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一百四十八章這年輕人難道是尊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一百四十八章這年輕人難道是尊神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千一百四十八章這年輕人難道是尊神

他跟王朝關係不錯,所以也較隨便。因為,他們五點鐘就到了。本來說好五點半開飯的,不過,一直等到六點了。王朝這個主人還沒有開飯的意思。

聽陳俊一說,謝德明也不經意的瞄了一眼手腕上的手錶。這個動作王朝當然看在了眼中。

這貨不由得沖陳俊笑道:「就你小子那五臟廟會消化,不過,還得等等。謝局、林局、李廳……對不起了,讓各位久等一下了。」

「王局還有什麼珍貴客人是吧?」這時,一道聲音淡笑著問道。此人瘦個高,叫蔡雲。刑偵局副局長,黨內排名排在常務副局長後頭。其實就是刑偵局第三號人物了。

王朝曉得,這傢伙心裡有些不服氣。聽說去年此人跟現任的常務副局長鍾水生都是副局長,副廳級幹部。兩人都是刑偵局常務副局長的有力競爭者。

結果,鍾水生上去了。蔡雲自然心裡不痛快。在局黨委會上時不時會跟鍾水生鬧騰點什麼出來。

現在見自己跟鍾水生關係處得還不錯,這傢伙心裡自然把自己也劃分到了鍾水生一個圈裡了。其實王朝很冤,他跟鍾局長的關係也僅僅是普通朋友關係罷了。

剛才蔡雲這話拋出來,那豈不是講王朝正等的客人很珍貴。而現在在坐的各局頭頭腦腦們都是些垃圾。

包括局長謝德明了。謝德明等人雖說嘴裡沒說,不過,心裡已經在打著小疙瘩了。

大家都是好面子的人,你叫人家乾等著再加上有人『點火』,自然這火就會越來越旺了。

當然,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這種事不會擺檯面上講。不過,今後給王朝製造一點麻煩還是有的。

王朝當然不想還沒上班就把部里同事得罪了一大半,但葉凡等人還沒到。

而在王朝眼裡,葉凡就是最大的。其它的算個屁。於是,王朝也是笑道:「珍貴,不是這麼,大家都是我王朝的珍貴客人。不過,我們在等的客人有些特殊,等下來了后大家如果認為他不特殊的話我王朝先自個兒罰自己一瓶怎麼樣?」

聽王朝這麼一說,大家倒是忘了賭氣。一個個來了興緻,另一個年輕人忍不住問道:「王局,到底哪裡特殊。莫不是王局請來了京城的名流天後,哈哈,咱們有眼福了。等下一起唱起來k起來也帶勁頭些。」

「你小子想左了。」王朝沒好氣的白了這傢伙一眼。

「哈哈哈……」頓時,大家全笑開了,場面一下子活躍了起來。

「各位,來晚了,有點事給擔擱了。」這時,包廂mn被輕輕推開,葉老大滿臉歉意,說道。

「葉哥你來了,快請進1王朝跑得比兔子還快,幾個跨步就到了葉凡根前,伸雙手緊緊的握了過去。

謝德明鍾水生等人坐著都沒動,因為,他們發現葉凡太年輕了。而且,王朝叫『葉哥』而不是什麼官名。

那說明王朝跟此人只是關係很鐵,也許從小還是發校一個年青人,級別能高到什麼地方,自然還沒到能讓謝德明等人起身相迎的地步。

當然,王朝的部下們倒是不敢大條,全都上來迎接。葉凡也是微笑著,很客氣的跟大家握了手。

「王局的葉哥在啥地方高就啊,給大家介紹一下。今後有什麼事沒準兒大家還能互相通氣一下『由著』點是不是?」這時,跟蔡雲關係不錯的禁毒局副局長譚要明同志呵呵笑著說道。

那話講出來意思在場的都懂。意思是大家罩著王朝的『葉哥』,明擺著這位『葉哥』不咋的了。

當然,隱晦的來講,就是在打王朝的臉。和著你讓咱們等了這麼長時間的珍貴客人就是此路貨s。看來,你王朝的能量也不怎麼樣嘛!

