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一百三十一章觸角伸到趙家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一百三十一章觸角伸到趙家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千一百三十一章觸角伸到趙家了

第二千一百三十一章觸角伸到趙家了

不過,王仁磅大大聽不見了。聖堂最新章節..這貨還真是說做就做,馬上上車,開足馬力往燕京市公安局而去。

其實,王仁磅沒有意識到,他已經漸漸的愛上了肖十六妹。不然,那有這麼大火氣要發,其實就是在吃醋罷了。

今天趙家住的西園別墅還是較熱鬧的,趙四小姐也回家吃晚飯了。因為,她是難得回家吃頓飯的。

濃眉大眼的趙放豪洗了把手坐在了飯桌的右側,左側自然是趙括的位置。

不過,如果在粵東的趙昌山這個大哥回來,趙括的位置就得讓給他了。依次類推,這個趙家自然行成的規矩。

趙寶剛從樓上下來了,趙美美很乖巧上前扶著趙寶剛去洗手。

「小美,我可是沒那麼精貴,要你這個公主來扶著,老夫不敢當啊1趙寶剛心情不錯,居然跟孫女開起玩笑來了。

「爺爺,看你說的,我都不好意思了。」趙美美撒嬌了。

「哈哈哈……」趙寶剛一點頭大笑開了,趙括跟趙放豪也笑了起來。因為趙放豪現任東海艦隊副司令員,一向在外,跟趙昌山差不多,都是很難得回家的人。

「你有啥不好意思的,痘痘沒有了,人也變得更漂亮了。可惜了我的藥丸,美美,你得賠我。」趙四小姐打趣起堂妹來了。

「姐,你再問他要一顆行不行啊?」趙美美又跑到趙四面前,手扭著堂姐的手撒起嬌來。

「他是誰啊?」趙放豪不由得插嘴問道。

「哼,我就知道四姐小氣,有好東西就留著自己用。《網》」趙美美哼聲道。

「你還好意思講,我的一顆都給你了,傷心啊,咯咯咯……」趙四小姐笑了起來,看了趙美美一眼,說道,「要不,你去求求他,沒準兒他見你長得如花似玉的,腦袋一發熱就再給你幾顆了。男人啊,都是犯渾之輩。」

「那個小氣鬼,才不去求他呢?」趙美美搖了搖頭。

「好了,坐下吃飯。」趙寶剛按了按手說道,全部人都輕輕的挪動著椅子坐上了桌子。

「放豪,你是難得回來幾趟。下邊還行吧?」趙寶剛問道。

「一切正常,只是,二哥怎麼那邊還沒動靜?」趙放豪問道,當然是問趙括提上將軍銜的事。

這個,趙家的打算當然是先讓趙括的軍銜先上去,爾後再想辦法弄個硬把子職位。

比如,幾大軍區司令員,或四總部的一把手位置。最好是能促成他進入軍界委員會這就是趙家最希望得到的了。

因為,在政界一塊趙昌山已經進入政治委員會。如果能在軍界再出現一個軍界委員會委員,那就是雙保險了。

「這事沒那麼快。」趙括講道,悶頭對付起面前一條雞腿來。想了想說道,「你這次回來有事吧?」

「嗯,一點小事,正想跟你講講。」趙放豪講道,看了趙美美一眼。

「等下到書房再聊。」趙括講道,一般正經事都在書房說,飯桌上聊的都是些能公開的無關痛癢的事。

「沒事,在這裡講也沒什麼,不是什麼大事。」趙放豪說道。

「噢1趙括點了點頭。

「前段時間衛戍區不是抓了一個叫許三強的人是不是?」趙放豪也不避晦了,直接問道。《網》..

「你問他幹什麼?」趙括微微一愣,盯著趙放豪道。

「如果沒有什麼要緊事,是不是?」趙放豪講了半句話。不過,這個意思,相信趙括會懂。

「他們走到你這裡來了?看來,很用心嘛。」趙括淡淡的哼了一聲。

「拆遷房子一點小事,何必衛戍區出面是不是?」趙放豪說道。

「小事,那地方有點特殊,你打聽清楚沒有。相信你不會這麼魯莽吧?」趙括口氣漸重了起來。

而趙美美跟趙四等其它人一看,知道他們談的事漸漸的涉及到重要處了,幾人也就知趣的說是吃飽了先撤了。

「聽說他們掛了個軍科所的牌子,不過,應該是假冒的。這事,如果真要查下去,估計葉凡也有麻煩。年青人,也太衝動了。其實,國東集團什麼樣的底子,他應該調查過吧。這年青人,腦子有時有些發熱,跟國東集團扛什麼扛?」趙放豪說道。

