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一百二十四章田主任直接下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一百二十四章田主任直接下令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千一百二十四章田主任直接下令

「好心,今天他可是名人了啊!京城大大小小的報紙,就差一個黨報沒登了。器:無廣告、全文字、更」田江人家早曉得,只是沒吱聲罷了,這就叫城府似海。

不過,邱華能感覺到。田江同志並沒有生氣,而是一種好笑的心思在。

「呵呵,你早就看出來了?」邱華笑了起來。

「你難道看不出來,明擺著有人要整事嘛1田江說道,轉爾,那臉一下子板了起來,講道,「這事,我會跟中宣部有關領導提提。有些事,不要把天下人都當傻子。報紙是黨的宣傳基地,怎麼能成為某些人手中的籌碼,有些過了1

「嗯,本來,我想給市委宣傳部打個電話問詢一下的。至少,你要登載可以,也要等事調查清楚了再登載。你這樣不負責任的lun登,以著葉凡那脾氣,爆出來那不跟你報社的人急。到時,被折騰的全是些蝦米。他們倒是坐哪裡涼快著了。」邱華講道。

「等下還有一件事我跟你聊聊,你先喝杯茶,我給正風同志打聲招呼。」田主任講著,不久,找來了電話直接拔了過去,講道,「正風同志,我是田江,聽說湯帝夜總會昨天發生了一點小摩擦?今天你們局裡抓人了是不是?」

本來,田江不想這麼直接的。不過,不直接不行了,時間不允許拖下去。一問抓人,那就直接就可以聯繫到天通同志身上了。

「是田主任,您好1燕京市公安局長吳正風正靠著辦公桌假寐,一聽到田江這個名字,人一個j凌差點是跳起來了,條件反sh般的來了一個立正。頭腦馬上旋轉了一下,心裡暗暗叫苦,想不到局裡又給自己招來麻煩了。

這事都到了田主任要問詢的地步,那是一件何等重大的事,不過,時間不可能給他多長考慮,吳正風局長馬上講道,「田主任,這事我還不清楚,我馬上了解一下再向您彙報。」

「給你10分鐘。」田江講道,最後又補充了一句道,「要快1

自然,田江的真正意思吳正風不懂。人家是擔心天通同志受了委屈會鬧騰。而吳正風早就有些心驚ru跳了。這事,田主任催得這麼緊,只給10分鐘。

田江也來不及多想了,把上打起電話了解起情況來。

「老郭,昨天晚上湯帝發生了什麼事?還有,早上局裡派誰去抓人了,抓的是誰?」吳局長急促的沖常務副局長郭更新問道。

「吳局,這事,我正想向你彙報一下。」郭更新也是心裡一涼,想拖一下在頭腦中整理一下怎麼樣加個說詞。昨天晚上侄兒親自到家,郭更新不得不出手抓了天通跟雪紅。

不過,葉凡這個主任他可是暫時不敢動。而侄兒也有講過,葉凡這一頭不勞郭更新了,那邊樂家會出手敲打的。

所以,郭副局才決定出手的。因為,據他們分析,天通跟那雪紅nv子最多是葉凡的朋友。

而且,當時調查過,天通跟雪紅出身普通,只是一農村裡出來的土疙瘩兄妹倆。

他那個家庭沒什麼奇特之處。所以,暫時沒動葉凡。畢竟,葉凡的職位擺在哪裡。就是郭更新也不敢輕言去拿葉凡了。

至於另一個腰大膀圓的傢伙,暫時還沒查出來到底是哪個傢伙。當然就是王仁磅大大了。

「快點說,來不及了1吳局長催道,知道這傢伙想拖時間想對策。不過,田主任只給了10分鐘。

郭更新一聽,同時心裡又震驚了許多。而且,心裡還有些惱火。心說老子好歹也是常務副局長,你雖說是正的,但也不能像喝叱下人一般的b我。

再想到這次是為湯帝管理層辦事,郭局長那心境馬上穩定了許多。故意的還遲延了一下。

想不到吳局長真是火大了,在電話裡頭哼道:「郭更新同志,我這是代表組織在問你話,馬上回答。不然,我將提請黨委會調查這事。」

「吳局,一點小事何必發這麼大火。你要問詢這是你作為市局局長的權利。但是,總得給我整理回想一下是不是?不然,胡lun向你彙報那出了差錯怎麼辦?」郭更新也略顯些怒氣了,本來兩人都不怎麼和拍,只是面和罷了。這下子,倒是有j發茅盾的勢頭。

