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一百三十五章有識貨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一百三十五章有識貨的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千一百三十五章有識貨的

{7更到!}

「呵呵,你沒看見,下邊手書是大伯的名嗎?」葉老大淡然一笑,大將風範咋顯,就是喬大小姐都愣神了一下,不由得擂了他一拳,笑道,「就你鬼心眼多,大伯的手書也沒什麼可怕的。~~->不過,我得跟大伯講講,到時叫他千萬別lun給人題字了。那樣一來,豈不是堵死了他們的路子,好手段1

葉老大差點mng了,說道:「暈死,不是喬大伯,你沒發現下邊的題字人名嗎?真是的,整天呆在紅葉堡了還自稱堡中nv主人,連堡名都不清楚哪來的?」

「誰有閑功夫去看那個破牌子,你說,到底是哪個大伯?」喬大小姐又捏了葉老大一下,兇巴巴的問道。

「費青山。」葉凡神秘一笑。

「師伯還會寫字,倒是沒想到。不過,也差不多。大伯算是清末到現在的人了,那個時代人人寫得一手好字。」喬圓圓恍惚大悟。

「你還是不明白,暈死了。那字是大伯用手指頭硬寫的。」葉老大終於拋出謎底了。

「手指頭寫的,難怪你那麼自信。他們真想找到這樣的高手,那難了。不過,就怕他們發現不了。你看,這麼久了我都沒發現。好歹我以前曾經是四段高手是不是?」喬圓圓終於明白了,一喜之後馬上又提出了疑hu來。

