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一百二十六章調狙擊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一百二十六章調狙擊隊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9更到,狗哥先吃飯,非常鍾當時持續修正上傳。

「為什麼還不調過去?」劉局長哼道,像這種狀況,擊斃罪犯完全符合法律條款,不但不用受罰,而且還有犯罪時機。

「吳局不讓調。」牛獄長看了吳正風一眼,哼道。

「哼,你是虎山監獄獄長1劉北和有些生氣了,口吻重了不少的強調了這句話。意思是你才是監獄長,吳正風憑什麼在這裡來指手劃腳。

「老劉,不能調,這個人相對不能受了損傷。」吳正風趕緊講道。

「老吳,這看,現場如此了,再不抽調還行嗎?真出了大事,那板子是打在我劉北和身上。」劉北和更惱了,冷哼著反擊了過去。他手一揮,講道,「馬上調狙擊隊過去1

「你會犯大錯誤的,老劉,我們借一步講話。」吳正風一看這不行了,不露底子估量會釀成大事發生。到時,丟帽子是大事,掉腦袋都有能夠。

由於,田主任那話講得很直白。雖說查出來的天通身份很普通,但是,吳正風局長並不置信查出來的材料。既然都驚擾了田江這個內園的大管家,那就是非同小可的事了。

估量,這位天通同志不光是警衛室一個普通警員了,應該有著非常奧秘的身份。

劉北和一愣,一個犯大錯誤倒也讓這傢伙心裡震了一下。由於,他看得出,吳正風不能夠空穴來風。所以,倒是跟著吳正風進了一個房間。

「老吳,你說,這種狀況下了調狙擊隊就是擊斃罪犯也是天經地義,我還會犯大錯誤,你這話可是有些……」劉局長盯著吳局長,等著解釋一下。

「剛才田江主任來了電話,直接掛給我的。說天通同志是那邊警衛室的人。老劉,我話已帶到,你真要抽調的話我不攔著你了。」吳正風這話一完,成心的一臉的淡定,自然等著看劉局那詫異的表情了。

「田主任,是不是那個田江主任?」劉北和感覺本人的聲響怎樣滴就有些打顫慄著了。

「除了他還有誰,而且,田主任強調了,天通同志是那邊警衛室的人。」吳正風又強調了『那邊』,置信劉北和會懂的。

這一個『那邊』可不一樣,是代表唐那邊的警衛室,而不是中辦的警衛局。

中辦警衛局的人馬可是不少,而普通的警衛人員也算不了什麼?像一些武警也是屬於中辦警衛局在調派。而『那邊』就非同小可了,那邊什麼意思,人家就是正宗的保護唐的人員。

「這事,吳局,你看怎樣辦?打又不能打,狙擊隊又不能調,難道眼巴巴看著我們的人被他打傷,假設再不搶救,就怕到時有的同志因傷過重犧牲了那成績就大了。這責任,你我都負不起1劉北和果真神色一下變了幾下,吳正風明晰的發現,這傢伙那嘴角相對抽搐了幾下。

