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一百三十三章喬大小姐發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一百三十三章喬大小姐發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千一百三十三章喬大小姐發飆

「你又在講我爸了是不是?或者我哥是不是?」喬圓圓不滿的在葉老大胳膊上捏了一把。本章由網友為您提供更新

「也許吧。」葉凡也沒反對這話,算是默認。

正講著,李成過來了,說道:「先生,橫華集團副總經理張震流先生說是要求見您?」

「我不想見他,有什麼事你先跟他講講。」葉凡擺了擺手。

「你怕什麼,你不見我見,我倒是什麼人砸了我們的家。你也是,怕這怕哪的,到底怕什麼?

就是讓人曉得,我看也沒必要這樣。連出個mn都得小心著點,這樣活著太憋氣。」喬圓圓看了葉凡一眼賭氣了,那嘴撅得能掛一個油瓶。對於紅葉堡被砸,喬大小姐可是相當惱火的。

「我怕個球1葉老大火大了,一拍旁邊那山塞版本的龍榻哼道,轉爾沖李成講道,「算啦,叫他進來。」

張震流此人的重要作用,葉凡早就調查過了。聽說許三強就是他一手拉扯大的。

如果許三強真是許正峰的s生子,那就能解釋為什麼張震流一個教書先生會坐到如今橫華集團副董事長位置上了。許正峰這是在報恩。

「這位就是我們東家葉先生,這位是我們夫人喬小姐。」李成一臉恭敬的給張震流介紹道。

「葉先生好,喬小姐好。」張震流點了點頭打了個招呼,不過,張震流作為許家的鐵竿親信,自然也養成了一定的傲氣。這次即便是求人而來,但也顯得不卑不亢的。

不過,對於葉凡這個東家的年輕,還是令得張震流在心裡愣神了幾秒。心說難道不是他本人,是他兒子?不過,資料上顯示好像就是他本人了。

「張先生的橫華集團好威風,居然砸了我的家?」喬大小姐開始爆發了,葉凡也不作聲,讓她發泄一下也好。不然整天在自己耳旁嘮叨也煩人。

「葉夫人,這事,純屬誤會。而且,我們橫華集團只是協助區拆遷辦工作。聽說區拆遷辦也是有正式的規劃文件的。」張震流一臉平靜的講道。居然還想擺道理講事實,無非是想遮遮醜罷了。

「規劃文件,那是你們nng出來的事,別把我喬圓圓當傻瓜。你們想建立以『國東大廈』為主體的國東商業圈,但也請不要把主意打到我們紅葉堡來。

紅葉堡的存在已經具有接近二百年歷史了。區里要規劃總得先由區里有關部mn出面跟我們打聲招呼,區拆遷辦出面跟我們接洽了嗎?沒有。而這事,絕不該由你們橫華集團出面。國家的跟s人的怎麼會一樣?

你們,無非是舉著公家的大旗行s人之事罷了。」喬大小姐可是不笨,那言詞是相當犀利。張震流這下子居然差點給她講得噎住了。

「喬小姐言過了,城市建設總要有總體規劃是不是?大的工程總不能因為一戶人家不拆遷就要停工或者是廢除整個規劃?現在的釘子戶結果怎麼樣?我們是在協助政f辦事,這是政f行為。那天區拆遷辦的同志已經言明了。」張震流也有些惱了,他是有些不滿喬大小姐的勢氣。

「政f行為,張經理,把有關的文件拿給我葉凡瞧瞧,到底是哪級政f,是誰批准要撤了我葉凡的家?」葉老大突然一巴掌拍在了面前的茶几上,淡淡的哼了一聲。這傢伙,覺得做人太低調也不行。

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

所以,葉老大決定該高調時就高調一回。不然,是個人都能來紅葉堡撒泡nio拉坨屎的,那還要不要人安寧。乾脆藉機亮出牌子來震懾一下也好,不然沒完沒了的也煩人。

「要看文件很簡單,他我剛才忘了給你介紹一下。」張震流講著故意的停頓了一下看了身側一個戴眼鏡,穿著一身黑s西裝,相當標緻的幹部臉的中年人講道。

「那葉某我還真想聽聽你的介紹。」葉凡掃了那中年人一眼,淡淡哼聲道。

「不用介紹了,本人陳順風,估計葉老闆並沒聽說過。本人在區政f工作,分管的就是建設方面的部mn,包括拆遷規劃等了。」眼鏡中年人陳順風同志臉上閃過官員那種面對老百姓自然溢出的居高臨下的神情。

「噢,分管建設,呵呵,那是五馬區的副區長了。」葉凡淡淡的笑了笑,並沒有站起來迎接一下的意思,他看了喬圓圓一眼,講道,「圓圓,人家是父母官到了,你泡杯茶吧。就用前次我帶回來的那種。」

