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一百四十四章田主任點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一百四十四章田主任點將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千一百四十四章田主任點將

「田主任出來了一下又說道:「還有就是,這個國家有些特殊,他們產一種可以用在高端軍事設備上的材料。。《網》

而外事活動時要到外邊去,環境方面就複雜得多了。本來這事是天通同志跟狼破天同志兩人共同負責的。

只不過,天通同志剛才臨時頭有急事先走了。沒有高手坐陣的安保一塊我們很不放心。

所以,這次臨時頭抽調你過來。你具體負責的就是主席近身500米範圍內的安保工作。

而狼破天負責的是機場以及道路兩旁全面的安保工作。希望你們倆個能通力合力,共同搞好安全工作。安全工作重於一切,你明白嗎?」

「我明白,我會配合破天同志搞好全面的安全工作。」葉凡一臉凝重的表了態。

「好好,你能有這種態度我很高興。說起來,在安保經驗一塊你不如狼破天同志。

不過,在打擊力度和防範一塊你的個人能力又比他強得多。聽a組的同志講你的反偵察能力特別的強。

前次撒哈啦一戰,聽說你能在晚上精準的感覺到一里之外的一隻小昆蟲的運動狀況。

這說明你的感覺跟其它隊員相比要強上不少。我想,在500米範圍內憑著你的感知,將會把一切隱患掃除。」田主任講道。略顯誇獎口氣。

那是老子的鷹眼強,葉老大在心裡得瑟了一下。不過,嘴裡卻是說道:「嗯,我的師門有一法門,我從小修練這方面,鍛練眼力和嗅覺以及聽力。

所以,現在才有如此的特殊能力。隨著功底子的爬高,我這方面能力會更強些。

晚上範圍在500米之內,白天,我想範圍會拉得更遠一些。聖堂..二里之內,加上高倍望遠鏡等設備的話應該能敏銳的感覺到細微的一點異動。」

「那就好,這樣吧,既然你自已都有這方面信心,那就把防範範圍調高到800米。

這個範圍之內由你全權負責,狼破天負責這個範圍之外的安保。當然,這個並不是講你們是**的行事,更需要你們倆個的密切配合。還有,對了,聽說王老的孫子王仁磅跟你的關係不錯。前次謎宮一戰仁磅同志也立下了大功。

