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一百四十三章捅到內參上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一百四十三章捅到內參上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千一百四十三章捅到內參上了

「還沒出戰,田林同志就指出咱們的督辦工作偏離了方向,這是什麼建議?同志們,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空口說白話是要不得滴。咱們都是黨員,講話辦事都要實事求是才對,而不是信口開河。」葉凡淡淡的哼了一聲。

他看了臉色有些『菜』的田林一眼,發現他正想反擊,不過,葉老大卻是相當大條的擺了擺手,說道,「田林同志,坐下吧。既然你們都來了,那就參加會議吧。今天這會議還是我在主持,主要是講講嚴肅紀律的事,再一次給同志們吹吹風,要把牢自己的嘴,一言一行……」

「一條狗都督辦不了,你還主持什麼工作?」這時,門居然被人推開,一道有些熟悉的聲音宏亮而來。

一見那人身影,頓時,會議室響起了移動椅子的聲音。所有的同志全都唰啦著站了起來,大部分同志都是微微躬身,嘴裡恭敬的叫道:「張委員好。」

來的居然是國務委員兼總理助理的張向東同志。兩年過去了,這老傢伙居然一點沒改,此刻是一臉嚴肅的盯著葉凡。

「張委員,您好1葉凡走上前去伸出了雙手作握狀。不過,卻是被田林同志搶了先機,因為,這老傢伙本來就是站著的還沒坐下。也就跨前一步搶得了先機。

跟田林握過手后張向東才跟葉凡淡淡的握了一下就脫手了。

「張委員,您百忙之中抽出時間來。正好了,今天江都督辦組的同志大部分都到了,請您給大家作個指示吧?」葉凡講道。態度是不卑不亢。當然,張委員是老一輩,葉凡用了個『您』字。《網》

「今天暫不談指示,這是內參資料,你自己看看。」張委員把一份報紙樣東東扔到了葉凡面前。

葉凡抬眼一掃,發現一個很大的標題——主任親自操刀,督辦不了一條狗。

下邊就是記中辦督查室主任葉凡同志親自披掛上陣,講的就是五馬區的北干橋街道東直門大街附近有兩家狗記店鋪的事。

從而對督查室工作提出了質疑,認為只是講形式而不幹實事云云。文章字字如刀,刀刀割骨,差點把葉凡同志這個督查室主任批得體無完膚了。

「這事,我們正在調查。我接手過來也不過幾天,總得給一定的時間是不是?」葉凡臉上閃過一線憤怒。

心裡也琢磨出什麼味兒來了。能讓張向東看到的內參資料的級別就相當高了,因為張委員享受的是副國級待遇。

這種內參級別差不多快到頂了。張向東能看見,那這種層次的領導那都能看見了。

這是誰幹的?

此人的能量那是相當可怕的,此人的用心更是可惡。貌似此人直面,剖析的是整個督查工作的一些弊端。其實,隱晦的是針對葉凡個人了。凡是能看到這內參資料的同志,哪位是省油的燈?

「幾天,你干這主任才幾天么。督辦不了一條狗,這要是講出去,老百姓還不笑掉大牙。」張向東一臉嚴肅的點了點擱在桌上的內參資料,爾後語重心長的講道,「同志們哪,咱們都是人民公僕。

一定要把人民的利益真正的落實到心上。一條狗的事折射出什麼問題來。

這說明,咱們有些同志的思想有問題,麻痹了,還不能真正的把人民的利益放在首位。聖堂..干工作吊二郎當,真能做到……

所以,葉凡同志,我給你一天時間,在明天出發之前先把一條狗的問題解決了。

不然,江都督辦組,我將向田江同志提出換帥了。我張向東講過,作為一個官員,就應該要有銳意進取的精神。

占著茅坑不拉屎的同志,這種人,我張向東就要讓他挪位置!一定要挪位,咱們要對人民負責,對黨和國家負責。」

張向東同志講得是冠冕堂皇,慷慨激昂,差點快變成演講比賽了。葉凡明白,老傢伙今天親自操刀出手,就是來羞辱自己的。

就在這時候,葉凡的電話振動了。他拿起電話嗯啊一陣子后說道:「張委員,我向您請個假。各位同志,我有事先走一步。這例會,各位同志還是先聽聽張委員的指示。」

「會還沒開會你就要走,葉凡同志。剛講到對工作的負責方面,難道你真的想一條道走到底?你這樣的態度還怎麼督辦江都的事。我很是懷疑你能否勝任江都督辦組組長一職。」張委員生氣了。

「張委員,我向您請假這個哪點錯了。一條狗的事你逼我一天內解決,這有這種可能嗎?至於說能不能勝任督辦組長一職,那是我們領導的事。」葉凡生氣了,那是再也忍不住了,發炮了。暗示你張向東撈過界了。這裡是中辦的地盤,我葉凡怎麼滴,要批評什麼滴那是中辦主任田江的事,跟你屁關係。

「啪……」

桌子被張向東敲了一下,老傢伙發飆了,嘴裡哼道:「葉凡同志,你這話什麼意思?

