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一百二十八章腳踏兩隻船的後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一百二十八章腳踏兩隻船的後果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千一百二十八章腳踏兩隻船的後果

「這事,唉……當時本以為天通兄妹被抓了進來,又是郭更新親自下令抓的人。

而葉主任那邊也沒什麼反應。我以為他們關係也不怎麼樣?再說了,他們兄妹出身也普通。

而薛家你也是曉得的,在咱們京城之地還是有一定份量的。而又是郭更新出面,郭更新跟湯帝管理層的關係我早清楚。

這湯帝,基本上在治安這一塊就是郭更新在擺弄的。我如果不同意,不是又得罪了薛二公子?

進而這事還有可能是湯帝管理層的意思,因為天通兄妹倆駁了湯帝面子,如果我堅持著不同意,那豈不是得罪了一大堆人。」牛獄長也是難死了樣子。

「唉……這事……」劉局長也深知湯帝管理層的威力,沉吟了一陣子講道,「小牛,我想,這事,你估計得落下個處分。」

「劉局,你就幫幫我吧,不然,背個處分就麻煩了。」牛獄長哀求了起來。

「怎麼幫,主動權在吳正風手頭上。你自己爛的事自己擦屁股去,還有,估計吳正風要看那個葉主任的意思了。

而薛家二公子在這裡被人打成這個樣子,薛家首先不肯了。肯定會折騰這事的,而湯帝管理層,特別是那個樂寶釵雖說只是個女子,但根本就不是一善茬。

這麼多事糾結在一起,這次還真是大麻煩了。你還想抽身,那是不可能了。

你呀你,弄得連我都套了進來。你先停職寫檢討吧1劉局長一臉嚴肅的講道。

「停職檢討,劉局,沒必要這樣吧,現在不是還沒定論。」牛獄長差點要喊出聲來了。

「我這是救你,好自為知吧,我先走了。」劉北和拍了拍下屬肩膀,站起來走人。

「劉局,薛家的事怎麼辦?這個明擺著,而且,那個女的也太狠了吧。如果薛中強真的給廢了,那這事還真是解不開了。到時,我怎麼解釋這事,畢竟,這事是發生在虎山監獄中。湯帝會弄些人出來追究責任。」牛獄長拉了劉局衣袖一下。

「我不曉得,薛中強是在虎山監獄受傷的嗎?」劉北和再次拍了拍牛獄長肩膀一下,這次真走了。

「不曉得,睜眼說瞎話……」望著劉局背影遠去,牛獄長念叨了一句,那眉頭突然的鬆開了,叫道,「對呀,在虎山監獄哪有發生什麼事?你薛中強自個兒早受傷了,誰曉得……」

出了虎山監獄,葉凡三人上了車子。

「雪紅,解氣了吧?」葉凡淡淡的笑道。

「不解氣!以著我的脾氣,殺了這種人渣還差不多。」雪紅冷冷的瞪了葉老大一眼,哼聲道。

「算啦,他估計也差不多了。你看你那幾腳下去,估計,他沒用了。對男人來講,這個是不是比殺了他更悲慘。」葉凡勸道。

「也是啊妹子,我看這事就了啦。如果你真不解氣,哥晚上再出去殘了他。」天通說道。

「哼哼,算啦,我才沒空理這種人渣。」雪紅哼了兩聲別轉過頭去。

「要不,我帶你去西都大廈挑幾套衣服,就算是我葉凡的一點小心意。」葉凡轉轉移話題了。

「去就去,我還嫌衣服多嗎?」雪紅臉上頓時掛上一個詭異的微笑,葉老大心裡一涼,心說,估計又要挨宰了。

到了西都商廈,果真如此。

雪紅一下車子,進到高檔名牌層時就開始了令葉老大心驚肉跳的搶購。

「這……這要……這要……這也要……」雪紅嘴裡總是念叨著這兩個字,爾後就是伸手指頭看中的就叫服務員打包。

而且,她一邊高聲的叫著,一邊還在隱晦的看著葉凡。至於天通,自然有些不好意思的跟在她身後裝著漠視了。

「沒關係,只要妹子你高興,就是把整個商場衣服全拿走都沒問題。」葉老大苦笑著充大款。

「葉老大真是大方啊,不能厚此薄彼噢?」這時,側面傳來一道聲音。上身粉紅褂衫,下身黑色統褲,一臉清麗的不正是好久不見的鳳傾大小姐還有誰?

