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一百二十五章大鬧監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一百二十五章大鬧監獄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他也想不到薛二公子如此的混蛋。 本來,這傢伙也是囂張慣了。只不過,這次你胡來的對象可是找錯了。

早上表侄兒不斷求著本人說是給薛二公子一個方便,他想看看天通跟雪紅的窘樣子,郭更新知道他被打了心裡不服氣。

一定是要報復,所以,走的時分還交待過他下手重些。那是由於郭更新查過天通跟雪紅的背景,知道不過兩個從鄉村來的普通同志罷了。

就是薛家二少下手打傷了他們也是活該。置信中辦那個葉主任此刻自顧不及哪有空來料理自已的兩個冤家。

而且,就一個葉凡,郭更新置信湯帝管理層完全可以把這小子整得沒脾氣。

葉凡,估量不久也將倒霉了。由於,薛家二公子是睚眥必報之人。還有那個樂寶釵哪個是善茬?湯帝沒了面子,這口吻一定得在葉凡身上掙回來的。

「你媽的還是誤解1天通血紅了眼,自家妹子雖說不是親妹子,但是姨媽對本人有養育之恩。

想不到妹子來京城玩幾天倒在本人『保護』之下被人打成這個樣了,差點還慘遭『毒手』。

啪地一聲響。

郭更新副局長上前想勸天通,被他一巴掌給煽得摔倒在了地下,兩顆門牙沾著老郭的鮮血自個兒就飛了出來。

「想幹什麼?」陪同的警察全怒了,要上前拿人。

「老子要你們命1天通憤怒了,下手那是毫不客氣,隨手掄起旁側的一把椅子往前面撲去,一掃之下,嘩啦啦甩倒了一大群。再緊跟而上,幾拳幾腿上去,登時全倒下了。

「走1天通拉著雪紅往外衝去,不過,虎山監獄外層也是銅牆鐵壁,那層層鐵門早就封閉,外頭也拉響了警報。

幾聲槍響傳來,嚇得郭更新在外頭大聲叫道:「別開槍,別開槍,我是郭更新。」

不過,這老小子由於一下子被天通同志煽掉了兩顆門牙,所以,嘴裡講話有些漏風,聽起來有些模糊不清了。

「什麼,有人在看守所襲警肇事,是誰?」吳局長一接到電話,手一嗦馬上問道。

「那人叫天通,他打掉了郭局兩顆門牙,傷了十幾個警察。此人特別的兇悍,要不要動用槍支直接擊斃算啦,不過,郭局下命令不讓動槍,不動槍怕他會損傷更多的同志。」虎山監獄副獄長姜鐵同志心境非常的不好。發生這種事,不管怎樣樣本人都得挨批了。

「不準動,給老子記住,誰動槍老子槍斃了他!我馬上過去,你們保持冷靜,天通要揍人你們用盾牌擋,不要傷了他,相對不能。」吳局長簡直是喊出來的。

姜副獄長心裡那是一陣子瓦涼瓦涼的,這個,只准擋還不準還手,這是個什麼樣的狀況。

那這個叫天通的同志那是什麼來頭。敏銳的政治嗅覺讓姜副獄長感覺到了什麼。那是馬上沖了出來下命令了。

在車上,吳局長拔通了本人心腹電話,問道:「到底怎樣回事,天通先前還好好的,怎樣郭更新去接他出來反倒是爆怒了?他們,幹了什麼?」

「報告吳局,是湯帝二號人物薛二公子薛中強要報復昨天被打的事。所以,這小子從醫院硬是掙扎著出來了。對那個叫雪紅的女子拳打腳踢,而且,還說要讓他的兄弟輪了她1

「混蛋1吳局長氣得嘴唇都在顫慄,問道,「如今狀況怎樣樣?」

「全失控了,那個天通不得了,我的天,高手埃監獄那麼粗的鐵柵攔居然被他用手硬是掰開了,這還是人嗎?

沒辦法,看守所從內層監獄中趕緊調來了是百名防爆隊員,他們全拿著盾牌,一堆堆相互擠著構成一個人肉牆樣子跟天通對抗著。不然,根本就擋不住暴怒的天通。

不過,那麼硬的盾牌給他一拳就砸爛了,如今又倒下了十幾號人,再這樣下去都不還手的話,估量是頂不住了。

而且,我看他心情太衝動了,彷彿瘋子普通,假設此人手頭上有槍那還了得?

