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一百四十九章磅哥進局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一百四十九章磅哥進局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自然,大家回來后對王朝同志更是客氣得很。 由於,謝德明的態度太詭異了。居然沖那位年輕人行警察禮還叫首長。現場的同志腦子犯渾也應該聞出點什麼滋味來了。

這是個什麼狀況,只要見到下級才如此的。謝德明同志都曾經正廳級了幹部了,那位年輕人豈不是副部級了。副部應該不能夠,那隻能闡明那位年輕人的地位令人震駭。

「謝局,呵呵,我們再干幾杯?」這時,鍾水生副局長想套近乎。

「老鍾,我們都不要喝了。趕緊回去預備一下,暫時頭還要挑選精兵強將。不能誤了大事。」謝德明一講完,看了王朝一眼,又講道,「王朝同志,雖說你明天剛從下邊回來。但是,你是主幹,是局裡的尖子。這次舉動就由你協助我一同帶隊了。這酒就不要喝了,馬上解酒,回局裡1

謝德明還真會做人,由於,這次時機難得。這傢伙居然選擇了親身披掛上陣。

而且,把王朝也拉了過去。像這種嚴重活動,謝德明知道本人等人去最多是在中心打打雜。

不過,這種『跑龍套』的活計謝德明同志非常的情願去干。既不用負多在責任,而且,一旦活動完畢,功勞薄上卻是可以這樣記上一筆。

某年某月某日謝德明同志協助中警內衛團的某某組織了什麼什麼的,表現突出什麼的……

自然,像蔡雲等同志都忌妒得要死。不過,謝德明沒有支會他。他也只好鬱悶的埋頭跟酒對付開了。

而且心裡不斷在疑惑,到底什麼活動,小謝同志怎樣會如此的慎重。嗎的,怎樣就沒我的份頭。

第二天一大早,警衛室進入片面警備狀況。

葉凡卻是一身筆挺的黑色立領式中山裝,略長的頭髮梳得根根刺眼。他身上裝備著隱藏著的傳令設備到了機場最後一次例行反剩

其實,非洲某國元首要下午才到。不過,機場早就戒嚴。衛戍區也派了二個排的兵士過去配合舉動。

而公安部刑偵局的謝德明局長早就一身筆挺的警服在身,肩上的一級警監三顆銀星閃耀著。昨天早晨雖說忙活到了半夜,但是,謝德明局長卻是肉體頭十足。

旁邊站著的是一臉幹練的三級警監王朝同志,而兩人的身後站著幾排合計50名暫時頭挑出來的刑偵局的精幹刑警們。

這一堆人站在燕京機場外邊停車坪側面一個不起眼的地方。不過,到是引來了一幫旅客的獵奇心。

不過,謝德明局長雙眼注視著前方,一臉的嚴肅。他身體挺得筆直,而王朝倒是站得不那麼標準。

接到命令后謝德明一聲令下,帶著幾十號人一臉嚴肅的進到了機場外面。其實,需不需這批人並不重要。

重要的是葉老大要借這個時機讓謝德明注重王朝。為他們樹立良好的關係鋪條路子。謝德明往年也不過四十五六,還有很大的貶值潛力空間的。

見葉凡過去,謝德明一聲喊道:「行禮,首長好1

登時,幾十號人同時行了個標準的警察禮喊了起來,聲響非常的宏亮。不過,一個個老刑警們在臉上閃過一絲愣神之後旋即就恢復了安靜。著實,葉凡太年輕了,年輕得讓人可怕。

「好,稍息……」葉凡擺了擺手,一臉嚴肅的從各位刑警臉上掃過,爾後才講道,「同志們也許是頭次參加這樣的活動,不過,在活動末尾前我還是要重申一句,一切舉動聽指揮,這是鐵的紀律。命令下達后要不折不扣的執行,不允許有任何的個人改動。明白了嗎?」

「明白150名刑警包括謝德明和王朝都齊聲答道。

「好,你們都是共和國警隊中的精英。如今,你們對機場停止最後一次的反剩用你們的目光,你們的閱歷停止反剩要留意,細心是重要的……」葉凡複雜的交待完後轉身朝衛戍區的軍官兵士隊伍走去。