「傾,好久不見了。」葉凡打招呼道。

「快兩年了吧?」鳳傾斜了葉凡一眼說道。

「差不多。」葉凡點了點頭。

「葉哥哥,快給我看看,這衣服好看么?」這時,試穿著一套連衣裙的雪紅一臉興奮的從試衣間里跑了出來,衝到葉凡面前,表現特別親昵的說道。

「葉哥哥?」鳳傾那臉上掛著淡笑哼了一句,看了葉凡一眼,說道,「什麼時候又勾搭上一個妹子了?」

這話一出,葉老大差點抓狂。趕緊說道:「什麼叫勾搭,傾,可不能亂講話。雪紅妹子是天通哥的妹妹,我是陪他們逛商場買衣服。」

「叫得這麼親昵,不是勾搭是什麼?」鳳傾還是笑笑的樣子,說道。

「葉哥哥,你可是講你買衣服給妹子我的。還說任由我買是不是?什麼時候又成了陪我們兄妹倆逛商場買衣服。那你的意思是衣服錢要由我哥付了是不是?」雪紅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當然是由我付了,雪紅妹子買衣服,當然哥付款了是不是?」葉老大心裡叫聲『要糟』,自然暗暗叫苦了,就怕當下惹出點什麼二女來個啥的就麻煩了。

不過,雪紅來自農村,很清純。而天通又脾氣古怪,就怕傾惹著這對兄妹倆就麻煩了。

剛才薛二公子的下場至今還令葉老大想起就頭皮發麻。而鳳傾又哪裡薛家二公子所能比擬的。要是真傷著了那就有好戲看了。

「說你們勾搭了還想蒙我?」鳳傾果然色變,看了葉凡一眼,突然嫣然一笑,說道,「葉哥,妹子我也要買衣服,你可不能厚此薄彼喲?」

「買,都買1葉老大被逼,只好充大爺了。而且,面上還要掛著親和的笑容點著頭。

奇怪的是此刻的天通居然出奇的冷靜,面無表情的站那裡一聲不吭。葉老大暗叫一聲僥倖,要是他摻和進來就更複雜了。

「好!姐妹們,今天看上什麼就挑來,別給我葉哥省錢,他是款爺,咱們好不容易逮上這種吃大戶的好機會的。」鳳傾像個少女笑著,臨了還補充了一句話道,「對了,不貴的不要買了,要挑最貴的最好的下手。」

掃了跟著鳳傾一起逛商場的四個姑娘一眼,葉老大額頭上爬上了黑紅。

「哼,我的葉哥哥,憑什麼買衣服給你穿?」雪紅生氣了,瞪了鳳傾一眼。

「小妹子,你還沒成年吧?怎麼能講你的葉哥哥。你問他,五六年前咱們就認識了。」鳳傾笑盈盈的講道,自然,二女就此昴上了。葉凡余光中發現,天通同志居然詭異的笑了笑。

這傢伙,居然在一旁興哉樂禍了,葉老大心裡暗罵了一句,嘴裡稱稀泥道:「對對,都是我妹子,你們買就買,快點下手,別給人搶了好衣服。」

「不行,昨天葉哥哥還抱我過。你們,雖說五六年前都認識了。咯咯,那有什麼用?估計,連手都沒牽過吧。這說明什麼,說明人家葉哥哥不把你當妹子。」雪紅咯咯笑著說道。

「我哪有?」葉老大脫口而出。

「看到沒,人家葉哥說沒抱過你。好不知羞,居然硬賴著人家說抱過你。是不是下次就要人家要你。小妹子,你還年輕,別胡扯了。葉哥喜歡成熟的,你還太小了,等你長大了再來講這事吧。」鳳傾可是老練得多,從見識面來講,雪紅肯定不如她了。

從天通嘴裡曉得,雪紅從小到大很少出門,基本上就呆在自家那個村子里的。這次其實是偷跑到京城來的。

「誰說的,葉哥哥就抱過我。你問他是不是?」雪紅生氣了,嘟著嘴朝著鳳傾就哼了過去。而旁邊的服務員全在一旁偷笑。

「是嗎葉哥?」鳳傾那面上還在笑,不過,那笑有些那個,葉凡曉得,這是母大蟲即將爆發的前奏曲。

「這個,抱過。不過,幾年前我也抱過你是不是?」葉凡乾脆『光棍』了起來。

「哼,買衣服1雪紅頭一拗,生氣的沖服務員小姐喊道。

「買就買,看誰買得多?」鳳傾也是一聲哼,衝上去挑衣服了。而且招呼著她的幾個閨蜜們是專挑貴的不挑對的。

看著服務員小姐那笑眯著的臉而殷勤的搬著衣服,葉老大心裡直苦笑。

「現在你嘗到腳踩兩隻船的滋味了?」天通微笑著講道。

「這是哪話,我啥時腳踩兩船了。小天同志,你開啥玩笑?」葉老大聳了聳肩講道。

「呵呵,不是就好。不過,我這妹子,還真沒成年。今年才17歲。」天通怪怪的笑道。

「這跟我啥關係,你別跟我講這個?」葉老大搖了搖頭,覺得頭有些大了。

足足兩個小時下來,葉老大都等得頭皮發麻了。而面前卻是堆了兩座小山。當然全是盒子裝著的高檔衣服。

兩座小山居然差不多大和高。本來鳳傾那邊人馬多,按理講衣服肯定買得多。

不過,雪紅後來生氣了,根本就不挑了。直接交待服務員,她們那邊買什麼衣服就照著自己的尺碼給來多來一件。就這樣,搞得兩堆小山成一樣的了。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