「你以為他們都是傻瓜,不會。東mn許家屹立東mn幾百年,那種家族底蘊深厚。

沒準兒家裡就養得有高手護院之類的高人。那個時代,家裡有錢沒有請到高人保鏢不可能會平安下去滴。

而且,我也提醒過他們了。估計,他們現在已經開始推敲這堡牌的特別之處了。

肯定正在用放大鏡或請了什麼考古名字來考察了。許正峰的能量,不是你眼中所見到的如此膚淺的。」葉凡搖了搖頭不贊同喬大小姐的說詞地。

還真給葉凡講對了,許正峰此刻被張震流請到了一個特殊地方。剛進mn就看見了那塊碎成了好幾片的紅葉堡招牌。

「你急巴巴的叫我過來就是看這破堡牌?」許正峰有些意外的問道,倒也沒生氣,知道張震流叫他過來肯定有重要原因。

「姓葉的堡主說是只要我們賠這堡牌,其它的像圍牆以及裡頭的假山池子huhu草草的都不用賠了,我覺得太奇怪了。」張震流拿著一放大鏡,一邊觀察著堡牌一邊講道。

「倒也是,紅葉堡外那些假山池子都是名貴的石頭。估計是請蘇州大師來設計的。

如果真要復原,沒有幾百萬拿不下來。還有那些名貴的huhu草草,他們幾百萬都不要賠,倒要一個破牌子。

難道真是為了掙回mn臉兒嗎?好像不像姓葉的做事風格。此人聽你講很年青,但是,年青人沒準兒更可怕。他的用的招法更是詭異,完全不按常理出牌。」許正峰講著。

「許董,你來看看,你是古玩大家,鑒賞方面有一套。就按古玩的方法研究一下。

難道這堡牌已經有幾百年歷史了,好像不像,應該是最近剛做的。而且,這石頭我看雖說是和田y。

但並不像羊脂y那種特別昂貴的y石nng的。倒真有些令人琢磨不透了。」張震流也是滿腦子的疑hu不解。

許正峰拿來了水以及一些特殊的鑒定y質的東東開始忙活了起來。不久,說道:「是和田y,但是,並不是特別名貴的那種。

應該是屬於硬y的一種,不過,雖說不名貴,但y材非常的堅硬。並不是像軟y那種可塑xng很強的y石。

不過,整塊y倒是沒有什麼雜質,顯得玲瓏通透。雖說算不上極品,但也算是上品。

這麼一大塊,沒有500萬拿不下來。只是,跟紅葉堡的價值相比,這個也算不了什麼,咱們許正不用眨一下眼皮就能賠上。」

「y當然不算什麼,當時那位葉姓堡主也講過了。不過,我看他一直在提醒我們,說是這y上的招牌字好像很特別的。

不過,我看過了,就紅葉堡三個字,而下邊的落款人是費青山。我查過,中外名家中並沒有費青山這號人。

難道用的是別名,我也叫人查過,好像別名中也沒有這類名號的書法大師。」張震流講道。

「費青山……」許正峰念叨了一句,爾後半眯上眼在腦中搜索了起來,良久才搖了搖頭,講道,「好像是沒聽說過什麼大師叫費青山,連別稱都沒叫這名兒的。

估計不在這名頭上吧?難道就是紅葉堡三個字有奇巧,倒也沒看出什麼來。

而這y又不是古y,這牌子我猜測得沒錯的話,掛上去不到半年時間,算不得古董一號了。

不過,震流,仔細給我講講當時葉堡主具體是怎麼樣提醒你的,一個字兒,一個神情都不要放地,咱們好好推敲一下。」

張震流於是一五一十的講了出來。

「怪了,陳副區長好像從茶中喝出什麼來了是不是?居然轉身就走人了。你打個電話問問張浩有沒發現什麼奇巧之處?」許正峰聽完后講道。

「對了,我怎麼把他給忘了。」張震流一拍腦袋,馬上打起了電話。嗯啊一陣后講道,「倒真是奇巧,張浩講出mn后他有建議陳副區長對葉凡下手不要客氣些,而張浩講得也有理。

葉凡如此的囂張了還不給點顏s給他瞧瞧還行。畢竟,紅葉堡也是在五馬區的地盤上,居然對當地父母官如此,也是囂張到沒邊了。想不到陳副區長一聽勃然大怒,還嚴厲的訓叱了張浩,嚇得張浩直到現在都還有些心驚ru跳。說是從沒見陳副區長哪發火過,肯定是因為葉凡了。」

「倒又怪了,應該是陳副區長發現了什麼苗頭,給嚇著了。張浩剛好建議,正好當了陳副區長的出氣筒了。

到底葉凡的什麼地方能把陳副區長都嚇成這個樣子,人家好歹一副廳級幹部,在五馬區也是一風雲人物。

聽說他跟林書記關係很鐵,有著林建明撐著還怕一個治下居民?」許正峰也是不得其解。

不過,轉爾想了想卻是突然冒出一句話來道,「對了,他是不是叫你找高人來看看?」

「對對對,他一直提醒我們叫高人來看看這字。」張震流講道。

「高人,這個就難解了。有書法藝術界的高人,比如歌星在影視圈內也可稱之為高人。而在某個行當特別出彩的人也可以稱之為高人。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這些『狀元』可以謂之為高人。倒真難費解了。」許正峰講道。

「如果從古代的字眼來理解,高人往往都是指那些武林大俠。」張震流剛講到這裡,許正峰突然身子一震,說道,「你當時發現沒有,三強出來后找了些人去so擾紅葉堡,好像都給人家破解了。那守堡的幾個保安身手相當的高。這個高人,難道就是指拳腳功夫特別厲害之輩?」

「莫非還真是,不過,拳腳厲害跟寫字有啥關係,古代那些武林大俠往往都是些霸頭,斗大的字不識一籮筐。古代稱他們為豪傑,其實都是些草野莽夫,魯莽之輩。喝酒吃ru能行,寫字,不是他們的強項。所以,應該不是吧?」張震流搖了搖頭。

「也是,武林大俠有幾個會寫字的。像電影中出現的全是假造的。什麼風流倜儻,功夫又好,那是不可能的。

練功者哪有時間去練字讀書,自相茅盾了。」許正峰也有些贊同,看了張震流一眼,講道,「不過,也有個把例外的。

不過,這幾個字倒還寫得不錯,筆力蒼勁,你看,m上去特別的圓潤,而老遠看去好像活字一般,給人一種剛勁如雄鷹般的力度。」

「蒼勁如雄鷹,什麼字有如此的神蘊,哈哈哈……」一道宏亮的聲音傳來。

「是良五爺,請進1許正峰一臉親切的笑著說道。這良五爺真名叫什麼就是許正峰這個東mn許宅的主人都不清楚。

但是,許正峰卻是很敬重良五爺。許家這樣的大家族,錢帛動人心,幾百年下來都有高手護院的。

而傳到許正峰這一代就是此人為頭了,他手下還有十幾個保安。其中有四個是他的弟子。

其它的,全是他從各地挖來的。個個身手了得,像這個良五爺,一腳下去定能碗口粗的樹斷了。

至於他的弟子,一個個一腳下去也能踢碎三塊重疊大磚。至於其它的護院保安,那就差多了,只是比普通人強行罷了。

「那行,反正也是閑著沒事幹,我就看看何方高人寫的字居然能讓許董你都讚歎,必是不平常之輩了。」良五爺講著話進來了。此人看上去不到五十。身材並不高,顯得矮而敦實。嘴裡叼著一竿長達一尺煙竿子。

良五爺不喜歡chu盒裝煙。而是喜歡自己裹煙葉子chu。而為了良五爺這個喜好,許正峰有專mnjio待人種煙給良五爺chu。

「呃……」當一眼看見桌上平鋪著的紅葉堡招牌,良五爺好像微微一震,馬上幾步就到了y牌前。

他好像有所懷疑,擦巴了一下眼睛,又拿起那個缺了一個角的『紅』字看了看。

爾後又挨個兒把紅葉堡三個字都看了看,瞳孔頓時收縮了一下。又伸手指頭m了m,當拿起費青山那塊碎片眼神滑到這三個小字上時,良五爺突然手一抖,那塊碎片掉啪地一聲掉在了桌上。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