「首長好1見葉凡過去,帶頭的大校鄭一壽副司令員馬上行禮問候。將近60名一臉威武的兵士們都齊聲問候道。

葉凡走了過去,叫大家稍息后直接走到了司馬青面前。伸手摸了摸司馬青肩膀上的少校肩章,突然問道:「預備好了沒有少校同志?」

「時辰預備著。」司馬青雖然心裡震驚得差點爆了眼球,不過,此刻也不是發愣發矇的時分,趕緊把腰竿挺得更直大聲的答覆道。

當然,能看到首長輕拍司馬青的肩膀,其它的少校尉官們全都羨慕得要死。

葉凡又交待了一番后才分開的。

「司馬,你看法首長?」等葉凡走了后,鄭一壽副司令員湊司馬青耳旁小聲問道。

「見過幾次面。」司馬青說道。

「怪了,你小子怎樣會看法首長?」鄭一壽臉上閃過一絲訝然,不由得有些疑惑。由於兩人關係相當不錯,所以,講話也較隨意。

「鄭司令,這個,您是分管軍情處的直接指導。這事我不是向你彙報過?」司馬青說道。

「彙報過,你彙報的事太多了,我哪知道是哪一件?」鄭一壽沒好氣的哼道。

「就是那一件,橫華集團許三強的那件事。前次不是孫司令親身下的命令把許三強給移交給五馬區公安局了。後來孫司令又下令把人抓了回來。」司馬青講道。

「這個跟首長有什麼關係?」鄭一壽說道。

「那軍科所就是首長擔任的。」司馬青講道。

「你小子,怎樣不早說?」鄭一壽心裡一動,說道。老鄭同志心裡還是有些想法的。這次跟蔣輝爭軍銜提升落敗,鄭一壽知道本人上頭沒人。

而蔣輝跟衛戍區孫力司令員關係比本人要好,這是得勝的另一個緣由。既然司馬青跟葉凡看法,能不能經過他攀點交情不是更好。

此人既然能壓住孫力,那闡明其人能量很大。而明天眼見為實,不得不讓鄭一壽同志心裡長出一些其它想法來。

一切交待停當後葉凡坐進了機場的指揮中心裡,這時,電話響了起來。傳來肖十六妹的聲響道:「葉哥……」

「有什麼事快點講,我沒空。」葉凡講道。

「仁磅被公安局的人抓走了。」肖十六妹口吻中充滿了焦慮。

「啥?」葉老大以為本人耳朵聽錯了,緊追著問了一句。

「仁磅被市公安局的人抓走了。」肖十六妹反覆了一句。

「為什麼,好好的人家幹嘛抓他?」葉凡覺得有些奇異了。心說這傢伙也會被抓,倒是顯得有些怪異了。

「就是前次我跟謝家的謝水東相親,謝家跟我們家是世交,謝水東從小也是跟我玩到大的。」肖十六妹剛講到這裡,葉凡哼道,「倒是兩小無猜了,正好配對1

「不是這樣的,我只是把謝水東當哥。並沒有那個意思,當時我也是不情願去的。只是媽逼得緊,所以,我想去乾脆跟謝家的謝水東講清楚。以免當前不斷糾在這事上對他也不大好。

沒想到遇上仁磅他也在皇城根吃飯,結果,葉哥,你也知道他的脾氣。

馬上就迸發了,他武功又那麼高,一頓拳腳上去傷了好幾個人。而謝水東傷得較重,就是我弟弟寒沖也被他打傷了。

後來我爸不斷逼著我,沒辦法,我只好把他的狀況講了一下。當然,有些東西我不會講的。不過,我爸當時保證過絕不插手這件事。只是,估量是謝家的謝勝強在問我爸王仁磅的狀況。以前他們問我我沒答覆,所以,他們報警了。

謝勝強跟市公安局的副局長顧懷興關係很好。我當時著急了,馬上打了電話給仁磅,求他這段工夫要留意著點。其實就想他找些關係疏浚一下。

沒想到他一聽就火大了,前天早晨居然自個兒跑到市公安局門口去晃悠。結果當場被抓了。

如今關在外面連我也見不到人,也不知怎樣樣了?我知道,仁磅在賭氣。估量,這事,他家裡人都不清楚。

我真實沒辦法了,只好求你了。我就怕顧懷興會對他下狠手。由於,仁磅的家族對外來講就是一普通老百姓。

假設仁磅的家族很顯眼,也許顧懷興還有些顧忌。不過,謝家也太強了。」肖十六妹趕緊說道。

「謝勝強是什麼人?」葉凡問道。

「你連他都不知道?」肖十六妹倒是愣神了一下才有些詫異的問道。

「我哪知道天下事,就本人那一畝三分地還搞不清楚。」葉凡沒好氣的哼道,心說怪了,仁磅這傢伙不是講不再乎肖十六妹。兩人那次在死亡謎宮會發生『親近』事情也是不測。

本以為這傢伙就此跟肖十六妹沒糾葛了,由於這貨當時講得太瀟洒了。

想不到居然還發生這種事。難道這貨曾經真正的愛上肖十六妹了?

不然,怎樣會賭如此的氣還到市公安局門口晃悠?這不是找抓嗎?難怪連王老都不知道這傢伙去什麼地方了,原來是進了局子。

「他是政務院副秘書長,享用正部級待遇的幹部。」肖十六妹說道。

「正部級,你問我有屁用啊?」葉凡不由得哼聲道,心裡不由得有些發涼發苦。心說他娘的這京城根本就呆不得人。沒點實力還怎樣混?

一條狗引出的兩個店鋪背後是兩個副部級幹部權利之爭。想不到王仁磅隨意打場架又惹出一正部級幹部來。本人這個小主任在京城,這官帽子的份量還真是太輕了。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