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一百四十五章葉老大的震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一百四十五章葉老大的震驚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千一百四十五章葉老大的震驚

四人匆匆走到那個銅獅子面前時,葉凡突然停住了腳步。《網》眉頭緊皺了起來。

「怎麼啦?」狼破天問道。

「老狼,咱們遇上超級高手了。你看看銅獅子的頭額上,仔細看看。」葉凡的聲音居然也有些絲絲髮顫慄。

狼破天一聽,頓時雙眼閃彩著幾個跨步到了銅獅子面前。頓時也是呆蒙住了,他獃獃的望著銅獅子講道:「怎麼可能?」

而李成跟唐城早震駭得目瞪口呆,唐城張大著嘴,口水什麼時候自個兒出來了都不曉得地。

「這還是人乾的嗎?」李成嘀咕道。

「葉哥,你能否做到?」狼破天指著銅獅子額頭上講道,「我是絕對不行,最多留下淺淺的一點腳櫻」

「做不到,你看,此人騰空下來一腳踩在獅王的額角上。這銅獅子雖說在材質方面跟鋼鐵相比硬度不如他們。

但是,要憑著一雙肉腳在銅獅子頭上留下一個深及15厘米的腳印,你看,連腳踝都印在額頭上了。

那是種什麼層次,我猜不出來。如果是我,估計最多留下5厘米深就不得了。

此人,功底子深不可測。」葉老大臉色有些難看的講道。眼神再往下一滑,頓時更是一愣,指著銅獅子嘴腮邊講道,「厲害,居然還留得有字。」

狼破天一愣,趕緊看去,嘴裡不由得念叨道:「竹老是誰,好像沒聽說過此等人物?」

「估計,是老一輩人物了,只有問他們才曉得了。這次,還真是麻煩了。想不到許家居然能請到如此的高手。《網》..有此腳力,修復一塊碎玉牌那就能做到了。」葉凡哼聲著進了廳堂,先是檢查了一下李強的傷勢,發現除了肋骨斷了兩根並無大礙。

而喬圓圓那邊就有些麻煩了,葉老大忙活了一個小時下來,居然只是感覺到她的腳部經絡有些阻滯。

估計是被那老傢伙施了特殊手術。比如,天陰雷罡指此類的能封穴的手段。

要破除這種法門,除非你的功底子比那人要高。不然,喬圓圓很可能一輩子只能坐輪椅了。

「竹老1葉老大嘴裡嘎出兩個字,那聲音,冰得透人骨頭。

「葉哥,你先別去找他。你肯定打不過他,咱們慢慢來。反正我只是一時腿腳不便,死不了。等你實力達到時再出手不遲。」喬圓圓趕緊勸道。

「嗎的,老子帶人平了許家。」狼破天圓瞪雙眼,罵道。

「就是,咱們帶些人,拿槍去。再高的身手也是皮肉之軀,既然是許家請來的人,那就逼許家交人。」唐城也是憤怒的說道。

「不必了,這事,慢慢來。那人不是講明年六月一號要來踏平我的紅葉堡。那就說明圓圓肯定會沒事。這事,我自有辦法。」葉凡擺了擺手。

皺著眉頭想了一陣子,到衛生間拔通了費一度電話,問道:「一度,青山師伯在不在家?」

「在,剛回來。這段時間在加緊為跟日本橫斷家族的比試而準備。大伯講了,這是有關國威,絕對不能輸了。」費一度講道。

「我想跟青山師伯通電話,有急事找他。」葉凡講道。

「暫時不行,他正在地庫下練功,估計還得等上幾個小時。他進去時有交待,不準打擾他。」費一度講道。

「那好,我等下過來。」葉凡講道。

晚上7點,費青山終於練功完畢。《網》他皺緊了眉頭不由得嘆了口氣自語道:「唉,還是無法突破,到底原因在哪裡?如果能突破,到時拿下橫斷家是沒什麼問題……」

「師伯,你快突破了?」傳來葉凡的聲音。

「你什麼時候來的?」費青山問道。

「來了有二個小時了,因為師伯你正練功,所以,只好躲一邊看著。」葉凡講道。

「唉,我一直在尋求著機會。只不過,還是無法突破到十段位。對於我來講,年歲也大了。

歲月不饒人,再爬上去想要突破就更難了。我這輩子最大的願望就是趕上世界十大高手。

只不過,老天總不能讓我如願。我試過上百次了,感覺就是差那麼一點點無法捅破最後的那層『窗戶紙』。」費青山嘆了口氣,招呼葉凡坐在了地庫下的石疙瘩上。

「師伯,練功突破的感覺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感覺?」葉凡不由得有些好奇,問道。