你給我解釋清楚?不然,我今天非得找找田江同志交流一下你這主任一職的問題了。

一條狗都督辦不了,而且都登載在這上面了,你還有臉子拿出來講?

領導批評你你還不服氣,還頂嘴,有這樣當下屬的嗎?人人都像你這個樣子,咱們的國家還怎麼管理下去!不像話!太不像話1

「是不太像話1這時,傳來一道略顯沙啞的聲音,全體同志又是一陣子挪椅子唰啦聲后,全都打著,一臉恭敬的打著招呼道:「田主任好1

「呵呵,有空時我也想跟張向東同志共同探討一下葉凡同志主任這一職以及擔任江都督辦組長能否勝任的問題。不過嘛……」田江笑了兩聲,突然板起了臉,一臉嚴肅的講道,「不過嘛,現在沒空討論這個問題了。葉凡同志,你馬上收拾一下跟我到『那邊』去。」

『那邊』,在場的同志一聽,八成的同志顯出一臉的羨慕之情。『那邊』當然指的是唐主席那邊了。而張向東臉色一愣,不過,瞬間又恢復了平靜。

轉爾,田江主任又講道:「還有,葉凡同志請假的事是我批准的。這幾天他都沒空,所以,江都督辦組明早就要下去了。

這樣吧向東同志,我看就由政務院過來的田林同志負責。中辦這邊督查室的同志要全力配合田林同志把你交待的事督辦好。

至於督辦不了一條狗的問題,我看呀,還是由葉凡同志負責吧。等這陣子事忙過後,這樣,我給葉凡同志半個月時間務必要解決這個問題。」

講到這裡,田主任看了葉凡一眼,說道:「葉凡同志,你有信心在半個月之內解決一條狗的問題嗎?」

「有信心,不必半個月,10天足夠了。」葉凡胸脯一挺,答得乾脆。葉凡曉得,這是田江在給自己撐腰撐場子。這可是難得可貴的事。

你張向東講1天,人家田主任馬上改成了15天。而且還要忙活了這陣子的事才算天數的。

如果這事處理不了,什麼時候開始算天數,還不是田主任一句話的事。至於勝任的事,人家田主任講有空時再跟張向東探討,那是給你張向東一個台階下。

「向東同志,你繼續作指示,我先走一步,那邊忙著,離不開。」田主任點了點頭,轉身走了,葉凡自然也跟著走了。

張向東哪還有臉子呆這裡作指示,自然一臉菜色的走了。不過,對於田江這個中辦主任,張向東只能把鬱悶,甚至憤怒吞進了肚裡。

因為,辜切不講田江作為內府大總管的位置敏感。就是田江本身也是政治局委員,正宗的副國級,規格比張向東這個享受副國級待遇的同志高得多。

「一條狗到底怎麼回事,這事有人捅到內參了,葉凡同志,你得重點調查一下,儘快解決掉。」田江一邊走一邊說道。

「大致情況已經摸底清楚了,這事,還涉及到兩個副部長提拔糾葛。所以,經他們在其中一摻和,就讓這事顯得複雜了起來。我這個主任雖說是主任,呵呵,督辦的都是高於我們級別規格的幹部,還真是有些為難。」葉凡笑了笑講道。

「原來如此,這些人啊,正事不幹,專門在下邊『踢腳』。想得到提拔這個是每個官員都想的事兒,不過,要走正道是不是?互損之後的結果就是兩敗俱傷。搞得你們也很被動,不過,既然你已經清楚了,那就抓緊點處理掉就是了。」田主任說道。

「我曉得,本來是想處理掉,只是一時還沒想到一個折中的法子。不過,我已經有了初步的打算了。」葉凡說道。

「嗯……」田主任點了點頭,兩人走進辦公室后,田主任臉色變得嚴肅了起來地。他講道,「葉凡同志,這次臨時頭叫你過來,那是有原因的。

後天非洲有個剛跟我們建交的小國總統要來,雖說只是一個小國。但是,咱們國家執行的政策就是和平共處五項原則。

對每位來訪的元首都是同樣規格對待。唐主席會到機場親自迎接,這次的事有些特殊,主要是為了加深剛建交的『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