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一百四十六章突髮狀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一百四十六章突髮狀況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千一百四十六章突髮狀況

「她敢1葉凡想都沒想,這兩個字是脫口而出。。《網》..

「她有什麼不敢,即便是現代社會。她殺個把人你也很難查出是她來。

就拿你來講,你要殺個把人,那些刑警能查到你嗎?這就是高手的手段。

比如,你隔空就可以操控飛刀殺人。刑警們怎麼查,除非是a組的高手出馬。

不過,不涉及到國家安全方面,a組是不能插手的。」費青山告誡葉凡道,倒是關心著他。

「師伯……我不是那個意思。紅衣女子曾經救過我好幾次了。我想,我跟圓圓的事估計她早曉得了。幾年下來了她也沒動手過。」葉凡講道。

「倒是怪了。」費青山點了點頭,有些怪異的看了葉凡一眼。葉老大有些心虛,臉微微一紅說道:「師伯,我懷疑武仙峰是被那鼓聲逼得沒辦法才放過我了。不然,那老傢伙,絕對不是盞省油的燈。當時可是說是要我給武柔柔當奴僕一輩子的。」

「你小子別打岔,我們正談紅衣女子的事。你肯定有事瞞著我了是不是?」費青山雙眼灼灼的盯著葉凡。

「這個……呵呵……好像……」葉老大有些難為情了。因為,他夢中可是把紅衣女子給那個了。這話哪講得出口來,那不笑掉費青山的老牙齒。

「算啦,不說這個了。你剛才猜測的有道理,八成是鼓聲給逼走的。」費青山說道。

「就是有個奇怪的感覺,那鼓聲只有我聽得見,像齊天李強他們居然聽不見。師伯,這個,難道是跟費家的蝠耳通術有關係?」葉凡問道。

「有可能,此人的鼓聲估計是用內勁之氣發射出來的。而內氣發射出來因為頻率不一樣,振動所以也不一樣。不是普通人耳所能接收的。但是,像咱們這些九段強者因為內勁超強,也許能聽到。」費青山說道。

「那鼓聲的來歷師伯聽說過嗎?」葉凡問道。《網》..

「不清楚,好像沒有用鼓聲攻擊的高人。不過,從武仙峰皺眉頭來看,此人功底子絕不會弱於武仙峰。想不到咱們華夏一下子冒出了這麼多的功力高深的高人。有空時倒是想去見識一下。」費青山搖了搖頭。葉老在彼為有些失望。

「華夏這麼大,到底有多少高手,誰也講不清楚。就是a組,估計也僅僅是記錄了冰山的一角。今晚上我就遇上一高人了,此人功底子,沒準兒跟師伯您有得一拚。」葉凡講道。

「噢,說來聽聽。」費青山來了興趣,這個節骨眼上,他倒是很想跟自己同級別的高手切磋切磋。也許,對於自己功底子的突破很有好處。壓力越大,突破的概念反倒越大。

「唉,圓圓還受傷了……」葉凡把跟許家糾紛的事給說叨了一遍下來。

「竹老1費青山瞳孔猛地收縮了一下。

「師伯知道他?」葉凡問道。

「當然知道,當年別人尊我為華夏六尊之首,送外號坐地老虎費青山。而竹老原名李竹,他就是不服氣。

所以,找上了我,我們在泰山一個山谷中狠鬥了整整一天。我僥倖贏了他一招,從此後,此人就消失了。

不過,他走時有拋下一句話,說是10年後再來會我。只不過,後來我去了國外,遇上事一擔擱就是20年了。

那人估計也找不到我了。而我也無法知曉他。現在既然他在紅葉堡顯身,估計就是我題寫的堡牌引來了他。

而他在堡前的銅獅子上留下腳印,還出手為難喬姑娘,其目的自然是想逼我現身。

不過,聽說當年他敗了一招,那是因為他的舊傷發作了。如果沒有這一點,鹿死誰手就講不定了。此人,的確厲害。」費青山說道。

「那師伯?」葉凡不好意思直接求費青山。

「我們先去看看再說。」費青山說道。

二人不久回到了紅葉堡。《網》..

當驗證了銅獅上的腳印后,費青山講道:「他也還沒突破到10段位,估計功底子跟我差不多,九段頂階。」

「如果是10段會怎麼樣?」葉凡好奇的問道。

「這銅獅子他們一腳下來就能變成廢鐵。」費青山說道。

在檢查完喬圓圓的腿后,費青山把葉凡拉到一邊,沉默了許久。說道:「可以治,但是,必須得等到橫斷家的事了斷後。」

「那得等到什麼時候,圓圓這段時間成了雙腿不能動的廢人那還不鬱悶死了。

而且,我怕時間拖長後會發生病變,要是造成圓圓一輩子都不能動了,那可怎麼辦?