「你小子都突破到九段了,難道還不清楚?」費青山轉頭看了看葉凡,有些訝然於這傢伙講話的荒唐。

「真不曉得,師伯,我的突破都帶有偶然性。而且,好幾次突破都是外部原因造成的。比如不小心服食了幾百年的太歲,後來又是老蟒血,還有……」葉凡講著看了費青山一眼,又說道,「要真講突破的感覺,總是感覺朦朦朧朧的令人琢磨不透。好像只感覺到一點,但又講不出來。這個,還真是有些神秘。」

「呵呵,沒錯,就是這種感覺了。這種感覺,怎麼講呢?」費青山沉吟了一陣子才講道,「只能說是一種感覺,只可意會而無法言傳。千百年下來,從古代到現代。

如果能把突破的感覺講清楚的話,那對於後輩們來講倒是一種機遇。因為,你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突破的,那當然有了別人的經驗你就容易得多了。

可惜的就是,自古到今,這種感覺大家只能講些模糊的話。根本就講不清楚突破的真實感覺。

所以,你問我,我也講不清楚。不過,我能感覺到。在突破時,身體好像會輕了許多。

而且,突然會感覺身體中充滿了爆炸性的能量。而且,內勁的循環加快了不少。那個時候不是需要發泄來釋放全身的廢棄能量。」

「嗯,我也有這種感覺。有的時候突破時感覺到好像身體突然一震。某個長期阻滯的地方豁然開朗。」葉凡點了點頭講道。這個,能跟費青山這種大師談武學經驗,機會是非常難得的。

「大致感覺就這樣子吧,不過,各人因為身體機能不同,體質不同。練武的功法的不同,機遇不同。

所以,突破的感覺也是不盡相同。所以,有的時候想把此法子傳給弟子都不能太過於依賴這個。

主要是怕誤導了後輩們。當然,共同點還是有的。比如咱們剛才所講的。」費青山講著,看了葉凡一眼,突然笑了笑說道,「能從武家出來,說明你成熟很多了嘛1

「師伯也曉得我去過武家了,倒是奇怪,誰給您講的?」葉凡問道。

「呵呵,沒人跟我講。不過,我曉得你的脾氣,決定了的事即便是自已去單幹也會肉一點我還是有些欣賞你的,因為,你的勇氣可佳。怎麼樣,遇上武家多少高人了?武仙峰應該不在吧?」費青山淡淡笑道。

「就是武仙峰的幾個兒子還行,一個沒有內勁卻是可以操琴的。他大兒子武瑪峰功底子強些。老三武波帝也不過才八段位。其他的弟子門人也不怎麼樣?倒是武波帝的女兒武柔柔一個聽說才19歲的大學生,居然把我家的李強六段打敗了,著實是天才女子。」葉凡說道。

「呵呵,其實,你的資質只能算是中等偏上一點。而你能在如此年輕有如此的成就,有兩個方面原因。

一個原因就是你的秉性堅強,這一點是你最大的優點。第二個原因就是你運氣好。

不過,今後,你還是得注意多練功。一天也不能落下了,武功這個東西,一天不練就手生了。

作為像咱們這種高段位強者,更應該注意練功的方法跟力勁的拿捏。你這次去運氣也極好。

如果遇上武仙峰,估計你小子就回不來了。」費青山講道,看了葉凡一眼,說道,「你不會怪師伯是個無情人,都不相助你一把吧?」

「呵呵,不怪,師伯是為了準備橫斷家的事。這是大事,估計師伯一直在尋求著突破的契機吧?」葉凡講道,神秘一笑,說道,「不過,有一點師伯卻是猜錯了。我倒是遇上了武仙峰。」

「武仙峰在,你怎麼可能全身而退,估計,此人現在跟我功底子差不多了。所以,這事,不可能1費青山不敢相信這個事實,搖了搖頭。

「是真的,他大兒子被我羞辱后他就出現了。是從他家後山那座塔里滑落下來的。

本來我們幾個很危險了,後來遇上一個紅衣女子跟我聯手打了一常不過,我們兩個聯手還是打不過武仙峰。

就在我們十分危險的時候傳來了三道鼓聲,我明顯的感覺到武仙峰皺了下眉頭。

後來又傳來三道,結果是六道鼓聲。而此刻紅衣女子丟出了著梅花的紅色手帕。武仙峰擺手叫我們滾。」葉凡講道。

「紅色著梅花的手帕,你詳細講講?」費青山身子一震,問道。葉凡把情況講了一遍。

「你小子倒是運氣,不過,奇怪了。紅極燕雙雙的後輩弟子怎麼肯相助你。

你們難道認識,我可是聽說後來規矩全變了。如果送你血梅帕,那就代表燕雙雙的那位後輩弟子肌

你小子雖說要交桃花運了,不過,喬家那女娃娃怎麼辦?要是惹著紅衣女娃,搞不好她會對喬姑娘下毒手。

你倒是得注意著點了,紅極可是一個相當可怕的名字。」費青山提醒葉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