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一百四十七章王朝的慶升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一百四十七章王朝的慶升宴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千一百四十七章王朝的慶升宴

「我先檢查一下。葉凡說道,開始b出內息之氣檢查了起來。發現費青山體內內息特別的雜lun,而且,似乎多處經絡不通暢。跟喬圓圓的情況有些像。

不過,葉凡試著加大內息。再施展了乾元金針之術。整整兩個小時后費青山才睜開了眼。

他嘆了口氣,說道:「你來了。」

「對不起師伯,要不是您給圓圓療傷耗盡了力氣,也不可能成這個樣子。不知師伯要用什麼法子恢復,師伯請講出來。」葉凡講道。

「那人就是竹老,本名李竹。都是老怨了,我先前跟你講過。這次估計也是他的一次yn謀。

估計以圓圓的事耗盡我的體力。爾後半路出手。我感覺他的功底子跟我差不多,不過,這樣一來。我估計在一年內都難以恢復了。

他丟下了一句話,明年六月一號兒童節那天向我發出挑戰。我不答應能行嗎,我答應了。

不過,就這狀況,不要講明年了。就是今年六月份跟橫斷家的比試能否過去都難了。

只剩下二個月,我不可能恢復到鼎盛時期,能恢復三層力氣就算不錯了。」費青山講著,看了葉凡一眼,講道,「你也不用過於自責,即便是不給圓圓治傷,估計此人也會想出其它輒子來刺j我的。

傷了倒沒事,關鍵是橫斷家的比試。現在就剩下你一個人撐著了。你一個人獨斗橫斷家兩位九段高手,勝算幾乎為零,唉……」

「李竹是擺明了要羞辱你,你看,他完全可以馬上就打殘了你而沒有這樣子干。」葉凡冷冷哼道。

「就是這樣子,對李竹來講,報昔日之辱是他最看重的。走吧,我現在已經可以走路了。不過,不能太劇烈。這事,暫時不要讓老爺子知道了。」費青山擺了擺手,在費一度扶持下站了起來。居然站不穩,葉凡趕緊扶住了他另一隻手。

「我真的老了……」費青山這一刻突然有點頹喪。

「嗎的,我帶些人用槍崩了他。」費一度吼叫道。

「糊塗,這是我費青山該乾的事嗎?切磋,要贏得起也要輸得起。我輩男兒,講究的就是個光明正大。再說,你現在即便是用槍,肯定也找不到他人了。」費青山那臉一板,訓叱起費一度來。

「他不是許家請來的嗎?相信許正峰和那個張震流肯定知道他的底細。」費一度說道。

「知道底細,以著此人的行事風格。估計知道他底細的人全都得『暈了』。不信,你去查查。」費青山哼道。

「師伯,如果我能突破到第三個層次。你說,我能不能以一人之力擺平橫斷家二個九段層次的。」葉凡問道。

「不如咱們提出再拖上一兩年進行?」費一度說道地。

「糊塗1費青山那臉一擺又訓叱道,「人家家裡是有老人去世,也著實有這麼一回事。咱們家裡無事拖日期,那會被人看扁的。這不是我們費家的風格0

「戰1葉凡那聲音是從牙縫裡出來的。

「本來咱們是穩勝的。這下子,倒是敗率佔多了。不過,不管怎麼樣。我講過,就是敗也得應戰。

咱們是大國,大國人民就要有大國風範。這二個月內,如果功底子能恢復到二成,戰一個八段頂階的橫斷家人還是沒問題的。

只是,聽說他們有兩個九段。而按比賽規則又不能讓外人參加。而葉凡因為是方成的弟子,他的名頭我們已經報過去了,他們倒是認可了。

只是這樣一來,咱們非常被動了。葉凡,你回去后加緊練功,爭取二個月內能再上一個新台階。

就是敗了,咱們也要有大國人民的氣概!敗得硬朗1費青山講到後頭,那鬥志又起來了。葉凡暗暗佩服,這就是宗師風範。

把費青山送回家后,葉凡打了電話給狼破天,跟他聊了費青山的事。老狼驚得差點掉了下巴。

轉爾說道:「我馬上派些人馬到許家暗查,如果那傢伙還在,咱們幹掉他。麻痹的,一點小恩怨倒是惹出大事來了。」

「要注意影響,師伯是個正派人,不屑於耍手段。不過,咱們倒是可以用。而且,李竹是先玩這個yn的。所以,咱們即便是動用了槍,也是反擊他一把。不要把人打死了,打殘就是了1講到最後一句,葉老大的話yn森森的。