「呵呵,這位同志是?如果有名片的話能否留一個。今後,沒準兒我還真需要你『由著』點了。」葉凡一臉的淡笑著沖譚要明同志說道。

「他是部里禁毒局的譚要明副局長。」這時,不知那位同志搶先ch了一句。

「禁毒局,這個,看來,這名片拿來也沒用了。本人煙癮較大,就是毒品這害人的東西從不沾手。」葉老大還是一臉淡笑著,頓時,譚要明那臉s有些不好看了。

「好了好了,吃飯吧。」這時,謝德明和稀泥道為。

「葉哥,您請上坐。」王朝把葉凡往主位上讓。這一個舉動可是令得謝德明和鍾水生等同志心裡有些惱火了。

本來以為王朝特地把中央位置留著,估計還有比自己等人份量高的客人來。想不到居然是讓給這麼一個年青人,不窩火都不行了。

「王朝,今天你是最大的東家,你坐那裡。」葉凡不坐。

「葉哥,不管在什麼地方,王朝永遠是您的小弟。」想不到王朝居然這麼直白,直接講出來了。

頓時就在在場地的各位同志心裡湧上了一絲震駭。這位,到底啥來頭,難道太子黨之流。

「王局,這位葉哥不知京城那家裡來的。陳俊我很想認識一下。」王朝的好友陳俊處長倒不是譏諷誰,是真的忍不住好奇問了一句。他還以為葉凡的家裡人是某位領導呢。

「好了,你小子就多嘴。葉哥不是京城人,家裡就在古川那小地方。你頭腦別盡往歪里的想,不過,我王朝最敬重的就是葉哥。」王朝說道,硬是把葉凡按在了主位上,自己側坐在了一旁。

「呵呵,這位是謝局長吧?」葉凡沖側下面的謝德明局長笑道。因為安保問題,人員因為特殊原因還是不夠。所以,警衛局準備從部里刑偵局chu調些高手過來一起維持。這個方案葉凡還在考慮。

當然,刑偵局的高手只能幹些雜活了。所以,葉凡了解過公安部里一些有份量的同志資料。倒也記得這胖子叫謝德明。

而且,謝德明今後還是王朝的直接領導,跟他打好關係也能為王朝提前鋪一下路子。

「他是我們刑偵局的老大謝德明局長。」王朝接話笑著介紹道。

「你好謝局長。」葉凡伸出了手。

「你好葉先生。」因為王朝沒介紹葉凡,所以,剛才聽王朝叫他『葉哥』,謝德明也就稱呼葉先生了。

而且,謝德明同志認為這個葉哥估計不是體制中人。估計是經商或幹什麼的,王朝不好意思介紹。因為,即便是富翁,在這些人眼裡也算不上什麼。

「不過,葉先生好像認識謝某。我好像沒見過葉先生吧?」謝德明轉爾又笑著問道。自然,這老傢伙心裡有些不服氣。想糾出葉凡來小教訓一下。

「你當然不認識我了,不過,本人看過你的資料。正在考慮明天的事是不是還得謝局長叫些人手過來協助一下。」葉凡知道這傢伙不服氣,當然也得拿擺一下架子了。

這種時候,你越示弱,人家反倒真看不起的。你端起架子,也許人家還會怵你。

「明天的事,什麼事需要我們局『協助』?」謝德明問這話時口氣變了不少,很客氣。關鍵的字眼在『協助』這一塊上。

「就這麼定了,晚上你回去挑選50名jng干刑警,隨時待命。希望謝局長能在晚上12點鐘前安排好這一切。」葉凡突然收斂了笑意,一臉嚴肅的講道。

聽他這麼一說,全場同志雖說是雲里濰是,一個個再也不敢小瞧葉凡了。

這位年青人口氣如此的嚴肅,如此的大。俗話說沒有三分三不敢上梁山。人家好像在對謝局長下命令。

「這個……」謝德明講出兩個字后不再問了,雖說心裡糊塗得要死,但有些事,謝德明也曉得不能再問。

不過,後面,葉凡差點成了全場酒杯圍攻中心。看來喝得差不多了,明天還要辦重要的事。

葉凡也就停下了杯子,這點酒晚上回去還是能慢慢的b完的。到時絕不會帶著滿嘴酒氣上班的。

「今天這酒我就喝到這裡,明天還有要緊事要辦。我先走一步,王朝,你們慢慢喝,喝個盡興。」葉凡站了起來提議最後喝了一杯。

謝德明也站了起來跟在葉凡身後,他一直想著安排的事。

葉凡從皮包里掏出一張名片遞給了他,一臉嚴肅的講道:「謝局長,務必在晚上12點前集合好成員。叫他們隨時待命等候上面通知。到時,會有人過來跟你們安排的。」

謝德明眼睛一掃名片,見上面寫著——唐浩東同志辦公室副主任葉凡。頓時,老謝同志手嗦了一下。

習慣xng的手輕輕的一翻轉把名片上的身份以及電話號碼聯繫翻在了下邊。這樣,某些同志想偷看那是不可能了。接著,謝德明把名片小心的放進了名片夾里。

旋即,謝局長一個立正,說道:「是!首長,保證完成任務。」

爾後,謝德明一臉熱情的把葉凡親自的送到了外邊車上。而王朝的這些同事們雖說糊裡糊塗的,但人家謝局長都親送客人了,其他同志當然也不敢再充大頭。結果,三十幾號人擁著葉凡送上了車子。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