估量躺下的就幾十號人了。」外頭一個女子聲響很著急的講道。

「全躺下都不準傷了天通同志。」吳局長擱下電話后神色烏青。

吳局長以最快的速度趕到了虎山監獄。

虎山監獄擔任人牛青雲同志早站在門口了,車子直接就開了出來。

「狀況怎樣樣?」吳正風局長一邊匆匆走著一邊問道。

「不大好,那傢伙簡直就是頭野獸。我們人員一時又退不出來,本來是想參加人員後用加固的鐵柵欄鎖住手再用麻醉槍先擊暈他。

不過,此人身手太高太重活了,我們的人被他緊緊的拖住根本就退不出來。

而且,這種身手的高手我們即使是想動用麻醉槍估量都難以瞄準。外頭混亂得很,我們的人曾經傷了二十來個。」牛獄長一臉的著急,憂慮。

「唉,這事,老牛,還真是費事了。我先去跟他對話再說地。」吳局長擺了擺手,不久就到了現場,真是慘烈,就是吳正風這個上過越戰前線的老兵都皺起了眉頭。

在一個狹長的過道里,周圍全是辣腸粗的鋼棍。而中心一層一定是暫時頭加上去的,全換成了小兒手臂粗大的鋼棍。

由於,內層的鋼棍曾經被砸得大多歪曲變形,有的早就能穿過一個人那麼大的空了。

而被打傷的防爆隊員全都擠在柵欄周圍,有的滿臉鮮血,有的腿上都是血。

由於,想搶救出來根本就來不及。那進入的過道口一個矮胖的女子正瘋了似的跟十幾個人打成了一團。

女子屢屢一拳一腿擊出,必有一個防爆隊員啊地慘叫一聲滾在了旁邊。女子還算是不錯,沒對地下的傷者下手。彷彿只是想衝出去似的。

「天通同志,我是市局吳正風局長。你有什麼要求可以提出來,我們好磋商。」這時,傳話筒里傳來吳正風那宏亮的聲響道。當然是隔著在外邊傳話了。

「放老子出去,老子要宰人,宰人1天通那頭髮全耷拉了上去,蓬頭分發的像魔鬼,他狂燥的大吼著。

「殺人是犯法的,天通同志,你冷靜點,別再動手了,我們坐上去談談。市局這邊會嚴懲兇手的,你不要擔心,我吳正風如今就可以答應你,一定嚴處!不管觸及到什麼人,我絕不會手軟。」吳正風喊話道。

「你他嗎的放屁差不多,半斤八兩。滾滾滾,老子誰也不置信,打開門,老子要出去殺人1天通的聲響還真是響亮,震得周遭都喳喳直響。

「乾脆調狙擊隊過去。」牛獄長嘴唇有些發抖著講道。

「你想幹什麼?」吳正風一轉頭,冷冷的盯著牛獄長。

「麻醉槍不行,此人行兇,傷了這麼多警察,而且想越獄,我們完全可以擊斃他。

不然,狀況估量會越來越糟,要是他動手殺人了,那我們的隊員就風險了。

吳局長,我們要把隱患消弭在萌芽形狀。你看此人,根本上是受了嚴重刺激瘋了。

一個瘋子,我們還跟他講什麼,有用嗎?再說了,這門一定不能開,天知道他出去會幹出什麼事來?吳局,這責任,我們負不起啊1牛獄長一臉美觀的說道。

「相對不能抽狙擊隊!這是命令1吳正風臉嚴肅得能滴黑汗了。

「為什麼1牛獄長大聲的問道,他也有些火了,這裡可是他的地盤。虎山監獄的下級指導是燕京市司法局。

是由現任燕京市司法局黨委書記、局長,兼任燕京市監獄管理局第一政委的劉北和同志管轄的。跟公安根本就不是同一個部門的。當然,公安部門跟司法部門聯絡也很嚴密。

而牛獄長還兼著監獄管理局副局長一職。也是一堂堂的副廳級幹部。

吳正風雖說是燕京市公安局長,正廳級幹部,但是,並沒有兼著市政法委書記一職。不然,牛獄長也不敢如此的跟他頂牛了。

「沒有為什麼,執行命令1吳正風臉臭臭的哼道。

「老吳,什麼時分喜歡逛監獄了?」這時,傳來一道略顯嘶啞的聲響。講話的中年女子國字臉,一身立領的中山裝。

「老劉你來了,正好了。」吳正風轉頭一看,講道。不過,吳正風心裡也明白。

劉北和那話裡有話,意思是本人管過界了。由於劉北和就是虎山監獄的頂頭下屬,是真正的直管指導。跟本人這個市局局長是同級別的正廳級幹部。

「劉局,您看,不調狙擊隊是不行了。假設再讓這種蹩腳狀況拖下去,我們的虎山監獄的防爆隊員估量得全躺地下了。讓一個罪犯如此囂張,到時,我這監獄長負不起這個責任。」牛青去一臉嚴肅的講道。

「怎樣不運用麻醉槍?」劉北和皺了下眉頭問道。

「剛才試用過,沒用。那傢伙身手太高了,再加上跟防爆隊員糾打在一同,根本就無法下手。

射了十幾槍都無法射准。而且,見我們用麻醉槍,他更衝動了。下手更重,當場就踢斷了四個隊員的腿。

說是假設再動麻醉槍他就要殺人了。你也看見了,那道口被他靈敏的守著,我們連傷員都退不出來。

搞得只能進不能出了。不能再讓這種狀況拖下去了,我要求抽調狙擊隊過去。」牛獄長說道。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