「假冒的,你憑什麼講那是假冒的?」趙括皺了下眉頭看了趙寶剛一眼,對於三弟胡亂摻和進來有些不滿意了。而趙寶剛好像沒聽到兩兄弟講話似的,在慢慢的品嘗著一碗蓮子羹。

「有人查過了,明顯有著後面補辦的痕。」趙放豪說道地。

「知道是補辦的你還問?」這時,想不到趙寶剛看了趙放豪一眼居然插嘴哼了一聲。

「這事,我也聽許蘭講的。東門那個宅子跟許蘭的父親有點關係。這些並不是最重要的,主要是咱們艦隊陳章副司令員不是要退了嗎?」趙放豪講道。

「你想坐他那個位置?」趙括冷冷哼道,眉頭皺得更緊。

「這個……」趙放豪面色一緊,有些難堪了。因為,他想到了二哥的事。

「糊塗1趙寶剛突然把碗往桌上一擱,看了趙放豪一眼,講道,「你以為陳章的位置那麼好拿下嗎?我早清楚陳章的情況,為什麼一直壓著沒給跟講講有關這方面的事?

你不好生想想,胡亂的摻和進去。時下你二哥的事才是大事。我知道,你想爭取一次性中既把軍銜提到中將也想坐上艦隊第一副司令員位置。

不過,時機不成熟。趙家不可能在同一時段扶兩個人上去。你二哥的事已經折騰許久了,上面還沒敲定下來。如果再給你的事一攪和,你想到後果沒有?」

「我也早考慮過,我以為影響不是很大。不是聽說二哥的事已經板上釘釘了嗎?」趙放豪講道,看了二人一眼,又講道,「我並不是想跟二哥爭什麼,只是,許家那邊也有一批人,說是可以在這方面出些力氣。而且,咱們的同盟他們也有這個意思。」

「講你糊塗你還不承認,同盟會同意嗎?你真是利欲熏心了。你以為咱們臨時頭的同盟很好心是不是?人家扶你上去什麼意思,自然是希望把你二哥的事攪黃了。最後,你是上去了,你二哥呢,咱們家虧大了。」趙寶剛差點要怒了。

「放豪,我也不是想一定要這次推我上去。只是,這次爸下了很大力氣了。

力氣都使了,如果不成功,咱們還得欠別人的人情不是?再說了,你二哥我上去了,過幾年後你的事難道還不能提上去。

你不曉得,這裡頭很複雜,一時講也講不清楚。」趙括心裡也有些惱了,想不到三弟居然跟自己搶家族的人脈資源。

這個,說來也正常。大家族中,子弟多,資源也是有限。趙放豪當然也怕趙家把全部力氣都使在了趙括和趙昌山身上,好久沒用在自己身上了。

趙放豪當然也有些不滿意了,他是在以這種方式告訴父親趙寶剛,我這個小兒子你可不能給忘了擱一邊去了。

這年月,只有把權力職位落實到自己頭上才叫實惠。即便是親哥兄弟在利益面前那又如何?

如果趙寶剛不小心駕鶴西去,那二個哥哥是否會伸手實心的幫助自己那就難說了。到那個時候,趙放豪想哭都沒用了。

這年月,兄弟相殘的事都時有發生,更何況講幫襯著你了。

「你知道那宅子的主人是葉凡,你還如此的去干?你真以為葉凡是泥捏水和的是不是?

他早就不是那個能讓人隨便拿捏的莽狀小青年了。這次的事,估計是葉凡故意如此的。

你以為他那麼笨,擱著好好的喬家不求來求咱們。你想想,他直接去求喬橫山,相信他的能量不會給你二哥校

難道衛戍區的孫力還真一點面子不給喬家大院子?他為什麼不去求,這箇中原因只有他清楚了。

還有,既然葉凡敢假冒的掛著軍科所牌子。人家又及時補上了,那是什麼人給他補的?

那可是防務部的牌子,不是阿貓阿狗都能隨時掛上去的。你連這點政治嗅覺都沒有,我很失望。

你呀你,還是沒有摸准上頭的氣候。摸不准你胡亂插手對你來講,那是致命的。

所以,你的事暫時就不用講了。再磨幾年再說。你也不要講爸偏心,手心手背都是肉,爸對你們幾個兄弟一樣的重視。

只是,機會這個東西得分先後。」趙寶剛語重心長的講道。

「爸,我是有些沒想到了。」趙放豪倒是認錯得快,不過,其實,心裡還是有些不服氣。

「你是不是還是有些疑問?」趙寶剛曉得這個三兒子的小心眼,直接問道。

「我沒有,爸和二哥都這樣講了,我就不管許家的事了。」趙放豪講道。

「你想想,你管得了嗎?這次的事你二哥已經答應葉凡了。如果出爾反爾,咱們趙家成什麼了,這是個很嚴肅的問題。特別是在這方面,你要注意影響。還有一點我要提醒你,葉凡並不像表面上看去那麼簡單,這小子,鬼得很。而且,能量不校」趙寶剛很慎重的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