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一百三十九章互相顯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一百三十九章互相顯擺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全文字無廣告 第二千一百三十九章 相互顯擺

「什麼叫血盆大口,震流,如今感覺到了是不是?」許正峰口吻還是相當的安靜,這就是大腕風範。

「嗎的,塞不死他們。我們去了二個億,還是採取了威脅威逼的辦法才拿上去的。

這山坡處於二環圈內,假設打形成商業圈的話,至少立馬可以貶值到10個億。

就是光是這塊地拿去拍賣的話也值個四五個億的。姓葉的也敢出得了口,就二三百萬。真拿我們當軟蛋了。許董,這事,相對不能答應他們。」張震流罵娘了。

「給他們1許正峰道。

「怎樣行,那我們的國東大廈還要不要建,國東商業圈方案從此將擱置了。而且,我們費了這麼大勁頭,假設這最大的一塊地盤送給了他們,那我們這次的國東商業圈方案至少損失5個億。」張震流差點喊出來了。

「不要講了,馬上答應給他們。而且,我馬上叫律師過去辦理一切手續。希望手續一辦好要求他們放人。」許正峰再次強調道。

「許董1張震流還想再嗦,不過,剛講了兩個字就被許正峰打斷了,他哼道,「我們許家的園子不是那麼好拿的。

良五爺不是講了,只需牌子一修復,我們當前,要的是整個紅葉堡。

這山坡,就暫時借給他們折騰一段日子罷。國東商業圈是必定要執行下去的,誰阻攔都沒用1

「那好吧。」張震流著,走出衛生間后,以滴著血的口吻以300萬成交了。許正峰還真是聞風而動,不久,律師就到了,而葉凡也回到了紅葉堡,單方律師以及公證處的同志一同辦理了相關的手續。

就是單方的律師以及公證處的工作人員都在心裡嘀咕,這麼大的山坡園子居然只賣了三百萬,這簡直是荒唐,這不是白送是什麼?就是傻子也能看出一點瞄頭來。

而圍牆以及外邊被損失的地方都是照價賠了,臨到最後,葉老大還淡淡的講道:「希望們今後要留意著點,別砸了建建了砸,這樣多糜費工夫,二來,也糜費錢是不是?們集團有錢,這個大家都清楚,但也不能這樣糜費是不是?下不為例1

張震流這個時分真有一股子衝上前去狠甩這傢伙十幾個耳刮子的衝動,不過,他見一臉嚴肅,抱著臂膊的保鏢李強同志那雙眼像狠一樣的盯著他,張震流不由得縮了縮脖子,相當鬱悶的憋下了這口吻。由於李強的手腕他見識過一些。

「葉先生,蛇吞象結果都是很慘的。良某講句題外話。」許家的良五爺跨前一步,沖葉凡淡淡的笑著伸手想拍葉凡的肩膀。

不過,李強也是跨前一步盯著良五爺。單方盯著看了幾秒鐘良五爺才退回來。這蛇自然喻葉凡了,象嘛,就是許家了。

「呵呵,把象宰了碎成有數塊,蛇也可以漸漸吃了它嘛。良五同志,是不是?」葉凡看了良五爺一眼,淡淡的笑道。

從這傢伙身上剛才逼出的氣勢來看,估量就是那位識破堡牌真相的許家高人了。

不過,葉凡感覺得到,這傢伙,不會超過六段身手滴。李強出手就可以敲定他了。

「這石頭,真是擋路,滾一邊去1李強彷彿嫌路旁那塊重達兩三千斤的石頭有些礙腳,這邊講著,那邊飛起一腳踢去,那塊假山巨石像發炮彈樣的飛砸在了十幾米遠的草坪上。

登時濺起一陣子沙土,氣勢相當的驚人,看得兩個律師以及公證處的幾位工作人員是瞠目結舌。有幾個膽點的那神色都變慘白了。

由於假山中間有許多的空,二三千斤重的巨石看上去體積特別的大,不心還會估量是不是有上萬斤。

「這石頭,的確有些擋著路了。良某幫們清算一下。」良五爺也不甘逞強,走到那邊假山石前也是猛地一腳踢去,那石頭地一聲巨響也飛出去了十幾米遠。氣勢跟李強的差不了多少。

單方借這石頭相互顯擺示威了一下。

走出紅葉堡后,張震流一臉凝重,講道:「看來,姓葉的來頭也不,居然能請到如此的高人。良五爺,估量那人有多少斤量?」

「實力跟我差不多,不過,那人年青。能如此年青有著如此的六段實力,著實兇猛。」良五爺倒也不講假話,轉爾講道,「三強這孩子是個睚眥必報之人。我擔心他出來後會找紅葉堡費事。還得多勸勸他別壞了事。而且,李強如此身手,我也不能夠隨時在三強身邊,要是惹著他被打了又得翻風浪了。」

