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一百五十章不找你找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一百五十章不找你找誰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千一百五十章

不找你找誰

「我實在沒輒了,不找你找誰去。跟我讀h-u-n混*h-u-n《熬夜看書》

請牢記你們倆可是生死兄弟,難道叫我直接去求王老,那個更不可能了。你……應該不會見死不救吧。」肖十六妹說道。

「你也曉得我的情況,你說說,正部級大員是我這個小主任能撼得動的嗎?跟螳臂擋車有何區別?這個,你還是另想辦法吧?再不,你乾脆去王家谷求求王家人了。你跟仁磅關係不是不錯嗎?這個時候冒一下頭,也許仁磅還會感激你是不是?」葉凡故意如此講道。2150

「王家谷我暫時肯定不能去,葉哥,你說,叫我一個姑娘家去王家谷,這臉子往哪地方擱去。」肖十六妹說著突然話鋒一轉,發狠道,「這事反正我跟你講過了,救不救是你的事。

我不相信你會眼巴巴看著仁磅被人在『號子』里被人打殘了。他們那些人,真下起手來比什麼都狠。

到時仁磅受不了時動拳頭了,如果引出什麼劫獄事件那就鬧騰得大了。

再說了,仁磅雖說武功好,但人這公安局有槍,肉身能擋得了子彈嗎?」

「厲害啊肖姑娘,你倒是將起我的軍來了。這事,你不管我還管什麼?我跟他什麼關係,不過是兄弟罷了。你跟他什麼關係,你跟我講講?」葉老大差點被噎住了。

「你還講這個1肖十六妹羞得差點喊出來了。

「不講這個講什麼?事情都發生了,你們倆個實際上都在逃避。這樣逃避下去也不是個事兒是不是?

我看,你們倆個乾脆直接面對事實嗎?你看,仁磅為什麼會如此惱火,這說明什麼。

說明他是真心喜歡你的。你看看,心上人被抓了你還坐得祝我想,謝家這樣的家庭想跟你談婚事。

你的家族底蘊不淺吧。你敢說你老爸一點能耐沒有,不然,他憑什麼跟謝勝強這樣的大腕結親。

雖說早已不是門當戶對那個年代了。但是,你我都清楚。就是現代社會,京城豪門比普通老百姓更看重這個。」葉凡說道。

「唉……」肖十六妹嘆了口氣悶著不吭聲了。

「看看,是不是被我猜中了。說吧,你父親是誰?不然,我一查也會出來的。藏著掖著也沒意思了,都這個節骨眼上了。跟我讀h-u-n混*h-u-n《熬夜看書》

請牢記難道你還真想看著仁磅被人打殘了?」葉老大是軟硬兼施,不是沒辦法救出王仁磅來,而是要讓肖十六妹自己去救,老婆救老公,加深感情嘛!

「肖鐵峰,你有沒聽說過?」肖十六妹小聲講道。

「肖鐵峰,難道是軍那邊的肖鐵峰,共和國防務部部長。軍界大腕?」葉老大差點汗顏了,心說王仁磅這傢伙又踩狗屎了,搞來搞去的,居然把如此軍腕大家族的女兒給幹了。

真他娘的犯『騷』包了,老子還以為自個兒運氣好透了,想不到這『騷』包貨比老子運氣也差不到哪裡去。

「嗯,不過,我求過爸了。他說,這事他開頭就講過不『插』手也不管。就是我弟弟寒沖被打了他也沒有讓寒衝去公安局備案。他說他已經算不錯了,以著他以前的脾氣,早叫人把王仁磅抓來痛打一頓了。敢打我肖鐵峰的兒子,反天了。」肖十六聲音有些哽咽了。

「那算啦,我先試試。不行的話再想辦法。」葉凡講道,擱下電話后就打了電話給市公安局長吳正風,叫他打聽一下王仁磅的情況。吳局長當然滿口答應了。2150

臨了,吳局長講道:「葉主任,關於湯帝夜總會的事我已經嚴肅的批評過郭更新同志了。並且,為此招開了局黨委會議。郭更新同志暫時停職反剩」

「嗯,在這件事上更新同志處理得是有些欠妥了。該怎麼辦就要怎麼辦?」葉凡說道。

「我一定會嚴肅處理的,這事,葉主任,要不要上報到市政法委去?」吳正風問道。

「這個,你自已拿主意吧。」葉凡講道,心裡也琢磨出一點味兒來了。

吳正風這樣子問,那肯定就想把這事捅到市政法委了。希望借市委的手來整治郭更新了。估計,郭更新這個市公安局的常務副局跟吳正風並不怎麼合拍。

「吳局長,您來了。」顧懷興副局長的秘書吳意慌不迭的站了起來。今天太陽倒是打西邊出了,那是極少看見吳局長會到副職的辦公室來溜達。

「小吳,顧局呢?」吳正風一臉笑意,問道。

「他在裡頭,我給您通報一下。」吳意講著轉叩門……

不久,顧懷興迎了出來,把吳正風迎進了辦公室。

「顧局,最近手頭都忙什麼?」吳正風喝了口茶笑問道。

「呵呵,事也相當的多。這京城這麼大,治安案件也不少。」顧懷興笑道,心裡納悶,不曉得吳正風來幹什麼?

