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一百五十二章龔開河震驚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一百五十二章龔開河震驚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千一百五十二章

龔開河震驚了

王老好像突然火起來了,那粗糙的茶杯往旁邊的小茶几上一磕,沖兒子王成澤哼道:「這魚怎麼回事?釣了半天一隻沒看見。你還說這潭裡鯉魚多,這鯉魚湯多鮮啊,看來,午飯是沒有鯉魚湯喝了。」搜索最新更新盡在

「估計都在潭中心地點荷葉下藏著,咱們的釣魚線太短了到達不了潭中。爸真要喝鯉魚湯兒子給你弄鯉魚去。」王成澤很恭敬的說道。

「當然要喝,去弄條大的上來,真是煩人,這魚釣得真是沒勁1王老居然耍脾氣了,擺了擺手。2152

不過,龔開河同志卻是沒吭聲,他曉得。估計王老叫自己來的目的馬上就要顯『露』了。

龔開河同志雙眼倒是來了精神頭。而肖十六妹也是好奇的看著潭水,很乖巧的給王老續著茶水。

「好1王成澤點著頭站了起來,緩步往潭中走去。就那樣,很平靜的,像是在平時實地上走路似的腳居然伸向了潭水面上也沒停留。就那樣踏著潭中微微泛起的波紋平靜的走向了潭中。

岸上的王家子弟早驚得瞠目結舌,一個個全張大著嘴巴口水順著往頜下流都不曉得。

肖十六妹手中拿著茶杯做作要倒茶的架子,眼睛卻是盯著潭面上的王成澤沒有任何動作。倒像一個泥捏的蠟人雕像。

龔開河那一向平靜的臉上,嘴角居然抽動了幾下。一絲震駭從眼中一閃而逝,留下的就是雙眼中彈出灼灼的光芒,似乎帥哥遇上美女那種眼神。

要知道,前次龔開河同志來王家谷是為了求救去死亡謎宮一戰的王老。當時就是王成澤接見的他。而當時的王成澤好像很怕冷,腳底下居然烤著火籠

而王家當時派出了王成澤的弟弟王安東,他是位八段位頂階的高手。而王家的說詞是也沒有什麼高手了。

當時龔開河同志失望極了。也信了,為什麼?如果王家還有高手,不可能不派出去救王老的。

這個節骨眼上王家不可能還坐得祝想不到這個當時看上去還略顯病態的同志居然是位隱藏不『露』的大高手。這種踏波而行居然不濕腳,這是種什麼層次的高手才能做到的?

龔開河同志心裡一下子想到了華夏六尊之一的坐地老虎費青山。估計,這位王成澤同志的層次就屬於那種層次。

只不過,坐地老虎費青山在國術界那名聲是如雷貫耳。而王成澤,估計就王家穀人曉得他。

而且,從王家谷中人顯『露』出的震駭神情來看,估計,王成澤從來沒顯示過他真正的功底子。

那王成澤的功底子絕對比王老還要高許多了,什麼叫扮豬吃虎,就是這種人了。

瞬間,龔開河也明白了。估計,王老叫兒子顯『露』武功,也是向自己以及某些想干『人走茶涼事』的同志的一種警告。

是在警告他們,王家谷還是沒有倒的,如果你們敢輕視王家谷,那註定將輸得很慘。

因為,隨著王老的被廢。王家谷在國家核心領導層以及a組核心層的地位自然是下降了。

這個,人之常情。你沒有實力了憑什麼還要想贏得人家的尊重。大家的眼睛都是雪亮的,人家不可能尊重一個低能的人。

龔開河在心裡汗顏了一把,心說幸好我還比較謹慎。剛才如果顯得大條一點接了電話找借口不來的話,那估計將失去王家這個神秘的保護神了。2152

那對a組的損失簡直是不可估量。這次事件,也向龔開河同志敲響了警鐘。

什麼時候也不能夜郎自大,要謙虛對人,要尊重人,要低調當官,不然,將付出慘重的代價的。

只見王成澤到了潭中心荷葉地帶時,突然的手往水中隔空一拍。啪地一聲脆響,水被激起高達一米的浪花,一條重達十幾斤的紅『色』大鯉魚歡蹦『亂』跳著,在空中拚命的掙扎著。

王成澤再往鯉魚一招手,那魚聽話的飛到了他的手中。王成澤臉上還是平靜得很,像個普通半老頭子。

他平靜的走回了岸上,把魚遞給了一個年輕的後輩爾後好像沒發生什麼事的坐在了竹椅上。手中,居然還動了動腳邊的火籠。

龔開河現在就剩下震駭了,這一手隔空驚魚吸魚的手法用得太嫻熟了。

就是王仁磅的親叔叔王安東等人的臉『色』也有些怪異。其實,王家這麼大,內部也有一些糾葛的。

比如,王家谷的掌舵人定誰,先前大家見王成澤那病態樣子,要定他為掌舵人,著實的令許多王家同架們不服氣。不過,此刻,估計再沒人在心中說出『不服』這兩個字了。

王老是一箭雙鵰,既讓龔開河同志明白了王家谷的神威是不可替代的。也讓幾個兒子明白了,真正的高手才是深藏不『露』的。

「呵呵呵,中午有魚吃了。」王老淡淡的笑了笑,手一揮說道,「龔將軍,這盒帶子你拿回去看看,最好別忘了。我知道你忙,你先出吧。這鯉魚,你拿回去燉了吧。咱們小曲池產的鯉魚絕對算得上是綠『色』食品,你放心大膽手品嘗。」

