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一百五十一章王家的態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一百五十一章王家的態度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千一百五十一章

王家的態度

「王家谷估計也奈何不了謝勝強的,再說,這事,仁磅錯在先了。」肖十六妹講道。

「錯在先沒錯,不過,他們就應該在公安局裡報復仁磅嗎?」葉凡冷哼道。

「我去1肖十六妹終於屈服了。2151

擱下電話后直奔王家谷而去,這個,自然是葉老大故意如此的。就憑著中辦的田主任需要王仁磅同志加入今天的安保活動這一句話葉老大就可以直接把王仁磅抽出來。

不過,葉老大不準備這麼干。一來是為了促成肖十六妹跟王仁磅。第二個原因是葉凡想借王家之手整治顧懷興這個市公安局的副局長。

因為,顧懷興是京城顧家人。葉老大跟顧家的仇怨是很深的。當年原遼瀋大軍區司令顧天龍的孫子顧俊天因為惹著了葉凡弟弟葉子奇的女朋友宋倩倩就是被葉凡給整成活太監的。

顧懷興既然是顧家人,葉老大找到了機會,當然不會放過了。而且,吳正風還送了一份大禮給葉凡——一盒毆打王仁磅的錄像帶子。

這盒帶子葉凡安排人給了肖十六妹,此刻她正拿著這盒帶子已經到了天仗峰下的王家谷。

肖十六妹也來不及欣賞谷中的風景了,匆匆找到了村裡最大的一座院落。不過,在院門口卻是被一個一臉嚴肅的年青人攔住了去路。

「我叫肖十六妹,是仁磅的女朋友,找王老有急事?」肖十六妹說道。

「王哥的女朋友,我咋從沒聽他說過。」年青人嘴裡講著,眼神在肖十六妹身上溜動著似乎有些疑『惑』不信。

「是真的,仁磅出大事了,再晚他就要被人打死了。」肖十六妹眼圈一紅,急得眼淚都掉下來了。

「什麼人敢打磅哥,嗎的,你快跟我進去。」年青小夥子憤怒的喊了一聲,拉著肖十六妹就往院里跑去。

「王魁,慌慌張張的幹什麼?都這麼大了還是一點都沒學會穩當?」這時,一道聲音訓叱來了。

「大伯,哥出事了。這位姑娘她說叫肖十六妹,是磅哥的女朋友,他說有急事找您。」王魁說道。

「噢,女朋友?」王仁磅的父親王成澤臉上閃過一絲訝然,打量起肖十六妹來。

肖十六妹估計也猜到了這位就是王仁磅的父親,一時給盯得臉兒開始發燒發紅了

「仁磅怎麼回事?」王成澤倒是一臉淡定的問道。

「前天我在皇城根吃飯……」肖十六妹把情況說了一遍。

「你怎麼知道他快被打死了?」這時,旁邊一個老頭子『插』嘴問道。

「是仁磅的好朋友葉凡葉主任跟我講的,葉主任說他找過市局的吳局長,吳局長也無能為力。所以,這事沒辦法了。幸好葉主任還搞來了證據,就是這盒帶子,你們看看吧。仁磅被打得很慘的。」肖十六妹又掉淚了。

「王魁,放錄像1王成澤臉變得陰沉了起來,不久,帶子放了出來。再不久,就聽見廳里傳來幾聲震響。很明顯的茶几被拍散架的聲音傳來了。2151

接著還傳來一聲冷哼道:「我王成澤的兒子不是孬種1

a組總部會議室里,龔開河正在招開例會。

這時,電話震動了起來。龔開河拿起一看號碼,馬上說道:「你們繼續討論,我接個電話。」

一般來講,a組招開會議,除非是領導或非接不可的電話,一般時候不會接電話的。所以,會議室里各位同志都微微一震,不曉得是誰來的電話。

「王老叫你馬上過來一趟,他在王家谷小曲池釣魚。」一個男子聲音小聲講道。此人是王老的隨身保鏢兼職保健醫生,一位五段位高手,名叫周立。

像副國級及以上幹部即便是退休了,每位同志都配備有一個保健醫生。王老享受的是特殊的副國級待遇。

為什麼講特殊?

