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一百四十二章反客而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一百四十二章反客而主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呵呵,要逼出費青山,法子多了。 我直接抓了葉凡就可以逼出他來了。

當然,聽你們講這個姓葉的年青人很有些能量。能擁有如此古堡的年青人,家世必然了得。

而且,他在軍隊還有一些關係。我們假設採取強逼強抓的方式會引出一邊串不必要的結果。

我倒是無所謂,屁股一拍可以走人。不過,我們華夏有句古話怎樣講?跑了和尚跑不了廟。

他們必會找上你們許家。這件事上,你們為我提供了費青山的線索,老夫我不是那種人。

就這麼定了,你們找來相反材質的玉石,我來修復。估量,一個早晨足夠。

至於說逼費青山什麼時分亮相,我來定。這事,你們不必再插手。對於紅葉堡,費青山倒下的時分,就是老夫踏平紅葉堡的時分。

我不傷人,我只砸堡,就是葉凡想怎樣樣也沒法子了。而且,這事,他們也查不到你們頭上。」竹老倒是個重情意的人。

「謝謝,這事本來是我們許家的事。這麼費事竹老我們過不去心意。這樣,只需竹老有什麼需求,我們全力滿足。

比如,修復這玉牌子竹老會耗去一定功力。我想,消耗后能否用高營養價值的東西補回來。

我們許家還有幾條百年輕山參,相對是長白山出品的。有一條我們許家曾經收藏達二百年之久了。

等一下我們交待良五送過去。還有,這玉材我們早就找到了,良五爺,你一併送來。」許正峰交待道。

不久,一切預備停當。

竹老把拿來的玉碎成了粉末,再合下水搞成米糊狀末尾了修復融合的工作。

而許家奉送的百年山參竹老也沒客氣,這種東西可是好東西。有貨無價的。

正好可以拿來補充體能,激起潛力,爭取在相遇費青山時能讓功底子再上一個新台階。

第二天早上10點鐘,騰家坡轉買手續全部敲定了上去。從此後,騰家坡就是葉凡的了。

而衛戍區那邊也有了動作,告訴了橫華集團的張震流。說是曾經調查清楚了,砸什麼的跟許三強有關,是別人乾的。

他們答應下午放人了。這個,自然,有人當了替罪羊皮,是橫華集團一個下屬部門經理。

明天早上江都督辦組就要出發了,上午10點當時葉凡再一次召集了江都省督辦組的全體成員閉會。當然,政務院那邊那天來的幾位同志葉凡並沒有告訴他們開這個例會。

由於,江都省督辦以中辦督查室這邊為主。你整天閉會人家也煩人。等下告訴明天幾點一同出發就是了。

「同志們,這次下去我們的義務很艱難。前次下去只是試水,這次再不能試水了,而是要『下潛『,徹底把張委員交待的事督辦清楚。

我們一定要留意本身,做到公平公開公正。遇上事不能講情面,我們講情面,那就是對老百姓的不公平。

下邊的群眾常常罵我們這些當官的不幹人事,不為百姓謀福利。我們這次下去就要幹人事,並且,要干好。

要實在把老百姓的利益放在我們心田中,而不是走走過場擺擺樣子。下去吃喝幾頓后出兵回來了。

一來完不成張委員交辦的事,二來,更對不起的是那些無房深受其苦的老百姓。當然……」葉凡一臉嚴肅的坐在本人的地位上末尾訓話了。

不過,當葉凡剛講到一半時,政務院那邊配合葉凡督辦的擔任人,也就是政務院副秘書長田林同志帶著四名組員匆匆出去了。

不過,田林同志那神色有些不美觀。他看了葉凡一眼,一臉嚴肅的講道:「葉主任,江都督辦的事是張委員親身交待的。葉主任一定要惹起注重才行埃」

「我很注重,你沒看見,在出發前我們特別開個例會講的就是江都督辦的事。就是為了嚴肅紀律以配合下去后的工作。」葉凡心裡一動,不過,一臉正派的講道。

「注重,既然是關於江都督辦的事。那怎樣沒有告訴我們,我們這邊可是受張委員委託配合你們工作的。還有,發改委跟扶貧辦那邊的同志也沒到。估量葉主任也沒告訴吧。假設葉主任以為我們有些礙手礙腳的話可以提出來嘛!何必搞有些小動作,把我們掃除在外是不是?」田秘書長一臉嚴肅,那口吻,可是有些指摘葉凡不當了。

「田秘書長,估量是葉主任怕費事你們。這個,跑來跑去的也著實有些累著了。所以,就沒有告訴你們那邊了。」這時,於貴發拋出一句話來,這貨明擺著有些推波助瀾了。

「費事,幹什麼事不費事。而且,我們都是老黨員了,我田林曾經有著幾十年的黨齡,黨性準繩還是謹記著的。

我們由於是老黨員了,干工作就更不要怕費事。要是怕費事就不幹工作了,那還能稱之為黨員嗎?