狼破天應聲著co作去了。

不過,一個小時后老狼來了電話。這傢伙有些喪氣的講道:「那老傢伙還真是下手快。倒是給費大師猜中了。許家現在全部大lun了。」

「怎麼lun了?難道真如大伯所講的那老傢伙下手了。莫非是全被他滅了吧?如果真這樣,咱們倒是可以趁機對那老傢伙進行全球通緝,b死這個龜老頭的。」葉凡問道。

「沒打死,就是傷都沒有。只是奇怪的是許家有三個人全中風,跟植物人差不多,又比植物人好一些。一個個全都不能動了,想講話那嘴chn抖瑟了半天就是講不出來。想寫字手又動不了,許家人全急得炸鍋了。現在估計快把醫院折騰得差不多了。」狼破天講道。

「老傢伙還真是yn,估計又是用了特殊法子了。比如阻滯腦部某些經絡壓迫某些神經就能讓人講不出話來。

要捋開這些人,估計只有費師伯這種層次的高手才能做到了。不然,真能解開的話倒是可以查到那老傢伙底細。

不過,即便是我也做不到。」葉老大不由得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

「老傢伙也是算準了的,人家不聲不響的幹了。即便是你想以國家名義出手都師出無名。許家他娘的也是倒霉,請高人倒是請出一隻兇惡的毒蛇來。結果,自家全倒霉了。」狼破天又興哉樂禍了起來。

「除了許正峰還有誰倒霉?」葉凡問道。

「良五爺和張震流。不過,我是有些奇怪。聽說許家見過老傢伙的人不止這三個,怎麼其它人都沒事?」狼破天有些疑hu。

「估計是其它人雖說見過小竹同志,但是並不曉得他的底細。而曉得底細的就成植物人了。那老傢伙,估計還會不會老樣子住在同一個地方。不然,他如果肯搬家的話也不用如此幹了。隨便往什麼地方一鑽,咱們哪曉得他住什麼地方了。」葉凡說道。

「嗯,應該是老傢伙捨不得住的地方。人住久了有感情,所以老造出三個植物人來。活該許家這些傢伙倒霉,麻痹的1狼破天罵道。

回到堡里後葉老大心裡很不痛快,竹老帶給他的壓力那是巨大的。而且,跟橫斷家比試更是關係著國威。

現在費青山暫時不行了,這重任可是全落自己頭上了。這貨跑到自己的樹坡地里狠狠的發泄了一陣子才回到堡里。

第二天一天時間,葉凡都在跟狼破天考察地形正式確定安保方案。安排人手等等。而赴江都考察組在政務院過來的田林副秘書長帶領下出發直奔江都省而去。

下午三點鐘傳來消息,王朝終於回到公安部了,擔任刑偵局副局長。這貨一接到任命后馬上打了電話給葉凡,笑道:「葉哥,我胡漢山又回來了。」

「呵呵,回來正好,恭喜你了兄弟。」葉凡總算是聽到了一點喜訊。

「正好,葉哥這話啥意思?」王朝現在老練得很,聽出一點什麼苗頭來了。

「正好有兩狗ru店因為一條狗的事需要你去調查一下……」葉凡把事講了一遍下來。

「沒問題,我明天就出手。b也要b五馬區公安局把事給nng出來地。要不我親自坐陣指揮。

既然李強都調查得差不多了。這一回來葉哥倒是送了一份大禮給老弟我,還是跟著葉哥hn日子好過埃

不過,晚上一起怎麼樣?葉哥,你也曉得,我原本也在部里呆了一段時間。

所以,部里一些老部下,老朋友都叫嚷著說是晚上要揩油我一頓。你過來不?」王朝講道。

「當然過來,地點定在什麼地方?晚上我做東。」葉凡笑道。

「金都娛樂世界,用完晚餐后正好k歌。咱從東貢那旮旯回來也得舒坦著一下是不是?作東就不用葉哥了,自有人埋單。」王朝乾笑了一聲。

「那好。」葉凡應了一聲,曉得這其中的貓膩。

『金都娛樂世界』在京城是高檔消費場所,在京城也相當的有名氣。已經是晚上六點了,88號包廂里擺著三張大桌子。中間一桌兩邊各一桌。

兩邊的桌上都坐滿了人,只有中間那一張能坐下20幾人的大桌子現在還沒坐滿。

不過,坐在中間那張大桌上的十位客人個個都是官相十足。年齡大多都40歲爬上了。當然,其中也有兩位年輕人。

而王朝正跟一個圓胖臉的中年人閑聊著,此人謝德明,公安部刑偵一把手。

「王局,都六點了?」這時,一個長相冷酷的年輕人隨口沖王朝笑道,此人叫陳浚

聽說跟京城陳家有關係。現在是刑偵局下屬一處處長。不到30歲能坐上這個位置也算是年輕有為了。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