而且,口吻一下子緊張了上去。跟剛才的強硬態度一模一樣了。吳正風心裡那個爽勁啊,不過,轉眼間想到這順手成績,老吳同志也爽勁不起來了。

「我看,還是請示指導吧。這種狀況,你我都決議不了。假設他們那邊會來人那就好辦了。我們如今就是維持現狀,跟他膠著著,不過,相對不能打傷了他。」吳正風講道。

「那你快請示吧,這事整的,唉……」劉北和嘴裡講著,心裡直懊悔。怎樣會攤上這種能把人給燙死的東東。

而且,劉北和眼睛不瞎。此人以一人之力把自已虎山監獄的精英放倒了幾十號人,那身手,就是劉北和都震驚得快掉下巴了。

此人,沒準兒還是唐的貼身保鏢,這種人,哪能讓他受傷了。

所以,劉北和第一個工夫又去慎重交待牛獄長要留意到這方面了。牛獄長自然有些不服氣,不過,劉北和敲了他一下,講道:「執行命令,此人,不能傷著1

「劉局,難道此人是?」牛獄長也是個通透人,能坐到虎山監獄獄長地位的同志哪有傻瓜。

「不該問的不要問!這是紀律1劉北和臉一板,哼道。雖說兩人私下關係還不錯,不過,見劉大老闆板臉了,牛獄長自然不敢再嗦,馬上出去安排去了。

「邱主任,我是市局的小吳,有緊急狀況向您彙報。」先前田江有交待,關於天通的事找邱華主任,所以,吳正風打給了邱華。姿態放得很低,自稱『小吳』。

「什麼事?」邱華問道。

「天通同志……」吳局長把狀況快速講了一遍上去。

「相對不能傷了他,就是死人也不準動他,我馬上派人過去處理。」邱華也是一驚,趕緊講道。對於天通同志,整個國度,估量就他跟田江兩人最清楚了。

「是1吳局長擱下電話后是心潮澎湃,邱主任居然下了死命令,就是死人都不讓傷著此人。

吳局長把這話轉達給了劉北和局長,這貨那額角的汗馬上就冒了出來,心裡叫聲好險埃

「我們持續喊話,我們輪番著喊,至少也能分散一部分留意力。」吳局長講道,劉北和點了點頭。

雖說只過了15分鐘,不過,吳局和劉局感覺這日子,簡直比掉進熱鍋里還難熬。在這段工夫里,傷員又多了十來個。

而防爆隊員們全都是硬著頭皮在搏擊著,他們手中除了一塊無機塑料的透明盾牌外不能拿任何武器。所以,全處於被動抵抗跟挨打的份頭上。挨了打還得自個兒受著,有了傷還出不去包紮。

吳局跟劉局是越看越心寒,心說這傢伙彷彿永不知疲倦似的。打了幾個小時了居然還能打。這人,是不是鐵打鋼鑄的。兩人也不得不在心裡嘆息內衛室同志的兇猛。

這時,一輛大切諾基以一百多碼的速度吱嘎一聲停在了虎山監獄外邊。外頭跳上去一位長相較帥氣的年輕人。

守門的武警反省完證件后,登時就是一個立正。

吳正風跟劉北和一聽說來人了,馬上沖了出去迎接了。這個時分,來的人就是救星埃

怎樣這麼年輕……老吳跟老劉看了葉凡一眼,在心裡震驚了一下,不由得心裡有些扒涼,這麼一個年輕人來無能什麼?

「我是中辦葉凡,馬上帶我過去。」葉凡伸手跟兩人簡直的握了握,立刻說道。

兩人也來不及多問什麼了,帶著葉凡到了現常

「怎樣搞成這樣子?」葉凡皺起眉頭哼道,狀況剛才他早經過鐵占雄了解狀況了。

「這個……」劉北和吶吶著,臉上爬滿了黑線。

「打開門1葉凡哼道。

「葉……葉主任,這個,恐怕不安全吧。天通同志受了刺激,逮誰打誰,這個時分冒然出來有風險。」劉局長講道。

「受刺激,你們乾的壞事?」葉凡冷冷的哼道。

「這個,我會嚴肅處理相關同志的。」吳局長那臉一黑,尷尬極了。一旁的劉局一看,心裡登時舒坦得多了。心說老子挨板子,你也一同,拉了個墊背的。

「馬後炮有個屁用,你們幹什麼去了。」葉凡絲毫沒給吳正風面子。

「我們的確處理不當,請指導批判1吳局長一臉尷尬的講道,一旁的劉局自然心裡更是直爽。心說這下子踢到馬蹄上了。

「打開1葉凡不想跟他嗦,這次聲響大了許多。

「打開1劉北和一揮手,心說到時倒霉了你丫的別怪我。那邊牛獄長指揮控制室打開了鐵門。

「小天同志,我是葉凡,住手1葉凡幾步跨過門道,以化音迷術直擊天通。

天通悄然一愣之後看了葉凡一眼倒是停住了手腳,突然,他一個跨步下去,像是見到娘家人普通,他緊抱著葉凡居然聲淚俱下了起來,嘴裡罵道:「這些雜種,打了我妹子,那個薛家二公子居然講要輪了她,我要宰了這雜碎,宰了他!宰了他。」

「你先別出去,你就跟他們講要薛中強到這裡來。到時,你怎樣出氣還不是由著你了。不過,別打死了。廢了就是了1葉凡輕拍了拍天通肩膀,湊他耳旁小聲講道。

「好主意,,看老子怎樣讓他成太監1天通一聲哼,居然不哭了,他一把推開葉凡,沖外邊喊道,「我要薛中強過去,馬上過去,不然,老子要殺人了。」

天通說著,一把抓起一個受傷的防爆隊員,做出要劈頭的架勢。自然是在演戲了。

葉老大不覺得好笑,這傢伙,真是怪脾氣,一個四十五六的人了,居然還像他大孩子。

說哭就哭說停就停。不過,葉凡知道,這種人,才是真正的大智若愚之輩。你真當他傻的話那你鐵定倒大霉。

「薛中強呢?」葉凡走了出來,沖吳局長冷冷哼道。

「他現還在醫院。」吳局長心裡一動,說道。

「在醫院,怎樣會在虎山監獄出現,而且,還要輪了人家妹子。這是誰給你們的權利放他出來的。給我把當時的監控調出來。」葉凡板著個臉,說道。

「這個,葉主任,當時我們的確處理不妥當。」吳局長講道。

「我問你誰放他出來的?」葉凡的問道。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