「聽說有個叫王仁磅的傢伙在皇城根打架?」吳正風很自然的隨口問道。

「王仁磅,是有這麼回事。這傢伙厲害,一個人把人家十幾個全放倒了。」顧懷興說著,不過,心裡暗暗警惕了起來。

吳正風不可能空『穴』來風的會關心起這案子來。難道是來為王仁磅講情的,不過,現在他還沒表態,顧懷興也就跟他扯著。

「情況怎麼樣,沒構成犯罪吧?」吳正風問道。

「有兩個受了輕傷,一個胯下被傷著了。那一個按法律層面來講已經構成了輕傷。我們已經調查清楚,正準備把這個案件移交給檢察院。估計,至少判半年。」顧懷興說道。

「老吳,有些事,你我心裡明白。喝醉酒了打架生事是常事,如果都要移交檢察院,那還不得累死咱們了是不是?」吳正風說道,自然隱晦的意思顧懷興也明白。可以確定,吳局來就是為王仁磅說情的了。

「吳局,其它事都能擱一擱。就是王仁磅打人的事擱不了。」顧懷興瞅了吳正風一眼,一本正經的講道。

「噢?」吳正風裝得有些意外樣子看著顧懷興,覺得這裡頭估計有事整了。

想不到顧懷興居然不給自己這個局裡一把手面子。這是個什麼狀況,估計跟被傷的人有關係了。

「的確是沒辦法擱了。」顧懷興還肯定的點了點頭才講道,「吳局可能不曉得被打的是什麼人了?」

「噢,說來聽聽。」吳正風淡淡的喝了口茶,心說能大過葉主任嗎?葉主任既然叫我打聽王仁磅的事,那此人跟他肯定有關係。2150

「被打的人叫謝水東,還有幾個。不過,謝水東被打得最慘。我剛才講的輕傷就是指此人。」顧懷興說道。

「謝水東,幹什麼的?」吳正風問道。

「他自己倒沒什麼,不過,他老子可是謝勝強秘書長。」講到這裡,顧懷興故意的停頓了一下,看了吳正風一眼,才講道,「您看,這事怎麼著。不過,如果吳局真要擱置這事,那我就擱置了。」

擱置個屁,謝勝強是政務院副秘書長,老子又不是腦子進水了去招惹他。

何況受傷的還是他兒子。吳正風心裡暗罵了一句,也有絲絲涼意在心頭湧上。

知道這事自己管不了啦,本想給葉主任辦些事,想不到居然遇上這麼件棘手的東東。

「呵呵,那是你們治安工作一塊的事。你們怎麼處理我不發表意見。好了,我有事先走了。」吳正風笑了兩聲,擱下茶杯走了。不過,那擱茶杯的聲音還是相當重的。

顧懷興曉得這傢伙對自己剛才『將』他的軍有些不滿意。不過,顧懷興心裡痛快著。

估計現在鬱悶的是老吳了。不過,顧懷興也有些疑『惑』。心說不曉得是哪位,居然能請動吳局來講情。看來,王仁磅家裡估計也有些份量。

不過,一想到謝勝強的威力。顧懷興頓時臉上舒展開了,早把剛才的一絲疑『惑』丟一邊去了。這不,吳正風不也吃了『鱉』了嗎?

「對不起葉主任,這事,我幫不了?」吳正風打給了葉凡,口吻中充滿了不好意思。

葉凡早料到了,不過,嘴裡卻是故意的說道:「怎麼啦?」

於是,吳正風把情況說了一遍。

「輕傷,看來,他們還真會整啊?」葉凡說道。

「這事我了解過了,的確是輕傷。只不過,王仁磅現在情況不怎麼好?」吳正風有些擔心口吻講道。

「是不是被他們狠打了?」葉凡冷冷哼道。

「嗯,這事,我也剛了解清楚。對不起,我已經交待人過去了。先送醫院。」吳正風說道。

「你給顧懷興講一句,如果王仁磅會落下什麼,我要拔了他人皮。」葉老大火大了,甩狠話了。

顧懷興啊顧懷興,你雖說傍著謝勝強。不過,你惹著了葉主任,這個,也夠你受的了……吳正風心裡哼了一聲。

葉凡馬上打了電話給肖十六妹。

「怎麼辦葉主任,求您快點救他出來。要真殘了怎麼辦?」肖十六妹是帶著哭腔說這話的。

「這事我已經找過市局的吳局了,他說謝勝強頂著顧懷興根本不敢手下留情。這事,所以,我看,還得你親自出馬了。」葉凡講道。

「你不知道,我爸這個人『性』子強,決定了的事我不可能改變他。而且,他本來對我已經不滿了。」肖十六妹講道。

「你馬上去王家谷。」葉凡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