師伯,你就出手一次先恢復了她再說。至於橫斷家,不是聽說功底子跟我差不多。

而且時間還有二個月,應該來得及。實在不行時我去求那位前輩弄幾顆藥丸來相助師伯恢復功力。」葉凡求道。

「唉,我試試吧。」費青山也難為,只好點頭答應了。

就這樣,足足三個小時才讓喬大小姐恢復了原狀。而費青山差點脫力而暈。足足又過了二個小時才恢復了一半多的體力。

「走吧一度,我差不多了。估計還有二成內息要一個月之後才能恢復了,急也沒用。」費青山講道。

「師伯,我送您回去。」葉凡說道,滿懷感激。

「呵呵,不必了。圓圓恢復,你多陪陪她。而且,我有一度在,更何況,畢竟現代不同於古代。你師伯我自保的能力還是有的。這段時間你強化訓練,與橫斷家的比試,咱們絕不能敗了。」費青山拍了拍葉凡肩膀,轉身大踏步走了。

葉凡只好送到大門口才轉身回來。

狼破天告辭著走了,因為李松跟李強都受傷了。紅葉堡的安保問題就出來了。

所以,唐城就留了下來,帶著幾個保安暫時負責起紅葉堡安全了。

「果然是費青山……」竹老念叨了一句,臉上閃過一絲陰礪。

「竹老有把握吧?」許正峰不由得問道。

「五五之數1竹老哼聲道,臉了陰睛變換不斷。好像在考慮著什麼一時難以下決斷似的。

晚上零點過後。

葉凡著實有些累了,洗了澡後上床正準備睡覺。這時,電話急促的響了起來,一接通,發現號碼不認識,好像是用公用電話打的。

本想不接,不過,反正還沒睡,也就接通了。裡頭傳來費一度那憤怒而焦急的喊聲,甚至,略帶哭音,說道:「大哥,大伯出事了,哥你馬上過來。」

「別急一度,你們現在哪裡,出什麼事了?」葉凡一驚,從床上彈到了地上,追著問道。

「四方山那一帶。」費一度講道。

葉凡二話沒說,沖了出去。上車后直接飆向四方山。四方山已經是郊區了。就是警報拉響后開足馬力也得四十分鐘左右車程。

在這深夜裡,警報刺耳的響著。

不過,車子接近四方山高速路出口處卻是發現出口處有好幾輛警車一直閃著警燈,只是沒拉響警報。前面還設置了障礙物,七八個警察揮舞著手要求葉凡停車。

吱嘎一聲停了車子,葉凡相當粗的喊道:「發生什麼事了,我有急事,撤開東西1

「同志,你超速了,下車1一個一級警督還是相當文明的,行了個禮說道。

「跟他客氣什麼,飆車黨,下來。不然老子要給你好看1一個年青的警察相當的沖,直接沖葉老大就喊開了。而另外有兩個年青的警察早上前就要拉葉凡的車門。

「我是公安部警務警察室副督察長葉凡,正在執行緊急公務,把障礙物撤了,快點1葉凡一臉嚴肅的哼道。

「同志,請出示證件。」一級警督微微一愣之後又行了個禮說道。

「頭兒,別信他,飆車黨都喜歡冒充人。他問他拿證件,那肯定也是假冒的。什麼副督察長,那是什麼人,咱們局長見了他都能點頭的。你看他多大。」那個瘦臉年青警察又開始慫恿了。

「給老子滾開,這車牌就是證明。」葉凡急得不行了,那邊費一度又來電話催了。

葉凡一掛檔,直接就沖了出去。啪啪幾聲撞開了設置的障礙物,撞斷了高速路收費口那個紅白欄杆沖了出去。

這邊亂成了一團。不過,葉老大的車是改裝車,那速度,絕對是一流的。這個時候,快達到200公里每小時了。

「不用追了,直接調出錄像來。」一級警督擺了擺手說道。

不久終於看到了費一度。

發現費青山平躺在草地上,眉頭緊鎖著,好像很痛苦樣子。

「怎麼回事一度?」葉凡老遠就喊道。

「我們車子往家裡開,剛離開四方山公路時被人攔了下來。一個矮個子老頭直接敲響了車門。

說道,老朋友,咱們多年不見了。大伯一看,說道,果然是你。行,你留下電話號碼,過幾天我們再聚。不過,那人不肯,而且,嘴裡極盡譏諷。

什麼費青山越活越膽小,乾脆什麼什麼的……反正講了一大堆刻薄的話。師伯極力忍著,不過,那人就是不讓走。

沒辦法了,師伯火了,接受了他的挑戰。在四方山一個山谷中打了起來。師伯體力不支,剛開始還能扯成平手。

不過,時間一長就不行了。那老傢伙著實厲害,拳拳如炮一樣的轟出。而且是花樣百出。

我本來是想打電話給你的,不過,那人太陰險了。我們剛拿出手機就被他一腳踢得沒影了。

剛才還是用公用電話打的。師伯說暫時不能動,也不讓告訴家裡人。所以,我只好找你了。」費一度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