經為它效能過,而且受了傷。

當然,我也不希望你過多參與出去,你好好的教書育人,管好家就是了。這邊,你不必擔心什麼。我葉凡,是不倒翁。」葉凡那是王八之氣閃現。

「你不是避嫌,你是怕我知道昨天的事,誰知道你跟那個雪紅有沒什麼成績?」喬大小姐一句話出來,葉老大馬上苦瓜著臉喊道,「天地良知,當時是王仁磅那叫我去喝酒。

由於,他被女冤家肖十三妹刺激了。所以生氣了,我不得不去,路上正好碰上天通跟他妹子雪紅。

你想啊,天通都四十五六了,他妹子多大了,更何況,天通長得那什麼樣子,用一句詞,那就是冬瓜身,矮得像孩子。

他都這熊相,他妹子能好到哪裡,再說,我葉凡還不想嫩羊吃老草。而且,還是一株快乾枯的草。」

葉老大為了趕緊抹平在喬大小姐心中的猜忌,那是把人家那才十七八歲的水靈妹子雪紅給貶成了中年婦女。要是給天告訴道了,相對要單挑,滅你沒磋商滴。

「沒準庖豢!鼻譴笮閿忠瘓涑隼矗葉老大徹底抓狂。

哈哈哈……鐵占雄一臉的興哉樂禍啊,狂笑不已。笑得飯都差點噴出來了。

「我有那麼低俗嗎,圓圓,你可不能貶低了本人。要找人也得找跟你同級數的是不是?」葉老大半天憋尿普通憋出這東東一句話來。

「正好了,鳳家那妹子比我還年輕,跟我長得也差不多。二年過去了,人家更水靈了,你不正好了。」喬大小姐又甩話了。

「鐵哥,我們先出去辦事,辦事1葉老大一抹嘴,拿起公文包就想溜人了。

心說,唯女子難羊也,這扯起來扯個沒完了。

「不忙,我還沒吃飽。喬妹子,再來一碗。」想不到老鐵同志是趁火打劫開了,居然賴著不走了。

「沒飯了1喬大小姐哼道。

「算啦,吃不飽就用酒墊墊肚皮。這酒,我帶回去早晨喝了。」鐵占雄可是真沒客氣,隨手把人家邱華主任送給葉老大的兩瓶五星茅台給順走了。

「老鐵,你,這可是邱主任送給俺的。」葉老大那雙眼瞪得老大。

「正好了,我還沒嘗過,這種,高級貨啊,這餐飯來得及時埃」老鐵一聲乾笑,那臉皮塞過鍋底子,根本就是強搶,拿起兩瓶茅台,走人了。

邱主任一吃完飯也坐不住了,想了想夾起公文包往田江主任家裡而去。

由於,兩人也是老冤家了,倒是不用打什麼招呼就進了房子。守門的武警也混熟了,也沒攔著,還立了個正。

「主任,天通同志跟他妹子雪紅被抓了……」邱主任長篇大論的把事給講了一遍上去。

「這個天通,這個葉凡,又來事了。」田江皺了下眉頭,講道。

「這事,倒真不能怪他們。湯帝的『名望』你也不是不知道。那個管理層全是京城的太妹太哥的。

一向把誰放在眼中過,不要講警察去打擾他們,估量張遼同志還是頭一遭了。

這槍打出頭鳥,正是講得准。不過,天通只給了葉凡兩個小時,我看了下工夫,就剩下四非常鍾了。」邱華講道。

「怪了,這彷彿不像葉凡的風格嘛!要是以他以前的脾氣,估量早就出手找郭更新了是不是?這次怎樣憋得住?」田江還是一臉的淡定,一邊喝著茶,一邊問道。

「估量經過一定的關係去試探過,結果沒輒了。所以,只好打到我這裡來了。當然,葉凡也是好意。要是天通同志真出什麼事,那真有些頭痛了。」邱華的神色變得嚴肅了起來。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