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一百四十章五馬區一號人物到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一百四十章五馬區一號人物到訪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千一百四十章五馬區一號人物到訪

「張經理,你不是不明白,我剛才不是跟你講過了嗎?那個費青山很有來頭的,聽我師傅說是什麼華夏六尊的老大。

而且,那紅葉堡三個字居然是用手指頭直寫劃在玉上的。而且,一氣呵成,筆力蒼勁。

再說,那字深達二厘米。你想想,手指頭是肉長的。即便是用刻刀估計也難搞得這麼圓潤。

我良五在圈內自認還有兩把刷子。不過,要用手指頭寫出這三個字來,那是絕不可能的。全力之下弄點痕出來還是有的。」良五爺一臉凝重的講道。

「也不一定,咱們華夏名叫費青山的估計也不少吧。你就能確定寫牌子的人就是那個費青山,沒準兒同名罷了。咱們也沒必要過於擔心什麼。我看那紅葉堡的堡主,也不過虛張聲勢罷了。乾脆咱們多花些錢請些高人來平了那破堡。」張震流哼道。

「我想,八成應該是費青山本人。有幾個方面可以確定,一來,那姓葉的年輕人肯定曉得費青山的威名,所以才會如此的囂張。

二來,咱們華夏又有幾個高人能用手指頭寫出字來?手指頭是肉長的,那塊和田玉還是硬玉,不是軟玉。

這事,我看,還真有些麻煩……」許正峰皺緊了眉頭,好像很傷腦筋似的。

「手指頭寫字就了不起啦,井底之蛙罷了。」這時,突然傳來一道冷哼聲,三人轉頭看去,發現居然是竹老。心說,你果然上鉤了。看來,此老跟費青山的仇怨彼深了。

「井底之蛙,你講什麼,你來試試。試呀1良五爺好像生氣了,站起來指著竹老哼道。

「啪……」炒菜的鍋鏟被竹老給扔在了一旁。他大步上來,手指在那硬硬的木頭桌上一劃拉。

刷刷幾下,桌上現出了幾個字來。良五爺跟許正峰自然馬上配合著瞠目結舌了。

「高……高人……」張震流有些結巴的讚歎道。..

「可惜這是木頭的,跟費青山還是沒比。」良五爺雖說臉上也佩服不已,不過,還是彼為遺閡⊥貳

「跟我進來。」竹老冷哼一聲,轉身進了老房子。三人也就順著就進去了。只見竹老指著屋子裡一個花崗岩雕花的石凳講道:「這是老夫平時沒事幹時手指頭隨手划的。」

「真是手指頭划的?」張震流好像不信,上前又摸起石凳來。

「手指頭肯定是手指頭了,不過,如果竹老您能現場表演一下。咱們許董重金聘你。」良五爺一邊摸著一邊講道。

「聘我,不稀罕1竹老淡淡的搖了搖頭,伸指就在旁邊一塊石板上手寫了起來。

隨著唰唰的石灰飛騰著,不久,筆力蒼勁的一行字出現在了許正峰三人眼前。

「厲害,你真是高人了,這字,跟費青山的有得一比。許某有眼不識泰山。高人,你給個價吧。如果你肯出手幫我們擺平紅葉堡的事,許某可以答應你拿得起的條件。比如,別墅寶馬都行。」許正峰一臉佩服的講道。

「我講過,不稀罕。」竹老搖了搖頭,看了三人一眼,說道,「不過,你們得把費青山寫什麼紅葉堡的事講清楚,一點都不能漏了。沒準兒我一高興就出手了。而且,不要你們出任何報酬。」

「真不要任何報酬,這個,我們不好意思了。你幫許某辦了事,許某總得付點什麼。」許正峰顯得有些不好意思樣子。

「那這樣,你們隨便給點就是了。」竹老哼聲道。

「竹老,這位是東門許家大院的大老闆,時下國東集團的掌舵人許正峰許董。不管是在商圈或政府方面,許董都是相當吃得開的。」張震流趕緊介紹著給許董抬面子了。

「不要跟我講這些,我沒興趣,你們還是趕緊講講費青山以及紅葉堡吧?」竹老皺了下眉頭,臉板了起來。

張震流自然順竿子就來了,把事給說叨了一遍。當然,像他們違規拆遷說成了是按政府文件拆遷。而那邊把葉凡講成了一個仗著權勢欺人的紈同志了。

「那塊玉石做的堡名牌子呢?」竹老急著問道。

「在許某家裡,竹老如果要看我馬上叫人送過來。」許正峰講道。

「不必了,我去你那邊看看。」竹老手一擺說道。

四人匆匆上了車子直奔東門許家大院而去。

葉凡洗了把澡,出來見喬圓圓回來了。喬青陽見葉凡從樓梯上下來,趕緊講道:「葉哥,這事,我爸做得不地道,你諒解著點。「

「呵呵,我已經忘了。」葉凡沒事人似的擺了擺手,倒是令得喬青陽兄妹倆發愣了一會兒。

喬圓圓有些不信樣子,問道:「你真忘了?」

「當然,我葉老大是什麼人,這點小事。再說,他畢竟是我岳父嘛!咱小人不記大人過。」葉凡一臉釋然樣子。

「真忘了那就好,這個,爸也是一時興起,你別記心上就是了。」喬圓圓終於鬆了口氣,見葉凡面上不像作假。

「葉哥,你這宅子,怎麼還沒清理掉?要不要我出手整那傢伙幾下。不然,人家不來理會也不行。」喬青陽想做點事消除葉老大心裡的一點不痛快。他曉得,葉凡表面上講得輕鬆,八成在心裡罵著老爸了。

