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一百二十七章葉老大是款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一百二十七章葉老大是款爺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唉,這事,是郭更新同志在主管。 我問問。」吳局長藏掖著講著,其實,這貨心裡相當的爽勁。

由於,丟出郭更新后,假設上頭要清查上去,郭更新這個市局的常務副局長,估量會落下個記過處分。

能看到本人的對頭如此,吳局長當然樂意了。心說,看來,這還不是一件壞事。

「問個屁,你看看,再問這邊出人命了。叫郭更新馬上把薛中強跟當時在虎山監獄出現的一伙人帶到這裡來,我給你們30分鐘。

假設不能辦到,我將向下級照實彙報這裡的狀況。至於你們的人,我不敢保證他們的生命有沒事。

不過,我葉凡把臭話講在前頭。假設哪個人敢對天通同志下手,我葉凡絕不手軟。」葉老大說著,一腳踹在了一個鐵柵欄上,叭啦一聲脆響,登時,現場人全驚呆了。由於,那鐵柵欄一排都給葉老大踢倒了。

這內衛室出來的,怎樣全是變態的……吳局跟劉局以及牛獄長腦門上都是汗,心裡暗暗罵了一句。

吳局長去處理了。

「更新同志,我以局黨委名義要求你馬上把到虎山監獄當時薛中強帶去的一伙人全抓到虎山來。一個不準漏了,特別是主犯薛中強,要快,我給你25分鐘工夫把人帶到這裡來。」吳局長口吻嚴肅得很,直接下了命令。

「發生什麼事了吳局?」郭更新心裡一涼,趕緊問道。

「不要問了,中辦的葉凡主任正在這裡督辦。他給了我30分鐘工夫,假設你不把人帶到,我吳正風將以瀆職罪停了你的職。」吳正風講道。

「吳局,這事,還沒調查清楚就要帶人,恐怕不妥吧。再說,薛中強不是在醫院治療嗎?這個跟虎山監獄有什麼關係?」郭更新想拖延工夫。

「更新同志,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了。話不多說,曾經給你花去二分鐘了,你自已看著辦1吳正風一巴掌拍在了桌上。剛才市局有事郭更新又退了回來,想不到如今狀況越來越風險了。

當然,吳正風局長的命令郭更不敢反對。這個,可是跟本人的帽子過不去了。所以,他馬上布置人員去抓捕一薛大少一干人等。

這邊,他坐進了車裡馬上打起了電話了解虎山監獄前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當聽到知情人的彙報后,郭更新那臉差點綠成紫色了。

「這個人渣1郭更新忍不住罵了一句,想了想,又打了電話給表湯帝四號人物,也就是侄兒於世傑講道:「小於,這事,我幫不了你們了。

你趕緊告訴薛家早做預備,不然,估量小薛一出來就難出來了。而且,那位叫天通的同志聽說身手很高,就怕到時薛中強去了後會倒大霉。這事,你最好馬上給樂寶釵姑娘講一講,不然,就太晚了。」

郭更新也敏銳的感覺到了這事的嚴重性,要是吳正風以這事說事,那本人恐怕脫不了干係,落下記過處分是一定的了。

所以,郭更新的懊悔的同時馬上向表侄兒講明狀況,自然是樂家出手保一下本人了。

這個,落個處分,今後還想得到選拔就費事了。黨內處分就是仕途上的攔路虎。

往常倒沒什麼,在選拔的關鍵時辰人家撂出這個來,你就得到了競爭的資歷。

郭更新絕不情願本人的仕途就此中止,目前來講,只要樂家能讓本人免於一難。

「怎樣會這樣,連吳正風都知道了。表叔,這事,一定是那個葉凡搞出來的。那天早晨的當事人就是他,按理講他這個當事人要避嫌,不能出面處理這事是不是?表叔完全可以向吳局長申訴這事。」於世傑講道。