因為,按華夏的工資來講。即便是共和國一號首長一個月工資也不可能像美國一樣大則幾十萬美金。

不會超過一萬多塊錢。當然,華夏國跟美國的福利待遇標準享受都不一樣。國情不一樣制度和政體都不一樣。

而王老的退休工資年薪就達50萬。即便是在特勤a組人員如此緊缺的情況下還派得有一位五段高手跟身保護。這說明,黨和國家並沒有輕視這樣的退休幹部。

當然,特勤a組的領導退休后工資都很高。跟這個部門的特殊『性』有關係。像李嘯峰也已經退休,他的年退休工資也達40萬左右。

龔開河一聽,心裡一沉。爾後馬上跟大家打了個招呼出門而去。

雖說王老如今已經不行了,年歲也高。不過,龔開河同志很尊敬這樣的高人老幹部。

「十六,你怎麼跟仁磅認識的?」王老斜靠在一把竹椅子上,面前『插』著一把釣魚竿子。旁側是大兒子王成澤,面前也『插』著一根魚竿。

「王老,我……」肖十六妹臉兒一紅,有些扭捏了起來。

「我說爸,人家年輕人的事你糾根刨底開什麼?」王成澤比較現代一些,而王老的思想有時還停留在清末的水準。

「你小子,我了解一下就不行。年輕人怎麼啦?如果合適今後兩個人要在一起生活一輩子的。」王老看了看肖十六妹,問道,「你說是不是?」

「嗯……」肖十六妹的臉蛋越發的紅了,那聲應答很小聲,幸好王老等人耳尖倒也聽見了。

「肖姑娘,這次仁磅回來你給我好好管管。這傢伙,不管就要飛天了。

整天像只鳥一樣到處飛騰,有時十天半個月沒跟家裡打過一次電話,玩失蹤是他經常的事。

看到沒,這次的事也是一個教訓。活該1王成澤說道,看來,肖十六妹給王家的印象還不錯。他們已經初步的接納了她。

「伯伯,我哪管得了他,還不被他打了。」肖十六妹居然開始告狀了。2151

「他敢1王老突然出口,想了想居然把手腕上戴著的一條火紅『色』的鏈子脫了下來,遞給肖十六妹,說道,「給你,戴上,今後仁磅要胡鬧時你就舉起戴著這條紅鏈的手,他絕不敢打你。」

不過,王老的舉動可是令得王家人都非常的驚愕。要知道,這條紅『色』手鏈可是一種特殊的珍貴紅『色』翡翠石製成的。

珍貴倒是不在王家人眼中,關鍵的問題是聽說這條紅『色』手鏈是王老的師門羅浮宮裡已經駕鶴西歸的師傅送給王老的。

這是王老在羅浮宮的身份象證,就憑著這條紅鏈子,羅浮宮的年輕一輩弟子見到肖十六妹估計都得稱一聲師叔。

這個,可是太貴重了。就是王家幾個正陪著王老釣魚的年輕人,大多是王仁磅的堂弟堂兄們,一個個臉上赤『裸』『裸』的『露』出羨慕,甚至忌妒的神情來。因為紅鏈就一條,王老送給了王仁磅的老婆,那其它的堂哥堂弟們就沒份頭了。

肖十六妹當然也發現了這些怪異的眼神,趕緊搖手說道:「王老,這個太貴重了,我不能收。」

其實,肖十六妹很想伸手拿過來。這個,有點定情的架勢。這就是長輩認可自己的定格之物。

倒是管不管王仁磅肖十六妹倒是不怎麼看重。因為,即便是有這條紅鏈你也管不了。

「收下吧十六。」這時,王成澤也說道,肖十六妹雙手恭敬的接過了,而且,馬上就戴在了左手腕上。

頓時,一股冰涼浸了過來。心裡感覺奇怪,紅『色』的石頭怎麼還會溢出冰涼,按理講火熱還差不多。

「呵呵呵,來,給我談談你的家人。」王老一臉慈祥的笑。

不久,龔開河同志匆匆而來了。

他也是第一次到這裡,環顧了四周一圈下來。發現這小曲池其實還不小,好像是經過人工稍稍改造過的。

不過,痕不是很明顯。王家谷有條小溪流流過,而上源這小曲潭稍微改造一下后就變成了一個範圍寬達上百米的大潭了。

裡頭的荷花還沒開,不過,荷葉倒是長勢喜人,綠油油的看上去也相當的美。這裡,當然是王家穀人平時悠閑玩耍的地方了。

「王老您好1龔開河走近后很恭敬的先是彎了個腰說道。

「坐吧開河同志。」王老指著左側早就準備好的一把竹椅子說道,「這潭裡鯉魚長勢喜人,正好了,你陪我釣釣魚。」

「釣魚,那好,我得向王老學學經驗了。」龔開河嘴裡講著,心裡納悶得很。王老急招自己來就是為了陪他釣魚,那是絕不可能的。不過,儘管心裡急著回去。

不過,龔開河面上卻是一臉的笑著,輕輕坐下,熟練的拿起釣竿穿上了魚出去。

雖說像龔開河這樣的高級幹部平時很忙,但是,該休息的時候他們也不會落下。

釣魚就是必備的能力了。因為,共和國的幹部們都喜歡在釣魚的時候談事。

美其名日工作悠閑兩不誤。像領導們給下級作指示的時候喜歡釣魚,跟同級商量事時喜歡釣魚。

就是領導對下屬不滿意,到時把你招來讓你罰站在一旁看著釣魚也是一種警告你的手段。所以,關於釣魚的內含就相當的豐富了。而且,對官員來講,也是一種陶冶情『操』的好法子。

王老還真是耐得下『性』子,足足一個小時過後。王老在專心的釣魚。不過,奇怪的是今天好像運氣不怎麼好。龔開河跟王老以及王成澤三人都沒釣到一隻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