龔開河匆匆出了王家谷,也顧不及吃中午飯了。直奔a組總部而去,一回到辦公室就打開設備看起錄像帶子來。

不久,裡頭傳來地一聲拍桌聲音,外帶著一聲怒吼道:「你個混賬東西1

不久,李嘯峰也到了。看了錄像后反應更是激烈,就聽見龔開河一聲大喊道:「輕點李老,別把我桌子拍壞了。」

「輕不了,我要發泄!不然,我擔心自己會出手一拳乾死了顧懷興這龜孫子的。」李嘯峰說道。

「李老,你說說,王成澤同志達到了什麼層次?」龔開河站起來為李嘯峰泡了杯茶,說道。

「從你的講述來看,應該跟費青山差不多。因為,關於踏波而行的事,聽葉凡講費青山也曾經做到過。

而葉凡這個九段第二個層次的高手也能做到踏波,但是會濕到腳踝處。而費青山也會濕腳,只是腳會微微下沉三厘米左右。

我想,王成澤也不可能完全做到不濕腳,你看仔細了沒有?如果王成澤真能做到不濕腳,費青山的解釋就是,那就是十段位超級高手的風範了。」李嘯峰喝了口茶,講道。

「鞋墩濕了,差不多三厘米左右。應該跟費青山差不多,九段頂階,隨時可能突破到世界十大高手境界的神人。」龔開河講道。

「呵呵,富翁失馬蔫知非福。王仁磅挨了一頓毒打,倒是為我們打出一個超級高手來。我看,王老送回來的玉牌名片又可以送回王家谷了。」李嘯峰倒是笑了,表情輕鬆了不少。

a組的身份證分為玉金銀銅鐵五種『色』質,聽說玉『色』的就三張,一張在一號首長那裡,另一張在現任的龔開河手中。以前還有一張就在王老手中。

不過,因為王老受傷被廢了,所以,此玉『色』身份證被王老送回a組了。2152

本來龔開河一直在考慮是否向唐『主席』建議把這玉牌子給葉凡。不過,最終於還是沒有下決斷。

畢竟,這玉『色』的並不光是一張玉『色』的身份證,這張東西也是權力的象徵。在a組它擁有絕對的震駭權力。

甚至,它可以直接下命令臨時頭先槍斃一個a組分組組長爾後補充材料解釋的權力。這權力太大了,大到令人震懾的地步。

當然,權力跟義務是對等的。這種玉『色』身份證的送出是要經過共和國九巨頭交流拍板,最後一號首長簽字才能送出人是現代版的尚方寶劍也不為過。

而且,這種身份證不光是身份證,而且也是a組級別跟職務的象徵。還有一點,它也是一張全球通用的銀行卡。平時跟普通的玉澤顏『色』的卡也沒什麼區別。

只有在a組內部成員中才能顯『露』出來。只要a組成員握在手中用內氣輸於經絡捏著,再加上a組科能組那些老傢伙研究出的保密手段,就可以顯示出卡面背面那隱藏了的文字。

「就怕人家不肯收,而且,現在又發生了這檔子事,真是傷腦筋礙…」龔開河『揉』了『揉』額頭,嘆了口氣。

「聽肖十六妹講這盒帶子是葉凡交給她的?」李嘯峰突然詭異的一笑,問道。

「嗯,這傢伙,居然跟我玩這個,真是該打屁股1龔開河突然哼了一聲。

「嗯。」李嘯峰倒也點了點頭,說道,「看來,小龔同志你早有腹稿啊,葉凡還是太嫩了,這點小伎量雖說布置得高明,但是,他落在你的手中了,再狡猾的獵物也逃不了高超的獵手的。」

「也不一定,王仁磅的事估計他如此借我們之手還另有目的。」龔開河搖了搖頭講道。

「其實可以理解,你想,謝勝強是什麼人?而且,這次受傷的是謝勝強的兒子。

聽說啊,連肖鐵峰的兒子肖寒沖都受傷了。王仁磅還真是個刺兒頭,比葉凡還要扎眼。

生氣歸生氣,怎麼的幾拳頭下去就招惹出這麼多強勁的對手來。面對軍方大腕和政務院的大腕兩大腕,葉凡,估計也有些無奈。所以才想到了王家。」李嘯峰笑道。

「李老,這次的不一樣。」龔開河講道。