聽說還消滅過九段位的外國特勤隊員,得到過國家特殊勳章。這次天通同志不在,你能不能把仁磅同志也招集過來配合你一起?組織上相信王老孫子的政治覺悟。」田江說道。

「這事,仁磅同志的脾氣有點怪。」葉凡微一猶豫說道。

「正是因為他脾氣怪,我才叫你出馬嘛。不然,我一個電話就夠了。」田江笑道。

「那好,我試試。」葉凡點了點頭。

「不是試,是一定要來。首長的安全工作高於一切。」田江收斂笑,變得嚴肅。

不久,狼破天同志過來了。兩人在唐那邊的警衛室招開了一個緊急安全會議。

成員包括燕京機場負責安全的保衛部負責人,以及燕京市分管交通的副局長等人。

綜合各方面因素交流了這次機場安全,以及從中園海到機場的路上等等各方面細節……

高級警衛參謀賈順同志這次挑刺挑得特別的細緻,不過,葉凡倒是樂意聽到他的發言。

因為,越是苛刻后完成的方案,那對於首長的安全一塊來講越是周密細到了。

葉凡曉得,賈參謀並不是針對自己和狼破天。這是他的本職工作,所以,雖說賈參謀言詞格外的犀利,甚至有時還會發生激烈的爭執,不過,葉凡並不惱他這個人。

不過,開完會後吃了午飯,當葉凡打電話給王仁磅這貨時卻是聯繫不上了。《網》

「這傢伙,搞什麼搞?」葉凡嘀咕了一句,又掛了電話給王老,不過,據他們那邊講也不知道這傢伙到哪裡鬼混去了。有的時候為了玩得盡興,王仁磅常常會關機玩失蹤。

反正也搞習慣了,王家人倒是並不再乎這些。再說了,王仁磅是八段位第二個層次高手。

再加上能力強,全華夏估計也沒多少人能真正的傷害到他。對於他的不見蹤影,王家人並不著急。

中午葉凡沒回家,就在警衛室那邊的休息室睡了一覺。

下午是到機場實地考察,以及路上重要地段的警力布置等等。整整忙活到了五點。

「晚上來幾杯怎麼樣,他娘的,這日子,過得真是累。」下班了,狼破天笑道。

「來幾杯就來幾杯,我看這邊的事弄得也差不多了。後天才來,明天再加強補缺補漏一下就行了。」葉凡笑道。

「兩位頭兒,不如到魚釣台國賓館去搓一頓。」這時,唐城笑嘻嘻的上前說道。唐城是唐浩東乾哥哥唐澤喜的兒子。這傢伙也是鐵占雄的便宜徒弟之一。

四段位也是葉凡相助突破的。對葉老大的佩服那是猶如滔滔江水流不荊所以,一直以來,唐城都在找機會向葉老大貼近,應該有套近乎攀關係的嫌疑。

人家唐城算得上真正的太子常,就憑著他父親跟唐主席的關係,在京城那個敢不賣他面子。

唐城當然也是一個高傲的人,別人跟他交往那應該叫攀交。想攀交他的世家子弟,豪門千金們多得海里去了。

不過,他跟葉凡倒是調了個個兒。變成他想攀交葉凡了。不過,唐城此人還是較低調的。但是,低調並不等於低能。

「那裡,拘束,沒意思。」葉凡搖了搖頭,說道,「到皇城根算啦。」

唐城當車夫,狼破天坐副駕上,葉凡坐後排。唐城開的是一輛特殊軍吉,這種車子交警都不敢攔。

因為,那張車牌有些滲人得很。掛的是中辦警衛局的牌子。哪個交警即便是燒糊塗了也不想去招惹這種地方出來的同志。

因為,為國家領導人開道往往經常用的就是這種車子。京城人稱之為『御馬』,古代沒汽車就改馬了,皇帝內衛用的嘛,其實就是大內高手了。

不過,運氣不好,剛開到皇城根唐城相當殷勤的搶先下車給葉老大開車門了。這時,葉凡的電話響了,一看號碼是管家李成打來的。

「什麼事?」葉凡問道。

「先生,你快回來,家裡出大事了。」李成著急的叫了起來,那聲音很大,看來是真急了。

「你慢慢講,我馬上回來。」葉凡二話不說鑽進了車裡,沖唐城講道,「開車,回紅葉堡。」

「葉哥,發生啥事了?」見葉凡臉現焦急,狼破天一屁股坐進副駕上,車子早就冒著煙沖了出去。

葉凡擺了擺手,聽電話裡頭李成管家講道:「剛才來了幾個人,就是那個橫華集團的張震流帶來的。

昨天踢咱們堡前石頭的那個良五爺也在。不過,他的身後還站著一個留著幾根鬍子,矮個子的老頭子。

他們居然把咱們的堡牌給修復了。李強過來檢查過,發現真是奇特,那玉牌子也不知他們用了什麼辦法修復,天衣無縫。

就是李強也沒找出有什麼合縫的地方。而且,硬度很高,跟原來的差不多。李強還試了試,在凳子上晃了幾下都沒事。」

「我倒要見識一下是什麼高人出的手。」葉凡哼了一聲。

「那些人走了,走到草坪上時。那個老頭子突然冷哼說,紅葉堡,浪得虛名罷了。

良五爺就吹棒那老傢伙說是那老頭腳一伸就能毀了咱們紅葉堡什麼的。李強一聽不樂意了,上前伸手想給那老頭一個下馬威。

沒想到的就是,還沒等李強伸手,老傢伙一拳砸來,李強當場被他砸得飛了十幾米開外。

李強火大了,擦巴了一下鼻孔上的血一個飛腿過去。不過,更慘。老頭又一拳過去,李強當場被砸到二十來米開外暈過去了。

老頭哼道,就這點屁本事也拿出來顯擺什麼的。爾後,老頭突然騰空而起,飛縱到三米左右高度。

一腳下來就站在了咱們堡門前的那個純銅獅子的頭額上。不久他從獅子頭上彈下地再轉悠了一下。

爾後,他突然冷冷的哼道:明年六一節,他將再次光臨紅葉堡。到那個時候,紅葉堡的招牌,除非自動砸碎,不然,他將幫助我們踢碎了。

講完就要走,夫人生氣了,上去檢查了一下李強傷勢,說是就這樣想走,沒門。

她想上前理論一下,想不到老傢伙嘴裡冷哼著什麼女流之輩他不屑於動手什麼的。

不然,要打得夫人滿地找牙。夫人生氣了,跟李松一起出手左右夾擊過去。

想不到啪啪兩聲之後,夫人跟李松都給老傢伙一人一拳給砸得砸在了草坪上。

李松舊傷發作,整個人當場暈了。」李成剛講到這裡,葉凡吼道:「夫人呢?」

「夫人表面上看去好像沒事,不過,那腿居然沒辦法動彈了。夫人講是被那老頭動了手腳,叫你趕緊回來給檢查一下。」李成講道。

「拉響警報1葉凡哼道,唐城一聽,馬上開啟了警報,嗚嗚叫著直奔紅葉堡而去。快到紅葉堡時才停下了警報。

三人急匆匆下了車子。

李成將焦急的站在大門口了,一見葉凡就說道:「李強已經醒了,不過,他講肋骨斷了二根,沒什麼事。就是夫人的腿一直沒辦法走路,真是急死人了。要不趕緊送醫院,不過,夫人講要等你回來再說。要是晚了,我是擔心會誤了治療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