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一百三十八章葉氏敲詐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一百三十八章葉氏敲詐法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全文字無廣告 第二千一百三十八章 葉氏敲詐法

「管它的,就是要讓他知道,不知道了還有什麼意思?不過,這樣一來,鐵哥估量也會給我那岳父惦念上了。 」葉凡道。

「管它的,喬委員也不能夠一輩子坐那個地位。再了,估量五年之內我應該都沒有再上一級的希望。

再上去,正部級,對我來講,也許,這輩子只能是個奢望。即使是不得罪喬委員,他也不能夠幫襯著我是不是?」鐵占雄講得瀟洒。葉凡從他的話語里感覺到了濃濃的兄弟情。

「不會,一定會上肉話,我的1葉凡講這話時真有種氣蓋如宏的感覺,鐵占雄突然哈哈大笑道,「好,我就等著老弟助我一把了。喬家又如何,我們照樣子『咬』他們去。不過,我們倆彷彿都有點狗性是不是?」

哈哈哈……

屬狗的……

老鐵的話一完,兩人都大笑了起來。由於,兩人都想到了葉凡在a組的外號就叫『狗子』。既然是狗子當然有狗性了。

喬圓圓洗完澡出來,走到樓梯邊往下一看,沒發現葉凡的蹤影,嘴裡不由得嘀咕了一句話道:「這傢伙,又瘋到什麼地方去了,真是的,轉眼間就沒了人影。」

「夫人,先生真的瘋了……」這時,燈光較暗處突然傳來了李強的聲響。

「瘋了,開玩笑吧?」喬圓圓看了李強一眼,發現他臉上塞滿了憂鬱。

「是真的,剛才先生瘋了似的呼嘯著喬家大院什麼的話。爾後衝到外邊就是拳打腳踢,我們都給嚇著了。

後來,鐵部長來了,叫先生一同喝酒去了。」李強其實是站在大廳專門在等著喬圓圓。

「到底怎樣回事?」喬圓圓心裡一緊,心難道跟喬家大院有關係。

「我也不清楚,剛才先生彷彿是接了個電話,是葉子奇打來的。那電話都給他一巴掌拍在桌上碎了。看,桌子也散架了,剛收拾掉

「我知道了,我打個電話問問子奇。」喬圓圓講道,李強默默的退了出去,由於,他的義務完成了。

葉子奇剛末尾不敢講,後來喬圓圓逼得緊。又講葉凡都由於此事發瘋了什麼的,葉子奇沒辦法,只好把墨香市科技園區的事跟這位二嫂子講了一遍。

喬圓圓生氣了,急匆匆的坐車回了家裡。 全文字無廣告 由於,當初這事葉凡在擺弄時喬大姐剛好在場,倒也知道這回事。

而且,當時喬遠山就要敲打葉凡,喬圓圓還以為父親不會真的下手,想不到這次還真的下手了。

一衝進大院子就發現父親喬遠山正在看報紙,母親葉蓉正在擺弄著手中的毛衣。

而二哥喬青陽正閉目聽著耳機中的音樂,一邊腿還在沙發上動來動去的。

「子正派點,動來動去的還像個軍官沒有?」喬遠山沖著兒子喬青陽就訓開了。

「這是家裡,又不是部隊。」喬青陽不滿的嘀咕了一句。

「在家裡也一樣,軍人就要有個軍人的坐相。看看,烏七八糟的,這坐姿,太美觀了。要是構成習氣給指導看見了,人家心裡會怎樣想?」喬遠山那臉一擺訓叱道寺。

「知道了1喬青陽很不情願的擱下了腿,那聲響大了許多。

「爸,怎樣能那樣做?」喬圓圓氣嘟嘟的沖著老爸喬遠山就凶過去了。

「怎樣了?」喬遠山目光又回到了報紙上,頭都沒抬,哼了一聲。估量早猜到什麼了。

「怎樣了,太過份了1喬圓圓哼道。

「過份,這孩子,怎樣跟爸講話的。」這時,母親葉蓉擱下了毛衣,心疼的訓道。

「問爸,他幹了什麼。本來這次我跟葉凡回家過年,葉凡是墨香人是不是?總想為家鄉乾的事,所以,剛好……」喬圓圓把科技園區的事講了一遍上去。轉爾講道,「爸,敢講這事不是乾的?」

「是我乾的1喬遠山直接道,擱下了報紙,瞪了女兒一眼,講道,「以為那子是只好鳥是不是?

