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一百三十七章喬遠山抽人手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一百三十七章喬遠山抽人手段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千一百三十七章喬遠山抽人手腕

「唉,敲定是敲定上去了。 不過,不是落戶我們墨香市。」葉子奇有些不滿的講道。

「不是墨香市,怎樣能夠?」葉老大一聽,登時一驚,人都跟著站了起來。

「是真的,也不知上頭怎樣個想法。這融行政與經濟開發於一體的科技區最後並沒有落戶墨香市,也不在三陽地區。而是在海東市,當時省里下發告訴后,謝書記急得頭髮都白了好多根。一天都沒吃飯,唉……」葉子奇說道。

「我知道了。」葉凡一聲冷哼掛了電話,啪地一聲,那電話被他重重的拍在了桌上,登時就碎了。

雖說是特勤a組的特製手機,但也經不起葉老大那憤怒的一拍。連旁邊的茶几都給拍散架了。

「喬遠山,我有什麼地方對不起你。想不到你居然在暗中搗亂,海東市排名剛好在墨香市後頭,你不助墨香市反倒助起海東市來,那豈不是擺明了要讓海東市超過墨香市,你打的不是謝國忠的臉,你是在狠抽我葉凡啊1葉老大憤怒的朝天吼了一聲。

人影一晃就到了堡外的草坪上,登時,那些被橫華集團搞得像廢墟樣的假山亂石被葉老大踢得滿天飛舞。

他像個瘋子似的叫著吼著,李強趕緊過去了。他獃獃的站在一旁看著。喬圓圓正好在洗澡,不然恐怕會被嚇壞了。

良久,葉凡才停了上去。

「走,我陪你喝酒去1這時,傳來鐵占雄的聲響。

「鐵哥早到了。」葉凡恢復了安靜,轉頭說道。

「拳腳不錯,就是我站在幾十米開外都能感遭到拳風的威力。」鐵占雄說道,轉移了話題。

「喝酒1葉凡冷哼一聲,上了車子。

兩人隨意的找了個路邊攤,要了幾串東西拿了兩箱啤酒就末尾了。

「老弟有大煩心事,講出來我們哥倆算計一下。憋著舒服是不是?」鐵占雄笑了笑,跟葉凡碰了一下咕嚕著干出來了一杯。

「唉……」葉凡嘆了口吻,看了鐵占雄一眼,又連連干出來三大杯啤酒才停了手,講道,「那件事我以前跟你講過,就是為墨香市爭取科技園區的事。」

「嗯,是不是被三陽地區搶去了。你覺得對謝國忠無愧,所以才瘋了似的。」鐵占雄說道。

「三陽地區沒拿去,被排名在墨香後頭的海東市拿去了,那個地方我也曾經工作過。

本來我也應該高興才對,對我葉凡來講,我希望我工作過的地方都能興隆起來。

也許有人講我這思想太狹窄,沒有全局觀念,小山頭主義了。不過,我葉凡就是這性情。」葉凡講道。

「人之常情,換作是我也一樣。我們總希望本人工作過的地方能好起來,所以,你不應該煩惱才對的。」鐵占雄講道,「雖說墨香市這次沒爭取到。這個,只能怪他們實力不夠,『活動』量不夠。」

「唉,我以前不是跟你講過,這個,估量是我那岳父在抽我嘴巴,在敲打我,他是在正告我。由於,我應用了我那大舅哥喬報國來作文章……」葉凡把事說叨了一遍上去。

「看來,還真是喬委員的手筆了。」鐵占雄聽完後點了點頭,神色嚴肅了起來,掃了旁邊正繁忙著的小老闆一眼,叫道,「再來幾串,要牛肉的,羊肉不要。」

轉爾才講道:「你是不是一時難以承受,覺得喬委員太無情了?」

「是有點,你要敲打我可以直接批判我是不是?我們是什麼關係,有什麼話不能當面鑼對面鼓的敲?可是何必在背後使了這一刀,這一刀,殺得我很痛。」葉凡口吻特別的冰冷。

「呵呵,當初你借喬圓圓的嘴行本人的事,也不是沒有直接跟喬委員講嗎?

這事擱在你身上就正常,擱在喬家身上一定也不正常。所以,喬委員會敲定你也正常。

他估量以為你在耍小聰明,想在這種政治大腕面前玩謀術,兄弟,你我都不夠格,級數不夠。

心智閱歷更不如他們了。結果反被人家給耍了,而且是狠狠的捅了你一刀,讓你長長忘性。」鐵占雄反倒是笑了起來。

「這忘性,長毛了。」葉凡說道。

「不過,我也覺得喬委員太過了一些。你想,既然他是長輩,是政治大腕,何必跟我們這些小毛蟲計較是不是?你畢竟是他女婿,年青人耍了點小心眼作長輩的可以當面批判,而採用反制的手腕就太過火了。這樣子做,會傷著你的。」鐵占雄也略顯憤怒了。

