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一百三十章到公安局晃悠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一百三十章到公安局晃悠去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全文字無廣告 第二千一百三十章 到公安局晃悠去

總得給他一定的緩衝工夫,如今,既然謝勝強回來了親身問了這事,肖鐵峰也知道不能再擔擱下去了。 全文字無廣告 不然,謝家不服氣,會怨肖家的。

謝勝強作為政務院副秘書長,正部級幹部。往年也不過才50出頭,還有很大的上升潛力空間的。

假設他能走得更遠,比如,今後能坐上副總理地位,那對肖家的支持力度將更大了。

肖鐵峰也不過50出頭,當然也想百尺竿頭更進一步了。置信有了謝家的支持,兩家都將落下大益處的。

更何況,兩家本來就是世交,不斷交情都不錯。由於一點事搞得大家都心生疙瘩,那還真是不划算了。

「認……看法。」肖十六妹低下了頭,擺弄著本人的衣角,那衣角在手指頭上繞來纏去的彷彿一活物似的。

「叫他磅哥,他真名叫什麼,哪裡人?在什麼地方工作?」肖鐵峰末尾查戶口了。

「我不清楚,我只知道他叫磅哥。」肖十六妹當然不想泄漏王仁磅的狀況了,由於,肖十六妹有二怕。一怕父親出手會傷到王仁磅。二怕王家反擊會損傷到肖家。

畢竟,王老的重要性肖十六妹可是親眼目擊了的。為了救王老,就是特勤a組的常務副組長嚴世傑都犧牲了。

明a組對王老的注重。雖如今王老曾經廢人一個了,不過,這樣的家族,特勤a組的王牌保護神家庭應該還有些份量。更何況,像葉凡跟王仁磅都是鐵兄弟。

葉凡的能量肖十六妹是親眼見過的,他曾經成長為a組最年輕的王牌了,可以講是a組的寵兒。

假設王仁磅受了打擊,葉凡相對會反擊的。葉凡並不光代表著他一個人,還有他的岳父喬家。喬家大院的威力就是肖家也得掂量一下的。

所以,肖十六妹真不情願見到王肖謝三家掰手段。手心手背都是肉,任何一家受了損失,肖十六妹都會意疼的。

當然,對於謝家,肖十六妹並沒多少感覺。至於謝水東喜歡本人,那也僅是他一廂情願罷了。

那天肖十六妹也是被母親不斷逼著沒辦法只好去坐坐,她想找個時機給謝水東解釋一下。

而且,肖家也需求謝家的支持,她也不情願看到肖家跟謝家撕破臉皮。

不過,魚與熊掌很難兼得。所以,肖十六妹不斷閉口不講出王仁磅來。就希望此事能不了了之了最好。

「爸,不要問了好不好,我求求了。」肖十六妹眼圈一紅,哀求道。

「為什麼?」肖鐵峰收斂了淺笑,那神色末尾變得有些嚴肅了起來。

「有顧忌,沒關係,告訴我,置信爸會處理得很好的。」肖鐵峰還是以磋商口吻講的,他著實不想逼本人這個寶貝女兒。

「爸,求了,別問了。」肖十六妹眼眶中有淚水了。

「真不告訴爸?」肖鐵峰的表情越來越嚴肅。

「爸會對他怎樣樣?」肖十六妹抬起了頭,問道。

「我不想對他怎樣樣?不過,肖家跟謝家都有人受了傷,聽現場的全傷著了。他幹了什麼,總是要遭到法律制裁的是不是?這事,爸跟講假話,我不插手,讓法律來公斷。」肖鐵峰表了態。

「……真不出手,只是交給公安局來處理?」肖十六妹吶吶著問道。

「爸我什麼時分騙過?」肖鐵峰一臉正派的講道,「十六,有些事是沒辦法的。這事因此起,總得給謝家一個交待是不是?就是明天不講,過幾天人家照樣子會查出來。晚出來不如早出來。這事,終歸得有個法。」