「葉老闆,他是我們區常務副區長。」這時,陳風順旁邊一個像秘書樣的年青人略顯得瑟的補充了一句。

「張經理,你很有能耐嘛。連堂堂的常務副區長,正兒八經的副廳級幹部都成你的跟班了。葉某總算是見識到了橫華集團的力量。還不小嘛1葉凡淡淡的笑了一聲,打足了官腔,自然是譏諷之笑了。

「怎麼講話的葉老闆,我們區長什麼時候成跟班了。人家是主帥,是坐陣,所以站在後頭。

不像某些人,倒真像一個人物似的。真以為五馬區政f是擺設嗎?你們紅葉堡,還是在五馬區的地盤上。

葉凡同志,我要慎重的提醒你,要注意一點規矩。」那秘書有些生氣了,為了主子開口反駁了。

「規矩,你也懂規矩。年青人,我葉凡不用你來教我規矩。給老子站一邊去,在這裡,還輪不到你這小屁孩子來講話。」葉老大手輕敲在了椅榻上,一臉的威風。

不過,葉老大心裡卻是暗暗有些莫名的悵然,曾幾何時,自己那個時候也是這樣被某些官員教訓的。想不到現在也輪到自己教訓別人了。

「他再怎麼樣差好歹還是陳區長的專人秘書,區政f辦副主任,說起來,國家承認的副處級幹部,所以,也不比你一個爆發戶差多少?有過之,而無不及1張震流火了,口中極盡譏諷。

因為,這秘書叫張浩,是張震流的親親堂侄兒。葉凡如此的教訓張浩,張震流當然不能忍受了。

更何況,葉凡看起來比自家侄兒還要年輕,張震流那是再怎麼想忍也忍不住了。

張震流的打算就是即便是來談判,但也要顯示一下的實力。現在把陳副區長拉來,無非是想為談判增加一道法碼。首先要讓葉凡處於被動局面,爾後再談判起來就順利得多了。

「好威風,副處級幹部,還堂堂?副處級幹部也不能胡作非為胡lun辦事,官員是有紀律的。」這時,喬圓圓ch了一句譏諷道。

「官員有紀律約束,這點我承認。不過嘛,老百姓也得遵守該地區的政f條文。

跟政f對抗,那是一種什麼樣的xng質,而且還惡語相對,這樣的結果,你們想過沒有。

要講到威風,這位葉老闆比咱們囂張得多。張秘書是區政f辦副主任,是經過組織部任命的國家承認的。

什麼時候成小屁孩子了。要說到小屁孩子,我看,閣下倒是有點像!再說這拆遷的事,這是區政f統一規劃的項目。

你們橫加阻攔,區政f完全可以要求執法機關協助強拆。」陳順風副區長那嘴也不差,馬上打擊了過來。而且,強硬得很。

陳副區長講了一段話后,估計也是感覺口有些渴了。拿起喬圓圓泡的茶用碗蓋颳了一下碗邊,颳得還特別的響亮,彼有股子警告的意思。一聲輕脆的喀地一聲傳來過後陳副區長一口就喝了進去。

轉瞬間,葉凡發現陳副區長愣神了一下。不久,這貨居然還快速的利出舌頭tin了一下碗邊。

再下去,陳區長嘴角居然chu搐了一下,他認真的觀察起那茶葉來。陳副區長又用嘴小心的泯了一口。

微閉上眼睛,不久,這貨猛地睜開了眼。這貨的瞳孔,絕對大了不少。而且,那臉上漸l驚愕神情。

他沉yn了一陣子,試探著說道:「葉老闆這茶還不錯。」

知道這傢伙還有點功底子,居然識貨。心說老子從費家順來的極品特供,你居然還感覺到了,還不錯。

說明這傢伙估計是背後有著硬把子靠山了。不然,絕對品不出這種市面上買不到的極品貨s。

作為五馬區常務副區長,想嘗到這種茶那也是不可能的。這是專供副國級及以上幹部的。

還真給葉老大琢磨透了,而葉老大的意思也是這個意思了,用此茶來試試這傢伙有沒mn道。如果不識貨,說明此人的背景不是很深。

不過,陳順風是在五馬區區委書記林建家曾經嘗到過一次。聽林書記講此茶還是他的一個親戚到老領導家才nng回來了一小包的。

「知道不錯就不要再錯下去?」葉凡淡淡的笑了笑。陳風順副區長一聽,那臉s瞬間變了變,知道這是這位葉老闆在警告自己了。

這貨也『光棍』,故意的掏出手機看了看,馬上沖張震流講道:「區里有急事,我先回去了。」爾後又朝著葉凡講道:「葉先生,冒昧打擾了。」

爾後,陳副區長匆匆走了。留下一臉疑hu不解的張震流,此貨也審視起碗中的茶葉來了。

又嘗了一口,雖說感覺口感不錯,不過,還是沒嘗出什麼『真理』來。因為,他的層次還沒達到?是永遠嘗不出來的。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