同志們,我們時時辰刻都要牢記,我們是黨員,是人民的公僕而不是官老爺。這種思想要不得,干工作要仔細,不要怕費事。

要實心把老百姓的利益放在首位才對。」田林打著官腔,彷彿在這裡他才是一號人物,這個主角倒變成主角了。擺明了是要給葉老大尷尬了。

「田秘書長講得對,我們辦事,該費事的地方我們不要怕費事,不過嘛……」葉凡講到這裡,成心的掃了全體同志一眼,哼道,「不該費事的地方就不要費事了。

比如說,就拿放屁這件事來講,你就是穿著褲子也能放是不是?可是,你硬是脫了褲子去放屁,那就是多此一舉的費事了。

剛才田江同志批判我葉凡是不是覺得他們礙事,這點我是堅決要否認的。

你們是來配合我們工作的,怎樣反倒成拌腳石了?同志們,不要把自已當作拌腳石。

你假設真把本人當作拌腳石,我怕你們今後真成為拌腳石了。我早就講過了,這次只是督辦組出發前的一次小例會。

既然江都督辦組是以中辦督查室的同志為主,而政務院以及發改委還有扶貧辦那邊來的同志都是配合我們工作。

所以嘛,我們不能主次倒置了。什麼叫配合,我們次要成員安排你做什麼就做什麼了那才叫配合是不是?

怎樣的我感覺某些同志過去並不是想配合我們工作,而是動不動就指手劃腳的。

同志們,希望你們能清醒的看法到本人的義務,這個可是張委員交辦的事。

我們都得慎重,要認清本人的工作才對。而不是瞎嚷嚷瞎指揮。正由於主次分明,所以,我想,開個小例開嚴肅一下紀律這點大事就不必再費事除中辦督查室外其它部門同志了。

這事,只需明天出發後到了江都我們通氣一下就是了。某些同志啊,這火氣還不小嘛!

我看,於貴發同志,你是不是得去買幾盒三黃片回來分發下去,泄泄火也好。」葉凡是不陰不陽的,這話一抖落出來,田秘書長那臉顯得相當的乖僻。

氣不死你老傢伙,葉凡斜瞥了他一眼,心裡冷冷哼道。如今總算是明白,估量這老傢伙是來為張委員找場子的。

什麼配合督辦,根本就是找岔,估量他恨不得督辦不下去。爾後嘛,張委員自然就舉起了屠刀下手了。

「葉凡同志,講這話可是要擔任任的。主角雖說是主角,但是,沒有了主角的故事看起來淡然無味。

而且,主角就不能要人權了?我們黨從來倡導民主嘛。總不能只需集中而不要民主是不是?

雖說張委員有交待江都督辦組以中辦督查室這邊為主。但是……」田林講到這裡,成心的停頓了一睛,見大家眼球全吸引過去后,老傢伙才慢條斯攬誆璨漚駁潰「但是,合理的建議我們還要該提的是不是?比如,某些同志指揮恰當。

我們再不提些建議那這次督辦工作就偏離了方向,得到了準繩,那還怎樣完成張委員的交待?

到時,那板子拍上去首先打的還是次要的同志,我們這些主角還落下得輕些。

然爾,假設提些建議都叫指手劃腳了,那主角根本就不敢啟齒了是不是?那我們的黨一向倡導的民主又怎樣樣完成?

這種只想指手劃腳,以為老子講的話就是聖旨,不允許別的同志提建議的做法是要不得的。

長此下去,會形成一種思想上的麻木,會到夜郎自大的地步。最後,結果,自然,同志們,你們自已想去吧。」

其它同志知道,前次田秘書長來就跟葉一號人物掰過一次了。那一次田林同志並沒討到好。

這次田林一出嘴就相當的犀利,根本就是在指摘葉凡這個督辦組一號。想不到葉一號也不省油的燈。

田林同志雖說是政務院副秘書長,政務院辦公廳副主任,級別是副部級別。

比葉凡的級別要高。名聲當然也比葉凡的要響。估量,叫他來當這個主角他心裡不服。

所以,一出手就想制住葉凡,爾後反客為主。就像陳小二跟朱什麼帽表演的小品一樣。

小陳同志總想當主角,結果,自個兒就變成了主角。而田林同志想當的是朱時帽而不是陳小二。

不過,葉凡這個陳小二可不是戲台上的陳小二。就是戰勝,也不會讓出主帥地位的。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