肖十六妹沉吟了好一陣子,才最終下定決計道:「那好吧,不過,爸,講過不插手,只是了解狀況。假設真插手,女兒一輩子不理了。」

「我不插手就是不插手,只是把這事給肖家支會一下,置信他們會向公安機關提供狀況的。」肖鐵峰一臉嚴肅的講道。

「他叫王仁磅……」肖十六妹把王仁磅的狀況有選擇的講了一些,置信憑這些應該能找到他了。

最後,肖十六妹又強調著講道:「爸,千萬別插手,不然,女兒會恨一輩了的。」

「放心1肖鐵峰道,看了女兒一眼,問道,「他是冤家吧?」

「不……不是,普通冤家?」肖十六妹神色微紅,趕緊搖頭。

「噢,那就好1肖鐵峰突然講道。

「不是這樣的,比普通朋敵對一點。」肖十六妹一看,慌得信口開河,感情方面是加碼了。自然是怕謝家那邊對王仁磅『照顧』得太狠了惹出大風波來。

「噢,知道了……」肖鐵峰若有所思,點了點頭。自然看出些苗頭來了。

「爸,他是我好冤家……」肖鐵峰剛轉身往外走,肖十六妹在背後又加碼了。

「那樣的一個粗人,我看今後就別跟他交往了。水東那孩子不錯,碩士研討生文憑,工作單位也不錯。們倆早就看法,當前,他還大有出路。」肖鐵峰講道。

「爸,這事,不能夠。」肖十六妹斷然道,他是要立刻打消父親的不當想法,斷了他們的想法。

「漸漸來吧。」肖鐵峰甩了句話后出去了。他知道,一時也轉不過彎來,乾脆漸漸磨了。

置信謝家知道王仁磅的狀況后相對不會饒過他的。到時,會整出什麼事來,肖鐵峰不想去想了。不過,他答應過女兒的事,他也會做到。

「一個無官無權無職無勢的混混,居然敢如此的囂張。難道真給豬油蒙了心不成?」剛擱下肖鐵峰打來的電話后,謝勝強不由得吶吶道。

「老謝,在嘮叨什麼?誰無官無權無錢無職了?」老婆蔡英不由得問道。

「那人叫王二磅,住在我們京郊之地一個叫王家谷的地方。聽就一個村子,有十幾戶人家,村裡人全姓王……」謝勝強淡淡的哼了一聲。

「老謝,,王仁磅跟肖十六妹是不是有什麼關係?」蔡英講道。

「關係一定有,不過,好到什麼程度就不清楚了。不過,如今不講這個了,只需那孩子能轉心過去就是了。

這次她肯把狀況告訴他老肖,那明她估量是想斷了這方面感情了。有空時跟水東講一塊,別落下什麼疙瘩。

年輕人嘛,還沒結婚前談個把冤家也正常。而且,肖十六妹還年輕,一時衝動也正常是不是?

跟我們那個年代,沒法子比了。」謝勝強道。他當然也不想得到跟肖家攀親的好時機。

謝勝強的政治野心很大,他下一步瞄準的當然是下放至某省任一屆書記,爾後回到政務院擔任副總理,至少也得是國務委員一級。

「老謝,既然如此,我們就把狀況跟顧局長支會一聲。惡人相對要嚴懲的是不是?」蔡英講著,看了謝勝強一眼,又道,「只是這事,肖家怎樣不出面?難道他們就在一旁看戲?」

「估量是顧忌到十六妹了,而且,十六妹能講出來,會不會是老肖跟她搭成了什麼買賣。不過,老肖能提供這些,曾經不把我們當外人了。」謝勝強道。

謝勝強一走,蔡英拿起了電話打給了市公安局顧副局長。置信一個什麼無權無錢的混混市局的顧副局長可以輕重搞定了。當然,怎樣樣處理,顧副局長自然『懂』。

同一時辰,王仁磅這貨覺得很煩人,也就從王家谷里出來了。剛走在那石階路上時,電話響了。

這貨一看號碼,知道是肖十六妹打來的,這貨一接通,馬上罵道:「還有臉打電話來,我王仁磅不宵跟這種三心二意,腳踏兩隻船的娘們交往,我們今後,不要再聯絡了。」

講完就掛了電話。

不過,馬上電話又響了起來,一看,還是肖十六妹打來的。這貨不斷讓電話不斷響著直到中止。

不過,一連幾下,肖十六妹不斷都在打,這貨生氣了,一拔通就吼道:「煩不煩人,想幹什麼?是不是來向我示威找了個油頭粉面的傢伙。

老子只恨當時怎樣就沒廢了他,嗎滴!要找也找個壞人家的,像樣的,別太埋汰老子了是不是,掉價不掉價?

真是的,檔次這麼次的也要,不會是沒人要了吧。」

王仁磅把氣全發泄了出來,那是用語惡毒得很。

「磅哥,聽我講好不好?」肖十六妹哀求著講道。

「不聽不聽,有屁的難聽的。」王仁磅吼道。

「不聽就算啦,不過,那天被打的人叫謝水東,他父親叫謝勝強,現任政務院副秘書長,正部級幹部……他們曾經報案了,是向六陽區報案的,最好是留意著點。而且,聽市公安局他們有人。」肖十六妹怕王仁磅掛電話,那是趕緊講道。把謝家的狀況給叨一遍,還是怕王仁磅吃虧了。

「副秘書長,正部級幹部,好大的官,我王仁磅無官無權無錢無職,老子就一混混,光腳的還怕穿鞋的,看他能把老子咋的?

他們市局不是有人嗎,老子如今就去市公安局門臉上晃悠一圈,看他們能把老子咋滴了。

什麼東西,以為有權就能怎樣樣了是不是?」王仁磅更是火大了,嗒一聲掛了電話。外頭傳來肖十六妹有些哭喊的聲響道:「千萬別去1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