「不必了,已經解決。」葉凡擺了擺手。

「解決了,怎麼解決的?」喬圓圓來了興緻,盯著葉凡問道。

「從現在起,咱們後邊的騰家園子就是咱們的了。李管家已經電話聯繫國內外知名大師,估計明天會到。

我也已經給修繕故宮的知名專家們講過了,他們那邊也會派人來看看。

可以對堡進行改善式修復了。圓圓如果你有什麼要求,要盡量給專家們講講。一旦方案形成就改不了啦。」葉凡講道。

「那好。」喬圓圓臉上展開了笑顏。

「還是葉哥厲害,這麼一砸,倒落下了一個山坡林子。這麼大,估計賣個幾億不成問題了。葉哥真算得上是敲詐專家了。」喬青陽一臉佩服。?

「你小子講什麼,還敲詐專家,咱們是了錢買的。」葉老大一本正經,白了這傢伙一眼,講道。

「買的,那咱們不是虧了?」喬圓圓可是有些不滿意了。

「嘿嘿,虧點沒啥,咱們就當是為人民服務嘛。」葉老大詭異的乾笑了一聲。

「不對啊,你用了多少錢盤下來的?」喬青陽摸了一下腦殼,問道。

「這個數。」葉老大伸出了三根指頭地。

「三個億,也差不多,你還是佔了點便宜。不過,好像也不多了,最多賺了幾千萬吧。」喬青陽點了點頭,那山坡他可是看過多次了,心裡也有個數。

「你小子想哪去了,是300萬。」葉凡淡淡一笑。

「不可能,300萬怎麼能盤下三個億的地皮。葉哥說笑了。」喬青陽是脫口而出。

「我有說謊嗎?」葉凡轉頭得瑟的看了喬圓圓一眼,說道,「人家硬塞的,沒辦法啊!這個,不算是受賂吧。不過,得給那老傢伙講講。不然,還真有點變相受賂的嫌疑了。」

「給誰講講?」喬青陽不明白,問道。喬圓圓倒是曉得,那老傢伙肯定指的是龔開河同志了。無非是想請他出具證明罷了。

「不該問的不要問,我覺得你小子最近怎麼像一娘們,越來越嗦了。是不是皮痒痒了,要不咱們來幾下,剛好那林子是咱們的了,咱們去活動一下筋骨。」葉老大那臉一板,訓了起來。

「少來,我才不想當人肉沙袋。」喬青陽那臉微變,趕緊說道。

這時,李強匆匆進來,說道:「先生,剛才來了二個人想進來,一個中年人一個年青人,好像是幹部模樣的。

不過,我沒放他們進來。後來,那個年青人介紹說自己叫衛平,是他身邊那人的秘書。

那個中年人是林建明,是咱們五馬區區委書記。是特地來看看的,聽說最近因為這房子問題鬧騰得厲害。估計是微服私訪了。」

「噢,請他進來。」葉凡說道,架子很大,居然坐在椅榻上沒有站起來去迎接這五馬區一號人物的架勢。

葉凡琢磨出個味兒來了,估計是先前給五馬區常務副區長陳順風喝了費家的茶葉把咱們的五馬區一號人物引到這裡來了。

至少可以看出,他倆個關係很鐵。不然,陳副區長絕對不會把這好消息告訴林書記的。

這種消息最好是自己獨享來得好,哪能跟別人分享。到時,陳副區長找幾個機會跟自己套套近乎,那是多麼好的一條找靠山之路。

不久,一個胖胖的中年人跟一個年青人跟在李強後邊走了進來。

「林書記有空到葉某的小窩來看看,真是蓬蓽生輝啊1葉凡倒是走到門口笑道。

「葉先生這也叫小窩,那咱們住的應該叫什麼了。」林書記一臉親和的笑著,他倒是首先伸出了手。

葉凡跟他握了握,不過,他發現林建明書記應該是發愣了一下。爾後又隱晦的用餘光觀察起自己來。

「祖上的親戚積下的一點小東西,我是坐享其成了。」葉凡笑了笑,伸手講道,「既然來了,林書記進去坐坐怎麼樣?」

兩人說著進了大廳,喬青陽是大馬金刀的坐著,掃了林建明一眼就沒什麼興趣了。而喬圓圓倒也是一臉微笑的站在葉老大椅榻前。葉老大也就落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