「我也這樣想,他不批判也沒提示我任何一句,直接下的是刀子。這一刀,我葉凡必還。喬家又如何,我們這些小毛蟲也不是任人踩踏之輩。」葉凡態度非常的嚴肅,仔細。

「你真要反擊,這個,你得好好想想了,這樣子做,是不是將更進一步激起茅盾。

到時真惹出喬委員的真火來,恐怕他這把火會燒傷了你。我看還是算啦,我們先忍著。

等我們實力提升了,再上一層樓時找個時機反擊一下,讓他能看到我們的力氣就是了。

這個時分,我們跟他反制,根本就不對襯,不明智1鐵占雄勸道。

「反擊不了我咬他一口總會,他捅了我一刀,我總要讓他也小痛一下才是。不然,真不拿豆包當乾糧是不是?」葉凡說道。

「那你預備怎樣干?」鐵占雄沒有發表意見,而是直接問道。

「暫時還沒想到,在他身上一定製不了什麼。這事,我就從南嶺地區動手。」葉凡哼道,「他捅我一刀,我就在喬報國身上小踹一腳回來。」

「有意思。不過,老弟,你真想踹你那大舅哥一腳?」鐵占雄似笑非笑,問道。

「踹了1葉凡態度非常仔細的講道。

「我倒有點小法子。」鐵占雄見葉凡態度如此的堅決,不由得講道。

「啥法子,講來聽聽。」葉凡緊追著問道。

「我也是剛看到的,聽說南嶺地區的治安不是特別的好。而針對這種狀況,南福省委還下發過專門的整治文件。

這個,當然並不是在喬報國任專員時行成的緣由,要追糾緣由的話就彼為複雜了,而且,也怪不到喬報國身上。

不過,喬報國在此彷彿聞到了什麼滋味。所以,最近不斷在增強治安一塊的工作。

強化治安看法、增強警力,而且,要提高出警力度,那就得增強警用設備的改善。

像警車、破案的一些儀器等等都需求錢是不是?而南嶺地區行署也向部里打了央求報告說是要建一處警察特訓基地以提高南嶺地區警察的素質。

而這一塊剛好落在我手頭上,本來是想批了。不過嘛,此一時彼一時了。」鐵占雄淡淡的笑道。

「這樣恐怕不妥當,假設鐵哥硬卡著不批,那豈不是直接跟喬家大院叫板了?

這事,要是給喬遠山同志記上去的話對鐵哥今後的發展很不利。畢竟,你今後要選拔都得經過中組部是不是?

這事不妥不妥,我還是另想辦法。最好是不要觸及到我們身上暗中搞一把就是了。

當然,我的意思並不是要給喬報國狠來一刀,我葉凡作不到,畢竟我們是親戚。

而只是小踹一腿讓遠山同志也長點忘性就是了。真打痛了喬報國的話,估量圓圓也得跟我急了。」葉凡講道。

「沒事,又不只是一個南嶺地區在爭取特殊警用訓練基地。光是南福省就有三個地方,像三陽地區也在爭取,還有蒼海市。

我想,雖說只是一個警察訓練提高的公用基地,但是,估量當地的指導都聞到了什麼滋味。

至少,能拿下這個基地的話也是大功一件。不但能為當地省下一大筆錢,而且,搞好了治安。

這個,也是當地指導臉上有光榮是不是?到時,功勞薄上又可以記上一筆了。」鐵占雄說道。

「呵呵,蒼海市那麼有錢了還要搶這個。我看,墨香市經濟比蒼海市差多了。是不是也可以讓他們爭取爭取?」葉凡詭異的一笑。

「老弟兇猛,墨香市這邊剛丟了一項目,如今老弟還他一項目。雖說跟科技區相比影響小了許多,但總算是拿回了一點。你心裡也能增加一些愧疚是不是?就這麼定了,你趕緊給謝國忠打聲招呼,叫他們打個報告到省里,爾後轉到我們這裡。這個,批不批還不是我們的事。」鐵占雄講道。

「不不不1葉凡突然擺了擺手。

「老弟你這是搞什麼,雲里霧裡的真讓老哥都差點蒙了。」鐵占雄說道。

「不是給墨香市,而是給三陽地區。既然三陽地區各項目的排名在南嶺地區之後。

那我們就在治安一塊相助南嶺地區一把,至少,在這一塊上讓它超過南嶺地區。

聽說經濟發展一塊上三陽地區跟南嶺地區也是相差甚微,只需大力一推,沒準兒三陽就趕超了。

不過,我不打算讓他片面趕超。某些方面,比如治安一塊趕超也夠了。」葉凡說道.

「好好好!老弟兇猛。雖說只是一小趕超,但也等同於甩了喬委員一小記耳刮子。不過,你這小手腕估量喬委員會揣摩出來的。到時,你老弟又得等抽了。」鐵占雄笑道。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