「嘴長在人家臉上,人家如今是上頭來的指導。吳正風要壓著我也沒辦法。

關鍵要看吳正風的態度,他畢竟是市局一把手。你不在體制內混,你不清楚一把手的份量。

雖說我們考究民主與集中,但一把手的威望是不容應戰的。而且,我看吳正風講得如此的嚴峻,估量這事外頭還有奇巧之處。

而且,據我了解到的狀況就是,天通那傢伙在虎山監獄中打傷了幾十個獄警,為什麼監獄不採取措施。

要是以著以往的規矩,早叫狙擊手擊斃了。我想,是不是葉凡走通了上頭的關係硬壓上去了。

面對這個,小於,就是我也無能為能了。我想,只要樂家才有這個才能把事掰回去。

而且我還有一個更擔心的地方。假設薛中強被送去后一定得倒霉。就怕葉凡糾住這事不放,你們湯帝都有些風險了。」郭更新正反兩面的給表侄兒分析著。

當然,關於吳正風講的田主任的事郭更新不好泄漏給侄兒,所以,就這麼把事攤葉凡頭上了。

「那好,我給樂董講一講。」於世傑講道。

25分鐘過去了。

薛中強頭上纏著繃帶被強行押著到了虎山監獄。

「你個畜牲1叭地一聲脆響,天通一個響亮的耳刮子甩得薛二公子直接就撞在了鐵柵欄上,頭上的傷又給拉裂開去登時又有鮮血滲出來了。

「天通同志,請留意著點,這裡是虎山監獄,別太過份了。」郭更新趕緊上前說道。畢竟是薛家人,郭更新抓了他也得保護著他。

「過你嗎的份頭1天通伸手一推,郭更新被他推得差點一屁股坐在了地下。剛才兩顆門牙飛走到如今還在痛,郭更新還真有些發怵這傢伙的勇猛。

「你要幹什麼?」郭更新憤怒了,指著天通喊道。而郭更新的兩個手下子跨前了一步,虎視眈眈著天通哼道,「你這是公然襲警1

「襲警,我妹子遭人打時你們在哪裡?你們幾個混蛋,居然讓一個犯人跑到虎山監獄來打人。這個人渣,老子明天要廢了他!你們滾不滾1天通指著兩警察吼道。

「你想幹什麼?」兩警察一臉嚴肅的講道,由於,剛才郭更新交待了。自然是要求兩人照顧著點薛二公子,別讓他太慘了。

「退下1這時,吳局長一聲冷哼,兩警察看了看郭更新居然有些猶疑。

「我的話沒人聽了是不是?」吳正風看了兩人一眼,那神色有些陰沉。而這一切,自然被大家收歸眼底。

喀……

礙…

先是一聲微響,那是雪紅衝到了薛二公子面前一腳狠狠的踩在了這貨胯下的子孫根上。那聲『隘自然是薛二公子發出的慘叫聲了。

接著又是幾聲嚓響,再連著的就是薛二公子的慘叫漣漣。估量,胯下那跟子孫根差不多了。就連葉凡老看得暗暗心驚,心說,女人,千萬別亂招惹,不然,這下場,太可怕!

「踩死你這畜牲,畜牲……」雪紅是一邊狠踩著一邊叫罵著,郭更新眉頭快皺成一條縫了。而吳正風等人自然是裝著沒看見了。

「好了,走吧。」葉凡見也差不多了,再踩下去就出人命了。估量,薛二公子今後能否還能入人道,那個就難講了。

爾後,他轉臉嚴肅的看了吳正風一眼,說道:「吳局長,薛中強私自從監護的醫院跑到虎山監獄行兇的事,就交待給你嚴肅徹查了。查出結果后彙報下去。」

「是!這事一定要嚴肅處理,不管觸及到什麼人,正風一定把處理結果向下級彙報清楚。」吳正風登時就來了肉體頭,知道這是人家葉主任拋人情給本人了。吳正風講這話時還不經意的瞄了郭更新一眼,發現這傢伙面色越來越陰沉。

小郭子,看老吳怎樣收拾你……

而司法局劉局長以及虎山監獄獄長牛青雲神色都有些尷尬。葉凡等人走了后,劉局長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劉局,那個葉主任也太囂張了吧?這裡是以你為主,他倒是指手劃腳了起來?」牛獄長略顯不滿的講道。

「他當然算不了什麼,不過,他是特使。」劉北和擺了擺手,看了牛獄長一眼,講道,「這個,你不懂。你也不需求懂,懂了也沒用。」

轉爾,劉局長又講道:「不過,薛中強是怎樣回事?你怎樣這麼不小心,讓他出去胡來。」

「唉,當時郭更新打了招呼。再說,湯帝是個什麼樣的地方您又不是不清楚。我想,就這點大事就讓他出去了。想不到居然帶來了大費事。」牛獄長有些懊喪的講道。

「你真是混賬,如今看你怎樣收場?而且,估量你收人家好東西了吧。」劉局長一巴掌拍在了桌上,雙眉倒豎,神色嚴肅得很。

「沒……沒有……」牛獄長面色尷尬的講道。

「狗會改得了吃屎嗎?別以為天下人都是傻子。」劉局長冷哼一聲道。

「我只是收了兩瓶酒,真的,聽說是十幾年的窖藏茅台。別的,我真是一個子兒都沒拿。當時薛中強說是要打斷打殘雪紅的,不過,還被我阻攔住了。」牛獄長講道。

「你真是豬油蒙了心,單單別的不要講,就憑那個天通兄妹倆是葉主任的好冤家這一點你還敢下手。

你腦子進水了是不是?葉主任是尊神,人家真要拿捏你我,那是分把鐘的成績。

而且,你看到沒,葉主任多縱容那女子,估量,兩人沒準兒還有一腿的?你呀你,如今惹下天大費事了。」劉局長是恨鐵不成鋼啊,指著牛獄長就罵開了。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