以前不是跟們講過了,居然在我面前玩謀術!報國是他什麼人,不但不相幫,居然還想借我們喬家之手行本人的事。

要借也行,直接跟我講明就是了。爸不是個不通道理的人。結果怎樣樣,還跟我玩這些鬼把戲。要是不抽他一下,他還真反天了。」

「他有錯直接批判就是了,怎樣能這樣干。不知道,他都急瘋了。堡前那塊草坪都快被他踢成稻田了。」喬圓圓一急,眼圈有些紅了。

「兇猛,草坪都能成稻田,我還真得去看看葉哥的傑作。」喬青陽雙眼放彩,講道。

「滾一邊去1喬遠山沒好氣的哼道。

「好了圓圓,這事也別講了。反正葉凡也沒什麼事是不是?再,葉凡這孩子假設能再懂事點,爸也不會這樣生氣了。今後留意著點就是了

「葉凡是女婿1喬圓圓最後講了一句,的出門而去了。

「我去看看她。」喬青陽講著,跟著喬圓圓走了。

「一點事都經不起,還叫女人回來折騰,我看這子就是一個扶不起的阿斗。不堪大用,不堪大用1喬遠山冷冷的哼了一聲,上樓去了。

葉凡正跟老鐵喝得暢快時,電話響了,傳來管家李成的聲響道:「先生,橫華集團的副總經理張震流來了,他想見。」

「問他有什麼事?」葉凡問道。

「他是那堡名牌子他們著實找不到異樣一塊的了,不過,他們贊同我們提出一定的要求。只需我們不要不斷抓住許三強這事不放。而且,希望我們能勾通那邊馬上放人出來

「知道我喜歡房子後邊那塊山坡地,懂我的意思沒有?」葉凡問道。

「我明白了,那就叫他們把我們被損壞的地方請大師和工匠按我們的要求弄好。爾後,圍牆的範圍要延伸到那片山坡地后。當然,我會以適當的方式跟他們講的,請先生放心。」李管家很懂事。

「就這樣了。」葉凡知道李成會辦壞事,擱下了電話。

「他們服輸了?」鐵占雄淡淡笑道。

「費青山手指頭書寫的堡名,難道他們還能找到第二個費青山寫出這牌子來?」葉凡哼了一聲。

「那難了,聽費大師曾經打破到了十段位層次?」鐵占雄道。

「聽他講還沒有,應該是九段頂階級次

「那也是不得了,不過,既然他們能發現這堡牌的秘密。那明,許家大院也有高人。」鐵占雄道。

「像許家這樣底蘊的家族沒有幾個人,哪是不能夠的?不過,估量應該不會超過六段位吧

「嗯,也是,要論錢我們比不過他。不過,要論拳腳這方面,我們倒是不用擔心什麼?」鐵占雄一臉淡。

「李管家,們東家在不?」張震流看了李成一眼,問道。他知道這位東家能量也不,估量在晾本人。兩個時前還在,這下子又不見了人影,估量是在拿捏本人。

「他交待我跟們談這事。」李成一邊走著一邊講著,不久就把張震流引到了堡後邊了。

張震流還以為李管家是要讓本人看看損失,爾後找到賠償的根據。所以,也就跟著李成一邊走著一邊講道:「這些損失們可以折成一個詳細價錢,我們會讓們稱心的。」

「呵呵,我們東家最喜歡後邊這樣的山坡了。張經理,看,這山坡有樹有草,往常我們東家練練太極拳,活動一下手腳倒是不錯,不錯!只是,我們堡面積雖不,但是,這樣的地方倒是難找到。聽們把這山坡盤上去了?」李成指著那山坡笑道。

「嗯,是盤上去了,花了不少功夫,原來的那家主人可是不肯買掉的。」張震流感覺到了什麼,老傢伙那臉有些發綠了。

「這樣行不行,我們東家喜歡這山坡,們能不能轉賣給我們。正好這圍牆也被砸倒了,再建的時分正好可以一併圍出去了。」李成還是一臉淡笑著講道。

一聽『轉賣』這個詞,張震流差點要罵娘了。瞬間他曾經明白了,估量紅葉堡的葉凡早就瞧上了這山坡。

只是不斷人家原主人不肯賣。想不到這下子遇上這檔子事,話講得難聽,轉賣,我們敢收錢嗎?那三強還要不要從衛戍區出來。

不過,張震流瞬間恢復了安靜,道:「們東家的意思是用這騰家園子賠償們受的損失?」

「呵呵,我們可不是白拿,照價付錢是不是?」李成呵呵笑著,看了那山坡一眼,道,「這山坡也是一荒地,沒有任何修建,就一些樹木花草,也值不了多少錢。

以前們給我們紅葉堡開出的價錢是一千萬。而這山坡的面積雖比紅葉堡整個地盤面積還要大一些。

但我們紅葉堡值錢的地方是這古堡,地皮也不值什麼錢。估量就二三百萬吧。」

這下子張震流那臉是徹底的綠了,心我們花了2個億好不容易盤上去的騰家園子,們估價只出二三百萬,彷彿們還吃虧了,我們佔了大便宜,這都什麼理兒?

不過,張震流是要上衛生間,轉到一邊打了電話給許正峰,把狀況講了一遍。

謝謝『squirrel0060 』『 lxmak47 』兩位大俠打賞。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