「嗯,我會勸他的。」張震流貌似誠心的點了點頭。

「上車,我們去竹老那邊?」不遠處停著的一輛賓士車裡的許正峰按下了窗戶,顯露臉來講道。

兩人拍了拍身上,坐進了車裡。

八大胡同不遠處有個叫花貓巷子的地方,在路口不遠處有座矮矮的二層房子。

看上去很老舊,一點也不起眼。磚牆外邊刷了一層石灰,石灰曾經有些發黑,上頭還隱隱的寫著「工業學大慶農業學大寨」這句六十年代非常時興的標語。

而屋前倒是有塊空地,上頭種了些細條竹子。

屋裡就住著一老頭,姓李,由於特別的喜歡竹子,所以,附近的鄰居都喜歡稱他為『竹老』。

竹老看上去應該有六七十來歲了,不過,人顯得很肉體。也沒見到有子女來探望過他。

街道辦事處的同志也來過了,是竹老一個人,屬於五保戶的範疇,只需他本人央求,倒是每個月也有百來塊錢的政府補貼。

不過,竹老硬是拒絕了。是本人身體還行,等什麼時分不會動了再央求。

而且每天在房子外邊的空地竹子下擺了個攤子,搞些魚丸肉丸子牛肉麵什麼的。

一天也能賺上幾十塊錢還是有的,不需求政府救援。人家都講竹老傻,不過,竹老也不再乎。

還別,竹老弄的蛋炒飯以及牛肉麵相當的有味兒。每天早晨攤子往外一擺放,兩張桌子倒也能掙些錢兒。

「老闆,我們也走累了,還是到酒店吃個夜宵吧?」許正峰交待徒弟老遠就停了車子,三人成心的拐了幾個彎從前面走向了竹老的攤子。

早晨有一桌人炒了四盤菜正吃喝著,另一張桌子還空著。張震流成心顯得有些疲憊樣子,講道。

「嗯,那邊不是有個攤子,我們今晚就在這裡對付一頓。」許正峰看了看竹老面前的一張桌子,道。

「這裡怎樣行,不衛生,還是去酒店吃。」張震流成心看了看那張油漆都快磨光了的木頭桌子,皺了皺眉頭講道。

「老闆,這裡的牛肉麵滋味相當的好。不信嘗嘗,我以前來吃過幾回,真不錯。

老闆整天吃慣了海魚中餐的,明天到攤點嘗嘗沒準兒別有一番風味。

而且,這攤點,衛生搞得還不錯。看,那老人家不是戴著手套在炒菜,比那些炒館還要來得乾淨。」這時,該良五爺這個保鏢上陣了,他是大聲的講道。

「別胡,怎樣能叫老闆坐這地兒吃?太掉價了。」張震流那臉一板哼出聲來了。

「算啦,那就試試。」許正峰擺了擺手,三人自然在演三簧,很自然的走過去圍坐了上去。

「該上的都上,老人家,要搞好些,特別是衛生,要乾淨些。等下老闆一高興,沒準兒還給些費。」張震流又上前沖著竹老交待道。旁邊那桌人有個中年人笑道,「們放心,這竹老的衛生從來做得很好。我們常常在這裡喝。」

那桌人講著,也喝完了,一個個站起來,打著飽嗝走了。

不久,幾盤菜下去了。

「老闆,嘗嘗,真不錯的。」良五爺夾了一大口牛肉炒麵塞進嘴裡一邊吃著一邊道。

張震流跟許正峰彷彿有些不信樣子也夾了幾根麵條嘗了嘗,許正峰拿起紙巾擦巴了一下嘴巴,點了點頭,道:「還真不錯,跟酒店裡的不一樣。」

「呵呵,主人,我這裡的菜都是老燕京味兒,相對正宗的。不過,我這攤點,把戲也不多,就是全炒上桌也就個六七盤的。」竹老一邊炒著菜一邊笑道。

「六七盤,再來碗炒飯,夠了。」許正峰笑道,一臉的親和之笑。

不久,喝了幾瓶啤酒後張震流打了個酒嗝,末尾上場了。他有些憤怒的講道:「太囂張了,要是以著我的性子,早砸了那破堡。什麼東西,不就一塊破牌子,居然還叫我們賠?我們橫華是泥捏紙糊的嗎?他們太看我們了。」

「張經理,坐著講話不腰疼。那牌子雖是普通的和田玉搞的。這倒不重要,我們東家有的是錢,賠得起。就是那幾個字,不瞞們講,我在圈內打聽過了,聽很有來頭。」良五爺自然裝得一幅高手風範了。

「什麼來頭,我查過了。在國際國外書法界並沒有叫費青山的人。就連別稱都沒有,我看也是一無名之輩。

葉姓子居然叫囂著叫我們賠他異樣一塊牌子,我看隨意叫個名人寫上也比那個什麼費青山的強。」張震流冷冷的哼了一聲。

許正峰隱晦的發現,竹老一聽到費青山那三個字,果真有反應了。那炒菜的手分明的慢了一點。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