吳局長知道自己過急了一些,不過,不急不行了。這麼幾句話一圈下來,時間又過去了二分鐘。

「郭局長,實話跟你說,剛才是中辦的田主任在問詢我,只給了我10分鐘時間,你如果要拖你就拖吧,到時我俱實彙報就是了。」吳局長冷冷的哼了一聲,心說,壓不死你小郭子。

「田……田主任,好,我馬上彙報……」郭更新感覺到自己心臟那是不爭氣的呯呯直跳了起來,也不敢再嗦了,馬上把事給說叨了一遍下來。

臨了,還強調了一句說道:「吳局,這事,我完全是照章辦事的。」

「照章沒照章,這個,我現在不敢跟你講什麼?這事得上頭定,好了,你電話不要關機了,我向田主任彙報一下。」吳局長掛了電話,馬上向田江同志彙報著了。

「世傑啊世傑,你這是給我捅了多大的簍子。也不知上頭什麼意思,這風向標是指向哪裡。不過,既然有人捅到田主任哪裡,肯定是我抓人抓不對了,這該死的,我怎麼滴就出手了……」郭更新烏黑著臉,在屋裡兜著圈子,這貨,後悔得直想撞牆。

臨了,吳局長很恭敬的請示道:「田主任,由於我工作上的疏忽。有些事處理不妥當,請您指示。」

「指示就不必要了,你是局長,管的攤子大,你也忙。」田江講道,轉爾沉yn了一下講道,「不過,有一點我提醒你一下。天通同志在警衛室上班,那個地方離不開他。還有一點你要注意保密工作。你也是一個老黨員了,我相信你這點黨xng原則。」

田江放下了電話。

「他應該會明白你的意思吧?」邱華怕的看了田江一眼講道,主要是吳局長反應慢了半拍超過時間。

「這點事都不明白了他那屁股還能坐穩當?」田江說道。

「唉……」邱華嘆了口氣,看了田江一眼,講道,「兩個怪脾氣的人扎一堆,這下子有事折騰了。

不過,葉凡同志的出發點是好的。該同志雖說脾氣有點沖,這個,估計跟他的身手高也不無關係。

他能到咱們這裡來,我們倆也深刻的了解過他。他做的哪件事不合法合理了,都是站在老百姓一邊的。」

「呵呵,就是圓潤一塊還需要打磨才行。同樣是為老百姓辦事,有些事不這樣處理卻是可以那樣處理嘛!殊途同歸,只要目的達到就是了。幹嘛要硬碰硬撞個頭破血流是不是?不過,我倒是很佩服他的勇氣。有一次我聽主席好像也有念叨過這麼一句話,有味道。」田江笑了。

「有味道,是有些味道。」邱華也念叨了一聲笑了起來。

「郭局長,天通跟雪紅兩位同志現關在什麼地方?」吳局長馬上拔通了郭更新電話。

「虎山監獄。」郭更新也不敢再怠慢,短短几分鐘時間,這老傢伙覺得彷彿幾年的漫長。也許,就這短短几分鐘就能決定自己的『走向』。

「你幹得好,一點屁事把人關進虎山,那是個什麼人呆的地方,你不明白嗎?你自己nng的事,自己解決。不過,馬上放人,立刻1吳局長沒再嗦,後頭還補充了一句,講道,「最好,你親自過去一趟。」

「那好,我馬上去。」郭更新回答得乾脆,馬上以百米衝刺速度衝到了樓下。警報拉響,直衝了出去。

「天通同志,剛才都是誤會,現在已經查清楚了,這事,跟你沒有任何關係,你可以走了。」虎山監獄外層就是虎山看守所。

這裡臨時頭管的都是重大嫌疑犯。所以,虎山看守所那是銅牆鐵壁,想出去,估計,那是不可能滴。郭更新臉s微微有些發紅的衝天通同志講道。

「我妹子雪紅呢?」天通掃了他一眼,冷冷哼道。

「就在隔壁不遠處,人馬上就送到。」郭更新嘴裡講著,心裡卻是暗暗叫苦。不久,雪紅在兩個nv警察的扶持下過來了。

「怎麼回事?」天通見自家妹子居然還要人扶著,心裡一震,叭叭兩聲,兩個nv警察被他推倒在地扶住了雪紅問道。

「他們打我,哥,你看我這臉都破相了。還有身上都痛得要裂開了。」雪紅眼圈中含著淚。

「誰幹的?」天通幾乎是吼出這聲音來的。

「就是昨晚上那個凶霸,叫什麼的薛二公子。我剛被抓了進去時就跟你分開了。

不久,那個薛hn蛋帶著二個人來了。一進來就踢了我幾腳,還chu我耳刮子。

我被他們用槍指著銬在了鐵椅子上,全身都被打得快散架了。那個惡霸還講要剝光了我讓他的兄弟享受!5555……」雪紅委屈得很,哪有受過這種欺負。

「麻痹的,你說,薛二公子在哪裡,給老子帶過來1天通那眼紅了,兇巴巴的指著郭更新叫道。

「天通同志,誤會,純屬誤會。這個……」郭更新心裡直叫苦,趕緊出口想和稀泥。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